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55.苍灵域

2015-11-21

天帝闻言大怒,“岂有此理!放肆!”

蓝啸烟不敢再说了,倒是太上老君又问:“你说你没偷,那么案发时你在干什么?”

“我一直在同计都星君谈论词曲。”蓝啸烟理直气壮。

“计都星君,是这样吗?”天帝又开口了。

“回天帝,此事属实。”计都星君说实话道。

“天帝,即使如此此人也脱不了干系!”又一个神仙站了出来,蓝啸烟抬头一看,是九华帝君,九华帝君素来与麒麟不和,便也迁怒于蓝啸烟,“此人没偷,不代表他没指使他的同伙去偷,他的同伙偷了三样宝贝,触发了机关,吓跑了,因此没来得及偷别的东西!”

“这不一定。”原属于麒麟一派的赤脚大仙站了出来,“天帝宝库的机关非同一般,成功偷了这三样宝贝却全身而退,这个人的法力真可以用‘可怕’来形容了,以这新神的实力,恐怕不可能有这么一个同伙吧?”

就在众臣争得不可开交之际,一个士兵跑了进来:“报——启禀天帝神君,北君神帝有加急文书送到,请天帝神君过目。”

太监走下去,在士兵手中拿过文书,呈给天帝,天帝接过,打开。

天帝神君:

“九天”将成,劳天帝移驾苍灵域,助小皇一臂之力。

北君

天帝看了一眼众神,“别吵了!把这新神押到偏殿我亲自审讯。退朝!”

众神山呼而退。

 

偏殿。

蓝啸烟被押上来时依旧大喊冤枉。

天帝走到他面前,“你到底清不清白只有你自己的行动可以证实。‘九天’神阵即将开启,你速去苍灵域,若表现好的话,我不但相信你没偷,还要重重赏你。”

“谢天帝神君。”蓝啸烟喜不自胜,匆匆行了一个礼。径直赶往了苍灵域。

 

苍灵域正是凌髐蜭刚才休息的地方,蓝啸烟在奔向此处的途中又收到了北君的另一封文书。而此时的苍灵域中的凌髐蜭等人竟对危险的迫近一无所知。

薛岽握住凌髐蜭的手,将它交到血沉槥手中,郑重地道:“沉槥公主,我们家的无价之宝就交给你了。以后,你可不能欺负她啊。”

“薛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凌儿的。”血沉槥认真地说。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忽然间两道光扎于地下,化成两个似僧非僧、似道非道的人,正是燃灯、接引二和尚。

“我说,你们肉麻不肉麻,把二位大师都弄得目不敢视了!”来者是十大阎君中排名第三的宋帝王,他是天帝的手下,但消息灵通,此次也要背着天帝捡便宜。

北君的重臣蓝真随后也赶来了,接着到的是易了容的、凌髐蜭和血沉槥等人早已不认识的蓝啸烟,最后到的是菩提祖师的弟子道广成,属于人界。

“薛孽!你祸乱三界,违逆人伦,神佛不佑,猪狗不如!如今便是你的死期!速速投降,饶你狗命,若再执迷不悟,悔之晚矣!”道广成义正词严,对薛孽戟指怒目。

薛孽对他冷眼相向,“你最好看看周围人用什么目光看你。装好人都不会装,还假清高什么?”

道广成闻此言气得七窍生烟,“薛贼!你既然如此不知悔改就休怪我们不发慈悲了!”相比于众人,这道广成还是显得幼稚且急于表现自己,他身形一晃,抽出弯刀第一个向薛孽发动了进攻。

他这一动,其余众人纷纷行动起来,蓝真与蓝啸烟围攻薛岽,宋帝王则去帮助道广成,燃灯、接引二僧对付凌髐蜭、血沉槥。

以蓝真六人的能力,不用说对付四人,就是仅仅对付凌髐蜭、薛孽中的其中一人也相当成问题。因此蓝真仅仅攻了两招便向同伙一挥手,其余五人会意,蓝啸烟猛攻三招,逼退薛岽数步,他与蓝真化作一深一浅两道蓝光径直飞抵凌髐蜭后方,与前方的宋帝王、道广成、薛孽三人对凌髐蜭和血沉槥形成夹击之势,燃灯、接引二僧早已招架不住,此时勉强跳开,分别退到凌髐蜭与血沉槥的左方和右方,初步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乾坤不移,天地永存,九天至星,万古之尊!”蓝真虔诚地望着轻灵的天空,念动了第一句咒语。刹那间一道金光直冲天际,宛如一把纯金的神刃划破湛蓝的苍穹。一道又出现的浅黄色的光线在一刹那间点亮了平淡的午后,草木青翠,配上这明亮的黄光,使得整个苍灵域充满了盛夏特有的使人迷醉的气息。

浅黄色光线如一条黄绳,游移着,速度不快也不慢地经过蓝真、蓝啸烟、燃灯、薛孽、宋帝王、道广成、接引七个人身畔,待转回蓝真身畔时已经形成了一个围住七个人的浅黄光圈。

薛孽一惊,继而目光中闪过一丝明了,停止了同宋帝王、道广成二人的打斗。蓝啸烟此时念起了咒语:“轩辕盘古,衣被苍生,幻影若我,我若幻影!”他的身体一分为二,分别占据了正北和东北两个方位。

忽然间,那道冲上天的金光竟又返回,在蓝真七人上方旋转了一圈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星系,天空渐渐转为了阴沉,一道霹雳划过天穹,仿佛要下雨了。

“开!”蓝真双手做了个奇怪的动作,“天雷惊艳,神光四方!”

星系图一震,仿佛受到了什么极为巨大的外力,整个图形晃动不已。凌髐蜭和血沉槥好奇地看着出现在自己头上的怪异图形。浓浓的黄光、金光在各个“星”之间流转,不觉间,时间已由黄昏到了月上中天。

蓝真心静如水,他抬眼看了一眼天空,向着自己的同党们一点头,六人一起捻诀施法,“何随逝水东流去,遥望乡关时已深,‘九天’轮回月中转,飞花轻飘在乾坤。”六道不同颜色的光从六人手上飞出,由六个方向进入星系图中,星系图的金、黄二光顿时变亮数倍,各“星”旋转加快,两颗最大的星竟变换轨道,掉头向对方冲去。

这后果可想而知,两星“砰”地撞在了一起,相碰处溅起一道耀眼的白光,两颗星的核心处似有烧红的铁水欲喷薄而出,瞬间出现了几道裂纹,裂缝处红光溢出,分外耀眼。裂纹迅速扩大,又一声巨响,两颗星炸为了碎片,碎片由于在爆炸时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力,无一不飞了出去。

在两颗星炸为碎片的同时,一个五彩缤纷的星云图案在炸开的地方出现,星系图中所有的星由浅灰或红色均变为了蓝色,众所周知蓝色星比红色、白色的星都要热,这表明整个星系已经准备好吸收大量的能量了。

星云渐渐变亮,八团不同颜色的光分别从这美丽的星云上飞出,罩住了蓝真、蓝啸烟和他的化身、燃灯、薛孽、宋帝王、道广成、接引,将他们体内的法力不断地吸入星系图中,在星云下方,一道金色光柱直冲下来,目标是凌髐蜭和血沉槥。

“不好!”凌髐蜭反应最快,她快速地一挥手,一道透明光线瞬间出现,将金光拦截在半空,“小槥,这里危险,我立刻送你离开!”

“既然危险,我就不该丢下你一个人不管!”血沉槥坚定地说,“我答应过薛爷爷,要好好保护你的。”

“可是,小槥,我不希望你有危险,真的。”凌髐蜭抚摸着血沉槥那艳丽的脸,“我不在乎我怎么样,我只希望你能平安。”看了一眼站在八个人之外插不上手的薛岽,凌髐蜭大喊:“爷爷,帮我保护好小槥!”话毕右手横扫而出,在实力较弱的道广成和接引之间打出一道水晶光线,反手将血沉槥在薛孽与宋帝王之间的空隙中推了出去。那道金光压倒了水晶光线冲下来,凌髐蜭被淹没在金光中,七个人的法力都注入了她的体内。

薛岽立刻上前接住血沉槥,二人后退数步,远离了大阵。

这招“声东击西”叫蓝真恼羞成怒,眼见凌髐蜭在道广成与接引之间打出水晶光线,他拦截的重点全放在了那里,谁料正中了凌髐蜭的计策,他忍不住大喝:“小小年纪就如此诡计多端,长大了还了得?”

“不……我只是不想让你们伤害小槥!”凌髐蜭辩解道。

薛孽一声冷笑,立刻对蓝真反唇相讥:“要是人人都如你小时候一般弱智,人类岂不早绝了种?我们髐蜭是为了弥补你等的先天缺陷以及为人类做的负面贡献,还望你能谅解。”

薛孽骂人不带脏字,可把蓝真气得够呛,后者心中暗想:不用你得意,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得意多久?”万没料到薛孽的读心术厉害无比,任何防御保护层均可毫不费力地越过,蓝真的心理活动被薛孽窃听了个一清二楚,“那你就看看我还能得意多久吧!”

蓝真大惊,目瞪口呆地看着薛孽。薛孽神色自若,见七人已将大部分法力输给凌髐蜭,他一声令下:“髐蜭,第十层!”

似乎之前已受到过多次训练,凌髐蜭对薛孽的命令有一种条件反射式的敏感,在听见薛孽喊声的一瞬,凌髐蜭双手捻诀,朗朗念起:“轮回千载,我恨依然;

时过境迁,我怨未变;

此怨不消,此恨不灭;

以我仇恨,灭地毁天。”

水晶小剑绝令自动飞到凌髐蜭手中,一股温暖的气流席卷了在场的十个人,温度渐渐上升,升到一个凉爽又怡人的状态后停了下来,暖暖的粉色光轻盈流淌,把大阵淹没于一片粉色之中,使这一切成为了一场粉红的梦。

“这是不……不是!”蓝真失声叫了出来。

凭着多年的经验,蓝真一眼就认出,这法术是旷绝三界的不灭剑诀,但是——不对!

不灭剑诀之所以得名不灭,是因为施法术之人把自己强大的仇恨与自己的鲜血混合在一起加到法术上,即使杀了施法者,把他打得魂飞魄散,这强大的恨意和施法者关于仇恨的记忆依然可以依托法术被完好保存且永远不会灭亡,只是在三界游荡。一旦有人使用了与不灭剑诀配套的逐魂符咒,这些恨的强大力量便会向这个使用逐魂符咒的人靠拢,进入其法术之内,使他法术的力量猛增数百倍。不灭剑诀的真谛其实就是恨不灭。当然,如果一个练成不灭剑诀的人心中完全是恨而没有其它的东西,那么他就三界无敌了,即使对手法力比他高数倍也奈何不了他,因为对手的袭击对他完全造不成伤害。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