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56.疯子

2015-11-21

但是,眼前这清秀女孩所使的法术与不灭剑诀有太多的不同:

身为一门血腥的法术,不灭剑诀施展出来时所呈现的法术光芒不是黑色便是血红,哪里来的如此温暖甜腻的浅粉色?还有,不灭剑诀既然以恨为载体,注定是冷酷的,在施展时,周围的温度也会随之下降到一个可怕的程度,不会法术和法力低微的人立刻就会被活活冻死。但是,眼前这女孩使用的法术非但未使周围温度降低,反而使它达到了一个极为宜人的状态,让人好不舒服。更重要的是,练成不灭剑诀的人,因为体内恨意太大,在施展这种法术时会赛过疯狂的禽兽,完全丧失人的本性,他的脸会变成一个血红的骷髅,周围有一大群小骷髅呓语,那情景极为恐怖……可是这些可怕的景象,没有一个出现在这女孩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判断错了?

但他很快就发现对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凌髐蜭的这个怪异法术攻击的目标是大阵,因而大阵已无法向她体内再输入法力,不得不停止运转。

也就是说,凌髐蜭中途收阵了!

蓝真心下一沉,但还未等他反应过来,星系图上便发生了数次剧烈的爆炸,冲击波、气浪如水般漫开,将阵中除凌髐蜭之外的人纷纷推开。七人输入凌髐蜭体内的法力无法收回,各个重伤。蓝啸烟因为占了两个位置,伤得最重,已无力自控,在被气浪推出的一瞬间惨叫一声,一个不小心掉入了身边的万丈深渊,摔了个粉身碎骨。

薛孽实力最强,伤得也最轻,但刚才的巨大冲击波、强大气浪却毁了他的伪装,把他打回了原形,由老乞丐变为了英俊的少年王侯。

“凌儿,你没事吧?”血沉槥挣脱了薛岽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凌髐蜭。

凌髐蜭微笑着摇头,“没事啊!好奇怪,以前的伤全好了,我的法力似乎还增长了不少呢!”

薛岽也把薛孽扶了起来,薛孽擦干净嘴角的残血,手中透明的水晶扇子一甩而开,“父皇,这五个人我们如何处置?”

燃灯、接引、蓝真、道广成、宋帝王五人均被气浪与冲击波推翻在地,动弹不得,见此情景,最没骨气的宋帝王忙道:“我说,凄鸷太子,我们就是天帝与北君手下几个跑穷腿的,他们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你我二人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您……大人有大量,就饶我一条狗命吧!”

道广成则显得大义凌然,“薛孽!落到你手里,要杀就杀,皱一皱眉头老子就不算好汉!”

蓝真垂头丧气,彻底承认自己失败了。而燃灯、接引二人则互使眼色,自不量力地计划着逃跑。

“说!是谁想的‘九天’这个主意?”薛孽用扇子指着宋帝王。

“北君想的,后来又联络天帝,可不关我的事啊!”宋帝王一心求饶。

薛孽收回扇子,“你们这样的阴险小人不除,恐怕也太对不住我自己了,因为你们的阴险程度快达到我的一半了,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抢了我的名次。”

宋帝王:“……”

薛岽见儿子又要大开杀戒,劝道:“算了,他们几个无名小卒,杀也无用。不如放了他们,让他们回去好好反省反省。”

薛孽看了一眼五人,“既然我父皇为你们求情,我就饶了你们,都滚吧!”

五人如闻大赦,但却一动不动。为何?只因全身无力,只能说话却连动也不能动,更遑论滚了。

“这……凄鸷太子,我们能等一会儿再滚吗?”宋帝王小心翼翼地问。

薛孽哭笑不得,但就是这个表情险些把所有人都看呆了,真是邪魅啊!就在众人呆愣间薛孽早已一挥手,五道铅灰色光分别注入了五个人的体内,五人瞬间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好了,现在都滚吧!”薛孽摆摆手,强压下那一口涌上来的鲜血,“都回去好好反省反省。”

“谢凄鸷太子。”五人连滚带爬地跑向了五个不同的方向,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尤其是宋帝王,他断了一条腿,只好手脚并用,当起了“三条腿的蛤蟆”。

血沉槥看着五个人的背影笑个不停,五人哪里顾得及这些,在他们五个心中逃命才是最重要的事。

见五人跑远了,血沉槥把目光转到了薛岽、薛孽父子身上,忍不住叹道:“你父亲这么潇洒啊!那怪你这么漂亮!”

薛孽不大喜欢这话,大概是他听骂人的话听惯了,急于想变回原来的样子,不料一用法力,伤势又发作,勉强压下的那口鲜血几乎再也压不住,他只得罢了,转身躲到父亲身后。

“凌儿,我们回魔界吧!”血沉槥这回很得意薛孽竟怕她了,看他还敢不敢阻碍她和凌儿!

“好。”凌髐蜭乖乖地点点头。

血沉槥把目光转向薛岽处,“薛爷爷,我们走了!”

“一路小心!”薛岽向孙女和血沉槥摆摆手,看着二人并化一道粉光飞向了远方。

 

“你父亲也真是的,本来长得那么英俊,为什么非要变成那种让人看不起的样子?”血沉槥一边飞一边问凌髐蜭。

“说实话,他现在的样子我也没见过几次。他只有在参加三界宴会或者在出席早朝和接见朝臣的时候才会用这个样子。”凌髐蜭答道,“大概是他太难受了,以此发泄吧!”

“真搞不懂他。”血沉槥摇头。

“不过他这次好像伤得很重,连变化也费力气了,都是我不好。”凌髐蜭低下了头,“不过他会‘不灭剑诀’,应该恢复得很快,两三天就会没事的。”

“那你还为他担心什么?”血沉槥安慰道,“他是薛国太子,又有你爷爷福寿帝照顾、保护,想有事都难。”

“也是啊。”凌髐蜭认为血沉槥的话很有道理,专心同血沉槥一起向前飞去。

 

北君正悠然批阅奏章,遥记匆匆闯了进来,门口的侍卫想拦也拦不住。

“参见皇上!”听遥记的声音仿佛是云宫已大难临头了。

“何事如此失态?”北君不温不火,不慌不忙。

“‘九天’神阵失败,凌髐蜭中途收阵,致使我方七人中六人重伤,那蓝啸烟最惨,当场毙命。”遥记语气沉重。

北君停下手中的笔,“谁让他贪得无厌,自己非要吃里扒外占两个位置?剔蝎撩蜂,膏火自煎。”

“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遥记已经没有时间关心其他了,“我们的计划全部失败,万一薛孽一急眼,亲手杀了那小孩,我们……”

北君把笔放下,“你是怕薛孽见我们觊觎那小孩的法力,会狗急跳墙?”

遥记急得不行,“他一定会的!到时候他第一个要灭的不是天宫就是云宫!请北君神帝快想个办法啊!”

北君慢条斯理地说:“办法我早就想好了。”

遥记抬头,眼中充满了渴望。

“我根本就没想让‘九天’成功。”北君一语石破天惊,“你当那薛孽是傻子?他好歹也是三界法术、文才双榜的前十名,三界各国君主都想得到的超世之才。你都知道‘九天’阵法,他会不知道?他必会一眼认出这阵法,从而指挥凌髐蜭提前收阵。”

遥记如坠云雾,“那北君是想……”

“你身为万执灵的关门弟子,不记得他对你说过什么关于‘九天’阵法的《执灵册》上没记载的东西吗?”北君看着遥记。

遥记沉思片刻,“师父说,‘九天’的另一个作用是把已练成的法术锁定、转移和对未知领域的法力的开掘和连接,前者是将重要法术与元神结合,使任何人都无法抢去,后者是利用自身法力结合未知领域的法力将其控制在自己的元神之中,而且这种效果只要开启‘九天’阵法无论成功与否都能收到。当时师父说这种境界没几个人能练成,而且他也没练成,就没写。”

“灵儿是我教出来的,他练不成我还练不成?”北君颇为自信。

遥记喜出望外,“原来北君神帝是想把‘不灭剑诀’第十层与凌髐蜭的元神结合,借此救她的性命。”

“抱歉,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北君对遥记的简单头脑报以一笑,“我不仅用‘九天’将凌髐蜭与‘不灭剑诀’第十层合为一体,而且,我还将凌髐蜭体内的法力与魔界龙脉结合在了一起。”

遥记情知不妙,惶恐地等着北君说下去。

北君换了个姿势,“这样,魔界龙脉的法力就会源源不断地流向凌髐蜭,直至其法力完全枯竭,到那时魔界龙脉没有了法力,就控制不了魔界的平衡,魔界就会天塌地陷,彻底覆灭。”

遥记直视北君,已不知是什么表情。

“而阻止这一切的唯一办法,就是杀了凌髐蜭。现在杀她,她体内的法力已被固定,不会流到薛孽体内,而且可以有效防止夜长梦多,让薛孽彻底死了这条心。”北君越发得意。

遥记木然地点了点头,“可谁去杀凌髐蜭?您或天帝吗?”

“用不着我们动手。”北君摆摆手,“那血璎不是傻子,他不可能坐任事情发展而不去芟夷大难。”

“可……凌髐蜭是他女儿血沉槥最爱的人啊!”遥记的心在颤抖。

“所以这出戏才有意思啊!”北君饶有兴味,“要么杀了自己最爱的人,要么让自己的国家覆灭,血沉槥的这个决定很有分量啊!这也正是这出戏的最精彩的看点之一!哎,真不知血沉槥会难过成什么样。”

遥记黄脸发红,红脸发青,青脸又发白,几乎不假思索地怒吼出了这样一句话:“你……你这个疯子!”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