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尽所有来爱你 - 她回来了

2016-05-25

终于把妮妮哄睡觉了,何暮让妈妈看着妮妮,就去逛街买衣服,为明天的见面做准备。平常不修边幅没有形象也就算了,可明天不一样,明天要去见李琛,自然要好看一些。

 

妮妮现在是一岁半,是她和前夫的孩子。她和前夫是相亲认识的,之后没多久就结婚了,何暮以为就算是没有感情只要结婚应该也会培养出来,不过这些都是她以为。婚前感情不到位,到了婚后就更不怎么样了,有的时候会因为谁拖地冷战一个星期。到最后人前夫忍无可忍,便身体出轨了,感情破裂了,小三进门了,何暮也就滚蛋了。

 

不过离婚的时候,何暮什么都没要,只要孩子。人前夫也乐意成全,反正小三儿也大着肚子快生了。领完离婚证的时候,何暮看见小三儿挺着肚子等前夫,竟然还嘱咐前夫怎么怎么照顾孕妇,说这是妮妮的弟弟妹妹可要照顾好。

 

再来介绍下李琛,李琛是做装潢设计的,听朋友说,她在上海发展的非常好,是某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包括很多同行自己装修都会找她指点一二。这是从何暮结婚后的三年来李琛第一次回来,不知道是来看望父母还是准备留在这里发展,总之只要能见她一面,何暮就觉得连呼吸里都带着大白兔奶糖味。

 

她们俩是发小,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在一起玩耍。两家在一栋楼,一个单元,她家在301,李琛家在402。每当上学要走的时候,何暮或者是李琛都会打开阳台窗户往外喊一嗓子,上学去吧,快迟到了。后来在上大二的时候,李琛爸爸的公司越做越大,财产也就越来越多。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所以李琛一家就在市中心买了套别墅之后搬走了。

 

她们曾经还有一个关系,就是恋人关系,不过那也只是曾经了,毕竟分了不到四年了,真不知道她身边有没有别的女人,或者是换了几个。李琛那人很爱美女的,见到美女眼都直了,为此她们在谈恋爱的时候不知道吵了多少次,不过吵了再多次也没有改变她的这个爱好,而且何暮还气的要死要活。

 

她已经三年没出过门了,平时都是网上购物,基本上所有的快递公司的小哥她都认识了,而且还跟一小哥介绍了个女朋友,马上都要结婚了。

 

走在人民路的街道上,看了看这都有点陌生的四周,满大街的丝袜美女,有的直发飘飘,有的梳着丸子头,还有几个留着短发的年轻小T,何暮觉得外面真好,真不知道这几年为什么非要在家里天天打网游。

 

这里还是老样子,只不过很多店面都重新装修过,虽然换了装修风格,但还是那个名字。

 

何暮抓了抓手里的手提包,多年没出门,还有点紧张,走到了一家爱尚我的服装店,推门进入,看到了那个依然打扮很潮流的老板。这个老板叫杨乐乐,也是圈子里的人,打扮比较中性,为人也爽快,人都叫她杨子,很多拉拉都来光顾她的店面。何暮和李琛也经常来,一来二去的三个人就成了好朋友。

 

杨乐乐看到是何暮,从职业的微笑刹那间转换成惊喜和疑惑,赶紧拉着何暮的手,说:“哎呀,这不是小暮暮吗,都好几年没见了,去哪发财了这是?”何暮赶紧另一只手回握杨乐乐的手,说:“杨子,我一直在家看孩子呢,没时间出来,这不终于有点空,到你这买两件衣服。”

 

杨子看着何暮,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她马上恢复常态。围着何暮转了一圈,羡慕的说:“哎呀暮暮,你都生完孩子了,人家不都说生完孩子的女人都很胖都是腚大腰圆的吗?”杨子说话总是这样语不惊人死不休,“你的腰在哪里,屁股在哪里?”说着作势要摸她的腰。何暮抽身退了老远,“姑娘的腰是你能摸的吗?”然后指了指胸,“姑娘我都胖这里了!”

 

杨子顺着何暮的手指望去,撇了下嘴,“你是P吗?这么粗鲁。”何暮在衣架上拿了件欧根纱连衣裙走向试衣间,把门掩上就听杨子在那说,“暮暮,昨天琛琛也来我这买衣服了,还带着一个女孩,那女孩可漂亮了,比你还俊呢,琛琛还跟那女孩挑了好几件衣服。”

 

正准备出试衣间的何暮,听到这些话,收回要推开门的手,努力的消化杨子的这几句话,琛琛,另一个女孩,这件衣服。如果李琛又找了一个女孩,而她结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当年要不是她妈妈……自己怎么会那么快速的结婚呢?

 

双手紧握成拳头,能感觉到指甲都要嵌入手心里,是了,李琛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结婚,而且分开那么多年,李琛怎么可能不找女朋友,怎么可能一直一个人。

 

想到这些,何暮努力控制着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想要的是李琛能够找个爱她的男朋友,然后结婚生子,何暮只要静静地看着就好。

 

杨子在外面等着何暮,可是试衣间里什么声音也没有便紧张了起来,“暮暮,暮暮,还没有试好嘛?”何暮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忘了回答。

 

杨子慌张的拉开门,看到何暮死死的咬住嘴唇,一把抱住了何暮,暗想自己真是嘴欠,好端端的怎么提这个,当年她们分手的事在整个圈子闹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为她们遗憾,“暮暮,你别难过,怪我,不该跟你说这些。”

 

她推开杨子,把脸转在一边,说:“杨子,我跟她分手了,我都结婚了,她理应再找个女朋友。”何暮擦了把眼泪。 

 

杨子看着何暮伤心的表情,安慰道“我们这样的感情从开始就注定了结束,所以我想我理解你。”何暮心中闪过一丝苦涩,外人都以为她是抗不住家里的压力才结婚。

 

杨子转身去去衣架那里又给何暮拿了件深蓝色的外套,套在何暮的身上,惊艳的说: “我们暮暮最适合这种风格了,一股儿书卷气,像乖乖女一样,让人舍不得说一点重话。”帮何暮整理好衣领,“就是不能说话,你一说话,那形象全毁了,”何暮被杨子的前几句话逗得心花怒放,直接忽视后面的那句话,“那是,想当年老子是我们班里的班花。” 只不过何暮没说的是,她是土木工程系,她班里一共就五个女生……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