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34.玄机

2015-10-31

紫坽甝挥剑杀掉最后一个自由之邦兵后,瑰夜一脸阴鸷地走到了她的侧面。

“快结束了。”紫坽甝轻轻一叹,温柔的目光中似乎含着无尽的伤悲。冷不防瑰夜一剑猛劈向她头颅。紫坽甝毕竟是轻功法术大家紫倁的女儿,反应极快,手中血剑一挥立即挡住了瑰夜这突如其来的一击。

一声金属相碰的脆响,二人各个后退一步。

“你这是什么意思?”紫坽甝目光一冷。

“意思就是快结束了!”瑰夜大笑,又一剑向紫坽甝劈来。

“你想杀了我?然后毁弃我们之间的约定?不错啊,只要我死了,就没人知道这件事了,你们就可以独享成果了,很聪明!不过,”紫坽甝冷漠地看了一眼瑰夜,像猫看见一只老鼠,“别做梦了,就算你有那个本事,你以为我父皇会饶了你吗?”

瑰夜一声冷笑,“你父皇?你父皇现在还在人世吗?”

“你说什么?”紫坽甝一惊。

“傻小丫头,你猜对了。你认为我们真的会帮你们魔界杀了凌儿而与你们平分圣界?哈哈哈!你太笨了!我们要的,是整个圣界!你知道你兄长哪去了吗?他在血沉槥的剑里。是我们抓了他,在铸造沉墲神剑时把他推入铸剑炉中当了剑魂,你认为你哥哥会去杀你父亲吗?沉墲神剑威力大减,实力较强的凌儿和血沉槥的力量就会受到牵制。到那时,紫倁,凌儿,血沉槥就只有一个下场——同归于尽!现在再杀了你这个笨蛋,今后的圣界之主舍我们云宫其谁?”瑰夜仰天大笑。

这些话对紫坽甝来说宛如一个晴天霹雳,她不顾一切地举剑冲向瑰夜,“我跟你拼了!你这个无情无义的人!凌儿那么爱你,可你!你却要置她于死地!”

瑰夜冷冷笑道:“那么你呢?凌儿待你不薄吧,你不是也只想杀了她?”

紫坽甝仇恨地说:“她眼中只有血沉槥那个贱人!”

瑰夜阴毒地回答:“你只为这一点恨她?我恨她的还有好多,好多……”

 

蓝溯、乐晓嘿二人猛杀猛冲,战局已经向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了,那些阻挡他们的小妖非死即伤,蓝溯二人很快击败了所有的敌人率兵向前冲去。

“蓝大人!”迎面又冲过来一支队伍,为首的是名女子,想来也是自由之邦的。蓝溯和女子两支队伍中间的妖兵被前后夹击,无路可走,纷纷缴械投降。

蓝溯定睛一看,才发现这支队伍中全是女子,兵器也不是很统一,他起了疑心,走上前问为首的那名女子:“你们是自由之邦哪个部分的?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们?”

“蓝大人,您不认得我了?您还夸过我做的饭好吃哩!”那女子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

“程大娘!是你啊!”蓝溯这才认出了来人。这姓程的大娘本是随营厨子的首领,是一个善良朴素古道热肠之人,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下遇到她,真让蓝溯产生了一种“他乡遇故知”一般的感觉,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但一阵疑惑又随之袭来,自由之邦有女将无女兵,也根本没有女兵上阵之说,但如今……

仿佛看出了蓝溯的诧异,程大娘的目光顿时黯淡了下来,“那些妖怪拼死抵抗,我们的人几乎死光了,大娘我只有带着这些厨娘为邦中尽一份力了!”话未说完,只见远处一个人影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他浑身鲜血,满目凄凉,右臂已被砍掉了,只留下一个碗大的还在流血的伤口。

“风文笑!文笑叔,你这是怎么了?”乐晓嘿首先看见了他,忙跑上去撕下衣襟为他包扎伤口,众人也都围到风文笑的身旁。蓝溯看着他,心中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风圣人,我问你,你看见其他‘三圣’了吗?他们呢?”

风文笑神情木然,眼中含着泪水,苦苦一笑,“三位兄弟他们已经……已经牺牲了……”

蓝溯如同遭了个晴天霹雳,险些一跤栽倒在地,多亏旁边乐晓嘿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他,“蓝哥,你没事吧?”

蓝溯定了定神,摇了摇头,却没说什么。

众人的汇合虽然充满凄凉,但依然鼓舞了士气,蓝溯一马当先,率领众人飞速赶往魔界大殿。

守卫大殿的妖兵非死即伤,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但尚有一个紫衣人同一个玫红衣衫的人在拼命打斗,看样子是双方将领。

“那妖怪快快投降!”蓝溯脚尖一点凌空飞到二人侧面,这时他也禁不住大吃一惊,这二人竟是紫坽甝和瑰夜!

“住手!打错了!你们是自己人!干什么呢?醒醒!”蓝溯总把紫坽甝和瑰夜当成自己人,此时他根本就忘了紫坽甝是魔界公主而瑰夜是天庭神仙的事实,觉得她们是为妖法所控制,已经不认识人了。他大喊一声,用流云双钩隔开二人兵器,同时向后面大喊:“快来人!把她们拉开!”

乐晓嘿、风文笑等亦非等闲之辈。风文笑虽失一臂,但威风不减。二人一听此言一跃而上,乐晓嘿扯住紫坽甝,风文笑阻止瑰夜,加上蓝溯的帮忙,很快把二人拉出了对方的攻击范围,此时,程大娘也已赶到,同乐晓嘿拼命拉住激动的紫坽甝。

“放开我!让我杀了这贱人!”紫坽甝拼命挣扎,无奈无法挣脱。

蓝溯大喊道:“你们是自己人!你们被妖法控制认不出敌我了!不要再打了!”

“放开我!她不是什么自己人!她是我们不共戴天的仇人!让我杀了她!”紫坽甝根本听不进蓝溯的话,兀自在拼命挣扎。瑰夜倒还冷静,只是脸上那幸灾乐祸的表情实在令人奇怪。

蓝溯见同紫坽甝根本说不清楚,把目光转向了瑰夜,“这是怎么回事?”

“蓝溯!你好糊涂啊!一切都是这个贱人精心策划的!她是神界的人,她想利用凌儿利用你们杀了我父皇——圣君紫倁,这样她就成了神界的功臣。她在凌儿铸造沉墲神剑时把我哥哥推入了铸剑炉,沉墲剑魂便是我哥哥的魂魄。这样一来,沉墲起不了作用甚至还要起反作用,凌儿、血沉槥还有我父皇就只有一个下场——同归于尽!”紫坽甝泪流满面,声音嘶哑,瘫倒在地上。

“什么?”蓝溯不听则以,一听惊得魂飞魄散,整个人呆住了。随后,他发了疯一般地向大殿冲去。瑰夜一直微笑着看着这一切,见其他人也被这一惊人的消息惊得不知所措,她手中剑划了一道直线刺向紫坽甝,“去死吧!”

“叮!”关键时刻,乐晓嘿挺剑而起,全力迎上瑰夜的这一击,两剑相碰,一声脆响。

“乐晓嘿!哈哈!你这个受害者!”瑰夜阴笑着。

乐晓嘿心理素质尚算好,对这句分散自己注意力的话不理不睬,不料一眼瞥见地上一个蓝莹莹的东西,原来是蓝溯跑得太急,随身的幻影神镜落在了地上。乐晓嘿连忙一把拾起,就欲还给蓝溯,“蓝哥……”

但过分冲动的蓝溯早跑没了影。

“幻影神镜?哈哈!蓝溯,这是他自己找死!乐晓嘿,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杀不杀紫坽甝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们在还的,全是一百年前蓝溯欠下的债,我们全是这场百年孤独的牺牲品!”瑰夜收起了手中的剑。

“我不会听你胡说的,蓝哥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蓝宇国!”乐晓嘿心如磐石。

“你与蓝溯相处这么长时间,可知道他的表字?”瑰夜忽然发问。

“蓝哥字啸烟,怎么了?”乐晓嘿想不出这其中有什么玄机。

“你可知他为何字啸烟?”瑰夜紧紧追问。

“他喜欢叫啊!”乐晓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错!因为他前世的名字,就叫蓝啸烟!此名取自‘独立书斋啸晚风’和‘蓝田日暖玉生烟’两句诗!一百年前,为了一己私利,他弑父杀母,丧尽天良!”瑰夜冷冷地说,“他还想以凌儿、血沉槥二人的鲜血为代价,换取他的兴国,他的锦绣江山!”

“一派胡言!”乐晓嘿大怒,他绝不相信蓝溯是个如此之人,“你有什么证据?”

“我有的是证据!”瑰夜狂喊道,“蓝啸烟,他干的好事别人不知道我可知道!他这个阴柔害物之徒!哼!如今我就擿奸发伏,将他的罪状公诸于世!”说完手一挥,一道玫红色光线直直地射入幻影神镜,神经的镜面逐渐清晰起来。

“你们自己看吧!”瑰夜转身,不再看众人。

 

蓝溯拼命地跑着,他要走,把所有的一切告诉凌髐蜭。这是一场阴谋!阴谋!

他一头冲入了魔界大殿。

凌髐蜭注意到了他,却没有看他一眼。她尽力地调整着气息,此时气色已经好了一点,但那雪一样白的脸色还是显出了主人的虚弱。

蓝溯望着凌髐蜭,这一刻,他心中有着万语千言,但话到嘴边竟全然忘记了。

我是罪人,是我,毁了蓝宇国江山;

我是罪人,是我,破灭了蓝宇国人民的梦;

我是罪人,如果,如果没有我,也许……

凌髐蜭紧紧拥抱着倒在地上的血沉槥,平静地望着紫倁。

紫倁一震,这是一种怎样的目光啊!

没有对死亡的恐惧,没有对宿敌的仇恨,没有假充顽强的冷傲,没有保存实力的姌和,只有一种温存,一种不带上任何情绪的、慈母一般的温存,仿佛眼前的一切,是上天赋予她的高贵使命,是她深思万遍之后不在乎成败的奋力一搏。

大敌当前,命悬一线,竟可以做到冷静得不带上任何情绪!

拥着血沉槥,凌髐蜭露出一个懒散的微笑,抬起纤纤素手将法力注入到血沉槥体内,“小槥,你在这里休息,战局交给我。”

血沉槥满眼担忧,但情知以自己法力根本帮不上凌髐蜭,只得深情地望了她一眼,“你小心。”

紫倁露出一个阴阴的笑容,万恶圣剑悄无声息却带着强盛的法力刺向凌髐蜭后心,既然你和血沉槥如此难舍难分,就去阴间好好做回夫妻吧!

紫倁自以为得计,但他万没料到在激烈的打斗中大殿内已冲入了一个人——蓝溯。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