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48.蓝啸烟的诡计

2015-11-14

蓝啸烟眉开眼笑,双手抱在怀里,手指不住乱动。看着血璎和血沉槥两缕黑影离开了魔界,他身形一闪隐入树丛,“好戏开始了!既然有火,我就再添把柴,来个干柴烈火!哈哈哈,一定好玩极了!”他弓着身子,在树丛中灵巧地移动,不一会便走出树丛,来到一个幽静的小屋前。小屋的门上有一个浅灰色的符咒,蓝啸烟抽出浮尘,迎风一甩,念声:“飞沙走石,天昏地暗!”一个阴阳鱼团凭空出现在他的身前,向着浅灰色符咒不急不缓地扣了过去,每走一步,这个阴阳鱼图案便卷起一些碎石尘土,等到接近浅灰色符咒时它已经被沙土和石子包围了。

“砰”的一声,浅灰色符咒被这奇怪的阴阳鱼图案撞上,黑、灰二光纵横交错,一闪而逝,并化一道冷风,“噗”的把门推开了。

蓝啸烟一声笑,直身进入屋内。

“叔叔,是你?”屋内的凌髐蜭惊讶地站起来。

“是我,我是来救你的,快走!”蓝啸烟一脸急切。

“救我?”凌髐蜭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明所以,“你在说什么?”

“哎呀,小孩子不知死活!你父亲说服了你祖父,二人决定先去魔界杀了那血沉槥,再抹掉你头脑中的全部关于血沉槥的记忆,让你安安心心忘情绝爱一辈子。我偷听到了,看不过,来帮帮你……”

“什么?小槥……”未等蓝啸烟说完,凌髐蜭就冲了出去。蓝啸烟见凌髐蜭跑远了,手中幻化出一只蝙蝠,“去,告诉北君,那小孩跑到这儿来了!”蝙蝠应声而去。

凌髐蜭拼命地跑着,她的心中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小槥!

小槥,你等我,我一定把父亲和祖父拦回来!

小槥,你不能有事啊!否则,我该怎么办?

 

血沉槥与血璎正向前飞,血沉槥忽然身体一僵,停了下来。血璎反应不慢,立刻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血璎对女儿的行为大惑不解,看着女儿,“你不去救髐蜭了?”

“可是……我总觉得凌儿去找我们了,我们应该到通往魔界的路上去等她。”血沉槥摇摇头。

血璎皱了皱眉,“这怎么可能?请报上明明说髐蜭被薛孽关在一间小屋里,还用符咒封着屋门。”

“可……”血沉槥坚持自己的观点,“凌儿本事那么大,小小符文怎么关得住她?”

血璎思索片刻,决定听女儿的,“好,那我们回到通往魔界的路上。”二人并化一道黑光,转瞬不见。

 

蓝啸烟此时正忙着将自己易了容换了粗布衣服,捆成一团,塞了嘴巴,坐在关凌髐蜭的小屋里。

 

小湖上画舫里。

薛岽等儿子休息够了才扶他站起来,“好了,我们在这里谈来谈去,也没问问髐儿的意见,毕竟这是她的事。走,我们一起去髐儿的房间。”

薛孽点点头,黑光在他身上一闪,他又恢复为老乞丐的样子。

薛岽抬步刚欲走,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转身面对薛孽,“孽儿,你要答应为父一件事。”

“父皇请讲。”薛孽俯首恭听。

“一会到了髐儿房里,无论她说什么,你不要反对,包括……她决定嫁给那个血沉槥。”

“父皇!”薛孽手一抖,心有不甘。

薛岽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父子二人各怀心事地走到凌髐蜭房门前,却见房门四敞大开。

“出事了!”薛岽情知不好,一步跨入了屋内,“髐儿?”

见奔进来的是薛岽父子二人,屋中的蓝啸烟忍不住暗暗叫苦,他们怎么来了?自己刚才明明见者这二人还在画舫上争论呢!本想等血璎父女来到告诉他们自己是凌髐蜭家佣人,凌髐蜭已被北君抓走了,让北君、血璎二人打个两败俱伤,这下情况有变,看来这个美梦是做不成了。

薛岽早一把提起他来,扯掉塞他嘴的布,厉声喝问:“你是什么人?在这儿干什么?”

多亏蓝啸烟机灵,立刻诉苦道:“小人本是山中一妖怪,今天出来玩儿迷路到此,刚到这门前,就碰上一个黑衣大个子和一个黑衣小女孩,他们一把抓住我,把我捆了,接着打碎这门上的符咒,从里面领出另外一个小孩来,还把我变成那小孩的样子叫我冒充,我誓死不从,他们就把我捆在这儿,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变回原来的样子……”

薛岽又急又气,抓住蓝啸烟向外一甩,“滚!”

蓝啸烟捡了一条命,顾不得解开绳索,就地一个“金球滚地”骨碌碌滚到远处去了。

 

血璎与血沉槥刚刚到达魔界入口便看见一道粉光飞旋而来,粉光悄然落地,化作凌髐蜭的样子。

“小槥!”凌髐蜭一眼看见了血沉槥,神情又是担心又是欣喜,“快跑!我父亲和爷爷额要来抓你杀你呢!”

“他们敢!”血沉槥一点也不怕,伸出玉手一拉凌髐蜭,“走,我们正要接你去呢!他们不是把你关起来了吗?你怎么出来的?”

“这些……你怎么知道?”凌髐蜭睁着一双如水的大眼睛,更动人了。

“回去再跟你说。走,我们回魔界。”血沉槥大大方方地拉着凌髐蜭就向魔界飞去。血璎轻轻一笑,紧随其后。

 

北君捏着蓝啸烟的蝙蝠传书,好气又好笑。

“遥记,你说什么样的人最好笑?”良久,北君微笑着望着遥记。

“这个……”遥记不明白他的意思。

“算了,蓝啸烟来信说那小孩在薛氏父子的秘宅中,你去查查这事的真假,不过记住,此事要千万保密,不能让薛氏父子知道。”北君收起了笑容和手中的信。

“是!”遥记半云半雾之间领令去了。

北君顺手将信丢进灯芯里,天帝和佛祖那边也应该派人去了吧?如果云宫的那些内奸还不算太懒太笨的话。

 

薛孽经验丰富,见此变故顾不得大发雷霆,“父亲,事情已出,懊恼无用,以儿臣看来,应该先弄清楚三件事:第一,血璎把髐蜭抓往了何方;第二,那血璎是真是假;第三,他抓髐蜭干什么。”

“第四呢?”薛岽冷静地听着儿子的话,他的转变也不慢。

“第四?”薛孽有些诧异。

薛岽语重心长地说:“第四,就是弄清楚那个妖怪到底有没有说谎。”说到这里他有些后悔,“刚才一听髐儿有危险,我过于激动,竟放走了那个妖怪。”

薛孽奔出门去,见追已无望,又静静地走了回来。

 

蓝啸烟狼狈不堪,好不容易滚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解开了绳索,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也不知道那小孩怎么样了。”他自言自语,话中的“小孩”自是指凌髐蜭,“这出戏还真挺有意思,虽然我不过是个‘陪衬人物’,倒也玩得有声有色。”

“蓝圣主,人生于你,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吗?”忽然身后一个声音响起,他转头一看,竟是北君。

“啊,北君神帝,小人自我陶醉,浅陋之至,竟没看见您。您大人大量,莫与我一般见识,就当我长了一双狗眼好了。”蓝啸烟谦卑地奉承几句,“至于人生,北君神帝一定比我更有高见,但我一直坚信:人生即游戏,何必在意生死荣辱?一个生命的开始即游戏的开始,一个生命的结束即游戏的结束,每个人都有叫停游戏的资本,都有重来游戏的权利,人生真谛,在于为所欲为,随心所欲。”

“好一个精彩的‘人生游戏论’,蓝圣主的见解真的很独到。”北君欲抑先扬,“蓝圣主最厉害的法术是什么?”

“幽梦影。”蓝啸烟搞不懂北君为何问这个。

“错了吧?您的‘拴对功’、‘弄巧成拙功’已登峰造极,远超‘幽梦影’之上了。”

蓝啸烟脸色一变。

北君正色道:“朕也无别的意思,只不过我们如今是盟友,我们之间有君子约定,理应同进同退,怎么能跟开玩笑一样,鼓动自己人和敌人去打而你看热闹自损实力呢?就算人生是游戏,也该遵守规则是不是?”

蓝啸烟吓得冷汗直冒,这个北君真是非同寻常!但表面上他却一副嬉皮笑脸的神色,“嘿嘿,开个小玩笑嘛!我根本没打算瞒您,您我现在是同舟共济,瞒您等于瞒我自己。我担保,就算您不知内情,关键时刻我还是会告诉您的!只是这场游戏进行到现在一点波折都没有了,太不好玩,我怕玩家们觉得没意思都走光了,设个小波折而已。”

北君淡然一笑,看来蓝溯的“无耻神功”也练得不错了。停了一会儿,他慢吞吞地说:“现在又有大波折了,凌髐蜭不见了,血璎父女到薛府来过,您这‘弄巧成拙元素’恐怕添加大发了。”

蓝啸烟闻言心下一沉,又怀疑地看了一眼北君,“没关系,这样一来更好玩了。这样,您只管歇着,我去打探一下这几个人的下落。”说完化道蓝光,径直而去。

 

天宫。

天帝正看太上老君的一幅画。

“你在画四大帝王星吗?”这幅画非比寻常,正是蓝溯在通道中所见四幅中的一幅。

太上老君缓缓点头,“正是,人界之人均喜以这四颗星占卜帝王命运,但极少有人知道它们之中蕴藏了无边的法力,其法术频率与帝王体内法术频率相似,与帝王气机相连,相互感应,故能从它们推出帝王的现状和未来,说什么它们影响帝王,其实是帝王影响它们。”

“那些凡人不明就里,所以只能迷信。”天帝看着画面,“不过,老君,你把它们四个用线连在了一起,还在四线相交处点了个圆点,相当于画蛇添足了。”

“臣明白。”老君向天帝点点头,“臣接下来正要说此事。臣苦思多年突然发现,这四大帝王星不仅与帝王有关,还与三界圣主有关,得到这四颗星的全部法力者,当三界之主的机会相当大。”

天帝大惊,“你怎么不早说?我现在就去吸光四星法力!”

太上老君苦苦一笑,“陛下,我们发现得太晚了,早在我们之前,薛孽已将四星法力全部取走,转移到他造的那个小孩子身上了。”

天帝慢慢坐下,手在颤抖,“怪不得姓薛的出此狂言,也怪不得那小孩的法力如此之高。”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