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吉星之以爱之约 - 09-心痛

2016-02-20

文瑞雪看到哭了,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这一次,是我被动,你不要我。

你的怀抱,你的肩膀,你的牵手,你的家 ,你的话…原来只是…

我没有那么大爱,我的这些给予的是爱人的,一旦确定 生命中只会跟她一个人 。

我的独占欲很强,彼此确定关系,我无法离开对方,也不允许对方离开我,两个人组成一个家庭,一起生活彼此照顾,共同承担 。

我心理想对你说的话太多太多了,第一次见你,你的温柔,你的信心,像天使一样。我心理晃过要是我也是你生命中这么重要的人该多好,这个想法吓了我一跳。

我总是去找你,看你在干嘛?给你拿手机偷偷拍了很多照片,放在手机里,后来全删了 。

看你做饭,看你给奶奶穿鞋,看你钓鱼,看你不停的在打电话,和穿着白衬衫在水旁边洗东西 …我真的吓了一跳我会一直被你吸引着,你睡在沙发上,早上起来没人在了,心里莫名的有些失落,后来分别我努力的克制了这些萌芽,努力把你当朋友。

即使我们分开了,我还是每天幻想着你的一举一动,我克制自己不与你联系,几个月都过去了,爱你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现在觉得拥有你和想与你生活一起都是变得如此奢侈……

我实在不懂得怎么说,因为以前都是别人追求我向我表白,如果吓到你了,请你见谅。

如果能领证,我会直接拉着你去领证,这辈子都粘着你,侍寝你一辈子,照顾你一辈子,你也照顾我一辈子,爱情不分性别,我想我这么大了,遇到一个控制不住表达我爱的人也算正常吧。

估计被我这么一闹,都把你吓跑了。”

“哈哈,我自己做了一个梦,原来是自己单方面幸福了几天,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不是我的怎么都强求不来,虽然我很想说,一年到四年以后如果你没有喜欢的人,可不可以就凑合跟我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白头到老。可是爱情没有后路,更何况我现在一无所有,又能给你什么呢,我也配不上你。

至少晚上做的梦你牵我的手,一起回家,一起走路,你对我温柔说的话,这些都在现实的生活中实现过,你那么好应该由更好的人拥有,我怎么可以去奢望……”

“你回复我拒绝的一堆话就不要回复我了,我以后不打扰你了。

倾听者的身份,我不需要。

你不是被动的,是我很多的地方都是处在一个被动的,被你隔绝,被你离开,你是决策者,你抛弃了我,你离开了我,我都是处在被动中的位置。

所以以后不要在心里觉得自己是这样,你对于我特别重要,如果是我,我舍不得离开你。

会好好保护怕被别人抢走,更不会让你一个人生活。

会总是粘着你,等你回家,接你下班,给你做饭,给你整理东西……

虽然是我自己在单方面,我挺想你的,我爱你。

害怕被抛弃,没有安全感,我不是一个好人,我挺自私的对于爱情,也不会说希望你幸福之类的这些话。

我既然只是你的过客 ,就不在给你带来困扰了,我挺想你的,想和你有我们的家,你的答案这么明确了,就不在打扰你的生活了。”

每写一个字,文瑞雪都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兜兜转转大半生,爱过伤过是不是都是只为了来遇见你。雷,我的心好痛好痛。”

雷允诺的心说不痛是假的,她也因文瑞雪而痛,她不希望有人爱她爱得那么卑微,可是她也给不了文瑞雪的想要的爱,她也不想去伤害文瑞雪。“等我回来再说。”

文瑞雪本想明天天一亮就她去雷允诺的老家见雷允诺,她真的不想这么轻易的放弃了雷允诺,雷允诺是第一个如此让她动心的人,她不想失去。看到雷允诺的回复,她既开心,又担心,怕雷允诺回来是当面再次拒绝她,“好,那个车站,我去车站接你。”

“高铁站。”雷允诺在网上预订了一张回去的高铁票,在家里呆了两天就返程回去。坐在高铁上,她一直在看和文瑞雪的聊天记录,在想着她们的第一次见面,在奶奶的身边,在自己家里,在想着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她望着车窗外,感受到列车的急速前进,看着越来越接近到站的时间,马上就要见到文瑞雪。雷允诺再次给予的回复是拒绝还是选择去爱她呢,看着把车次及到站的时间发给了文瑞雪后,就自动关机了的手机,她把两个选择交给了她们的缘分。

S市高铁站有四个出站口,而雷允诺没有把她从哪里从出站告诉文瑞雪,要是她和文瑞雪真的有缘,她随意走一个出口见到文瑞雪,她就尝试去爱。要是她没有见到文瑞雪,她就拒绝,长痛不如短痛。

列车到达,雷允诺放下行李在四个出站口的指示牌下站了一会,平静的重新提起行李往A出站口走去,越接近那到闸口她却变得紧张,她也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

检票出站,雷允诺四处寻找文瑞雪的身影,没有看到文瑞雪的出现,她苦笑了一下,“看来我们是没有缘分。”

“什么没有缘分。”文瑞雪悄声在雷允诺的身后扯着她头发,俏皮的出现在雷允诺的面前。

“没有什么!”雷允诺被文瑞雪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她不知道文瑞雪是从哪里出来,她刚刚明明没有看到文瑞雪呀。她对自己在高铁上想的选择方法没有告诉文瑞雪,她想逗逗文瑞雪。

文瑞雪开心的挽上雷允诺的胳膊,“你是不是就打算这样的离开,然后回到家了才开机给我打个电话,说你到家了,让我自生自灭是吧。”

“嗯,是在想的,手机没电了,我也没有带充电宝,这里又没有看到卖充电宝的,我又不记得你的电话,那只能是先回家把手机充了电再给你打电话了。”在有那么一瞬间,雷允诺确实是有这种想法。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所以在看到你出了站口我就藏起来绕道你身后,看你会不会这么做,没想到你是真的就准备这样走。本想一路就这样在身后跟着回家的,但是真的忍不住出来打你一顿。”文瑞雪抓起雷允诺的手就咬了下去。

“额。”到了喉咙一句‘你想谋杀亲夫’的话都被她咽回去了,雷允诺微笑的看着文瑞雪,就那么几天不见她又瘦了,“这几天是不是又没有好好的吃饭,你看你把自己折磨的像什么样子?”

文瑞雪放开雷允诺的手,对视着她的眼睛,从她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你走了多少天,我就哭了多少天,加上胃不好,所以就没有怎么吃,反正吃了也是吐。”

“以后别像个傻瓜一样,对自己好点,改天去见下中医,调理下胃,别总是这样。”雷允诺下意识的牵上文瑞雪的手离开高铁站,这一举动可能已经说明了她心里的选择。

“好。”文瑞雪依偎在雷允诺的怀里,感谢雷允诺没有在一见面就拒绝她。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4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