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邻居,拖走 - 邻居来了

2015-11-07

“我说,难得能听到你有这么多话的时候,饭吃了没多少,话题都在人家身上,你是不是爱上她了啊——你那个邻居。”

石昕难得想多说两句话的嘴巴瞬间就没话了。

结果就在第二天,石昕的工作室里悄悄传开了一个消息:石老板和高富帅分手了。

 

时间慢悠悠的过了一年。

 

石昕是个29岁的大姑娘,准确的来说,是个29岁半还不打算找对象嫁人的剩斗士。石昕的父母都在国外工作,本着天高皇帝远的原则,石昕一直都装傻充愣地忽略来自父母的无形压力。果断在各种富帅面前独善其身,前男友也在一年前被石昕的一个分手电话莫名的变成了单身狗。所以对外,石昕的小员工们都称呼石昕为“石心姐”。员工们心知肚明这称呼的含义,石昕却什么都不知。

 

石昕是在一年前意识到自己是喜欢女孩子的。是“一个”女孩子,石昕的邻居,就是一年前石昕吃饭时提到顺便被朋友吐槽了的那个邻居。石昕喜欢的人,石昕是这么在心里定义的。

 

在十一假期前一天,石昕和员工们开了一个小小的party后就各自回家度假去了。石昕因为喝了点酒的缘故没有开车,她打算借着城市街边的路灯一个人慢慢的走回家。石昕的家是栋老公寓,是父母出国前留下的,面积不大,才60多平米,但是一个人住足矣。再加上石昕是个容易满足的人,倒也从来没寻思换个居住地。而且······石昕的邻居,也在那里。

 

石昕站在自家住宅的楼下向上仰望,老小区年久失修早就没了夜灯。从下面看上来,小区里住家的灯光仿佛有了人的体温,衬得黑夜有了温暖的色彩。石昕的目光停留在4楼右边的那户人家窗前,橙黄色的光晕表明主人此刻在家。石昕看了能有几秒,之后就低头走进了漆黑的楼道里。

 

黑暗的楼道里感应灯早就失去了作用,除了4楼的那一盏,在踩上3楼楼梯台阶的高跟鞋发出声响的瞬间,那儿一定会有一盏灯刷地亮起来。那盏灯,是石昕的邻居装上去的。

原本邻居从一楼到四楼每楼都装了感应灯,但其余的那些灯泡总是命运多舛地早早就被结束了生命,只有4楼这个还依然健在,搞得石昕有时进家门前总会对着它发几秒的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天石昕也像往常一般在发呆过后转身准备开门。

“卡巴——咔咔咔咔咔”这不是石昕的家门发出的声音,是石昕邻居开的家门声。

 

石昕感觉紧张起来了,她尽量自然的转身想要展露一个自然的微笑。可只见对门邻居给门开了一个缝,只有手和一个黑色袋子从门缝里伸了出来,袋子留在门边,手缩了回去,门关上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石昕默默叹了一口气。

 

自从一年前石昕被友人道出了自己的心思石昕才发现一个重要的事实——就是自己在过去的28年中从未体会过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不是说没有人追没有男朋友,只是石昕从大学时期开始就是奉行来着不去,去者不留的理念。喜欢不喜欢,石昕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在石昕的人生观里,人在特定的时候一定会做一些特定的事,有些事情不是不做,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倒也是石昕的运气好,大学毕业在工作的几年后遇到的其中一个追求者就是于铭。于铭比石昕大两届,是石昕的学长。大学时期非常低调,毕业以后虽有波折但在奋斗一番了以后成功成为了高富帅小鲜肉,附带一句,还是个痴情种子。

 

原本于铭以为俩人都谈了2年的恋爱了年纪都老大不小了即使没有啥激情时光但是岁月静好你我都在男未婚女未嫁也该考虑考虑将来比如建立个家庭生个娃什么的。结果,没有任何结果。就在于铭计划求婚的前一天。石昕只是一个电话就把他判了死刑,即便之后他又回打了多少电话都没有减缓的余地。于铭感觉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上,石昕跑偏了,一定是这样的。只可惜,在接下来的一年内,石昕的身边别说像自己一样的高富帅了,除了她的员工,就连个公的都没有。虽然自己依然像往常一样和石昕和谐地相处着,但是没有了“男朋友”这个身份,于铭感觉自己始终有一种力无处使的悲哀。

 

要说于铭身为一个高富帅,在成功之后理应有机会享受各种普通人没机会享受的东西,包括女人。可怜就可怜在他诞生在一个重女轻男的家庭里。于铭的下面还有一个小他8岁的妹妹,于铭诞生的时候,他妈妈哭了半天,心疼老婆的于爸也连带着对这个“带把儿”有了意见。终于在于铭8岁生日的时候,家里又多了一个小人儿。看着父母抱着新诞生的皱巴巴的小妹妹笑的开怀,于铭本是郁闷的,但是当看到新妹妹刚睁开眼睛对着自己悄悄咧开了一点小嘴仿佛在对着自己笑的时候,于铭什么抑郁都没有了。

 

周环心从了妈妈的姓,从小到大。说是家里的掌上明珠不如说是家里的小小祖宗,作为父母最爱的小女儿,在家里真可以说是呼风唤雨,要啥得啥。于铭虽说是自己的大哥,但是在周环心的心里,于铭更像是自己的奴隶。自己叫他往东,他都不知道其他方向怎么走。要是于铭敢有好吃的好玩的没有分给自己,都不用自己发话,于铭事后都会给自己赔礼道歉外加双倍补偿。

 

周环心允许自己随便使唤于铭没有半点愧疚,但当她看到于铭的一个女同学比较委婉的请求于铭把他的作业本借去抄一下的时候。即便是不到10岁的周环心都感觉到了这是于铭要早恋,奴隶要逃跑的前兆。于是当天晚上周环心对其父母哭天抢地的痛诉于铭是怎样被一个女狐狸精勾引丢了节操。于父虽感觉这种事情没啥,但是于母却表示和女儿站在统一战线上,结果同一天晚上。放学回家的于铭还没放下书包就被开了一场思想检讨会,在长达1个多小时的思想摧毁和催眠后,于铭深切表示自己痛改前非,从此与女狐狸精断绝关系,20岁之前绝不恋爱,30岁之前绝不结婚的海誓山盟!

 

差不多在家里这种“女人我最大”的氛围下,周环心和于铭健康地成长到周环心16岁,于铭24岁刚大学毕业不久的那年。

 

那年,于父于母在下乡回老家的山路上遭遇了暴雨。缺乏危机感的于父决定把车子停在山路边休息小睡一会儿,等到雨停了在前进。结果大暴雨导致山体滑坡,他们就这样在泥土中永远地睡了去。

 

等俩兄妹得知父母去世的消息已经是两天后了。仿佛在昨天还在耳边絮叨的父母一瞬间连个告别都没有就从这个世界上离开了。

 

周环心哭不出来,兄妹俩在亲戚们的帮助下举办了葬礼,开了追悼会。虽然于铭就在自己的旁边看着父母的遗体哭的像个孩子。周环心就是哭不出来,她感觉自己似乎是做了一场梦。梦醒了,就好了。

 

直到3天后周环心突然倒了下去,一口气在医院昏睡了整整一天。

当周环心睁开眼睛看到了下巴长青茬的于铭坐在床边关心地看着自己并问自己要不要喝粥的时候,周环心哭了,哭的好不伤心,哭的肝脏都要咳出来,哭到嗓子没办法再发出声音。这个过程,于铭一直都在,但他没有再哭。只是温柔地抱着自己的妹妹,温柔地拍打着妹妹的后背。一下,又一下。

 

打这之后,周环心仿佛换了一个人。以前大大咧咧的一个人突然安静了许多,之前总是留不长的头发也慢慢的留起来了,总是挂在嘴角的哈哈声也少了,以前总是对于铭直呼大名现在也会好好的叫一声哥。整体看来,周环心似乎是变好了。只有于铭知道,以前那个信心满满每天只知道开心的妹妹,不在了。

 

所以,于铭在大学毕业后很拼命,他生平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不能永远做那个在妹妹面前憨憨笑的大哥,他要为妹妹撑起一个家。他希望他的妹妹可以像她的名字那样,一生围绕着本心成为一个环,圆满就好。

 

我们的故事,开始了。

作者有话说:

有近30章的草稿,可以一天一篇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0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