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 6、凉

2015-11-22

等到再睁开眼,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了,木质的天花板,玻璃制的琳琅满目的吊灯,此刻正亮着浅紫色的光,床头柜上一个中式小香炉,燃着不知名的香,烟正袅袅飘荡出,盈绕了整个房间,余下浅浅清香。雕花木栏的大床,床旁的落地窗已经半敞开窗帘,一如前一天中气十足的阳光撒在木地板上,泛起光晕来。

意识到了什么,我猛地坐起身,香炉的烟乱了一会,又恢复如常,又环视了一周,只觉得异常熟悉,却怎么也没印象。身上大大小小的刮伤已经包扎好了,有一股淡淡的草药香,外套被脱掉,但贴身的防弹衣是没有动的。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面容精致顺眼的女子,看着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应该比我大一点,这人眨着一双黑亮的丹凤眼,浓而密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抹阴影。我只觉得呼吸一窒,心里感慨着还真有让女人也心动的美丽女子啊。

“你醒了,吃点东西吧。”声音婉转动听,她让出手里端着的香喷喷的饭菜。

“谢谢,但是,你是?”大概是眼前这人救了我,又给我准备饭菜。但是在这个新罗马,引力极大难以生存的地方有这么一个看着美丽柔弱的人很奇怪。

“我没有名字,但有个人叫我凉。”她直盯着我,仿佛想看出什么端倪来。

“嗯,凉小姐,谢谢你替我包扎伤口,我能不能问一下你是否发现三个和我一同来的人?”我明确的看到了她眼里划过一丝失望,却不太懂她在失望什么。

“嗯,其他三位客人在其他客房修养。”她还没说完,身后的房门就砰地打开了。姚郢先冲过来,那件浅蓝色的衣服没裹住的裸露的皮肤上缠了许多纱布,看来受伤不轻。她过来抱着我就干嚎起来,只能象征性的安慰了她一下。程芮迟疑了一下,看了凉一眼,也走过来,神色有些深沉。程砚只是站在门口,拳头有些红,大概刚刚拍过门的就是他,眼里有些不忿,却没一会就又收敛回去。

之后,凉也没说是在哪里发现我们的,我也不想问,她只说,因为我们伤势颇重,让我们多修养几天,这样说的时候她眼里有些自嘲。

这些天我也当真就当自家住着了,不去管军委布置下的任务——直11都已经爆炸了,姚郢还笑着说现在中国人一定全体举办烈士祭奠仪式呢。

我也不去管我之后要去哪里,只觉得和这个叫凉的女子相处起来很轻松,很开心。也不去管姚郢他们三个时不时就跑出去到底是干什么了。在这个建在山巅的别墅一般的建筑物里有时和凉聊天散心,有时出去散步,凉也总会跟着,嘴里说着刚好也想出去,我却知道她是担心这山峰有些陡我可能会有危险。

凉真是个喜欢操心又温柔的人。

偶尔我也帮着凉做饭,厨房很干净整洁,一如这个别墅其他地方,能看出她很会打理。其实我每次去厨房她都毫不犹豫地把我推出去,并随便递本书给我看,纸张都泛黄的书,她说怕她的厨房炸了,我则是不依不饶地斜身靠在门框上,双手插在兜里看着她一个人带着围裙忙活,动作流畅如流水,赏心悦目,我往往是在那站着一直看到她端着菜对我笑起来才回神,帮她端到饭厅。

凉有一双纤细白皙仿佛做什么都得心应手的手,摆弄起什么来都漂亮流畅地让人移不开眼,她的嘴角总是弯起的,像是冬日里初升的太阳让人安心。不知道她是怎样照顾其他人的,但照顾起我来仿佛已经成了习惯,一切都无比自然。

我也不知道到底住了多少天了,转眼已经入冬,而太阳的始终呆在那一个位置,一定有什么蹊跷。那天和程芮一起去那片腐尸林调查顺便问了这个问题,她点着光洁漂亮的额头说:“我觉得像是光粒子收集器,固定在那个围墙上的。”

“但是哪来的光呢,浓雾遮地连风都不透,地底下更是没有光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