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41.粉色

2015-11-07

“为什么?”血沉槥不解地望着她。

“他们怀疑,我是未来的三界之主。”

“简直胡说!薛孽说他造出的男孩才会做三界之主,你怎么可能?”血沉槥愤愤不平。

“我就是那个‘男孩’。”凌髐蜭疲惫地倒在粉色的丝绒上。血沉槥忽然想起自己要给她包扎伤口的,忙撕下身上的一缕银色丝绸为她裹好受伤的部位,见凌髐蜭要去穿衣服,她眨眨眼,一把将粉衣抢了过来。

“你能别把衣服穿上吗?”

“为什么?”任凌髐蜭绝顶聪明,此刻也料不到血沉槥想做什么。

血沉槥有点脸红,“因为……你的身体实在太好看了,我必须多看几眼。”

“你……”凌髐蜭满面飞红,红得欲滴,她一把在血沉槥手中抢过衣服,“色鬼!”

血沉槥趁机两手按着丝绒,把凌髐蜭限制在她的身体和两只手限定的范围内,“不是我色鬼,而是你长得实在惹人犯法。”

凌髐蜭听得心惊胆战,“你想做什么?”

见凌髐蜭受了惊吓,血沉槥只得停止开她的玩笑,收回双手蹲在盒子旁,“放心,一厢情愿的事我从不做。”

凌髐蜭很不信任地看了她一眼,指指墙角,“那是什么?”

血沉槥回头一望,什么也没有,只是一个墙角而已。然而凌髐蜭趁她回头的机会伸手点了她的穴道。

“或许只有这样,你才能老老实实和我说话,不再动手。”凌髐蜭报复似的笑笑。血沉槥没料到这样纯洁的人还能用出这种骗人的手段,不禁目瞪口呆。

“血沉槥,现在回答我的问题好吗?为什么你也被抓到这里了?”凌髐蜭抿着嘴,全神贯注地倾听血沉槥的答案,腮上的两个浅浅的酒窝如两坛美酒,轻灵醉人。

血沉槥有点蛮横地看着她,“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只是想问问。”凌髐蜭伏在粉色的丝绒上,那份娇柔之美又把血沉槥看呆了。

“啊!我忘了一件事!”血沉槥灵机一动,忽然大喊,将凌髐蜭吓了一跳。

“你有什么事?”

“你快解开我的穴道!我有一样东西没拿来!”血沉槥急急地说。凌髐蜭信以为真,连忙动手解开了血沉槥的穴道,不料血沉槥哈哈一笑,趁机一把将凌髐蜭抱住,二人一起滚入了丝绒中。

“原来你这么好骗啊!”血沉槥妖冶地笑着。这时的血沉槥是魔界的魔女,身上的野性比之后来只多不少。

凌髐蜭满面飞红,“快放开!你这是干什么?”

“怕什么?我们都是女人。”血沉槥满不在乎地把凌髐蜭搂得更紧了。

“可是……我从来就没碰过任何人……而且……任何人也没碰过我啊!”凌髐蜭紧张得快哭出来了。

“才不信呢!你爹娘没抱过你?”血沉槥贪婪地呼吸着凌髐蜭身上馥郁的玫瑰香气。

“我一生下来就会说话、走路、吃东西了。况且我只有父亲和爷爷,他们虽然爱我,但从来没碰过我一下。”凌髐蜭认真地解释道,忽然间手碰到血沉槥柔软的身体,心中竟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她试探着,然后大胆地用手抱住了血沉槥。

“抱我干什么?”血沉槥像逮住了什么证据。

凌髐蜭粉面含羞,把手放松一点,“那我不抱了。”

血沉槥娇笑着看了她一眼,“呆头鹅!”

“你听说过蓝宇国吗?”良久,血沉槥转换了话题,凌髐蜭的身体好柔软,很难想像这样瘦的身体能有这般柔软程度。

“嗯。”凌髐蜭点点头,沉槥的身体紧紧挨着她,她的伤口竟然不再疼了心中被一种异样的感觉包围着,那是一种复杂奇怪的感慨,即便是三界语言圣者的神笔也无法描绘出十之一二。

“那里有个第二城邦,你知道城主是谁吗?”血沉槥将头靠在凌髐蜭肩膀上,玫瑰香气更浓郁地散发着,钻入血沉槥的躯体之中。

“殷溵?”

“错了,那时华胥国的开国之圣主。”

“无法?”

“无法也算,但她是蓝宇国圣主,只能算兼任的城主。”

“除了这两个人,我再也不知道了。”凌髐蜭抱着血沉槥,意识竟游离在一片模糊之中,本来提到蓝宇国她有许多的话,但此时都忘却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沉槥笑了,“你说女人和女人之间可以有爱情吗?”

“可以,怎么不可以?”凌髐蜭肯定地回答,父亲和爷爷昔日里对他讲得最多的便是蓝宇国的故事,其中一二三城邦的旧事传说占了这些故事的十分之九。

“你相信女人和女人之间有真爱吗?”

“我相信。”

“那么,凌髐蜭,我现在告诉你一件事,我已经喜欢上你了。”从血沉槥那认真的目光中,凌髐蜭明白对方并没有开玩笑,她脸一红,放开了沉槥,但沉槥紧紧抱住了她。

“以后我叫你凌儿好吗?凌儿,我喜欢你,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你,是上天让我遇见了你,我虽然年纪小,但我明白,在我的生命中,绝对不会再遇到第二个你了,我不想失去后再懂得珍惜。”

“凌儿,答应我,好吗?……”

凌髐蜭的泪水滑落下来,你又明白吗?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便爱上了你,爱得那么真切,那么随意,又那么彻底。

我知道,在我的一生中,也不会再遇见第二个你了。

小槥,所以,我选择,珍惜你,用我的一切来爱你。

从此以后,我的世界中,只有你。

调整了一下情绪,凌髐蜭做了她几生难忘的一个回答:“小槥,我喜欢你,也是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爱你,我愿意把我的生命甚至我的一切都交给你。”

芙蓉帐暖,于是那天夜里,一切都变了……

 

为凌髐蜭和血沉槥送饭的是神界的一个下仙、北君的侍女之一——瑰夜。北君是个修道之人,对那些美丽女子各个避而远之,瑰夜虽名为其侍女,实则几年见不到他一面,平日里一直在御厨房帮忙。那些厨子们仗着绝技在身,目中无人,对她颐指气使,动辄打骂,她无数次质疑自己存在的价值。

直到那天,她在密室中见到了凌髐蜭。

那美丽的眼睛,清纯的目光和轻灵有礼貌的“谢谢”让她在凌髐蜭接过饭菜后依然盯了那个身影许久。

后来,在血沉槥那“贤妻”“夫人”的调侃中,她知道了凌髐蜭是个女子。

可是,女子又怎样?她已经爱上了,爱得不可自拔。

一切的苦难,仿佛都烟消云散。

只因为,她的出现。

 

云宫偏殿。

薛孽在三界放言显然也惊动了天帝,此次天帝特意派了计都星君与北君商议此事。

北君和蔼可亲,彬彬有礼,倒使计都星君一时间未把他当做三界宿圣,反而从内心里将他当成了睿智忠厚、见多识广的大哥。

“薛孽造的那个小孩的确厉害。”北君无奈地叹口气,又恢复了平静,似乎在与计都星君拉家常,“星君可知我这次长久闭关,连各个盛会也错过的原因?”

“愿闻其详。”计都星君看样子很感兴趣。

“我是为了提高法力,与薛岽一决雌雄!”北君一语石破天惊,看了看计都星君,又道:“前日我与薛岽决战,眼见将他打败,不料半路闯出这个小孩子来,我只接了他两招就受了伤,万不得已仓皇逃回。唉,说来惭愧啊,万望星君转告天帝,无论如何擒此妖童,否则三界注定不得安宁。”

见北君满面羞愧,计都星君直摇头,“也就是北君您,尚能从他手中逃脱,换了第二个人也不得如此。”

北君色变,“哦?”

计都星君岔开话题:“天帝有个蟠桃会,北君神帝可知?”

“可是贵太子妃王母娘娘主持的那个?”北君笑问。

“正是。”计都星君眉头紧锁,“北君神帝因为闭关未能参加本届蟠桃会,自然不知其间之事。”

北君一笑,“不就是散会后来了个妖怪被你等打跑了吗?”见计都星君直摇头,北君安慰道:“当时大会已散,有名气之人都去给同僚送行,天宫仅剩几个下仙把守,防备最松,偶尔进来几个妖怪也在情理之中,更可况你们戮力同心将妖怪打得狼狈逃窜,岂不……”

“唉,北君神帝,看来你是真不知道。虽然家丑不可外扬,可北君神帝你并非外人,我也就直说无碍了,本届蟠桃会是被妖精中途搅散的!”说到这里,计都星君羞恼交加。

“什么?何方妖孽,如此大胆?简直目无王法!”北君大怒,豁然站起,长袖拂风。却不料牵动了伤口,痛得一声轻哼。

“北君神帝保重圣体,事已过去,气愤也已无用。”计都星君有点慌,连忙劝道。

“星君之言有理。”北君缓缓坐下,“当时情况,到底如何?”

“唉,本次蟠桃会按旧例,请众宾客看天宫歌舞,品圣桃仙茗,前一半进行得还算顺利,不料奏乐到中途,一位粉衣少年闯了进来,把乐工都赶跑了。”

“这是为何?”

“此人口出狂言,说众乐仙演奏得不好,‘你们这也叫曲子?’”

“不当人子!天庭圣乐,三界无双,人所公认,无人能超。他居然敢如此胡言!难道他能演奏得更好吗?”北君震怒。

“您真说对了。他说完便走到五弦琴旁,弹了一曲《此恨倾城》。天啊!当时不仅我们呆住了,连众乐仙也呆住了。此人的音乐造诣超绝尘寰,这一首曲子,弹得连赤脚大仙也泪流满面。”

“如此奇才,了不起。”

“更了不起的在后头。他弹完后也不行礼,径上九天而去。”

“什么?这人难道想大闹天宫?”北君的眉头拧成一团。按常理,要大闹天宫挑什么时候也不能挑这时,因为蟠桃会期间不仅天宫众仙聚于一处,西方、云宫(虽然此次云宫未参加)的众仙也在天宫聚集。此时闹,难度比平时大了十倍,若闹天宫真是这人的目的,那么只有两种可能:其一,这个人傻到家了;其二,这个人是个旷世奇才,绝非常人可比。想到此,北君话锋一转,“本届蟠桃会都请了什么人物,大家难道看着他乱闹坐视不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