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39.魂归清明

2015-11-07

清明。

纷纷的细雨漫天飘落,天际中有一丝阴沉,一丝忧郁,空气中弥漫了清新的湿气,如这水乡小镇一样婉约清丽。

一位粉衣如雾的男孩静静走在这满城烟雨中,微风拂起他的衣袂,那份飘逸俊秀让所有人侧目。他轻盈的脚步宛如一只蜻蜓轻点水面,配上飘飞的衣袂,使他整个人似要飞起来一般。

而更令人诧异的是他的目光,清纯如水却又充满了睿智和勇敢,似不染世俗纤尘,而又脱去了幼稚孩童的好奇、无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稳、得体、高雅。

他的身边,是一位富商打扮的中年男子,这男子俨然他祖父的模样,见男孩俯下身去拾一条玉石项链,他微皱一下眉头,“髐儿。”

男孩抬起头,清纯的目光望向男子,“祖父,我们在这里等失主好不好?丢了这么贵重的东西,这个人一定很着急的。”

这句话温柔但又充满坚定,男子望了望静静躺在男孩手中的项链,慈爱的目光中掠过一丝哀伤,“你太善良了。”

叫髐儿的男孩轻轻笑了,这笑容是那样纯洁无邪,让见到它的每一个人都忍不住欲醉倒在那份天真中,“祖父,你说过善良对一个人是有好处的。”

“可……”中年男子的泪水差一点就滚落下来,但他依然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慈爱地抚摸着男孩的头,“好,我们等失主。”

“谢谢祖父!”髐儿高兴地笑了,那份纯真打动了路人,一对老夫妇走过他们旁边,情不自禁地称赞一句:“这小孩子多有灵气!”

中年男子仔细地看着孙儿。纯洁、灵动,仿佛是上天传播善良的使者,除了这些词,恐怕没有词能形容这个纯如水晶的孩子了。

但是,在这潇潇细雨中,中年男子却感到一种不合适的悲凉,这份悲凉在他孙儿与这水乡小镇组成的一幅画中仿佛是最合适的背景,凄婉,寒入心扉,正似把一个最美丽的事物在一个善良人面前一刀一刀剥得支离破碎时那善良人眼中的无奈与痛心。

再次看了看孙儿,中年男子的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子:纯。髐儿,这个孩子的纯洁似乎已超越了世上一切事物,又似世间的任何东西都只能玷污他,那种超凡脱俗的纯,让人不由自主地排除一切杂念,只想象着向往已久的天堂。

那个天堂,是一片纯白的海洋,纯得让人窒息。

远远地,一行人匆匆而来,中年男子个空感到一股煞气,手不由自主地按在了腰刀柄上,沉声提醒专心看手中项链的髐儿:“髐儿小心,坏人好像来了!”

髐儿修长的手划过腰间的水晶小剑,却没有把它拔出来,只是低头像受了什么委屈一样嘟囔一句:“人家是来找东西的。”

果然如他所料。

这一行人为首的是名眼露凶光的黑衣男子,中年男子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俨然在给对方警告。黑衣男子手下之人还未见过有人敢如此对待他们的主子,拔刀就欲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之人,黑衣男子冷静地挥手制止住了。

在这场不动声色的“暗战”进行的同时,髐儿毫不戒备地向对方的队伍里走去。中年男子大吃一惊,刚欲制止,却又不知为何打消了这个念头。

对方队伍里有一个穿银色衣服的小女孩,髐儿显然是向她走过去的。

“在找这个吗”髐儿微笑着,摊开手掌,一条玉石项链静静躺在他比玉石还要白皙质感的手中,中年男子看得提心吊胆,但髐儿完全无视自己身旁潜在的危险。

女孩抬头,望向他的眸子,但在凝望的那一刻她竟呆住了。为什么?世上竟有这样纯洁的目光?但纯洁之中又含着无尽的深邃,就正似和煦的柔光下的一片水晶的海洋,纯洁得让天地倾颓,但内涵又深得让圣哲感叹。

“为什么不回答我呢?”髐儿柔和地问,同样的话,在他口中用那温和的语调说出来竟是那样醉人,那样动听。

女孩只感到一阵眩晕,就仿佛进入了一片美丽的花海,但好在她的自制力过人,在一瞬间就调整好了情绪,“哦,我只是奇怪,你怎么就知道我在找这个东西?”

“目光。”髐儿很自信地莞尔一笑,那笑容足以让一座城池瞬间倒塌,一笑倾城。

“那么,谢谢。”女孩很礼貌很大方地在他的手中接过项链“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髐儿固执地收起了笑容,一张温柔的脸更加动人。

“血沉槥。”

“凌髐蜭。”

“谢谢。”礼貌地向他点点头,女孩拉着黑衣男子的手,带着一行人消失在这如画的水乡小镇淡雅的背景里。

 

七个月后。

一片开阔的雪地,千里一色,一轮清冷的孤月,怒风卷雪,银白飞扬,伴着轻絮一般的飞雪,一位粉衣少年手握水晶小剑,满目忧郁与凄凉,质问苍穹。

他不需要语言,仅仅是那令人震动的目光就什么都足以表达了。

刹那间,寒流为之凝香,天地为之动容。

“何苦呢?”他的身后,一位金衣男子手持一柄带血的剑,目光中是不解,又掺杂了些敬佩与怜惜,“髐蜭,你打不过我的,听话,交出不灭剑诀的图谱。”

凌髐蜭,那个美丽的少年,此刻什么也没有说,鲜血在他握住水晶小剑的手上如水流一般滑了下来。他紧紧闭着口,用力摇了摇头。

金衣男子第一次用欣赏的目光望着对手,微风拂过髐蜭的脸,掀起他如丝的长发,角度非常美,但他胸前的那个还在流血的伤口却把美感破坏了大部分。金衣男子知道对方支撑不了多久了,可就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柔弱如处子的孩子还在顽强地与自己对峙着,尽管身边没有一个帮助他的人。

金衣男子忽然在凌髐蜭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孤独。凌髐蜭一动不动地站着,就如同一棵粉玉雕成的树。

不过,一轮孤月之下一株孤独的树,这是一种不可企及的妩媚。

那种坚持,让金衣男子的心不知为何隐隐作痛起来,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自己的情绪调整至平静,“好孩子,听话,跟我作对没有好下场。”

“对不起,北君叔叔,图谱我知道在哪儿,但我不能交给你。”凌髐蜭终于说话了,声音轻得像游丝,柔得如丝绸。

“你怕你父亲和你爷爷吗?别害怕,交出图谱,叔叔带你去云宫。”北君第一次用恳求的目光望着他的对手,这在他这个铁血君主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而眼前,这个柔弱美丽的孩子却让谁也不忍心不对他温言软语,即使是他的敌人。

凌髐蜭回首,向他淡淡一笑,那美丽的笑容让天地失色,让苍穹震撼,而随后那轻轻的、温柔的话语却似乎给他从头到脚泼了一桶凉水,“就算我交出图谱,叔叔还是会杀了我的,对吗?因为,你怀疑……”

“为什么?那个人竟然是你!”北君突然大吼,他向来是神界皇帝中最具儒雅风范的,平生很少有如此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

凌髐蜭闭上眼,疲惫地喘口气,白皙而修长的手按在了胸前的伤口上,在朦胧的月光下,他那柔弱的身体呈现出一种几乎透明的质感,纯洁的气质与阴柔的美丽让神女也黯然失色。

北君直直地望着他,面对这样皎洁得像一轮明月一样的人,谁能下得去手杀他?

“你不要紧吧?”凌髐蜭好像恢复了几分体力,但声音依然轻得像游丝,而且有些颤抖。

“你也太善良了!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关心自己的敌人!你更该看看你自己!”北君不知道为什么会喊出这些话,大概是一种本能,一种心灵里残存的善念。

凌髐蜭静静地听着这些,低下头,嘴角绽开一抹奇异的笑。

 

云宫。

北君坐在那高得遥不可及的宝座上失神。

这是他最失败的一次刺杀。他经常单独去杀人,虽然他是万人之上的帝王而不是杀手。

但他从来未像今天这样,一败涂地。眼见着凌髐蜭因为体力不支而昏倒,他本可以奔上去杀了他,但是,当看到倒在地上的凌髐蜭那纯洁的笑容和美丽的面庞时,他竟然心软了,不由自主地将这个自己要杀死的人带回了云宫。

“报——皇上,寒冰令主遥记求见!”一个一身戎装的士兵单膝跪在阶下。

“宣!”北君挥手示意。这个新近才“想通”又回到云宫的前叛臣来见他,必然有深意。

“是!”云宫兵匆匆退下。一位蓝衣男子飘然而入,跪在阶前,“臣叩见皇上。”

“爱卿平身。”北君离开宝座,走下去扶他起身。蓝衣男子遥记显得文雅且彬彬有礼,“谢皇上。”

“深夜来此,有什么事吗?”北君开门见山,现在不是绕弯子的时候。

“臣听说皇上把薛孽造的那个小孩——也就是他说的那个什么未来的三界圣主给杀了?有这回事吗?”遥记进谏起来无所忌惮,所幸北君比较喜欢这种风格。

“不错。”北君微笑道,他的笑容很美,介于阳刚与阴柔之间,有凌髐蜭的深邃却又缺少凌髐蜭的纯洁。

遥记如遭五雷轰顶,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幸运的是北君还拉着他的手,此时给了他一股力才使他勉强站稳。

“薛孽的阴谋……还是得逞了……”

北君饶有兴味地看着脸色十分难堪的遥记,“什么阴谋?”

“十四年前,薛孽扬言,要造出一个男孩,这孩子二十岁的时候就会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会一统三界,成为三界圣主。”

“对。”北君温和地回答。

“消息传出后,整个三界为之震惊,神界各皇帝立刻联合,决心找出这个男孩,在他二十岁之前把他杀死。”

“对。”北君一点也不着急似的。

遥记痛心地大哭起来,“那正好中了薛孽那家伙的奸计!”

“哦?”北君竟不惊慌。

“我之前也认为只要杀了那男孩,一切就都解决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想越不对。后来,我借着要抢不灭剑诀图谱的借口,与薛孽打了一仗。那时我才恍然大悟,我们所有人都中计了,所有人都在甘心为他人做嫁衣!”

“到底怎么回事?”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