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36.隐情

2015-11-07

良久,紫倁再次说话了:“非要如此吗?”

“对不起。”凌髐蜭只是沉沉地说。

“只因为小槥?”紫倁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

“我太爱她了,愿意为她做一切,付出一切。她要报仇,我必须帮她,否则,她是不会快乐的。”凌髐蜭的脸映着强烈的法术光辉,白到有一丝透明,纤纤素手虽浸染了鲜血,却显得别样动人,她浅浅一笑,一想到血沉槥,她就有了所有的幸福感。

“我早料到了这一点!我在打向小槥的符文里加了血咒,以你的法力,你救不了她,而且,她活不过一个时辰了!”紫倁报复似的狂笑起来,“凌髐蜭,你打不过我的。即使你杀了我,我也会让你尝尝我和小璎还有我和杺儿的痛苦!”

凌髐蜭心中一震,但神情依旧淡然,她深深地明白,在这样生死攸关的大战前容不得半点心乱,她心如止水,淡淡地笑,“你不会让我活下去的,更何况,我用的血之咒语的代价就是施法人的生命。不过,在这之前,我会给小槥也给自己报仇。”

“我不会走你的老路,我,一定要与小槥同进同退。”

紫倁心志微乱,这个十四岁小女孩的心境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此刻,居然什么也扰乱她不得!她的每一句话,是那样执着,那样坚定,那样温和,那样柔情。

一个柔心弱骨、柔肠百转的娇柔少女,竟有如此定力,竟能达到如此境界!

紫倁赋性清傲,几乎没有佩服过什么人,但凌髐蜭,此时的凌髐蜭却成了例外,他忽然感到一种自己也排斥不了的敬仰在他心中升腾着,他奋力想将这情绪压下,却无论如何也压不下去。

好,凌髐蜭,我承认你的实力,但是,我也并非等闲之辈!

既然于心境上无法赢你,那么,我们比拼实力!

紫光一闪而逝,紫倁返回了万恶圣剑里。

空气一滞,万恶圣剑聚集了所有的力量,带着毁天灭地、无坚不摧的决绝,凌风向粉色光球发动了最猛烈的进攻。

罡风狂吼,时间静止,只见一道绿光,绿得耀眼的绿光直扑向粉色光球。

“叮!”粉色光球一颤,无数粉、绿光屑在两光相碰处飞向四面八方。凌髐蜭淡然念道:“天地无极,斗转星移,龙腾九天,星移牛女!”手中的绝令上粉光一闪,随即绝令之上泛起了粉色的泡沫,渐渐地,绝令化成了无数的泡沫,融入到粉色光球之中。

但万恶圣剑那边似乎并没有什么更妙的法术施展出来,只是向内猛压。但凌髐蜭明显感觉到,圣剑绿光的力量越来越大,自己已经力不从心了。

紫倁的心志此刻却是异常的清醒与稳定,他藏于万恶圣剑中,调整着自身法术的频率,希望可以与粉光的频率一致,这样便可以轻易攻破对手的防御。但他调整了许久才发现,粉光的法术频率不固定!而且呈无规律变化,根本无隙可钻!

紫倁尽量加大进攻的力度,不给对手反攻的时间,而他也趁机苦思解决的办法。忽然,一个大胆的想法冲入了他的脑海。

同时打乱自己的法术频率,说不定某一次振动时自己与敌方的法术频率可以巧合地碰上!

紫倁不假思索地、凭本能地这样做了。

令他惊喜的是,不久就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他立即抓住,催动万恶圣剑以最快的速度斩下。

万恶圣剑冲破了粉色光球,斜划向凌髐蜭。凌髐蜭旋身闪开,万没料到它竟然在此时幻化为一柄闪着邪光的钩子,一伸便钩住了凌髐蜭的胸膛,凌髐蜭毫无防备,大吃一惊,本能地向后一退,那钩子借了相反的力量向前一拽,将凌髐蜭的身体由胸至肺划出一道极长极深的伤口,白森森的肋骨露在伤口之外,肺上赫然出现了一道几寸长的伤口,一个类似圆形的东西“骨碌碌”地从伤口处滚了出来,落到地上滚了两滚停下来,洒下了一大片鲜血。

也就是在此时,趁着万恶圣剑刚刚发动进攻还未来得及喘息,凌髐蜭一把将它抓在了手里,用清泠、婉转的声音徐徐念起:“

轮回千载,我恨依然;

时过境迁,我怨未变;

此怨不消,此恨不灭;

以我仇恨,灭地毁天。”

顿时,一道强盛的粉光弥漫在万恶圣剑上,另一道粉色光芒在天空中狂飞而下,一举击中那万恶圣剑,闪电一般的火花在剑上不断地闪现,剑身不住颤抖,无数哀叫着的亡魂从剑中飞散出去,剑上的符文此刻光芒暗淡,不断地化为泡沫四散。终于,只听一声脆响,魔界的圣物——万恶圣剑化作了光点。骤然间一道绿光在凌髐蜭手中升腾,扩散为一个巨大的光圈,随后光芒渐淡,光点纷纷陨落。

几乎是与此同时,一道紫光在绿光中飞出,落在地下化为紫倁,他美丽的面容此刻苍白无比,嘴角挂着一丝鲜血,很是狼狈。在看了凌髐蜭一眼后,他仿佛在也支撑不住,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血沉槥咬住嘴唇,艰难地走上去,将他抱在了怀里,“母后……”

紫倁虚弱地睁开眼睛,“小槥,是你吗?”

“不错,是我。母后,对不起,这是父皇的遗愿。你知道吗?他爱着你,你却从来没有爱过他,甚至,为了权利杀了他。”血沉槥越说声音越低,最终干脆抿住了嘴。

“这样也好,这样,我就可以见到他了啊。”紫倁幽幽地说,“其实,从他死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呢……呵呵……”他浅浅地笑了,声音淡了下去,消失在了空旷的大殿中,他死死抓住血沉槥衣角的手也垂落了下来。

这句话恍如一个清空惊雷,把血沉槥震在那里,她苦忍了许久的一口鲜血终于吐了出来,那点点的鲜红好似生命的记忆,沉重却也绝艳,“你爱着他!可……为什么?”

“小槥!”凌髐蜭担心血沉槥,但血沉槥只是脸色苍白地摇摇头,“凌儿,我想和母后单独呆一会。”

凌髐蜭不放心地看了沉槥一眼,但还是点了点头,“好。”说完在地上捡起了那个滚出她胸膛的类似圆形的东西——她的心脏,然后缓缓地向外走去,她边走边静静地念诵着一段很长的咒语,瞬间,她的身上弥漫着粉光,她散乱的青丝再一次变得整齐,身上的血迹也渐渐融在粉光之中,消失不见,在大殿中走出来时,她仿佛什么也没经历过,依旧娇艳、美丽如初。

见她镇定地走了出去,蓝溯也踉踉跄跄地跟了出去。

 

“不,我蓝哥绝不是这样的人!不可能!不可能!”乐晓嘿痛苦地抓住头发,拼命摇头,“那只是他的前世!这一切和他的今生又有何关系?况且,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不知道他前生的所作所为!”说完抱头痛哭。

“蓝溯,他原来……竟然……”风文笑喃喃自语,对一切彻底失去了信心,“这是前世的孽,不该怪在他今世身上。”

“骗子!你们全是骗子!”紫坽甝情绪本不稳,如今又大哭起来。

瑰夜看着失态的众人,如今可是杀死这几个人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是绝不会让这个机会白白溜走的!

她举起手中剑,一道玫红色光芒顿时向三人劈下,而沉浸在伤痛中的三个人竟谁也没有发觉。

玫红色光铺天盖地,转眼间将三人吞没,不料此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道粉光径直钻入瑰夜的剑内,瞬间,空气中的无数玫红色光剧烈震颤,终于“啪”的一声全部破碎,化作光点纷纷陨落。

那粉红色的纤影,如晨雾一样飘了过来。

“姐姐!”“皇上!”除了瑰夜和蓝溯,所有的人喜出望外,仿佛绝处逢生。

“你……”瑰夜大惊,退了一步,手一松剑落在地上,“你是人是鬼?”

凌髐蜭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倾国的目光望向了她,“你恨我?可你为什么把一切报复在小槥身上?!”她的最后一句话声音极大而语气极重。瑰夜怔住了,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定了定神,瑰夜残酷地冷笑起来,“凌髐蜭,我一生最恨的就是你和血沉槥。一百年前,因为你们北君把我贬作游魂。一百年后,我那么爱你,你却还是爱上了血沉槥!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血沉槥呢?她死了?我的痛苦,你现在也感受到了吧?你——根本就是活该!”

蓝溯再也忍不住了,他用尽全身力气拼命大喊:“瑰夜!你这个好坏不分的东西!你还是个人吗?髐蜭为你付出了多少却只换来了你这么多的伤害!可她从未怨过你、恨过你!要是换成了我,我到不了今天就得宰了你!”

“蓝叔叔!”凌髐蜭轻声喊住愤怒的蓝溯,“是我对不起她,你不要再责怪她了。”

“责怪?责怪是轻的!重的还在后边!”蓝溯怒不可遏,双拳紧握,目光中充满了仇恨,“这个叛徒、恶棍!有再一可没有再二!因为你为她求情我饶了她一次,这次我要她加倍偿还!”

“只怕国主大人没这个本事吆!”在凌髐蜭再次喝止蓝溯之前,一个幽幽的声音暧昧地传了过来,一位年轻的男子踏着月光如一片湖泊漂移而来。

蓝溯瞥了一眼蓝衣男子,心中猛然一沉,“是你,遥记!你来干什么?”

“你们把这出戏唱得这么精彩,博得一片‘欢呼’。怎么?我这个写剧本的反倒不受欢迎了?有你们这么得兔忘蹄的吗?”遥记微微一笑,昂首答道,见蓝溯正对他怒目而视,他不甘示弱地回应道:“且不说凌髐蜭、血沉槥、瑰夜、紫坽甝、紫倁这五大主人公,单说你这陪衬人物便当的不错,差点闹出花来,真搞不懂你那些恶心的‘血泪控诉’怎么会博得‘戏中人’和‘观众’的同情,真想以后向你学学那些令人作呕的‘本领’,挺神奇的嘛!”

“遥记,你活够了吗?”蓝溯大怒,愤怒已经将他拖进一个无底深渊,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实力差距。在外漂泊多年,有几个人看得起他?伤心的话、毁人尊严的话他听得多过了别人向他说的其余的话的总和的二倍。他自认为也应该有了免疫力,可为什么同样的话从遥记的口中说出他会感到受不了呢?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