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夕伴夏 - 第一章 芙蓉城外杏花村 机缘巧合救佳人

2015-11-23

开春早年,万物复苏。早市一开,城镇街头又热闹起来了,处处是人们奔波忙碌的身影。

 

一大早,唐槿驾着自家煤球替隔壁王婶送货到城铺子。唐槿估摸着这一趟来回能挣点碎钱,赶着开市给家里置办些东西,刚好也给姐姐买件新衣。

 

唐柔、唐槿姐弟来到这杏花村已有三个年头了。

 

姐姐唐柔貌美心善,温婉娟秀,在城里最大的绣阁做事。弟弟唐槿年纪不大,也生得眉清目秀,再过两个年头也当是个偏偏少年郎。姐弟俩在村里,备受左右邻里的照顾,大家都喜欢唐家这两个孩子。

 

唐家姐弟本也是大户人家出身。唐父与唐母成亲不久后一直膝下无子,随着唐柔的出生,唐父更是期盼着夫人能够为唐家添丁,但随之而来的是唐槿的二姐、三姐。就这样一直到了怀上了唐槿,唐父已是郁疾颇深,不久于世。唐母产下唐槿,却也天不遂人愿,还是个女儿。唐母为了让丈夫能安心离去,不得已做了一个荒唐大胆的决定,让服侍的婢女和稳婆对外宣称,自己生了个儿子。自此,唐父终是咽下了这口气含笑九泉去了。

 

唐父走后,这偌大的家业重担落到了唐母身上,可怜这孤儿寡母,备受煎熬,唐氏一脉的叔伯兄弟皆虎视眈眈。偏偏唐槿的二姐、三姐自出嫁后,又受夫家蛊惑,联合唐氏一族兄弟,硬生生逼死了唐母,将唐柔、唐槿赶出了唐府,自此唐家旁落。

 

姐弟二人无依无靠,颠沛流离,唐柔在唐母临终前得知“弟弟”乃是红妆身的事实,可叹母之用心良苦,可悲世人对女子的不公,更怜幼妹自出世就要背负这些。于是揽下照顾唐槿的责任,唐槿虽年幼,却也懂得今时不同往日,告诉姐姐愿以男装示人,不让人欺姐弟二人半分去。二人辗转来到了杏花村,如今才落地有了栖身之所。

 

“嗯昂~~嗯昂~~”唐槿嘴里衔着稻草,正悠哉地赶着驴车往回走。

 

拿出姐姐给绣的翠竹钱袋颠颠摸摸,很是满意。没想到今天这开年后的第一笔赚的当真不少,买了东西还有剩。再想到今天在集市遇到的老人,心里满是感激。在她那儿买了些瓜果,老人家又给多送了些土豆。扭头瞅瞅车上的粮食,真是满载而归呐!

 

“煤球,今晚回去给你加餐!也不知道姐姐回来了没?刚刚还好好的天,这会儿就阴了,咱们得赶紧回去了。”唐槿碎碎念着,煤球也时不时哼哼两声给她回应。

 

唐槿为了赶时间今天特意选了往山路走,当路过山脚的时候,唐槿想到上回跟二牛他们在山里摘的山果子姐姐挺喜欢的,就想着再弄点回去。

 

“好了,这些姐姐看了定是欢喜的。”拍拍弄脏的衣服,不经意地一瞥,注意到不远处有一个东西。咦!是啥?唐槿挪了又挪,才离“东西”近了些。

 

白纱衣!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怎么有个人躺在这儿,以前听村里的铁蛋说山里经常会有些山精妖怪专门勾人魂的,唐槿想着不禁一抖想拔腿跑。

 

“唔……”躺在地上的人似乎是动了动。还有声儿,那就没死了。唐槿又想到,姐姐说过不能见死不救,好歹先看看人怎么样了。

 

唐槿慢慢地把人翻转个身子,拂开秀发,露出一张美得不似人的面庞,仿佛是那雕琢的人儿,美得不可方物。唐槿自认为自己姐姐算是这里最美的女子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不输姐姐的女子,哎呀,现在才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看她的样子伤得不轻,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伤。唐槿小心翼翼地扶起女子背在背上,抬动间一块玉从女子的身上滑落了。

 

待二人来到山下,将车上腾出地儿把人轻柔地安置妥当,唐槿赶着煤球急忙往家去。

 

回到家,将事情的大概经过告知姐姐,交由姐姐为这个女子诊治。忘了说,唐柔的医术是在离开唐府前就已习得,本待从医,可家遭逢巨变,她也只能弃医携妹离开故园来到此地。

 

好在她在村里经常为那些贫苦的村民义诊,再靠着手上的绣工在城里的绣阁糊口,日子过得虽是清苦,但也还算过得去。

 

唐柔仔细地为女子做了检查,头上的伤应是撞到硬物导致的,左腿有些轻微的骨折,其他的均是皮肉擦伤,按照小槿的说法,应该是从山上跌下所致。只是看这姑娘的服饰面料,并非寻常人家,上面的绣工也不是一般绣纺能做得出来的。一切也只有待人醒了才能知晓。唐柔替女子擦拭后,上了药换好衣物,轻轻地退出了房。

 

“姐,那为姑娘怎么样了?伤得重么?”唐柔刚出来,就见唐槿冲过来问道。知道唐槿心善,将屋内女子的病情道出,伤是不重,只是这失血过多,暂时昏迷不醒,等后面好好调养下血气应该能慢慢复原的。腿骨刚接上也得修养一段时间,只能等着人醒了,再想办法联系家人了。听姐姐这么说,唐槿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事儿,连她自己也纳闷这么紧张是为什么。不过,想来定是自己做了好事救了人,也希望那位姑娘能早日康复吧。

 

这样一折腾到了半夜,唐柔和唐槿收拾了下,做了点吃的祭五脏庙。唐槿想着明个儿该去给姑娘弄点什么补补身子,姐姐说人现在虚弱得很,气血不足,该去弄只老母鸡炖汤么?这么想着唐槿渐渐进入了梦香……

 

梦里姐姐正在厨房忙碌着做饭,唐槿乐呵呵地给煤球洗刷,忙得满头大汗,这时一块帕子递了过来,“谢谢!”帕子上带着一股淡淡的梨花香,唐槿正疑惑,回过头惊讶地发现是那个明媚动人的女子,唐槿吓得突然醒来。这做得什么梦啊!唐槿觉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

 

看看还在睡的姐姐,可不能打扰姐姐休息,外头天才微亮,算了,抱着被子再睡会儿,一会儿起来做早饭。

 

这厢被唐槿救回来的女子却也睡得并不安稳,她的梦停留在了那凶险万分的时刻。

 

她叫沐卿夏,是沐锦绣阁沐敬宗的女儿。沐敬宗发家于芙蓉城,沐家绣品用线工整厚重,设色典雅,其针法是针脚整齐、线法光亮、紧密柔和。技艺特点更是线法平顺光亮、针脚整齐、施针严谨、掺色柔和、劲气生动、虚实得体,沐家的面料服饰都淋漓地展示了这些独到的技艺。

 

后来沐家绣品被当今皇帝看中了,大手一挥,指定其为宫中专用绣阁,因此沐家产业链就扩大了,从芙蓉城发展到了帝都半烟城,沐敬宗的母亲不愿离开故土,于是就留在了老家。

 

这次沐卿夏是特意千里迢迢赶回来参加奶奶寿宴的,与她一同来的还有未婚夫婿上官齐。但车队行至途中却遭遇一伙儿不明身份的人追杀,来人不为银钱,很明显为冲着自己来的。看着身边的人为保护自己的人都遇害,沐卿夏于心不忍,她为了让上官齐有一线生机,于是她纵身跃下马车。

 

上官齐一下没反应过来,“卿夏!快上来!”他想伸手拉住她,却未果。沐卿夏独自拖着受伤的身子,被逼至悬崖边,已是无路可退,“纵是要我性命,又有何难。可否让我死得明白,究竟何人要取我性命!”众人看着眼前这个风华绝代的白衣女子,不免惋惜,但拿人钱财予人办事,其他的也无可奈何。沐卿夏见已无路可退,淡然一笑,便纵身跳下了山崖。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