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爱记 - 5章 凌晗

2016-03-29

二十四年前,凌玫凌兰是名满江湖的美人儿,且因两人是江湖儿女,又是姐妹,所以两人经常一起劫富济贫,之后两人遇到温良故,姐姐凌玫与温良故一见钟情,两情相悦,而凌兰也看上了温良故,但是始终吐露一个字。再之后凌玫父母不同意,一温良故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瘦削书生,二温良故没有阴厚的家底,三明面上也过不去,像凌玫这种应该嫁给有着显赫地位的权贵或者英雄。

 

在父母反对之下,这对小儿女选择私奔,私奔当晚,凌玫非但没有等到温良故,反而等来了已经下了聘礼的慕忌,凌玫在无奈和郁闷之下和慕忌成了亲。后又生了慕藏锋,而后温良故的失约一直是她郁郁而终的理由。

 

也就在相约私奔的前夜,凌玫和凌兰说起了这件事,在得知凌玫要私奔,凌兰心里是万分的不高兴,为什么姐姐可以自由追求,而一旦凌玫私奔,嫁给慕忌的就是她,她也喜欢温良故啊。

 

次日凌兰找到温良故,告了白还玩着献身的伎俩,温良故几杯酒下肚就觉得要坏事,幸好定力够才勉强从屋里逃出去,结果还是误了相约的时间,他们已经成亲,后悔莫及的温良故在大剑庄看了整整一个月,越发发现他没信心给予凌玫任何,怅然若失的离开。

 

固然温良故也没有再找凌兰,由此过了四年,听到凌玫死亡的消息,还是孤独一人的温良故才觉得,肯定是慕忌对凌玫不好,找上门非要打上一架,温良故虽然在江湖混迹四年,但是与慕忌讨要说法,当然是得不到什么好处。也就在被人拎着扔出去的档口,温良故看见跑过来的三岁小童慕藏锋,温良故看着就是觉得亲近,甚至有股更离奇的想法,这个孩子应该是他的,时间也差不多。

 

后来温良故想尽办法入了大剑庄,从杂役一直做到管家,看着慕藏锋一天天长大,当然也是除了慕忌以外唯一知道慕藏锋女儿身的身份,慕忌之所以人慕藏锋以男子来养,也是因为凌兰。

 

凌兰在温良故消失之后,向已经嫁给慕忌的凌玫说出了真相,两姐妹也算冰释前嫌,但是凌玫始终难得开心,凌兰也就当成自己的失误,每日陪着凌玫,知道怀了温良故的骨肉,凌玫稍有活下去的底气,同时也让凌兰到处寻找温良故的下落。

 

慕藏锋出世,凌兰也没有找到温良故,而就在凌玫死的当天,凌玫让凌兰带慕藏锋走,因为迟早有一天慕忌会发现慕藏锋不是他亲生,而是温良故的孩子。凌兰带着慕藏锋离开,慕忌当然不同意,凌兰说出慕忌的真面目,道貌岸然的背后苟且小人,寻花问柳惹得一身脏病,凌玫生过孩子之后更是不愿与其在同一榻,僵持之下,凌兰暗器伤的正是慕忌的命根子。凌兰带着三岁的慕藏锋被慕忌追杀。

 

也就在凌兰筋疲力尽的时候,偷换了怀里的慕藏锋,之后便把慕藏锋当做男儿来养,只因慕忌知道以后不会再有子嗣,而大剑庄必须男子继承。

 

凌兰被调包的慕藏锋是个被野兽撕咬成血肉模糊的孩子,如此凌兰恨透了慕忌,也悔恨自己的大意,没能照顾好姐姐的孩子自责不以。

 

当这些都讲给床榻上刚刚醒来的慕藏锋时,慕藏锋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向床内别过头,谁也不看。最后老妪凌兰说,她后来跟了魔教使徒,学了这身魔教功夫,一心就想替她们母女报仇。“你母亲死之前,也说过,你只能叫姓凌名晗。”

 

慕藏锋听的真切,却也根本不记得母亲的相貌,本来可以逍遥快活的人生,现今变得全身疮痍满布,本来可以自由恋爱,现今不但没有敏公主,反而连自己的父亲一直在身边,也不知道。

 

真是个大笑话。

 

凌兰又说,“我允你去找敏公主,只要你开心怎样都行。”

 

慕藏锋并没有回头感恩戴德,只是说了句,“好,明日我就动身。”

 

凌兰本担心人的伤势还想说什么,但是一向决断别人的慕藏锋,哪肯听劝,只能派人远远跟着,直到凌晗遇见找到敏公主。

 

武林盛会上发生的种种被传为笑谈,天下第一的慕藏锋是女儿身,黝黑佝偻的老妪以前是名满天下的大美人凌兰,大剑庄的慕忌生前被人阉割,此等丑事被人传的沸沸扬扬,一向以大剑庄马首是瞻的江湖变得混乱不堪,人们不再倚仗大剑庄,不再送儿女去大剑庄习武,甚至朝野中也传,武林盛会说是一场热血比斗,最后不过是女人在争风吃醋。

 

而敏公主自从那晚离开大剑庄后,一直不知道慕藏锋的死活,现在风头稍微平静了些,夜里和翠儿仍是乔装打扮出了宫门,用了几天到了大剑庄,以前气派无比门庭若市的大剑庄,一夜之间积满落叶。“翠儿,你说慕藏锋会不会死了?”敏公主一脸的担忧。

 

翠儿随着点了点头,“小姐我们回去吧,天下英雄那么多,何况她是女儿身,给不了公主想要的幸福。”

 

“不,喜欢一个人就是一个人,哪还管得了她男女。”这句话,说的敏公主心伤,莫名的,眼也跟着湿润。

 

同时一高处,听的人也是暗自叹气,这抹蓝色襦裙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两人面前,两人看着这个高挑姑娘,揭了轻纱的斗笠,还是那英气的眉,清澈犀利的眼眸,不同的是,隐隐中多了份释然。敏公主看着这张日思夜想的脸,一下喜出望外,“慕藏锋!”跑着奔向人。

 

“在下免贵姓凌,单名一个晗字。”慕藏锋,凌晗抱稳扑来的温暖怀抱,狠狠抱着。

 

“你不说说,怎么回事吗?”翠儿一脸不耐烦的看两人亲昵。

 

“凌玫是我娘,温叔是我爹,凌兰是我姨。”凌晗很简单的解释,却也很宠溺的看着敏公主继续,“萧敏是我妻。”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