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37.至美的绝笔

2015-11-07

见他要冲上去拼命,乐晓嘿、程大娘连忙拼命拉住他。“蓝哥,你冷静一下,让他把话说完。”“蓝大人,善恶到头终有报,他坏事做绝,早晚会遭天谴的,到时候老天就惩罚他了,你不用太急。”

“老天?哼!‘天曹默默缘无报,地府幽幽定有私!’况且他是天神,老天又能奈他何?你们难道还指望老天报应他?”蓝溯含泪质问。乐晓嘿、程大娘默默无语。

“哈哈,你也变得明事理了。”遥记幸灾乐祸地笑道,“别人都说你是头猪,我看你比猪还聪明一点,也算得上个猪中佼佼啊!蓝宇国亡在你这头猪手上,也算是亡得其所了啊!”

“你!闭嘴!”蓝溯的脸色变得惨白,然而随后袭来的巨大愤怒又使他的脸刹那间变得如洪炉中的火炭。

凌髐蜭扶起了紫坽甝,把她交给程大娘照看,然后走到了蓝溯身旁,看着遥记,“你是不是想杀了这个人?”

“这样缺德的人有一个我杀一个!”蓝溯无比愤恨,咬牙切齿。

凌髐蜭抬起纤纤素手,绝令应手而出,她神色平静,“那么你不反对我用剩下的力量拿他试试不灭剑诀第十层吧?”

“当然不会。”蓝溯报复一样地用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遥记,手中变戏法一样出现一对流云双钩,“我帮你试。”

一道粉光铺天盖地而来,夜空的星星都被屏蔽,晴朗的夜空刹那间变得如梦似幻。

不灭剑诀的威力遥记可是深知的,他不由自主地浑身颤抖起来,脸如同一张白纸,那样子活像一只站在两只饿狼面前的母鸡,眼见二人就要发动进攻。他情知二人一旦出击他狗命注定不保,这个把自身利益与生命看得重过一切的人深知逃跑无用,忍不住“扑通”跪倒在地,狠狠抽了自己两嘴巴,“我该死!我不是人!你们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条贱命吧!”

蓝溯看到他那令人作呕的装可怜的样子,气上加气,挥动流云双钩就要砍掉他的脑袋,“这样的人留着何用?”

凌髐蜭抬起右手,绝令横在他身前,“这样的人你还有必要杀吗?”

蓝溯略一思忖,放弃了进攻,走到吓得瑟瑟发抖的遥记面前,“把你的阴谋老实说出来!我限你半个时辰内找出补救此事的办法,否则小心你的狗脑袋!”

“你……您这不是为难我嘛!”遥记一听此言又惊又怕,时刻对蓝溯的双钩保持警惕,生怕这个易怒的人会一个不高兴砍了他的头。

“涵宇剑主的命运自古是悲剧,这是个定数,补救的办法根本不会有。”瑰夜幽幽地回答,不知何时,她对凌髐蜭那种奇特的感情又来了。

“我一定要改了这个定数!”蓝溯吼道。

“如果能改那还叫定数吗?”瑰夜声音不高,但语气淡定。

“如果不能改,那人定胜天一词又从何而来?”蓝溯不信,毅然反驳道,“我知道,要战胜苍天战胜定数一定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有时甚至付出巨大的代价依然无法成功。可是,这并不等于毫无希望!我会让悲剧停止,我会让阴谋失败!苍天不公,我替它公!我一定要给这一切一个圆满的结局!”

看着执着的蓝溯,乐晓嘿忽然发现他面前的蓝溯竟然那样像一个战天斗地的英雄。

“可是……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了。”凌髐蜭的目光黯淡了下去,“没有人能拆散我和小槥,我们即使灰飞烟灭依然心心相印。我们赢了,蓝叔叔,你也赢了。我们赢得快乐、光彩,我们的结局一定会是有爱、有幸福、最美的,定数已经败了。我之所以来此,只是为了瑰夜,我要给她一个礼物。”

默默地走近瑰夜,凌髐蜭拉起她的手,将一个圆东西放在她手中。

那是凌髐蜭从胸腔中掉落的心脏。

“有了这颗心,你就可以和正常的人一样了。我懂,我欠了你很多,根本无法还清。可是,对不起,我真的没有时间了。”愧疚地看了瑰夜一眼,凌髐蜭飘然离开。

瑰夜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欠下我?你知道吗?一百年前的一切是我自愿做的,你没有欠下我什么。是我一直自私地想霸占你……”

凌髐蜭没有回答,默默地走向了紫坽甝,用那双温柔的手把紫坽甝抱在了怀里,“对不起,坽甝,真的对不起。”

“现在说这些,太晚了。”紫坽甝绝望地微笑着。

“我……”

“凌儿,现在你该听我说。凌儿,我爱你,即使你不爱我,即使你背叛我,我也一样爱你,丝毫没有改变过。”紫坽甝望着凌髐蜭,左手按着这个她最爱的人的胸口,右手将一柄尖刀缓缓刺入凌髐蜭的胸膛。

“但是,我更爱我的父亲。谁要是敢伤害他,我就杀了谁,即使那个人是你。虽然,你的美丽柔弱时时让我下不去手,但我终究还是下定了除掉你的决心。”望着凌髐蜭,紫坽甝将尖刀的三分之二刺入髐蜭的胸膛,“更何况,因为血沉槥那个贱人,我永远也别想得到你!得不到,哼!谁说我得不到?杀了你,让你灰飞烟灭,就等于得到了你!凌儿,你知道吗?我的这把刀上有一个血咒,不久,你就要魂飞魄散了。”

“住手!”蓝溯闻言大惊,不由自主地想扑上去,但被凌髐蜭挥手制止住了。

凌髐蜭的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她握住紫坽甝的手,将那最后一节尖刀也推入自己体内,反手将刀拔出来,一股血流在伤口处如喷泉一样涌出。

“坽甝,有时候,长痛不如短痛,越犹豫,越是疼得厉害。其实,是我对不起你,我应该承担一切后果。对不起,是我太幸运又太幸福了,反而时时忽略掉关心别人的感受。坽甝,你知道吗?人生难遇痴情人,可我偏偏一下子就遇到了三个。我知足了,如果你恨我,就尽情报复我吧。我不会怨你,更不会痛苦。因为,我在为我爱的人承担这一切。”任伤口血流如注,凌髐蜭依然绽放着幸福的笑容。

紫坽甝的目光由震惊转为了悲伤,她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凌髐蜭,嚎啕大哭,用手捂住髐蜭的流血的伤口,“我不要你死,不要你魂飞魄散,不要!”

凌髐蜭握住紫泠涵的手,“别哭了,人总是要死的,一直不死不是成了‘老不死’了吗?更何况,这些都是我欠你的。”其实,小槥也中了紫倁的血咒,她也是要魂飞魄散的,我要去陪她啊,怎么能让她如此孤单呢?坽甝,其实要谢谢你,这样,我就不用自己动手了。

“凌儿,你疼吗?”看着凌髐蜭身上严重的伤口,紫坽甝的心在隐隐作痛。她的凌儿才只有十四岁啊!然而,对于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她得到的太多,承担的、付出的也同样太多。

“有你为我心疼我还疼什么?”这样的时候,凌髐蜭居然有开玩笑的心思。紫坽甝生气地在她身上搞了一个小动作。凌髐蜭默默地承受着,既无回答,也无回应。

良久,紫坽甝松开了凌髐蜭,“去看看小槥姐姐吧,你的时间不多了。”

凌髐蜭柔和地一笑,“坽甝,谢谢。”

她转身的一瞬,留给紫坽甝一个被鲜血染红的背影,依然那样绝艳又那样坚定。

血沉槥静静地站在大殿墙边,她已经处理好了紫倁的尸体。远远地,凌髐蜭衣袂飘飞悠然而来,宛如三界圣主临凡。

真美!血沉槥真有把这个身影抱过来爱抚一番的冲动,但她只是默默地走向这身影,直到二人相距一丈时,她们同时站住了。

凝望,或许是最美的告白。

凝望,或许是最好的诠释。

世界静了下来,只因这凝望。

两个人,就这样望着,仿佛隔了一千年的时空。

百年,可她们,依然没有忘记那个约定。

纵使,再见时,生命如烟花,一瞬间就要逝去。

“让我好好看看你,好吗?”血沉槥凝望着凌髐蜭倾国倾城的容颜,她仿佛是第一次看到了这张美丽的脸,又仿佛是第一次看懂了这张美丽、纯洁、温柔、执着而又坚强的脸。

凌髐蜭同样仔仔细细地望着血沉槥,她从未发现沉槥曾如今日这般美丽过,一切都已放下,心中只剩下了心爱的人。

可是,生命已不再给二人时间。这,将是最后一次的凝望,是她们告别尘世前最后的眷恋。

凌儿,你知道吗?我舍不得你啊!血沉槥走向凌髐蜭,一步,又一步,直到凌髐蜭能把她抱在怀里了,她才像卸下了所有的重担一般,在这温柔的怀抱中柔软下去。

小槥,我也舍不得你。不要走,好吗?忽然,血沉槥的心中响起了一个柔和的声音,是她的凌儿!她们,竟可以用心灵沟通了!

血沉槥猛然睁开眼,看到了凌髐蜭无比怜惜而又带几分无奈的目光。是的,在真爱,惊天动地的真爱面前,语言,又有什么用?

凌髐蜭柔和地一笑,用手蘸着鲜血在墙上写出了一首《祭月辞•血沉槥》:

倩影清清独彷徨,

香魂幽幽怨恨长,

夕霞红山岗,

一片残阳。

 

人世何沧桑,

国恨家仇两茫茫,

风雨落花谁执手,

卷帘茜纱窗,

为君揽月笑吴刚。

写毕,二人相视而笑。

此时,蓝溯、紫坽甝、瑰夜、乐晓嘿、风文笑、程大娘等人已静静来到大殿上。不知为何,此时队伍的人数骤然多了一些,似乎有人已暗中加入了这支队伍。

“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凌髐蜭温柔地为血沉槥理了理额前的乱发,“我不该把一百年前的事情全忘记,让你伤心,对不起。”

“不,我的今生,不会再遇见第二个凌儿了。所以,在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彻底想明白了。即使,你忘记了之前的一切,我依然要接受你,爱你。”血沉槥紧紧握住凌髐蜭的手,动情地说,“一百年前我欠你的,一百年后,我一定要还你。”

凌髐蜭的眼中涌出了泪,晶莹的泪珠划过她娇媚的面颊,流入口中,竟是甜的!

“无可否认,在别人眼中北君的力量是强大而不可战胜的。但我知道,在你我眼中,他仅仅是一个孤独、卑鄙、无知的懦夫。他可以改变一切,可在真爱面前,他必然黔驴技穷,一败涂地。他可以借刀杀人,可是,他却忘了,我爱着你,你也爱着我,我们之间没有怪罪,即使是转世,我们还会凭着这份在灵魂深处的爱再次相遇。”血沉槥浅笑无痕。

蓝溯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第一次,以无爱为荣的蓝宇圣主为真爱流下了眼泪,“勇者无畏,真爱无敌!你们赢了!”他呜咽着,尽管他努力想把话说得流利些。

凌髐蜭淡淡一笑,如出水芙蓉,无比圣洁,那是去血色的脸上挂着曾经沧海般的从容,纤细的手与血沉槥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她们,用信任与执着的目光相互望着,战士的天空,有的只是坚持与柔情。

“我们走吧!”凌髐蜭喃喃低语了一句,说了这么多的话,她有些疲倦,甚至有些羞怯。她抬起头,最后望了一眼众人。

血沉槥温柔地笑了一下,依偎在凌髐蜭的怀里,仿佛找到了什么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舒一口气,沉沉睡去。凌髐蜭紧紧搂着血沉槥,把那张倾城的脸偎在她的脸旁,慢慢闭上了双眼。

时间似乎静止了,那永无休止的流淌此刻却停滞不前,乾坤浩荡,而此刻天地间的唯一一缕光却只照在了她们身上。

“不要啊!”蓝溯猛然间失声痛哭,扑倒在地。

凌髐蜭与血沉槥仿佛一幅年代久远的画卷被历史一点点侵蚀了一般,美丽的身影渐渐破碎成一片片碎片,在无风的沉闷与压抑中渐渐消失。

她们——走了,不会再回来。

此令长绝,美好永逝。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