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46.神阵的秘密

2015-11-14

“不错,今天我帮人帮到底,再帮你们引开那些看门狗!待他们跟随我向东去后,你们二位立刻出门。不过,记住,出门时按一下右边柱子上的开关,把机关先关了。”蓝啸烟又一晃飞去了。

“谢谢你!”凌髐蜭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蓝啸烟掏出两道符,咬破手指滴上自己的两滴鲜血,念声咒语便将这两道符文扔向了门首兵将,只听“砰”“砰”两声,烟雾四起,众兵将被炸了个措手不及。趁此机会,蓝啸烟冲入了众兵将中,手持一个太监拂尘一顿乱杀,只杀得那些兵将叫苦不迭。

见时机成熟,蓝啸烟身形一晃,跃出众兵将的包围向东就走,众兵将哪里吃得这个哑巴亏,一窝蜂似的追去了。

凌髐蜭和血沉槥见众兵将走远了,连忙从藏身之处走出来,先到右边的柱子旁,找到机关开关将机关关闭,然后从容不迫地走出云宫。

 

蓝啸烟的速度不快,但善于躲避,不久便甩开了后面的追兵,来到云宫正殿边上。

正殿外,一位中年富商、一位年老乞丐和一位中年皇帝打扮的男子正围住一金一黄两龙袍男子苦斗,蓝啸烟认得这五个人是薛岽、薛孽、血璎、北君、天帝。他看着好笑,索性火上浇油。念声咒语,叫:“变!”就变做一个魔界探子,匆匆跑来:“圣君,不好了!公主被我们的内应救出,不料有个叫凌髐蜭的男孩同公主关在一起,二人日久生情,这男孩不知把公主拐往了何处,请圣君定夺!”

血璎大吃一惊,这边薛岽、薛孽也吃惊不浅,三人同时加大进攻力度,将北君、天帝逼退数步,然后分别化作不同颜色的光,飞出云宫。

早在他们离开之前,蓝啸烟早化作蓝云离云宫而去。

北君、天帝追了几步,见无望赶上,就收住了步子。

“走!”高大威武的巨灵神将小巧的瑰夜五花大绑地抓了来。

“北君神帝!”巨灵神兴高采烈地将瑰夜往北君面前一推,“我为您抓住了一个内奸!”

“将军真是神勇,神界有将军之流,不愁妖魔鬼怪不闻风丧胆!”北君笑容可掬地说。巨灵神心花怒放,手舞足蹈,天帝只是报之一笑。

“神界出了如此叛徒,我也不好擅自处置了,不如天帝将此人带回,将其罪状公布三界,由众神提出处置方法,如何?”北君看着天帝。

天帝微笑,“岂敢,岂敢,北君能如此说,足以证明你不会偏袒,此贼随北君秉公处置了便是。我若插手,显然是干涉云宫内政了。既然妖精已退,我也不久留了,望北君改日有空能到天宫一叙。”

“改日我一定登门相谢。”北君施礼,天帝带着巨灵神和众兵将飘然而去。

“将她带回去!”北君看了一眼瑰夜,回正殿去了。

 

正殿。

“岂有此理!说!为何要背叛云宫?那些妖魔鬼怪给了你什么好处?”北君一拍桌子,声色俱厉。

瑰夜低着头,一言不发。

其实,根本用不找什么好处。

凌儿,那个女孩的一举手一投足,就是给她瑰夜最大的好处,能看着凌儿自由、快乐,就是对她最好的回报,为了凌儿,她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更何况,小小的背叛云宫?

为了凌儿,她宁愿冒死私出云宫,历尽千辛万苦找到薛氏父子和血璎,为了让他三人相信,她哭过,跪过。

这一切,只为了凌儿能平安,能快乐。

因为,凌儿是这世界上唯一能让她感到自己存在的意义的人,唯一能给她尊严给她关爱的人!

不料,在瑰夜深思时,北君动用了读心术,将瑰夜的心理活动一一读取了出来。得知这一切的原因后,北君忍不住暴跳如雷,七窍生烟,将儒雅风范完全抛之脑后。

“好啊!你,你敢动凡心?!”这是北君最不能容忍的:“来人啊!将此人碎尸万段,贬为幽魂,永世不得超生!”

“是!”底下,两个云宫兵将瑰夜拉了下去。瑰夜默默地闭上双眼,凌儿,我爱上了你,只是,我这一生,还有机会告诉你吗?

遥记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她看着瑰夜被拖下去,很可怜她但又不敢为她求情。少顷,看北君怒气稍平,站得腿脚发麻的遥记万分小心地奏禀道:“北君神帝,小人查到此次天宫、西方神界都有人来‘助’云宫‘一臂之力’,我看除了瑰夜恐怕还有内奸。”

当然有内奸,而且正是靠了这些内奸的力量一个完美的反间连环计才得以施展。瑰夜的事将他的计划打得打乱,得以收拾残局还不是靠了这帮内奸?虽然心中这样想,北君表面上却是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什么?还有内奸?这还了得?遥记!”

“臣在。”

“你负责查出此人,严加法办!”

“是!”遥记终于可以找个理由退下去了,无比欣慰。

 

天宫。

天帝与灵宝道君边走边谈。

“北君之前还诡计多端,现在越来越自以为是,不自量力。”灵宝道君正谈北君,“他把我们当傻子,其实真正的傻子就是他自己!”

天帝悠然而笑,“不可轻敌,这样一来,他倒在三界中落下了一个勇抗妖魔的好名声。”

“不过这北君实在大意,他怎么就料不到他们云宫之中有我们的人?我们与西方这一去,虽然没有趁火打劫抓住那个小孩,倒也赚了个救援的好名声。”灵宝道君道,“不过,天帝,您真的相信那个小孩已经离开云宫了吗?”

天帝淡笑,“你以为天宫的探子是聋子瞎子?我不但知道这小孩和那个小女妖现在不在云宫,而且知道他们所在的具体位置。”

灵宝道君此时对天地佩服得五体投地,“天帝不愧为天神之首啊!”

 

云宫。

一个蓝衣太监不慌不忙地走到云宫门前,两位守门士卒将兵器交叉于一处,将他拦住,“你是何人?敢擅闯云宫?”

“什么?擅闯云宫?”蓝衣太监哈哈大笑,“我还没向里走,怎么担得起闯字?或许我只是路过此地呢?”

“少油嘴滑舌!你来干什么?”两个兵义正词严。

蓝衣太监深知云宫军令极严,平时云宫神仙连大笑也成了触犯天条之事,因此他收起了开玩笑的表情,“劳烦二位禀报北君,说蓝宇国蓝啸烟求见。”

两个云宫兵惊讶地互望一眼。“请稍候。”其中一个立即跑了进去。

“报!启禀北君神帝,蓝宇国圣主蓝啸烟求见!”

北君粲然失笑,“祭祀还未开始,吃酒的就来了。看来我真是没白把消息‘暗传’给他。也罢,有请!”

蓝啸烟端端正正地进门,“参见北君神帝。”

“快快免礼。”北君热情地走下座相扶,“你我二人平起平坐,何来参见之礼,蓝圣主你也太客气了。如若不嫌,叫我小花龙就是了。”

“北君圣号,岂是我这等无知小儿擅呼的?不敢不敢。您也莫叫我蓝圣主,我乃您的晚辈之流,叫声啸烟就可以了。”蓝啸烟的奉承功夫也很到家。

“哪里哪里,蓝圣主乃当时豪杰,我岂敢乱称?”北君将蓝啸烟带到客人位置上,“快请坐。”

蓝啸烟坐在椅子上,显出一副大方又无耻的神色,北君却是完美地以和蔼热情掩饰了自己的狡诈冷漠,“蓝圣主今日莅临,不知有何见教?”

蓝啸烟大方自然,似乎别人眼中可怕之至的北君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虽然他现在的生死荣辱都操纵在北君手中,“北君神帝,三界一家亲,我也不卖关子了,你不会介意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岂敢?不过现在云宫重熙累洽,安享太平,蓝圣主的话让小皇有点迷惑。”北君故意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

装得完美极了,看来我这辈子最大的是我便是没拜你为师学上几年,否则我此时一定纵横三界了。蓝啸烟用手漫不经心地敲了敲座椅的扶手,“太平?这不一定吧?不久前薛妖血怪不是还来打搅了一次吗?”

“哦,你说那件事。天帝和佛祖早已派来救兵将妖怪打跑了。”北君一副要把关子卖到底的样子。

蓝啸烟静默地看着北君,良久才道:“不要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九天’阵法恐怕你比我更清楚。”

北君也不慌乱,“你都知道些什么?”

“敢问北君,天分几天?”蓝啸烟提了个谁都知道的问题。

“九天。”

“敢问是哪九天?”幸好这个问题提出时无第三人在场,否则定会诧异,拿这样的问题问北君这样的饱学之士等于拿一加一等于几问杨辉那样的数学奇才。

“东者昊天,东南阳天,南者赤天,西南朱天,西者成天,西北幽天,北者玄天,东北鸾天,中间向上为均天。”北君答得轻松耐心,没有一丝一毫不耐烦。

“这么说,是其他‘八天’将均天包围在正中了?”蓝啸烟话里有话,北君也不接下去。见北君不答话,蓝啸烟也不勉强“北君神帝的意思我懂,薛孽是想杀了那小孩将其法力注入自己体内,但这姓薛的毕竟一点善心未泯,下不去手,因此想来个‘借刀杀人’。但北君看出了这点,您认为既不可以让薛孽得手又不能让这小孩活着,否则对三界对您自己都是个大威胁,而这两点又自相矛盾,所以,您想出了这个阵法,将薛孽引入阵中,让他仅得到八分之一的法力。”看了看北君,蓝啸烟又道:“这个阵法在施展之初会汇集天地的力量,九个催动阵法之人拥有的力量是相同的,只不过,那中间的第一个修炼者是牺牲品,另外八个人必须将自身力量全部注入这个人的体内再连同这个人的力量一起收回。倘若这个人事先知道,在八个人将法力完全注入到他体内时停止阵法,这八个人就会被反噬,不但保不住法力,且会沦为冤魂。本来,符咒有先后强弱的顺序,薛孽设置的符咒强度几乎与‘九天’阵法相等,‘九天’阵法本来起不了作用,但如果薛孽也成为那八个人之一,那小孩死时一部分法力仍然流入他体内的话就会完全打乱他原来设置的符咒。‘九天’阵法就像一个奸细,它并不直接与薛孽的符咒硬碰硬,而是顺应此符咒的意思,改变时间与法力的流入量,让薛孽措手不及。”

北君点点头,“不错。”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