究竟是谁 - 我们有权利选择沉默

2016-06-06

“夏天...好热...”说这话的是躺自家在沙发上的戈礼央,此时,她懒懒地望着天花板,似想起了什么,猛地从沙发上坐起。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戈礼央拿起手机向某人发了个短信:

我要去你家玩,现在。

就在戈礼央把短信发过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戈礼央的手机响了

“嘟嘟——”戈礼央见是自己刚刚给某人发短信的回音,打开了信息。

“你就知道蹭雪糕和空调。”短信上这么写着。

“......”戈礼央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短信,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

“我是林华欣,戈同学,我不在家,有事请留言。”林华欣半开玩笑地说道。

“别闹了,开门,我要去你家玩,”戈礼央说着,走到门前。

“说白了,你就是想蹭...”

还未等林华欣说完,戈礼央就擅自开口了:“我过来了哦。”

电话另一头传来微弱地“拜”。

“等等,我不会开......”话未说完,门前传来戈礼央中性、富有磁性的声音:

“开门啦,林华欣。”

“死心吧吃货,我可不敢放你进来,上次一冰柜的雪糕都被你吃完了。”林华欣走到门前,从猫眼里看着戈礼央。戈礼央穿着一件白色印着金色狮子的短袖和淡蓝短裤。

戈礼央叹了口气,道:“我教你弹吉他。”

“好!”林华欣一把推开门,门差点撞上了戈礼央。

“谋杀!”戈礼央一脸怨念地看着林华欣。

“才没有哩!”林华欣为自己刚刚的行为辩解道。

“话说,还有客人在这里哟。”

“诶?”戈礼央看了眼客厅,看到了两个同班同学。

“戈礼央,好久不见。”莫夕笑着向戈礼央打着招呼。

“啊,你好。我怎么记得咱昨天开始放的假来着。”戈礼央笑着回应了莫夕的话语。

“哈哈...那个,我们聊点什么。”莫夕企图转移话题。

“哦?我们可以聊聊关于时间方面的,例如‘好久,昨天’等。”戈礼央恶作剧般的笑着,没有一点就此打住的样子。

“真是!”莫夕把脸别过去,戈礼央这才看见莫夕拿着一支笔,似乎在写什么。

“冷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啊。”戈礼央道。自顾自地倒向沙发。

“如果你是来聊天的话,麻烦你忍一忍,安静一点。或者去其它地方自言自语,厕所是个好地方。”冷艳一脸严肃地看着戈礼央,与其说严肃,可能厌烦更合适吧。

“真是不留情啊。”戈礼央一脸无奈。

这座冰山,真是毫不留情。

“冷艳别生气,戈礼央,你也做做作业吧。假期作业挺多的。”林华欣将戈礼央从沙发上拉起来,“别总是躺着。”

“嗷!我才不管作业呢!”戈礼央大喝道。冷艳狠狠地瞪了戈礼央一眼。戈礼央没放在心上,然而看见林华欣很不高兴地看着自己时,戈礼央这才收敛了些。

“哼......”戈礼央小声地嘀咕了一声。

“戈礼央有时就是太任性了。”莫夕边做题边道,“终于攻克完语文了。”

然而莫夕说话时,冷艳没说什么,只是笑意盈盈且目不转睛地看着莫夕。

“......”戈礼央无话可说。

什么人嘛,对待莫夕就这么放纵。

戈礼央这么想着,望向窗外,看着一棵棵树木。

过了一会儿。

“呐呐,林华欣,不做作业了好吗?出去玩吧。”戈礼央轻声说道。

林华欣看着戈礼央满脸期待着“可以”,“走吧”之类的答复,林华欣不知道如何回应戈礼央。

这时,旁边的冷艳看不下去了,道:“别把好学生教坏!”顺便一本数学书拍在戈礼央的脑袋上。

“嘶——痛啊!”戈礼央大叫道。

“...”冷艳看都没看戈礼央一眼,道:

“算初一的二元一次方程组题,不准用笔演算,答对了,我们就出去玩。”冷艳道。

“好!”戈礼央使劲点了下头。

“林华欣先出一道。”冷艳道。

“好。”林华欣想了想,道:“x-y=3,3x-8y=14”

“x=2,y=-1”

林华欣愣了一下。

“对的。”

这么快?!脱口而出!莫夕不由得惊了一下,自己也出了一道题:

“3x+4y=16,5x-6y=33”

“......”戈礼央不由得一愣,思索了两秒,道:“x=6,y=-½”

“我算算...”莫夕快速计算题目,接着,莫夕露出一丝惊奇。

“还...真是对的。”

“不可能吧。”冷艳拿过笔,亲自计算,结果依旧如此。

“对的。”

“怎么样,无话可说了吧?”戈礼央得意地笑道。

“这...”林华欣不由得摇了摇头。

三人尴尬地对视一眼,齐声说道:“我们有权利选择沉默。”

作者有话说:

给数学学霸出题是什么感受怕是大家都知道,但是,你们有试过在半个数学学神面前出数学题吗?那感觉,真是:自’找虐‘,不可活。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