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 9,阿凡达

2015-12-06

彻儿在我怀里撕心裂肺地哭,前不久看到自己母亲被匕首割到流血过多而死,之后又是父亲……

凉说着的时候眼里满是悲戚,停下不说了,我却着急起来,那之后呢,之后呢?那个小公主在哪?凉又是怎么到新罗马来的?我平时是个没那么多好奇心的人,但对于这个故事,我竟然迫不及待地想听到结局,也许是想了解眼前这个神秘而美丽的女子?我也不清楚。

面对我的追问,凉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低头,紧紧地抿住嘴唇,良久,抬起头,冲我嫣然一笑,说她记不清了。

最拙劣的借口。

既然她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但我会弄明白的,莫名的自信,我会弄明白。

光线慢慢暗下来,这场谈话也就到此为止了,各自回了房间,我心里有些闷,加上姚郢他们一直没回来,焦躁不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大概是半夜的时候,我还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睡不着,房门被打开一点,闪进来一个人影,同样是借着手表的荧光看到一个人脚步轻缓地走进来,一如几天前直—11上看着姚郢钻进我的住舱里的情景,不同的是换了这个宽敞的房间。

“姚郢”走过来,看不清,但能感觉到她在盯着我看,良久,久到我快要再陷到恶梦里去,她轻轻叹了口气,握住我的手坐在床边,之后又躺下来,温柔地把我揽在怀里,右手轻轻抚着我后背,柔声说:“别哭,我在。”

和几天前一样的情形,我一样抬手摸到脸上一片湿热,不太清醒的吐槽自己爱哭鬼,但这次“姚郢”为什么给我的感觉更安心呢,甚至心底里都泛起开心的情绪来,不自觉的把手同样环绕在她腰间,用力抱住,仿佛害怕一松手怀里就会变空一样。

一夜无梦。

等到睡眼惺忪的从床上缓缓坐起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几乎是中午了,这一觉睡得可真是够长的。

“终于醒了?小赖床鬼。”揶揄的声音,不知道何时站在门边的凉这样笑着说。

“啊……”我眨眨眼睛,突然意识到昨天姚郢和程芮出去根本就没回来,那,昨天晚上……

突然感觉极度的羞耻,大概脸已经通红了吧。“你……”刚想开口问什么,凉就把脸转过去,留下一句“你快去洗漱吧,今天得去找找你那几个小伙伴了。”

“嗯……”对啊,姚郢他们几个怎么还没回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可能是遇到什么危险了,急急忙忙地从床上翻下身,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趴在地上,扭身冲到洗浴间,又听到后面凉清脆的笑声。

“他们在哪,你有什么线索吗?”我顶着一团鸡窝头,嘴角还粘着没清洗干净的牙膏就跑到凉面前抓住她的双肩,再配上特别严肃特别严肃的表情。

“噗,哈哈哈。”凉摸了把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你不用这么……哈哈,这么着急的。”

我就面瘫着一张脸,盯着她看,她终于笑完,拉住我的手腕,往回一带,我就差点扑到她怀里去,正惊愕着,她拿了毛巾仔细地擦干净我脸上的水珠和牙膏沫,脸贴的很近,之后还细细地涂了一层什么东西,清清凉凉的,在我感觉脸又要红了的时候,她退开身子,转到我身后,又给我梳起头发来。

纤细的手指在我发丝间穿梭,灵活地转着手腕,没一会就挽起一个像她那样的发髻来,她拿了镜子摆在我面前,我就看到了一张阿凡达一样的蓝色的脸,还有凉掩着嘴笑的样子。

“魂淡!我自幼与你相交,你今日倒来害我!”其实我只是用这话来吐槽而已,镜子里凉的笑脸却一下就冷下来。

正当我着急解释地时侯,凉又笑起来,笑意不达眼底。

“这是地中海淤泥,有防毒驱虫作用。”

地中海淤泥?我怎么没听说过,在我睡觉的时侯世界变玄幻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