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吉星之以爱之约 - 06-回归

2016-02-20

雷允诺回转身子,看到卷缩着的文瑞雪,她轻轻的走过去,拿着毯子盖在她的身上,“过去的都已经过去,即使还存留着噩梦般的记忆,就当做是我们过去的洗礼。在任何的情面前都没有对错之分,我们也无法去证实这么做究竟是错还是对,只有幸或不幸,悔与不悔。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人生决策者,可总会遇到那么一些如尖刀的石头,让你行走得痛不欲生,阻碍你前进的步伐,只有你变得强大了才能依然抬头挺胸踏过去。以后别在那么傻了,好好的为自己而活。”说完轻轻拍了拍文瑞雪的肩回到自己那边的沙发上。

文瑞雪感谢雷允诺理智和淡定的言语,也只有她才是那么特别。

和雷允诺相处的这些天,文瑞雪万分珍惜,她遏制着对了雷允诺产生的陌生情愫,删掉偷拍她的所有照片,与她在车站分别,回归各自原有的生活。她本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会忘记,可是深入骨髓的记忆翻江倒海而来。她的笑,她的温柔,她温度是那么的真真切切,只有她的人是离自己那么那么的远。

当几个月后文瑞雪看到雷允诺个人社交空间里更新了一篇文章《此文谨献给—我最敬爱的两个人》

(感谢多年前有个人为我痛过,给予我生命,也感谢她的中途离去,我也已长大。

我曾渴望过,然而这一份渴望的母爱被另一种隔代母爱所给予。奶奶说,乖,来,奶奶抱抱。

我曾怨恨过,如今也学会放下,因为您给予了我面向这个世界的机会。奶奶说,别再去恨你妈,因为她把你生下来。

我曾幻想过,重新面对她,我是否能坦然的呼唤一声‘妈妈’。奶奶说,看到妈妈要叫。

我曾努力过,重新适应有妈妈陪伴在身边,可我变得不再需要。奶奶说,有时间也打个电话给你妈妈。

作为我的母亲她或许不及格,她有弥补,只是她忘了我已经长大了,已经过了那个需要妈妈的年龄。

现在的我走着自己选择的路,或许会苦,会累,但是我不会中途放弃,我会按照自己所想的方式去生活。

对妈妈说:妈妈,请您勿担心,好好照顾自己,谢谢你!

对奶奶说:奶奶,感恩生命有您,愿您长命百岁,健健康康!

一切仅因为懂得,所有慈悲。

写过很多故事,却从没有动手来写下他们故事,因为我实在无法写下去。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而我却不喜欢。

多年前的今天,上天带走我最敬爱的一个人,他即使走了这么多年,依然存在我的记忆里。

我从来都不喜欢过年过节,可以说是对此深痛恶绝,用了二十多年才明白团圆两个字,等明白过来,时间已越来越少。

一辈子一生情一世爱,这说的应该就是爷爷奶奶之间的这种感情吧。

我不曾见过他们吵架、斗嘴,但是爷爷偶尔会对奶奶闹情绪,奶奶却不会和爷爷闹,以致爷爷情绪闹不下去,又和奶奶和好,有时候我会觉得爷爷比我还不乖。

爷爷要是外出,会给奶奶买喜欢吃的东西。

爷爷带奶奶出门上街或者去走亲戚,会牵着奶奶的手,怕她受到伤害。

爷爷说,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是奶奶,让奶奶跟着他受苦受累。

爷爷说,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娶到奶奶。

爷爷说,他要比奶奶后死,这样他才可以给奶奶安排后事,不然不知道会被我们这些小不点弄成什么样。

可是爷爷最终在这个团圆的中秋佳节离我们而去,他死不瞑目无法安心的离开可能是因为奶奶吧。

他们不曾说爱,两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透露出浓浓的爱意。

爷爷的离开,我在家里呆了半个月陪伴着奶奶,这个半个月我更加见识到奶奶对爷爷的爱。她每天准时的坐在阳台上,望着爷爷墓地的方向,失声痛哭,我一次又一次的站在她身后看着她,靠近她,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去安慰她,我只能蹲在她的身边陪伴着她。

爷爷突然的病逝,给我们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最深痛的莫过于奶奶,她心里的那座巍然耸立大山倒下了,她坚强的独自走了下来,我也不再见到她脸上和爷爷在一起的那种无法言语的笑容,那种笑容是我见过最美丽的笑容,现在她留给我见到最多便是空洞迷茫的眼神。

以前每次的休假回家,除去睡觉、在接听电话的时间,好像只有在吃饭的时候她才能和我说上几句话,而我像是等于没有回去。想和我说说话,又看到我的手机响起,她便一个人默默的站起来离开我身边,免得打扰我工作,以前我不以为然。现在想抽自己几个耳光。

最近的一次休假回家,我依然有在接电话,但是会陪在她身边,会亲自系上围裙走进厨房做着菜,她会想进去帮忙打下手,都是被我扶出厨房,然后坐在门口看着我的一举一动,和我说着油盐酱醋放在哪里,这些我都知道放在哪里,我知道她只是单纯想和我说说话,看看我。

越长大越懂得多、珍惜得多,每一次回家都好害怕是和她最后一次相见。

时光请你慢些走,

奶奶请你慢点老,

也许无法时时刻刻的陪伴在你的身边,不管在哪,奶奶你是我最深深的思念,永远的牵挂。)

字字句句刺痛着文瑞雪的心,多想去抱抱她,控制不住给她了信息,“雷允诺,还好吗?”想知道她最近在怎么样,在忙些什么?

“很好!你最近好吗?”雷允诺收到文瑞雪的信息她正在看爷爷奶奶的合照。

文瑞雪现在心身非常疲惫,接近渴求的期待。“不好,可以陪我聊聊吗?”

“嗯!”雷允诺应承着她。

“她又找到我了,我以为我能逃脱她的魔抓,她的恶梦,可是我无力前行。”文瑞雪哭泣的拿着手机输入着信息。

“文瑞雪,脚是长在你的身上,勇气是自己给予的,你一味的软弱,才会让你无力前行。”雷允诺有些生气,这人为什么就学不乖。

“嗯,是我笨,我傻,我软弱。”文瑞雪委屈的输入着。

“虽然我们在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可你不去改善现在的处境,你永远都会以身不由己为借口,没有一直不幸的人,只有可悲之人。”

“恩,你明天有时间吗?能不能过来和我聊聊,我到地铁站接你。”

雷允诺看了下明天的时间,周末,不用上班,“你把地址发过来吧,我明天过去给你信息,早点休息。”

“好,晚安。”文瑞雪开心的放下手机,事隔两个月了,看到雷允诺发的她的名字,说明雷允诺还记得她,想到明天就要见到了雷允诺,文瑞雪兴奋的睡不着。

雷允诺放下手机,抱着爷爷奶奶的相片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4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