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尽所有来爱你 - 何暮的婚姻状况

2016-05-25

在杨子那出来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望了望街道的尽头,各种小吃的香味扑面而来。有卖面条的,还有卖包子的,每个小吃的摊位都坐满了人。

 

当然何暮最先看到的是路旁一个大大的馄饨招牌。她看见馄饨碗上飘着的香气,想起她们以前最爱吃这个,那时候李琛总是拉着她的手,对老板娘说:“阿姨,给我们来两碗,一个多放点榨菜,一个什么都不放,就喝馄饨。”李琛总是会这样照顾自己,记得自己的每一个喜好。

 

何暮要了碗馄饨,坐在桌前等着,她想起来和李琛在这家小吃的每个桌子都坐过,在这张桌子坐的时候是她们一起出来做头发,李琛总是万年不变的短碎发,高于眉毛的刘海越发的衬托李琛的大眼睛,深邃而帅气。在那张桌子坐的时候是她们一起去公园写生,每一次写生,李琛的内容都是何暮,或嗔或笑。而何暮永远都是随手勾勒几个花花草草,便睡在毯子上跟个猪似得一边唱一边吃零食。在那张桌子上,是李琛给她买戒指,只是那戒指从来都没有戴过……

 

原来,每一刻都那么清晰,何暮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而现在,李琛在做什么呢?她是否像自己一样期待明天的见面,是否也一样,回顾她们温馨而痛苦的爱恋。

 

不,不是这样,李琛有了女朋友,她应该在和她的女朋友看电影,或者相互拥抱,或者她正在给她的女朋友画画。想到这里何暮哭了,原来还是那么爱她,从来没有停止过。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了,何暮推开门就听到妮妮哭闹,何妈妈正在哄着妮妮。听到声音,何妈妈就叫,“快来,暮暮,妮妮要找你,妮妮想妈妈了。”何暮换着拖鞋朝着妮妮的方向走来,“哦,别哭了宝贝,妈妈回来了。”

 

接过妮妮抱在怀里,妮妮长相遗传她爸爸,皮肤白净,鼻梁高,眼睛大,现在就可以看出是个美人坯子。因为何暮从来没有在朋友圈里晒过妮妮,朋友同事们都很好奇,更有的说长得俊的话就定娃娃亲。何暮总会很自信的回复,长得像我能不漂亮吗,你们就放心吧。那朋友就说,长得像你的话那还是别定了……

 

何妈妈问她:“暮暮,逛了那么久都买的什么,我看看。”

 

何暮用手往沙发那一指,“在沙发上呢,买了身衣服,还跟你和爸买了身,你试试看合适不合适”

 

何妈妈高兴地快步走过去,快速的把衣服浏览一遍“好呀,暮暮,你跟我们买的衣服真好看,比我和你爸眼光好了不知多少倍,回头叫你爸跟你报销,要把价钱说高啊。”

 

何妈妈一边试衣服,一边叨叨,“你就应该去外面多转转,你看你自从小琛分了后,就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玩游戏,都多大人了……”

 

何妈妈看了看何暮,就没往下说。是的,从和李琛分了之后,何暮都没出过门,结婚的时候在前夫家里相夫教子,离婚后在妈妈家里天天看孩子。每当父母让何暮出门的时候,她都借故不去,朋友约出门她也说没空。朋友都问她是得抑郁症还是自闭症了,明明是王熙凤偏偏要把自己装成林黛玉。

 

她要怎么出去,外面的每一个地方都有李琛的身影,去哪里都会触景生情,回到家里免不了抑郁一段时间,还不如不出门,就这样等待日出日落,不悲不喜。

 

何妈妈还不知道李琛回来了呢,更不知道明天要去和她见面,如果知道的话,何妈妈免不了要担心一番也不会答应她们见面的。

 

何妈妈是一个中学老师,看待问题既客观又理智。当年对于她和李琛的事,何妈妈虽然一开始很反对,但到后来由于何暮太倔强,何妈妈是放养政策。用何妈妈的话说,何暮就是头倔驴,越反对越上性,还不如不管不问自己觉得没意思她俩就可能散伙了。

 

只是,世事难料,她们俩真的分了,很决绝。没多久,何暮就去相亲见面,当真的认真挑选结婚对象。每次相亲回来,都会发表很多意见,这个太丑那个太有钱,这个太做作那个太强势。

 

总之千挑万选,终于敲定了何妮妮她爸,在一家外企做财务。长得倒真是玉树临风,两人就像完成工作一样,该订婚订婚,该拍婚照拍婚纱照,没处几个月两个人就结婚了。

 

连何妈妈都很震惊,怎么说结婚就结婚了。只不过看男方条件也不错,对何暮也算上心,何暮的父母都没有反对,两个人一路走来结婚很顺利,当然离婚也很麻利。

 

婚后两个人的关系还可以,如果忽略吵架冷战的话,那两个人基本上算是相敬如宾。一开始没有孩子的时候,何暮就整天摆弄花花草草,上上网打打游戏,偶尔心血来潮也会给何妮妮她爸织个毛衣围巾什么的。但是,用何妮妮她爸的话说,他就从来没有走进过何暮的世界。

 

后来,何暮怀孕了,性情也变得急躁,往往一句话说不好,何暮就会大吵大闹。终于,何妮妮她爸觉得内心受到创伤,也抵不住公司年轻的助理的诱惑,便出轨了。

 

知道何妮妮她爸出轨的时候,何妮妮已经四个月了。他俩还在一起吃饭呢,小三拿着医院的B超单子出现了在他们面前。

 

何暮看完结果,没有大吵大闹,而是拿着纸笔不停的写呀算呀,何妮妮她爸以为何暮受了刺激变得有些不正常。哪知道二十分钟过后,何暮说:“这是我起草的离婚协议,孩子归我,房子归你,抚养费是你工资的百分之三十,这个是我卡号。”何暮敲着桌子,“那车子是我的陪嫁,你都给我开的旧了,便宜卖给你好了。”

 

何暮还说,离婚也要尊重彼此,不要随意胡乱编排。所以,到现在除了几个亲戚知道他们离婚了,别人都不知道。

 

实际何暮觉得特别对不起赵简明,因为是她的将就,委屈了自己伤害了别人。如果当时没有和赵简明结婚,人家赵简明说不定会找个两情相悦的女人,然后安安稳稳过一生呢。也不会这样在外找女人,名誉一落千丈,被单位辞退。

 

不过何暮又想,幸亏将就了,不然哪里来的何妮妮。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