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49.无法放弃

2015-11-14

蓝啸烟很容易就混入了魔界,他变成了一个赤须红发的妖怪,四处游走。

北君已不可多利用了,这个人太厉害,自己的那些小把戏他一眼就可以洞穿。为今之计,唯有到天帝处试试了。万一到最后北君不肯给他在‘九天’神阵中留位置,自己也可以挑拨北君和天帝的关系,有报仇的机会。

但是,如何接近天帝呢?

蓝啸烟陷入深深的思索中,他不想再用蓝啸烟这一身份去投靠天帝,天帝一向厌恶蓝宇国人。但他此时还想不好用什么身份。索性胡思乱想,想起天帝的发家史。

想当年,天帝与军阀刑天大打出手,天帝跨着神兽麒麟,手挥宝剑,威风凛凛,那麒麟是个通人性的怪物,又懂医术,曾下界化作白衣秀士救死扶伤,治好病人无数,等等!

自己何不冒充一个被它治好的病人呢?反正麒麟后来战死了,死无对证。

但是,自己决不能这样空着手去见天帝吧?那样怎能得到天帝的信任?自己必须献上一份厚礼!

 

血沉槥听凌髐蜭讲完一切,轻轻地点点头,“是这样啊。关于你的一些事,是魔界的探子打探到的。不过那个蓝啸烟还真是好心啊!”

血璎在一旁冷冷一笑,“蓝啸烟这个人万不可相信,此人为了权利六亲不认,什么做不出来?”

“不,血叔叔,蓝叔叔是个好人,他不像你说的那样。”凌髐蜭的笑容那么纯净,纤细的手臂藏在柔长的衣袖里。

血沉槥抓住这至美的玉臂,想爱抚一番,不料手臂上的一个神龙图案又让她感了兴趣,“这是什么?”

“哦,你说这个,这个东西是我生下来就有的。”见血沉槥温柔地望着自己,她不禁有些羞涩,低着头,不敢看血沉槥。

“神龙图案!看来,你已拥有了四大帝王星的力量。”血璎对这个图案比血沉槥感兴趣。但对这些名词,血沉槥并不感到陌生,仅仅报以一笑。

在她心中,凌髐蜭的力量再大,也不过是那个娇柔的小可爱。

 

云宫。

北君正批阅奏章,遥记侍立御阶之下。

“这蓝啸烟要玩大。”北君看了一个奏章一眼。

“啊?北君神帝,那我们该怎么办?”遥记哪有主见,一听大惊,“我们能做点什么吗?”

北君放下奏章,微笑着看着顺水推舟却推过了头的遥记,“他做什么与我们何干?他做错了也是他自尝苦果。”

“这……北君神帝所言甚是。”遥记冷汗直冒。

“我想,是我们把主角让给这家伙演一会儿的时候了。”北君打开另一个奏章,“如果我没猜错,此人在魔界一连游逛多日,绝非打探消息那么简单,他要么想推卸责任,暂时‘消失’,有好处时捞点稻草,要么就是根本有吃里扒外之心。”

遥记更怕了,“那……那他会不会把我们的秘密……”

“不要怕。”北君和蔼地安慰道,“以此人的性格,他绝不会做这种然自己吃亏之事。他就算吃里扒外,也不过想给自己上个‘双保险’而已。”

 

“父亲,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有没有必要将消息发布三界,公开向血璎要人?”以薛孽头脑的敏锐程度,有些办法是不用多过思考这一关的。

薛岽冷冷地望着儿子,“你就没想到过髐儿吗?这样一来,三界之人蜂拥而上围攻魔界,你倒是报了仇了,可髐儿呢?她会陷入多大的危险之中?这些你想过吗?难道,这就是你练不灭剑诀的后果?”

薛孽“扑通”一声跪下,“儿臣该死,是儿臣考虑不周。但除此之外也只有暗中去魔界救回髐蜭了。血璎法力高强,我只怕……”

“孽儿,你不觉得你太自卑了吗?三界之中还有几个人是你的对手?”薛岽淡然道。薛孽沉默不语。

“但我并不同意你去魔界找髐蜭。”薛岽接着说。

薛孽一惊,“父皇难道另有高招?”

“我一个老头子能有什么高招?”薛岽浅笑,“只不过你想过没有,髐儿向来听你我二人的话,这一次却先突然与你顶嘴后又突然被劫,若那妖怪所言非虚,她连反抗也没反抗一下,你连这是为什么都没想过吗?”

薛孽绝非蓝溯一样的“优质木材”,对于感情的事他亦是一点就透他闻此言懊恼悔恨,险些狠狠给自己一个嘴巴,“都怪我!明知他在闹天宫时受了重伤,还自顾自地在领他出去玩时丢下他一个人!若非他被北君打伤抓走,这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不,都是北君那个王八蛋!他够狠!早晚有一天我让他吃不完兜着走!”

薛岽苦笑,“孽儿啊!你终归是个孩子,即使当了所谓的父亲。你真的什么也不懂,从来没懂过。”

“父皇,其实我懂,她爱血沉槥。”薛孽无比痛苦地说出这个他几乎不愿承认的事实,“可……”

薛岽忽然严肃了起来,“孽儿,你说实话,你为什么造出髐儿?仅仅是因为你很寂寞,仅仅是因为你想有所成就?”

薛孽明白,爱孙心切的父亲一旦知道真相绝饶不了他,只得点点头。

“但你不该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孩子,她不是你的附属!”薛岽更严肃地训斥儿子,“既然她那么爱血沉槥,我决定让她留在血沉槥身边。这是为了她,也是为了你。”

不行啊,父亲,那我的不灭剑诀……薛孽大惊,但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幻化出桌椅与文房四宝。薛岽微一沉吟,惊蛇入草般的大字立刻出现在了纸上:髐儿,不要顾念家里,爷爷支持你……

 

蓝啸烟心中想着厚礼,却对目前自身的处境心烦不已。魔界把守森严,不要说找“厚礼”了,以自己的法力连进魔界皇宫殿都难。

无奈,他一边用蝙蝠传书通知圣宫帮他弄到魔界宫殿的地图,一边继续等待机会。

机会竟让他等到了。

与宫殿地图一同到达的是另一个消息:圣宫的探子在魔界发现了薛孽!这个消息让蓝啸烟喜出望外,他立刻要来薛孽的准确位置,火速赶往。果然,在一个不起眼的墙角里,他发现了跟众多乞丐一起要饭的薛孽,这薛孽显然初来乍到,连众乞丐也给他气受:抢他好不容易要来的钱、饭,谁不高兴了就打他一顿出气……

蓝啸烟知薛孽法力高强,不敢过多停留,走上了对面茶楼的雅座,这座位靠着一个窗子,正可以看见那个不起眼的乞丐聚集的地方。

俗语云: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全力“要饭”实则收集恨意的薛孽竟丝毫没有发现不远处的楼上有个人正盯着他。

入夜,茶楼打烊,蓝啸烟走出茶楼后瞥了一眼还在那儿“要饭”的薛孽,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离开”了,他转过一个拐角,静候在哪里。

众乞丐渐渐散去了,最终只剩了薛孽一个人。此时已月上中天,他此行非为别的目的,他费尽心机地瞒着薛岽出来,就是为了不让之前的努力白费,现将凌髐蜭领走,然后再找个军阀当“刀”。看来北君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计划,他这把“刀”借不得。不过神界、魔界、人界的军阀极多,找把“刀”还不容易?

薛孽拾起要饭的棍子,此时,他眼中的神情不再是呆滞,取而代之的是仇恨、明睿。

涵宇、妍宇、晴宇三剑熔成的水晶小剑绝令还在凌髐蜭手中,但薛孽已不在乎这个了,他已经练成了第九层——涵宇在心。心中有剑,无论手中有剑无剑施展不灭剑诀都不成问题了。

抬头看了看时间,薛孽念动咒语,化道黑光飞向魔界大殿。蓝啸烟见一道黑光掠天而去,小心翼翼走到薛孽原来呆的地方,见薛孽已不在,化道蓝光紧随其后。

薛孽此行也并非盲目,他此前已经探好了魔界的地形,此番他似有目的地一路飞至魔界偏殿。

偏殿中,凌髐蜭与血沉槥正在玩“捉迷藏”。

“抓住了!”凌髐蜭一把抱住血沉槥,“这回该你了!”她边说边将眼睛上的黑布条取下,冷不防外面传来“咚”“咚”两声,两个守门卫兵身首异处地被扔进门来。

门外,老乞丐打扮的薛孽的矮小影子映了进来。

“父亲?”凌髐蜭身体一颤,一把将血沉槥落在自己身后。

薛孽步伐沉重地走来,看了凌髐蜭一眼,勃然大怒,“好啊!你还是这么不男不女的!快跟我回去!”

凌髐蜭坚决地摇了摇头,“对不起,父亲,我不能离开小槥。”

“你……”薛孽气涌如山,“那我就先杀了这小妖怪,再带走你!”说着破木棍一挥,向着血沉槥就冲了过来,一道黑光在破木棍上发出,径直向前方扫去。凌髐蜭不敢怠慢,右手一挥,一道水晶光线应手而出,牢牢锁定了黑光,却不进攻,只是防御,欲逼退黑光。

两光相持着。

冷不防一道金光直袭薛孽后背,凌髐蜭吓得一声惊叫:“小心!”但薛孽早有防备,空着的左手向后一拍,掌力化作一道铅灰色光与金光相碰,“砰”的一声,金色、铅灰色二光一撞之下化作一股白烟,纷纷湮灭。

“血璎!还我儿子!”薛孽怒吼,“你教女不严,又背后偷袭,就算官司打到三界,你也没理,乖乖让我领回儿子前债我们一笔勾销,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灭了你的魔界!”

“父亲!你不能滥杀无辜,这一切与魔界百姓无关!我……我跟你回去,求你不要再杀无辜之人了!”凌髐蜭哭道。

薛孽大喜,但血璎却冷笑一声,“髐蜭,别听他的。他堂堂一国太子,却连个兵也没有带只身闯入魔界,分明就是说明他是瞒着你祖父薛国福寿皇帝薛岽私自跑出来的,你放心好了,他若是敢造次,我就派人飞报薛国王庭,让福寿帝来处理这件事!”

“你找死!”薛孽见对方说出了真相恼羞成怒,破木棍一挥就要冲上前。

“且慢!”血璎制止住了薛孽,“我听说阁下向三界放言,说你造了个能当三界之主的男孩,如果我向三界公布你造的是个女孩并且拿出有力证据的话,不知将会是个什么后果?”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