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微凉 - 五

2016-02-16

中考等成绩的这段时间里,流歌在家里无所事事,明明没什么事情,一觉睡到自然醒,身体却擅自昏昏沉沉地,不管做什么事情眼睛总是想要闭上,就像睡眠不足似地,脑子却还清醒。

一直都处于中考备战的紧张状态,即使一夜未眠听课时也不敢懈怠半分,考完一下子放松下来了,竟颓废成这样。

所以当巡音流歌接到Rin的电话,邀请她去某KTV参加毕业party时,她本能地拒绝了,她可不想睡倒在那边的沙发上时耳边还是那对于自己来说太过激烈的音乐。

Rin急了:“流歌,这次毕业party大家几乎都在,你……”

后面rin说了什么流歌也没有听,只记得一句“大家几乎都在”,那未来……于是耐心等rin说完,故作随意询问,道:“有哪些人没来?”

流歌自己都不知道这样说的时候,手指已经绞住了衣角。

Rin那边顿了一会,似乎是在拿party的名单,然后报出了几个名字。

并没有听到未来的名字,流歌不由自主勾起了嘴角,在觉察后又心虚似地把笑意隐藏,习惯性地低下了头,暗自思索。

Rin那头迟迟不见回答,催促流歌:“流歌你到底……”

“我去。”流歌出奇地打断了Rin的话。

Rin倒也不在意:“那好,今晚7点,在“月光城”KTV9号包厢见。”

“嗯,再见。”

刚放下电话,流歌就有了打回去的冲动。

明明都发誓不再接近未来,但本想推掉的party竟然就因为她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下来。流歌一只手捂上了自己的眼睛,想着。还真的是,很没用。

但是……

但是,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就让自己任性一回吧。

不过当流歌坐在沙发上睁着老大的眼睛都看不大清离自己三步的人的面孔时,她瞬间就有点后悔了。

我说Rin你也不用特地把光线调这么暗吧。流歌在心里默默地吐糟着,搞得我现在就想睡觉。这样想着,流歌就在伸了个懒腰后,把头靠在了软趴趴的沙发靠垫上。

因为早点见到未来,流歌特地来得很早,连歌都没有人唱。但看现在这情况,就是她来了敢情自己也不知道。

是感到身下沙发的微微颤动,流歌知道旁边坐了人。她于是微微睁开眼睛,毕竟都是同学,打个招呼什么的还是有必要的。

可当流歌看清了身边的人时,眼睛却立马闭上,就像未曾睁开。

是初音未来。

往日的流歌一定会想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总之想来想去都是未来是不是打算和好了,心怦怦地跳。而现在的她,第一个念头就是,她一定,一定没看清自己。连流歌自己都惊讶何时自己变得这样——悲观,或者说——自卑。

唯一不变的是失去控制的心跳。

流歌本能地想逃开,因为她不想看到未来看到自己后先逃开。

但最后,她却一动不动。

装睡也好,什么烂到爆的理由都好。

请让我现在,就这么静静地坐在你旁边,假装睡去,即使被你认出,急急离去,我也可以看似平静地闭着眼睛,欺骗自己你并没有离开。

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音乐声终于响起,虽然没有睁眼,流歌也能感觉到周围的光亮了些。装睡的这段时间里流歌并没有一刻放松,时刻留意身边人儿的动静。而想象中未来会在这个时候看清自己,离开自己,更让流歌的意念倍加紧绷。

但让流歌惊讶的是,没有意料中的沙发的颤动。

流歌不敢放松,又等了一会儿。

还是没有。

突然,流歌就像一下子被抽空了力气,再也紧绷不起来,加上最近身体本来就处于没有力气的状态,随之的绵绵倦意终于把一直处于紧张状态的流歌淹没,音乐也没能唤醒她。

迷迷糊糊间,流歌感到有人轻轻拉了自己一下,然后头的一侧就传来了软软地略带骨骼坚硬的触感。

大概是肩膀。流歌的大脑早就没有思考的能力,搅了半天也就确定了这一个点。不知道为什么流歌突然感到莫名的安心,好像回到了从前上课的时候,她慵懒地靠在未来的肩膀上,半眯着眼睛看着黑板,然后在老师写完板书的一瞬间起来。

她努力地想要保持最后的清醒,想知道身边的是谁——当然,她不认为是未来——但还是敌不过睡意,真正沉入了睡梦,再也没有感受到外界的点滴。

未来纠结了好久,终于转头看向肩膀,映入眼帘的是熟悉又陌生的樱色。她一瞬间失神,就那么看着流歌,像从前上课的时候,自己故作无奈地看着自己肩膀上的流歌,嘴角却悄悄勾起。有的时候自己的眼睛甚至已经完全闭上,也不怕老师发现,总之肩膀一轻的时候睁开就对了。

回过神,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把头转回来,即使知道没人会看见。

这还要感谢rin,故意把灯光调暗,本来是为了增添情趣,却正好遮住了未来脸上的绯色。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稍稍调整了肩膀的高度,以便让流歌睡得更舒服些。然后自己也闭上了眼睛,一如从前。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

是有多久了呢……

作者有话说:

终于让他俩好好地靠一起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