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邻居,拖走 - 任荇冒泡

2015-12-01

石昕在发呆,石昕很明显的在发呆,石昕又在发呆了。

员工们也都在诧异,为什么这几天石老板如此反常,既不早早下班,也不在办公室里工作,发呆明显到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偏偏本人还一副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样子对外界充耳不闻。

 

其实石昕也没在想什么深沉话题,只是在琢磨自己下次能以什么样的理由再去拜访她的邻居而已。明明才只见过几次面,但对于最近的石昕来说。早上邻居的收音机提醒着石昕想见她的邻居,邻居那具有特点的开门声提醒着石昕她的邻居就在她的对面,邻居做饭的油响声提醒着石昕邻居在做热乎乎的饭菜自己却没有机会品尝。每每想到这些石昕就有一种心头痒痒的感觉,但是她怎么也抓不到。

 

虽然平时两人在楼道里见面时还是会打个招呼表情亲切。但是石昕就是感觉还不够,就像QQ刷亲密度那样,她感觉自己和周环心应该更亲密一些。至于亲密到那种程度?以石昕的脑子来讲她也就能想到像好朋友好闺蜜那样相处就好的程度了。

 

所以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

石昕在这天早上准时8点起床,仅10分钟洗漱完毕。之后就将一个座椅放置在防盗门前,坐在上面,翘起美腿,拄着下巴,盯着门。客厅出散落进来的阳光照在她认真魅惑的脸上,如果用相机将此刻留念,想必此美景会被命名为——《韵味》。只可惜照片中的女主人公当时的意图不是那么美好。

 

“卡巴——咔咔咔咔咔”熟悉的声音响起。

信号!石昕果断起身,开门,笑容,呼之欲出的“好巧”,一气呵成。

结果,只见对面的防盗门只稍稍开了一点门缝,一只玉手提着一只黑色塑料袋,塑料袋被放在楼道门边,之后,那只手,缩了回去,门,关上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石昕真的是万万没想到每天早晨的开门声其目的竟然只是为了放置垃圾!垃圾!一个28岁的少女感觉自己今早用光了最近所有的勇气并且做了一件蠢毙了的事情。

 

几天后,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

石昕在这天早上准时8点起床,仅10分钟洗漱完毕。之后就将一个座椅放置在防盗门前,坐在上面,翘起美腿,拄着下巴,盯着门。客厅出散落进来的阳光照在她认真凝重的脸上,如果用相机将此刻留念,想必此美景会被命名为——《思考者》。只可惜照片中的女主人公当时的思想并没有那么睿智。

 

“卡巴——咔咔咔咔咔”熟悉的声音响起。

信号!石昕再次果断起身,开门,一声“好巧啊”响彻在整个楼道······

 

石昕感觉自己是疯了才会这么不顾颜面的面对自己的邻居。没错,自己花了几天重新鼓起的勇气其目的就是来蹭饭顺便增加邻里之间感情的。至于石昕是怎么厚脸皮成功地让自己进入周环心的家门的呢。这个丢脸的过程我们还是不要探讨了。

 

周环心自从知道石昕可能会成为自己未来嫂子的那一刻她对石昕的感觉就和之前大不相同了。周环心自己也不明白,从上次的那顿早餐便得知石昕是一个不会自己在家做饭吃的人,那时周环心就有考虑过以后要不要多做一份早餐捎带上她的大龄邻居,但在知道石昕和于铭的关系之后自己就总有意无意的与邻居保持距离。周环心也没搞清自己这心思,是不是自己并不希望她进自己家的门呢?周环心想想就排除了这个想法。只能说自己也算是个善变的女人吧,她感慨着。

 

是啊,命运究竟捉弄着谁和谁呢?

 

周环心最后还是纵容了石昕,或者说也纵容了她自己的心。这天早上两人达成一致:周环心成为了石昕的邻居也顺便成为了石昕的长期饭票。只是在时间的推移下,这饭票的规格从一日一餐升级到了一日三餐加夜宵,不过这是后话。

 

 

也就是由于以上原因,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有了之前所说过的:“石昕最近总是表现的很开心·······”

 

石昕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在她的心中,她的邻居就像她小时候最爱的巧克力一样,不吃就惦记,不见就总在想她。自己是不是也有点怀念青春了?石昕痴痴地笑着。

以前的石昕午饭和晚饭总有于铭包着,现在于铭几乎约石昕出来都成了难题。午饭不是吃饱了就是不想吃,晚饭石昕总是说自己和别人提前约好了。石昕在有工作要赶的时候都会变成一个忙人,出于绅士的角度,于铭每次都不会细问,以他的考虑,一个好男友应该全力支持女友扩展人脉和发展事业的。这倒是给了石昕懒得解释的性子开了一个大门儿。

 

石昕最近工作安排的格外好,尤其对于理应自己处理的那些地方,石昕都将其分摊的井井有条。当然摊上的都是她的员工。其原因,就是因为某天早上周环心的一句话:

“总下馆子对身体不好。石昕姐,你要是晚上工作结束的早的话,顺便来我家再吃个晚饭也可以。”

 

就是这么即善良又好心的一句话,成了现在石昕每天准时下班的动力。换句话来说,整个工作室,只有石昕能够准时下班,谁叫她是老板呢,员工们忧伤至极却又无能为力。

结果我们石昕大姐现在早上蹭人家一顿不够晚上再跑人家蹭一顿。明明自己是被叫“姐”的那一位。现在却像个孩子一样赖在人家要糖吃。

 

所以那段时间,石昕的员工们总是在纳闷。他们的石老板天天笑的春心荡漾可是这些天来并未看到他们于先生的身影啊,要知道,于先生平时都是会风雨无阻的来接石老板去共进晚餐的啊。怎么最近天天都是石老板一个人离开公司还笑的这么开心。

难道石老板有了外遇?有员工大胆猜测着。别瞎说,老板才不像那样的人。另一个员工阻止了话题。

隔墙有耳,坐在另一个办公室里的女人将员工们的对话丝毫不漏地记在了心里。双眼微微眯着。好你个石头,咱们走着瞧。

 

任荇是石昕工作室里的副经理兼石昕的助理。用她自己的话说,我是石昕的终身死党加左右手加石昕的“包打听”。在大学期间,任荇着实打着石昕的名义赚了不少粮食。比如给班长送点关于石昕喜欢吃什么的小道消息啦,或者给隔壁班草送点石昕日程安排的提示啦,再或者给于铭送点石昕的生活习惯啊、特殊爱好啊什么的。谁叫这年头的男生都喜欢漂亮面瘫像石昕那样的女孩子呢。

总之,任荇对于自己的行为,向来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

 

所以对于石昕似乎是有了外遇这种事,任荇感觉自己的自尊和感情受到了打击。石昕最近确实奇怪,但是平时有什么特殊事情石昕都会在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毕竟石爸石妈都不在中国,石昕又是个不会交心的性子。一般有什么事情两人一起探讨都成了家常便饭。

介于此事,任荇认为有必要给石昕开一次座谈会。

 

某天,一家吵闹的KFC里。

任荇真是气坏了,自己约石昕出来她竟然一副“打扰了我好事的”臭模样。这表情要多不情愿就有多不情愿。石昕越是这样,就越让任荇坚定了打破砂锅问道底的决心。对于石昕的“外遇”,自己一定要成为知情人。

 

“行啊石头,最近有啥桃花都不跟我这个忠实的闺蜜分享一下,害得人家那么担、心、你。”任荇可不认为自己是咬牙说出的这句话。

“桃花?什么桃花?担心我什么?”

“还说没有桃花,那你一天天都偷溜到哪里去幽会去了?说是工作我可不信,你的工作行程我可是一清二楚。”而且你最近分配给我的工作有多少应该是你本人做的。

“幽会?没有啊,我每天都会按时回家而已。”

 

这倒是让任荇感觉到纳闷了,石昕不会对自己说谎,不过每天按时回家也太不正常了。石昕那个破楼房她住了这么多年也没看过她什么时候有这么爱回家过。除非,这其中有什么其它的猫腻。

 

“你都回家做什么啊,天天这么着急。”

“吃饭啊。”石昕答的太自然,自然到几乎让任荇怀疑自己之前的推测都是错的了。

“什么饭这么好吃,能把我们石头的舌头给抓住?”

“邻居做的。”

 

邻居?重点来了。石昕有了一个新邻居自己是知道的,而且自己也知道石昕的邻居似乎是个美女。那个美女做饭有好吃到这个地步?能让石头这么迷恋?还是说······

任荇不是笨蛋,她可不认为能成为石昕那么积极且反常的状态是因为饭菜的原因。

所以她果断转换了她的问题。

 

“原来如此,你那新邻居人怎么样?”

作者有话说:

感觉这里好像没有人看的样子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