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邻居,拖走 - 奇葩邻居是自己

2015-11-08

石昕家的对门那里原来那里有一对老夫妻,后来搬走了,那屋子好几年都没有人住了。

 

大概一年半前,石昕去外地出差一周后回家。当她拖着行李箱上楼时,很意外的听到了4楼传来“卡巴——咔咔咔咔咔”的奇怪声响,那是开门的声音。

 

4楼只有石昕自己一家,石昕又是自己一个人住,4楼传出声响最可能的解释就是有陌生人在这里,而且在正常的判断下这陌生人极有可能是小偷或着强盗。

 

石昕很冷静,石昕这么多年来一直很冷静,虽然这个小区算是新时代的老古董了但是多年来门卫大爷一直尽职尽责,倒也是没出过什么大乱子。所以石昕在手机里准备好了随时都能播出去的门卫大爷的电话号码之后,就收敛了呼吸大胆地打算一探究竟。

 

只见石昕很小心地放下了她的行李,伏在楼梯口台阶处,小心翼翼地抬头。在这个过程中石昕努力地保持着自己的呼吸防止发出声音。就在石昕的双眼渐渐地露出台阶想要看清4楼楼道时。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么?”

伴着这女声响起的同时石昕的双眼可算是抬出了水泥面。不过这时的石昕被吓到了,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被发现了,没缓过神来。就保持着这种俯趴的姿势好半天。直到她的头顶再次响起声音。

“我是402新搬来的住户。请问……你是401的住户么?”

这是怎样的一种声音呢,石昕一时想不出词来形容它。仿佛耳边有泉水流过,却未留下一点痕迹。倒让石昕想起了那句广告词:此刻尽丝滑。

 

石昕的视线里有一双蓝白色的帆布鞋,视线向上是看起来白白嫩嫩的脚踝配着浅蓝色的休闲裤,当石昕还想继续向上看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姿势难以支撑自己抬起头来。所以石昕慢慢的从台阶上站了起来。

 

石昕没感觉到尴尬,所以她站的不紧不慢。石昕也没觉得害羞,所以她选择直视面前这个妹子。石昕也没想过自己在人家面前是个什么形象,所以她倒是显得大大方方的。至于什么门卫大爷,石昕在听到妹子的声音后就给抛在脑后了。也是刚刚石昕才了解到,自己原来还是个声音控。

 

站起来后的石昕不知道怎么说自己此刻的心情。因为她站在楼梯的第二级台阶上,所以她不得不仰视在她面前的妹子。

 

和声音一样,好看。这是石昕心里的第一想法。站在她面前的女人其实穿着不算是得体的,大大的运动外套外面还披着一件一次性的雨衣,浅蓝色的裤子上能看见灰尘的痕迹。面前的女人头发随意的扎起,右手插着腰,左手自然垂着。看起来有一种区别于一般女孩子的洒脱和魅力。微微勾起的眉眼看起来十分和善。不过俯视的目光和询问的语气提醒了石昕自己现在是被提问的一方,不能自顾自地欣赏。

 

所以她开口了,“我是你的邻居,我叫石昕,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么?”

 

周环心在大学毕业后发现自己亲爱的哥哥似乎谈了恋爱,思索再三后决定搬出家里独自生活。一方面是自己28岁的哥哥终于可以不用把精力花在自己身上而是去像普通人一样谈谈情,说说爱。另一方面则是周环心也意识到自己不能永远和哥哥于铭生活在一起,于铭也该有自己的生活和未来,就比如找一个好女人组建一个家庭,自己的存在反而会影响于铭去追求属于他的另一种幸福。所以即便是于铭再怎么反对,周环心在找到合适的住处后还是偷偷地挪了自己的小窝。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石昕和周环心的第一次见面就在周环心自己来到新住处打扫搬东西的这天。

 

这栋老住宅的原主人前不久去世,他们的儿子打算将空屋子租出去,正赶上周环心当时在找一个便宜点的住处,一来二去的,周环心就变成了石昕的对门。

 

周环心原是准备将自己的行李拿进自己打扫好的屋子里的。自己那屋子很久都没有人住,脏自是不必说。最让周环心头疼的还是那个古董防盗门,可能是很久没有使用过的关系,有些上锈,使得自己每次开门时都会发出“卡巴——咔咔咔咔咔”的刺耳声音。

 

这天周环心在屋门前开始搬自己放在楼道口的箱子。余光处感觉似乎有一个人在楼梯那里,转过头去发现果真有一个在那里,不过是趴在楼梯台阶上的,模样有多滑稽不说,看是还要偷窥这边的样子。因为是个女的所以周环心并不怎么害怕,再加上粗略的看了一下她的衣着感觉也不会是精神不正常的人。

 

所以一半是出于礼貌,一半是出于好奇。周环心最终选择了先开口。但在起初的询问无果后,周环心看到了女子身后的行李。之前门卫大爷有告诉自己的邻居是一个女的,所以直觉告诉周环心这个人可能是自己的邻居。

然后。

“我是402新搬来的住户。请问……你是401的住户么?”

 

没有尴尬,没有害羞。意料之外的,那人就那样从楼梯上站了起来。没有半分拘束,仿佛刚才那奇怪的一幕并不存在一样。就那样淡淡的却又理直气壮的介绍自己,这让周环心有点莫名的欣赏面前的这位女子。

“你好,我是你的邻居,我叫石昕。”

 

这是俩人的第一次对话。

 

在彼此介绍了姓名后,石昕含蓄的表示了自己可以为周环心的搬家工作提供一点劳动力。周环心对于新邻居的好意在心中为邻居点了个赞,也含蓄的表达了自己可以做完剩下的活儿后俩人就各回各家了。

 

回到家里的石昕只是感觉自己家的对面多了一个人,有点新鲜又有点愉快。至于为什么感觉有点愉快,其中原因石昕自己都不清楚。

新邻居搬过来有半个月了,石昕工作很忙,再加上午餐和晚餐都被男友包食在外面吃,所以石昕几乎没有太多的时间在家里悠闲。

 

自从上一次楼梯口间的对话之后,石昕就几乎和她的新邻居没有联系了,貌似她的新邻居和她自己一样不是什么热情的人。所以半个月以来,石昕几乎没有再和她的邻居打过照面。石昕一开始是感觉没有必要,她的邻居似乎也是这么想的。

 

石昕感觉自己一直是一个很勤奋的人,她的邻居仅次于她。毕竟能把自己上午9点的生物钟打乱的那么彻底的人没理由不是一个勤奋的人。这半个月以来,石昕每天早上8点都是被邻居的收音机唤醒的。老房子的缺点之一就是隔音效果真心不太好,就连早上邻居在厨房做饭的嗞嗞声都能听见。

 

很长时间一人独居的石昕对于如此热闹的清晨是充满新鲜感的,最有意思的不只是这个。她的邻居每天都会在8点钟放收音机里某一频道的women脱口秀,声音总是放的很大,脱口秀里的搞笑段子配着时不时起到夸张效果的笑声总能让听到的人忍不住跟着一起笑出声来。石昕是个随遇而安的性子,她善解人意的想到邻居可能并不知道这栋老房子的隔音效果所以才能如此肆无忌惮,无忌到邻居每天早上都会时不时唱一两句新流行的歌曲来给自己解闷却不知也一并娱乐了石昕早上的心情。

 

15天了,石昕在这天早上依然是伴着邻居的收音机和厨房的吵闹声音醒来后第一个想法:我去拜访一下她吧。

站在邻居门口敲了三下门,在对门的询问下回答了自己的来意后没多久门就打开了。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石昕是理科生,不懂什么诗歌古文,唯一记得的这句话还是在自己前前男友的影响下无意间记住的。让石昕用现代语言来形容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位女子,那就是:身材好,皮肤好,长得好······原谅一个理科生贫乏的词汇量。

 

周环心这天上午还没来得及吃自己算不上早餐的早餐就迎来了她邻居的拜访(早上9点钟的早餐),因为想到大家都是女的,即便是在穿着水蓝色真丝睡裙的情况下她依然选择了开门迎接客人。谁知就是这无意的举动撩拨了我们石昕小朋友平静了28年的春心呢。以至于在许多年后,石昕总是喜欢让周环心穿真丝睡衣却从不让周环心走出卧室,谁知道这是存啥居心?

作者有话说:

喜欢这个网站的风格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