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47.薛岽教子

2015-11-14

蓝啸烟一眼也不看北君,“您是想借与薛孽作战将他在不知不觉中引入阵法,然后施展此阵,等他明白过来,已是后悔莫及。”

“不错。”

“那你应该知道,若是薛孽、凌髐蜭其中之一知道了底细你会是何下场。”

“抱歉,我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下场一定不好。你来的目的不会就是想与我说这些吧?”

“当然不是。”蓝啸烟倒也坦承。

“那你想干什么?”

“见者有份,你也分我一杯羹,为我在这八个人中留个位置。”

“你卖了不小的关子。”北君淡笑,“我若是拒绝呢?”

“那我也只好将一切一五一十地告诉薛家的大小可怜虫了。”蓝啸烟双手一摊。

“你以为你还可以活着离开吗?”北君悠然自得,毫不拘束。

“你以为你宰了我,圣宫会饶了你吗?”蓝啸烟神色不变,“圣宫”是蓝宇国的情报部队,专管情报和暗杀,蓝啸烟很是引以为豪。

“会有人知道你死于此吗?或许以后世间就会少了一个叫圣宫的组织了呢!”

这话是如此的熟悉,蓝啸烟仿佛在哪里听过一般,他的心压抑得厉害,那些自私的人们,处于上位,却从不顾及他人的感受,从来视人命如草芥,在他们眼中心中,只要于自己有利,哪里还顾得上别人?

如果不是那些人的苦苦相逼,如果不是这不公平的世道,像自己一样的坏人又从何而来?蓝啸烟的情绪越来越不稳,他提起一口真气,压下所有的愤怒与痛苦,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调侃地说:“那您不妨试试,不试怎么知道结果呢?”

“也是啊!”北君幽默的性格也显现了出来,“请问阁下有几个脑袋,都随身带着呢吗?要不要回家去取?”

说罢,二人忍不住大笑。蓝啸烟毕竟不是蓝溯,不快的情绪在他身上停伫不了多久,被北君一个幽默就扫了个精光。

“这么说,北君是肯行个方便了?”

北君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当然,我可以给你留个位置,不过交换条件是你必须将此事保密。”

“这个自然。”蓝啸烟一口答应。

 

凌髐蜭与血沉槥在荒芜的原野上行进,她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今后,你打算怎么办?”血沉槥突然发问。

凌髐蜭一愣,继而微笑,“当然是和你在一起了。”

“那我们去哪儿呢?”血沉槥望着原野。

“这……天下之大,总该有我们呆的地方。况且,我们还可以去蓝宇国啊!”凌髐蜭歪着脑袋想了想说。

“你跟我回魔界吧!我父皇无私开放,特立独行,他一定会很喜欢你的。”血沉槥忽然说,凌髐蜭还未及回答,两个男子的身影就落在了二人面前。

是一个中年富商和一个苍老的乞丐,凌髐蜭一见二人大吃一惊,“父亲,爷爷!”

中年富商神色平静,年老的乞丐却暴跳如雷,“好啊!几天不见,你可真是出息了!学会不男不女了!说!是不是这个小妖精把你教坏了?告诉你多少遍了,天下女人没一个好东西,离女人远点,死活不听!你看看,一个男人穿成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凌髐蜭一声不吭,血沉槥却忍不住怒从心起,“她是个女孩,你干吗非要她当男孩?”

“男人的事,哪有女人插嘴的份!”老乞丐更生气了,“这是我和我儿子之间的家务,用得着你一个外人干预吗?”

血沉槥傲岸地看着他,“当然用得着!凌儿是我的女人!你口口声声说她是你儿子,可你一生未婚,‘儿子’又从何而来?一个童男说出这种话来,真不怕丢脸!”

老乞丐险些背过气去,“反正你必须离我儿子远点!他要一辈子忘情绝爱,专心学法术!”

“这已经不可能了!父亲,我爱上了小槥!我要嫁给她!”凌髐蜭一字一句,无比郑重地说。血沉槥像打了胜仗一样望着老乞丐。

“你你你……反正不行!”老乞丐只气得三魂尸暴跳,七窍内生烟,“你不能有爱情和友情!”

“你有什么资格干预她的人生?你简直是个老法海!”血沉槥气愤地说。

“法海禅师是我心中榜样,怎么了?”老乞丐一瞪眼。

“那你就等着变成螃蟹粪吧!”血沉槥白了他一眼。

“髐蜭必须跟我回去!”老乞丐也不与她争辩。

“不可能,她是我的人!我才不会把她交给你!”血沉槥毫不让步。

正在僵局之时,一个身影从天空缓缓而降,是血璎。

“父皇!”血沉槥立刻奔到血璎身边,“父皇,这个老法海太放肆了,你替我教训他!”不料血璎立刻点住了女儿的穴道,上前对薛氏父子施礼,“小皇教女无方,望二位恕罪!”

“圣君不必多礼,也是朕的家教不严。”中年富商礼貌地说。

血璎一把将女儿抓起,“告辞了!”飞向远处。

“你跟我来!”老乞丐对凌髐蜭喝道,万没料到中年富商随后对老乞丐道:“孽儿,你先跟我来吧!”

“是,父皇。”老乞丐跟在中年富商的身后。

中年富商温和地对凌髐蜭道:“好孩子,我们回去。”说完三人同化一道光,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一坐豪宅内人造小湖的一条画舫上坐着中年富商和老乞丐。

“孽儿,孩子长大了,你没必要这么强加干预。”中年富商平静地对老乞丐说。

老乞丐的情绪明显不稳,“他会吃亏的,父皇!儿臣也是为了他好啊!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孩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想当初,我想一个人生活,付出了多大代价?谁又能给我创造像现在一样的环境?我费尽千辛万苦为他创造了一个天堂,就是为了让他能不像我年轻的时候一样。可是他现在竟然……”

中年富商平静地打断了儿子的话:“人各有各的生活道路,你不能将自己的想法与意愿强加给别人。想当年,你想一个人生活,我虽然不赞同你的这种观点,可是作为父亲,我还是一心一意地支持你,结果到了现在你幸福我也幸福。当初你要改头换面,为修炼不灭剑诀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我十二分的不愿意,但还是支持了你,看到别人看不起你、欺负你,我没有一刻不想冲上去打死那些人,可是想到你是在为不灭剑诀积累成仇恨,我只是在一旁忍住痛苦不动声色地看着你。孽儿,你对髐儿的看法正是当初为父对你的看法。还有,现在没有别人,你恢复本来面目吧!”

老乞丐沉默片刻,浑身泛起了黑光,一个年老乞丐转眼间变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华服少年王侯,他面如傅粉,金裙曳地,高贵典雅,身上散发出一种极其好闻的香气。

少年王侯“扑通”一声跪在父亲面前,“儿臣知错了!可是,父皇,爱情是最不可靠的东西,儿臣怕髐蜭吃亏啊!”

中年富商,也就是薛岽仰天长叹了一声,“我儿,你可以为她避免一时的错误,却无法为她一世都避免错误。况且,她的一生要怎么走由她自己决定,她要走什么样的路,通向什么样的结局你都无法强行改变。现在你可以去帮她,改变她的想法,但是你能够帮她一辈子吗?况且,吃点亏对小孩子来说不是什么坏事,如果没有我一生失败的例子,假设你是高高在上的圣人之子,你也未必有现在啊!”

薛孽伏在父亲的膝上,哀哀地叹气,“可是,我还是不放心……”

“孽儿,该放手了。让孩子走她自己选择的路吧!你认为让她走你定的路她会是幸福的,但是,你错了,这样做会适得其反。让孩子不禁很痛苦还会怨你、恨你,产生逆反心理。作为亲人,我们只需要给孩子支持、引导和足够的自由就足矣。我们可以苦口婆心地劝说,恨铁不成钢地气愤,但绝不可以用锁链把孩子拴起来,让她完全听你的话,半个字也不允许违背。”薛岽拍拍儿子的肩膀。

 

魔界皇宫。

“父皇!你为什么强行把我带走?”血沉槥一肚子的气。

血璎诡异地一笑,“你以为你我二人是薛孽父子的对手吗?”

“那也不该扔下凌儿不管啊!”血沉槥不理会血璎的辩解。

“傻孩子,凌髐蜭好歹是薛孽儿子……”

“什么儿子?儿子有那么漂亮吗?女儿好不好!”血沉槥一撅嘴。

“什么?女儿?”血璎大惊。

“是啊!”血沉槥白了他一眼,“还魔道圣君呢!这点也看不出来?”

血璎一把抓住女儿的肩膀,“这消息属实?”

“那天晚上我拉开她衣服时亲眼看到……”血沉槥不假思索地冲口而出了这样一句,说到一半她连忙停住,羞得粉面通红。

血璎却顾不得这些,兴奋地一把将女儿抱起,“我儿啊!你这次可立了大功了!走!我们去接回凌髐蜭!”

“什么?接回她?你不反对……”血沉槥睁大了双眼。

“为父是那么自私封建的人吗?我在薛氏父子面前演戏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二人放松警惕,而后我们攻其不备,将髐蜭接到魔界,气死薛孽那个老法海。”

“父皇你真行!”血沉槥恍然大悟。

血璎的唇边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