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35.血之咒语

2015-10-31

“髐蜭小心!紫倁!我跟你拼了!”情知自己不是紫倁对手,但蓝溯依然义无反顾地挥起流云双钩直袭紫倁头颅。紫倁一惊,随即一声冷笑,右脚反踢,发出一道绿光反击蓝溯。紫倁的速度快过蓝溯几十倍,蓝溯想防御根本来不及,只听一声惨叫,蓝溯被绿光推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大殿的墙上,又浑身鲜血地摔在地下。

紫倁此刻虽然抵御了蓝溯的攻击,但手中袭向凌髐蜭的万恶圣剑之速度未减分毫。凌髐蜭放下血沉槥,长身而起,右手的水晶小剑绝令和左手分别幻化出水晶光和粉光,两道光成一个锐角,向前延伸的过程中相交于一点,在这一点顿时形成了一个五光十色的太极图。太极图稳稳停在了凌髐蜭的身前,万恶圣剑刺到太极图上,太极图立刻发出一道强烈的水晶光线,但万没料到水晶光仅仅阻挡了一下便突然消失,万恶圣剑刺破太极图径直划向凌髐蜭的胸膛。

顿时,鲜血飞溅。

就在紫倁的万恶圣剑刺入凌髐蜭胸膛的一刹那,凌髐蜭突然露出了一个平静的笑容,那笑容如晴空之下天山之巅绽放的雪莲,无比美丽。凌髐蜭看不出丝毫的痛苦与恐惧,她放开手中的水晶小剑绝令,死死抓住了刺入她胸中的那把闪耀着绿光的邪剑。

“你完了!你已经败了!”紫倁忽然狂笑,那笑宛如一阵飙风掠过一片深渊,令人不寒而栗。

“不,我赢了!”凌髐蜭依旧微笑着,鲜血从他的伤口中像喷泉一般涌了出来,她忽然双手一扣封印,用一种近乎天籁的声音念起被历史尘封了千年的咒语:“

轮回千载,我恨依然;

时过境迁,我怨未变;

此怨不消,此恨不灭;

以我仇恨,灭地毁天。”

绝令仿佛听到了什么命令,一声清啸飞跃而起,地上滴落的鲜血仿佛失去了重力,一瞬间全部浮在了空气中。绝令发出一道粉光和一道蓝光,然后飞速旋转起来,空气中的血滴迅速向绝令汇聚。

“不灭剑诀第十层!你……”紫倁大惊失色,“以血为引,置之死地而后生?我……我中了你的奸计!”

水晶小剑绝令旋转如电,粉光和蓝光越来越强盛,水晶小剑本就透明,此时几乎已经溶在了粉光和蓝光之中了。此时,蓝光和粉光忽然发生了变化,两色光一闪而逝,紧接着出现了漫天黑、粉、蓝三色的蝴蝶,更有蓝光萦绕在大殿中充当蓝天的背景,彩蝶翩翩,蓝天湛湛,流光飞转,使这一切看上去如梦似幻。周围的气温也在逐渐调整,渐渐达到了一个宜人的温度,更有轻灵优雅的古典乐曲响起,彩蝶伴着乐曲起舞,使人如到仙境。

紫倁眉头紧皱,他知道,这一次他注定败了,凌髐蜭已经练成了不灭剑诀第十层,这种法术有毁天灭地的能力,即使北君、天帝、如来三个高手驾到也无能为力,扭转不了已定的败局。

但紫倁并不甘心就这样被灭掉,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个阴阴的笑容,既然胜不了,那就同归于尽好了!他沉静地念起咒语:“风舞玉盘冰雪成,一片痴心叹空明,轩窗遥见梳妆影,离魂何念海棠生!”

紫倁邪笑着,死死盯着凌髐蜭,欣赏着她的反应。

“幽梦影”最高一层,第十七式!

蓝溯早已站起,望着这已经进入白热化的战斗,他震惊得不知说什么好。尤其是紫倁在他面前使出了“幽梦影”的最高一层!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蓝宇国的法术是怎么落到此人手中的,而此人又是怎么练得这么高的。

空旷的大殿此刻被一波又一波的法术热浪席卷,两种法术不断交锋、碰撞,破碎的光点幻化出漫天的霞光异彩。只是可怜那大殿不断遭受两股巨大力量的袭击,已经摇摇欲坠了。

蓝溯呆然站在那里,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他根本插不进手!

凌髐蜭始终微笑着,笑得如此美丽,仿佛她面对的不是那即将到来的、可怕的死亡。她一身粉色的衣裙此刻已在法术造成的劲风中飘飞起来,使她宛如一朵粉色的莲花,圣洁优雅,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一双不媚不俗的倾城目光,在澄澈与纯洁中竟透出丝丝幸福与快乐,她是为心爱的人做这一切的,她是快乐的!

这是和蓝溯完全不同的一种处世方式啊!蓝溯只有执着与痛苦,可凌髐蜭,竟在这之中找到了快乐!

紫倁以一个毁灭者的目光看着这一切。蓝溯痛苦无助又无奈地望了望凌髐蜭。倘若无法——这个“幽梦影”的创始人还活着,看到了她创立的捍卫爱的法术被紫倁用来毁灭爱,不知会作何感想。

紫倁的目光带着深思熟虑后的某种坚决,他忽然露出一个笑容,念起了一段蓝溯听不懂的咒语。

蓝溯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由得浑身一颤,想喊什么,却犹如骨鲠在喉,说不出半句话。

紫倁的周身忽然爆发出强盛的血色光华,他高昂起头,闭上了双眼,一副不问世事的神情,只有右手中的万恶圣剑还在指向凌髐蜭。

“绝不放过你!”他喃喃自语,身体忽然化作一道血色流光,血色流光围绕空中的万恶圣剑飞舞了一周后进入了剑中,万恶圣剑上血光顿时极盛,压过了原有的绿色邪光。

人剑合一!

蓝溯死死握着手中的流云双钩,手心中汗水淋漓。

万恶圣剑旋转如电,如此之快的速度已使它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光柱,绿色邪光围绕着中心的血色光芒,将大殿映得如同可怕的地狱。

光柱中发出一声长啸,然后它以无坚不摧、所向披靡的气势猛然冲向了凌髐蜭,这是紫倁拼尽全部功力的一击。

蓝溯见此情景,心中剧震。紫倁这次是铁了心要杀掉凌髐蜭,因此不惜一切代价使用这样玉石俱焚的法术。在这等强大的攻击力面前,凌髐蜭这招接好了也只能保住三魂七魄做个不入轮回的孤魂野鬼,若接不好,只能是魂飞魄散,永远在三界中消失。

为什么?

凌髐蜭和血沉槥是蓝宇国的希望啊!可……最终的结局就是如此吗?如同镜花水月,梦幻泡影,又如昙花一现,一闪即逝,以幻想破灭终结?

不!蓝溯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失望与剧烈的痛楚,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结局……不该是这样!

凌髐蜭与血沉槥犯了什么错?

她们是正义,正义应该战胜邪恶!这是天理、公道啊!

可如今,天理、公道又哪去了?天地有私,鬼神不公!

就在那蓝溯最不愿看到的、而照目前形势看必然发生的一幕即将到来时,忽然间一股温润的空气拂过蓝溯的脸颊,似是鼓励,又似抚慰,一个柔和的声音轻轻响起:“

轮回千载,我爱依然;

时过境迁,我情未变;

此情不渝,此爱不灭;

以我真爱,动地惊天。

轮回千载,幻梦涅槃;

时过境迁,如水晴岚;

倾尽乾坤,爱亦无悔;

情意永驻,恒若九天!”

这是什么法术的咒语?蓝溯大感吃惊,这种法术他怎么没见过?在头脑中搜了几遍,却始终没有找出来答案。其实,不仅仅是他,连万恶圣剑中的紫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法术,这种法术似乎从未出现过。

蓝溯忽然感到周围亮了,他想睁开眼,但强光却刺得他睁不开眼睛。大殿之中弥漫着粉红色的光,温柔恬淡,纯洁高雅,亮度却盖过了所有的光亮。

这一刻,这里不再是什么魔界大殿,而是人人都向往的天堂!

凌髐蜭伸出了双手,拥抱这满室的光亮,微风拂起了她的衣袂,使她宛如一位站在明亮光辉中的圣者。

她,比这光辉还美丽、明亮上千万倍!

天地间的灵秀全敛于她一个人身上!

刚刚适应了光线的蓝溯睁开眼,看到这一幕,彻底呆住了。

紫倁幻化的邪光已冲到凌髐蜭面前,凌髐蜭没有动,而环绕在她周身的粉色光却越来越强、越来越亮,粉光这次所形成的既非光幕、光弧,也非光带、光柱,而是一个粉红色半透明的正球体,光球把凌髐蜭牢牢护在球心的位置,凌髐蜭右手持绝令,粉色的法术真气在剑上缓缓流动着。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一种什么法术?

蓝溯在惊愕中忘记了悲痛。凌髐蜭所用的法术……为何同时具备了不灭剑诀、幽梦影、八拳战天诀三种顶尖法术的特征?而且这种法术似乎还远远超过了这三种顶尖法术!

紫倁的邪光如一把钢刀从九天飞斩而下,所到之处神哭鬼泣,寸草不留。但当它斩到凌髐蜭的粉色球体上时,却再也无法前进半步,与粉色光僵持着。

然而,就在这僵局形成的一瞬间,天空之中猛然炸响了一个惊雷,强烈的云层放电形成一个火球。火球夹杂着九天神雷的狂暴之力,轰然扑下,火光一现,火球冲到紫倁的邪光上,一声惊响,邪光被震开三丈,火球则光色渐淡,变为淡粉,融入了凌髐蜭的粉色光球之中。

万恶圣剑一震,邪光的光色有些不纯,显然这次它略占下风。然而,它在休息片刻之后又汇聚力量,绿光再次强盛,向着凌髐蜭,又发动了猛烈的一击!

此时的凌髐蜭,身上散发着一种诡异之气,清灵、耀眼却又暗藏杀机,她已经不再是一百年前的那个纯如水晶的孩子,虽也善良,却有了善良的分寸。而围绕她的粉色光球也渐渐转为深粉,一道淡粉色的光带宛如粉色光球的花边,轻轻笼罩在粉色光球上方,在万恶圣剑再次威压下来之时淡粉色光带忽然化为轻烟,四散开去。表面看似乎是被万恶圣剑的绿光打得湮灭了一般。

一声金属般的低吟,万恶圣剑上凭空出现无数道幻符,幻符纷纷飘到空中,而此时圣剑上又凭空出现无数只绿色邪灵,飞舞着,低语着,每一只邪灵的身上都散发出浓绿的邪光。

“你用的是什么法术?”紫倁飘逸的身影忽然凭空出现在凌髐蜭面前,一袭紫衣,沉稳如山。

“血之咒语第二式。”凌髐蜭的手中幻化出符咒,却不进攻。

“什么?”饶是紫倁也吃惊不浅。血之咒语居然有第二式?!那自己还有胜算吗?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