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法则 - 刺客担风险,入行需谨慎

2015-11-18

陈翎进入刺客这个行当,完全就是无数个巧合凑在一起的意外。

 

某个风和日丽的清晨,陈翎叼着油条晃悠在大街小巷中。清风徐徐,越过墙头的梅花幽香阵阵。正抬头深呼吸近距离品味着幽寒梅香,忽然额头一阵重击,打散了陈翎难得的文雅情致。

低头一看,好一只煞风景的香蕉。

对,是一只香蕉,不是香蕉皮。陈翎摇了摇头。这西域的水果有银子都不见得买得到,金贵的很。是谁这么奢侈,漫天丢香蕉啊?抬头一看,不正是来福客栈的厢房吗?

陈翎好奇得蹲下,仔细打量这根香蕉。奇了,香蕉上有字!

依稀可辨歪歪扭扭的“救命”二字。

陈翎的侠士魂瞬间被点燃了。二哥书房里的传奇话本她可没少读,早就期盼着那天能欲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能一偿自己的大侠梦。没想到这幸福从天而降太突然。先让她静静。

电光火石之间,陈翎冲进丢香蕉的那间厢房,一下傻眼了。

一个青年裸着肩膀,裸着胸膛,裸着……陈翎连忙抓过身,抓着门框准备打哪来回哪去。

“呜呜呜呜呜!!!”那个青年被一团织物堵住了嘴,奋力呜咽着。

陈翎一咬牙,回身眯着眼睛将青年嘴里的东西除去。然后立马背过身扯着嗓子喊道“我……什么都没看到!!!”

“小兄弟。你是看到我求救香蕉了吧。哎哎哎,别喊了。我有的你难道没有?”

陈翎心想你有的我还真没有。哎,这叫什么事儿啊。话本里可没写要怎么解救不着寸缕的男人……

“我被人点了穴。如今内力被封自己冲不开穴道。如今连走出这房门的力气都没有。你帮我个忙……”

“我……我不会功夫!”

“不用什么功夫。桌上不是有壶冷茶吗?浇在我脑袋上便可。”

陈翎终于忘记非礼勿视的封建礼教,傻直愣愣看着这个青年,脸上的表情不似玩笑。

“快点!等他来了就麻烦了!”

陈翎当然不希望和绑匪打照面,立马抄起茶壶哗哗往青年英俊的脸上浇啊浇。

不一会儿,青年长大了嘴巴,往里吸了三口气,忽然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你看,这不就解开了吗?”

即便是个对武学一窍不通的陈翎而言,打喷嚏就能冲开穴道的奇景也足够颠覆她的三观了。

只见青年利索得穿好丢在床下的衣服,麻利术好腰带,一身深青色的劲装衬得整个人都英姿挺拔。这人,穿没穿衣服差别还真是大,陈翎都要怀疑刚才那副蒲柳之姿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青年转身看着陈翎一笑,道:“小兄弟,今日承你相助恩情,我程潇来日定然报还!”说罢潇洒飞身,脱窗而去。

 

这一场短暂的交错另陈翎对江湖有了全新的认识。那个她莫名其妙解救出来的武功高强路数奇诡的青年也只在她的脑海中盘桓了数个时辰便忘在脑后。但每每翻看话本传奇里那些熟悉又陌生的“英雄救美”桥段,那衣衫不整莫名其妙的裸男便浮现眼前。自那以后,陈翎便把平日里喜爱的话本小说全都收进箱子锁了起来。为什么从前都没发现那些文人胡诌的故事是多么的形而上学?江湖里是不是根本没有什么红袖添香的美人,只有稀奇古怪的裸男?美人啊美人,没有你的江湖,还有何颜色?

陈翎把自个关在书房里浑浑噩噩了好些日子,越想越心累。索性拿起二哥整天捧在手里的四书五经,企图用那些听不懂的子曰诗云来打散脑海里时不时跳出的那个十分不和谐的画面。百无聊赖的翻看着,不到半个时辰,便睡得一塌糊涂,口水糊了满书都是。这下糟了。听说这个书房都是二哥珍藏的孤本,要是被二哥发现,还不剥了她的皮?

陈翎连忙揣着银子就往二哥经常光顾的书肆跑。常听管家说二哥最喜欢泡在城西秋风胡同的潇湘馆淘书,陈翎闷头冲到路口,却犯难了。她虽然总喜欢满街晃荡,却怎么也记不住路。东窜西跑问了半天,总算找到了个疑似书肆的铺子,招牌上一个大大的潇字十分显眼。陈翎兴高兴坏了,连忙奔上前去。可是这大白天的店铺居然虚掩着,门缝里透着着股子暧昧的黑暗。然而眼见天将暗了,心急如焚的陈翎不管不顾飞起一脚就踹开了店门。

 

每每回忆起这一踹脚,陈翎总是悔不当初。一飞脚,生生将自己踹进了一条难以回头的歧路……

 

 

“醒了吗?”清亮跳脱的嗓音另意识迷蒙的陈翎顿时清醒不少。眼前一个男子十分粗鲁地撑开陈翎的眼皮子仔细研究了一阵,点了点头,转身端来一杯茶道“喝吧。”

陈翎这才发觉喉间干渴无比,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这是……哪里?”

“刺客盟。”男子给自己倒了杯茶,将那日的情形一一道来。

 

话说陈翎真是赶上大霉运了,错走了路误闯进江湖仇杀的阵仗中。刺客盟首席程潇和杀手榜排名第一的左一彪正是酣战淋漓,互放绝招的当口,陈翎这一踹一推间,瞬间打破高手绝杀中的微妙平衡。木门毫无预警地扇在左一彪的左脸上,剑锋一偏,出招迟了落了先机,一招败落,性命也交待了。

“刺客的身份是绝不能暴露了。你撞见我执行任务,本不该留一个活口。但你曾帮过我躲过一个巨大的麻烦。既然不杀你,又不能让你泄露了我们刺客盟的秘密,只有让你变成我们的一员了。所以我把你打晕带回了刺客盟。”程潇不紧不慢地说着一席话,语气温和慈善,字里行间却都是赤裸裸的威胁。

陈翎倒是不怕,既然说了不会杀自己,便暂时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只是这人真是自己那日冒失救下的裸男?现在这般说话如放冷箭的危险人物怎么会被人挟持在客栈厢房里?

不过陈翎知道这些疑惑还是用于埋在心里的好。鉴于眼前这人确实杀了看起来了不得的人,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助攻之下。

陈翎想起这么些天没回家,二哥定会急疯了。连忙要爬起来喊道“我二哥发现我失踪了,会报官的!”

程潇轻巧地将她摁回原地,好整以暇地喝了口茶道“你放心。等你学成出师,自然会放你回去。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安排妥当。你二哥已经收到你的亲笔手书,以为你只是去游山玩水了。”

陈翎张了张嘴,却觉得发不出声音。自己确实常常丢下手书就跑出去游历数月才归家。二哥见管不住自己而且最后总会安然归来,便也放任不管了。这下真是叫天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可是……我不会武功。”

“没关系,我们有专业的课程培训。”

“可是我是个女的。”

“女刺客可是稀缺人才。”

“我没杀过人……”

“什么手艺都是一回生二回熟。况且你不费分毫力气就断送了杀手排行榜第一高手呐!证明你跟这行很有缘分。”

 

 

陈翎瞄了一眼悬在床头的宝剑。她知道自己基本上没什么选择余地了。本以为这辈子基本跟江湖无缘了,却不想这阴差阳错竟然落入了这个可怕的黑暗组织,人生果然还是比话本还要的荒诞。

 

 

于是,陈翎变成了刺客盟有史以来身世最清白的刺客。当然,盟里除了程潇谁也不知道她入行的缘由。因此她也变成了刺客训练营有史以来身世最神秘的插班生。因为天生一副随性散漫的脾气,她倒是能再在刺客盟里泰然度日。每日不做它想,老实地跟着刺客培训课程认真地学着。再加上程教头亲自提点,陈翎的成长速度甚是惊人。

而后每每想起把陈翎抓回刺客盟的情形,程潇总是感慨自己真是英明神武,一个小心竟捡了个大漏。谁能想到到这个其貌不扬,寡言少语,懵懵懂懂,毫无特点的孩子,居然天生是块当刺客的好材料。谁又能想到,这个本该安安稳稳嫁人生子做个富贵少奶奶的陈家三小姐日后竟然成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王牌刺客。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