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邻居,拖走 - 无节操串门

2015-11-27

石昕第一次有机会好好看一下周环心的住所。老房子的那些基本装修还在,虽看起来有些过时不过胜在房间很整洁。

 

放眼看去,周环心把床安放在了原本客厅理应放沙发的位置上,沙发放在距离床不远的地方上,在靠近阳台的地方放了一个高过人头的书柜,隔开了床与窗户,可惜书柜上几乎没什么书,只有少数的几本杂志,阳台处有几盆盆栽,石昕不懂花,家里也没有什么植物,所以不知道那几株究竟是什么,原本的卧室变成了书房,那里只有一个书桌,书柜是放在客厅里的就是了。这种布局倒是让石昕感觉很奇怪,不过她也不好说什么。

 

看到石昕在打量房间的布局,周环心貌似有点羞涩地解释了一句。

“刚搬进来,房间里的一些东西会慢慢填上,现在看起来还有些空旷。”只见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每天都在播放的收音机里的段子换成了另一个播放音乐的节目。其实石昕想告诉她自己这几天每天都在和她一起听,最后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周环心做的早餐简单而精致,一碗白粥配着两张鸡蛋饼。石昕在周环心端出早餐的那一刻就听见了自己吞口水的声音。多年来,石昕并不习惯自己做饭吃,作为北方人,她也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不曾在早上吃到过热腾腾的粥饼了。

 

“我也没做什么好的,随便吃吃别嫌弃就好。”周环心还是这般客气。石昕倒是不客气,一口气吃到撑,喝了人家两碗粥,吃完了一句非常感谢脸不红气不喘。

 

这天是周末,周环心所在的公司放假。石昕的时间更是自己支配,所以吃完饭的两只不知不觉就聊了起来。

“你叫周环心,我可以叫你环心么?”

“好啊,这么听起来蛮亲切的,那我叫你小昕怎么样?”

“……”

“不行么?”看到石昕沉默,周环心想自己是不是过界了,有点后悔自己这么说。

“也不是,我28了,加个小字,总感觉有点别扭。”连石昕都忍不住感叹自己已经脱离小这个群体了,再看一眼仿佛全身闪闪发光的周环心,内心的叹息更深了一层。

“额……那我叫你石昕姐吧。”这叫周环心咂舌了,石昕给她的感觉不像是一个快到30的女人。周环心忍不住多看了石昕的脸几眼,眼角处连个褶子印儿都没有,看起来完完全全就是一个20多和自己差不多的女人啊!人生真的很不公平!

 

一般来说,身为女孩子在看到别人长时间盯着自己的时候,即使没有不满意和害羞理应也会有点不自在,但是石昕例外。

 

看到周环心一直盯着自己,石昕先是感觉奇怪,便也回“盯”过去。真的是盯过去,眼睛一眨也不眨。俩人都坐在那个不大的沙发上,这样面对面的直视很容易让人产生一些遐想。

 

结果反倒是周环心被看的有点害羞了,明明自己起初只是想看清石昕,怎么倒成了石昕盯着自己。石昕更是过分,当看到周环心害羞低下头的那一刻心里想竟然的还是,她怎么这么好看。

 

气氛仿佛尴尬了那么几秒钟,石昕接起了话头。

“那你今年多大了?”

“啊?我?22了。”

“······”这下轮到石昕咂舌了。对于女人来说,差一岁都能成为硬伤,更别说是差六岁了。再看一眼周环心,清澈的双眼,油光水滑的脸蛋,即使是素颜也看不出来一点瑕疵。唉,年轻人啊。

 

这天就在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中恍恍惚惚的来到了下午。虽说女人天生就话多,但是对于石昕来讲能和一个人聊天这么久绝对是一件比较稀奇的事情,明明对话里没有什么特色,可是自己面对眼前的人就是感觉到兴致勃勃的,聊什么都不感觉越界,聊什么都不感觉无聊。

 

其实,这感觉也完全是我们石昕大姐自己的错觉。她们的对话几乎都是如下模式的。

“你在哪里工作?”石昕问,周环心答。(以下周环心答的全部略)

“你毕业几年了?”石昕问,周环心答。

“你大学读的是什么专业?”石昕问,周环心答。

“你是干什么的?”石昕问,周环心答。

······

“你有男朋友么?”石昕问,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期待。周环心说没有,结果石昕还莫名其妙的来一句。

“早恋不好。”干你屁事。

 

是的,这就是我们28岁的大姑娘面对着小她6岁的妹子开口进行的一系列对话。平时我们机警聪慧的石老板此刻仿佛变身为查户口的,从周环心的年龄到工作到兴趣爱好到星座再到能做一手好菜再到择偶标准再到年收入问题的一系列问题比查户口的还细致。

 

石昕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把周环心的方方面面都了解的透透彻彻,甚至忘记了身为一个人的礼貌。就这么没脑子地看着周环心那仿佛能包容一切的笑容把心中的好奇全部吐了出来。那时的石昕根本没意识到这是自己生平第一次对一个人充满了好奇,到现在,她就连于铭的生日都没想过问一下却仿佛一台计算机一样把她对面那个女孩的资料全部刻录在了心里。

 

石昕就是这么饥渴地“盘问”了周环心一下午。直到于铭的晚餐邀请电话才把石昕从刨根问底中“拖”了出来,也将她“拖”出了周环心的房间。虽然她有邀请过周环心和她一起去共进晚餐,不过周环心以自己还有事情为由拒绝了。

所以石昕没有听到周环心之后接到的来自于铭的电话。

 

周环心这天几乎是在混乱中过去的。没错,罪魁祸首就是她那个快要奔三的邻居。自己处于好心邀请邻居进来吃饭,虽然邻居的吃相有点可爱还有几句对饭菜的夸奖让自己对邻居好感再增加一些,但是饭后的那些对话简直就是酷刑或者说,是不可思议好么。

自己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和邻居友好相处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石昕那一个接一个问题的发问串联在一起之后感觉似乎相亲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自己起初是对石昕的一些话题想要避而不答的,但是看到石昕那闪亮亮的充满求知欲望的眼神,周环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平复了烦躁变得温和起来好好回答问题了。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周环心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即使自己平时在他人面前对于私事只字不提,但是这天面对石昕她却说了很多。

难道这就是邻居的魅力?就连她的无礼自己也可以接受?想到这连周环心都感慨了起来。

想起那个28岁的女人下午像个好奇宝宝的模样,周环心也就感觉自己这一下午也没那么郁闷了。

似乎,有个稍稍麻烦一些的话多的热心的邻居大姐姐也不会那么难过,至少周末感觉没那么寂寞了。

 

这些还都是周环心在离开家门奔赴和于铭约好的晚餐之前的想法。

 

世界真小,命运真巧。这是那天晚上周环心最大的心理活动。当她看到在市中心的一家高级餐馆的卡坐上两个都不陌生的人的时候,这个想法就一直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没错,她看到了于铭和石昕在一起,她看到了她的哥哥和哥哥跟她说过的有可能成为她未来嫂子的女人。

 

周环心不淡定了,原因倒不是因为俩人的关系,而是因为她的美女邻居。她原本就是偷偷的从家里搬出来的,并且没有告诉于铭自己的住址,要是被于铭知道自己和石昕是邻居的关系。以她哥哥的性格,自己绝对是会被缠上要求回家的。

 

周环心的独立生活刚刚开始,她还不想回家。所她在俩人都没有看见他的时候及时阻止了服务员的开口,在偷跑出餐厅给于铭发了个短信表示自己今天身体不舒服有机会下次再见嫂子等等后,周环心长呼了一口气。世界真小,命运真巧。今天的邻居就是未来的大嫂,传说中的大嫂在我的隔壁,世界真小。

 

于铭在看到妹妹发的短信之后悄悄的叹了一口气,他本打算将石昕介绍给自己唯一的家人借此对石昕表明自己的真诚,结果天不遂人愿。妹妹不来,今天晚上的石昕看起来比往常还要心不在焉,就好像有别的事情在等着她一样。

于铭虽贵为高富帅小鲜肉,但是由于长期受自己家人的压迫,一般的大男子主义在于铭的身上是体现不出来的。所以即使于铭有些失落也并没有感觉到有多么的不满或愤怒。最多也就是在石昕发呆的时候再叹一口气而已。(好男人的悲哀)

上了心的人,才会在心上;动了情了人,才会用深情。缘分这东西有时是很残忍的,于铭是上了心,可惜石昕并没有动情。

作者有话说:

吃撑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