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33.至上的法术

2015-10-31

紫倁虽认识这个阵,但想攻破它却并不容易。手一挥,他移开万恶圣剑,默念咒语,身后缓缓出现了一湾蓝色的逝水图案,“清清冷月对小窗,竹篱之下自芳香,怎得一现无人问,空留多情更哀伤!”转瞬间,逝水图案渐渐变深。紫倁并指如剑,手指向下一划,一道蓝光如一把巨扇,径直切到透明光罩之上。光罩受到攻击,呯然巨响,硬生生被切开了一道口子。周围的透明光受到攻击,纷纷退向两侧,蓝光渐渐膨胀,透明光罩上的裂缝越来越大。

凌髐蜭情知不好,双手在胸前交叉,“蕙兰翠竹,遥香清梦!”一道水晶光线轻灵若雨柱,带着空灵天下的绝美之气,径直袭向蓝光。紫倁冷冷一笑,右手控制蓝光,左手向万恶圣剑一招,圣剑自动移到水晶光线的进攻位置。

血沉槥不知何时来到了紫倁的身后,“两极阵”有一个特点,便是对男人、中性、双性之人均起作用,唯独对女人不起作用。因此这个阵对血沉槥来将与没有毫无二致,她举剑轻易地刺穿了透明光罩,一句刺向紫倁后心。

不料紫倁早有防备,但两极阵的特殊之处使他在反攻血沉槥时势必要受到透明光罩的阻挡,不过他很快克服了这一弱点,只见他左手双指夹住偷袭而来的沉墲剑,掌心一道血光一闪,血色光线沿着沉墲神剑静静流出,出其不意抵达在持剑的血沉槥身上。

“啊!”血沉槥万没料到紫倁有这么一招,一声惊呼,被推开三步。

“小槥!”凌髐蜭惊不自胜,迅速飞去将血沉槥抱在怀里,“你没事吧?”

“才没事呢!”血沉槥把头埋在凌髐蜭怀里,只要她的凌儿在身边,她什么也不怕了。

凌髐蜭打向紫倁的水晶光线一遇到万恶圣剑立刻被吸收。万恶圣剑一转,被吸收的水晶光下竟从另一个角度反射而出,径向血沉槥打来。

“小心!”凌髐蜭手疾眼快,右手连挥幻化出一朵粉色云彩,云彩轻轻旋转,自动移到透明光线进攻的地方。

“呯”的一声,云彩与水晶光线相碰,气流一滞又一震,冲击波、气浪如水漫开,一股劲风拂过大殿中的三人,撼得牢固的大殿也晃了晃。

 

瑰夜看着遥记东一拳西一脚地同五个将军游斗,不情愿地拔出剑来,与一个魔界将领战在一起,未打两下,她虚晃一招,似乎打不过,败下阵去。

她一路飞奔,不觉间已将那魔界将领不知落在何处了,此时她又一转头,飞向魔界都城城门,出了城门三十里,便是凌髐蜭的圣界大营了。

那五名自由之邦的将领与三千兵已经与守卫大营的兵将们汇合并安置好那些被救出的家眷。瑰夜思索片刻,摇身一变,变作一个青面妖怪,沉沉念道:“天地黄泉,万物复燃,此劫不灭,此心不变,开!”

忽然间,一扇空间之门打开,门中涌出了一群妖怪,为首的见了瑰夜,连忙行礼,“瑰夜仙子叫我们有什么事吗?”原来,这都是一些云宫兵假扮的妖魔。

瑰夜一挥手中剑,“听着,我们现在要去自由之邦的大营,杀了那些家眷!但是,尽量不要伤害那些士兵,听清楚了没有?”

“是!小人明白!”众妖兵挥舞手中各色武器,向着营门就冲。几个自由之邦兵想阻止,却未接几招便成了刀下亡魂。

众妖兵似乎认识路一般,很快冲到了那些家眷居住的营帐。一个红发妖怪抓住了一个孕妇,那孕妇见他丑陋无比,吓得放声尖叫。妖怪提起手中刀,一刀剖开孕妇的肚子,另一只手伸进血淋淋的孕妇腹中,掏出了一个胎儿挑在刀尖上。

另一个绿发妖怪却偏爱折磨人,他揪住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一刀砍了他右腿,又一刀砍了他左手,然后将右腿接在左手的位置,左手接在右腿的位置,看着那小孩拼命嚎哭,哈哈大笑。

营中的兵将奋力阻止,怎奈瑰夜与另一部分妖兵只是死死缠住他们,让他们腾不出手,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

不一会儿,众家眷已被妖兵杀光,瑰夜持剑一挥,大笑:“弟兄们!走!回城报功去!”妖兵们纷纷撇开自由之邦兵,化风雾与瑰夜一起飞去,转瞬不知去向。

这里,只剩下一地残缺的尸体。

“亲人们!”自由之邦的兵将们见此情景痛不欲生,纷纷哭拜在地。

“是我们对不起你们!”

“我们没有尽到责任!”

刹那,哭声响成一片。

 

这场大战,紫坽甝也参与了进来,她虽在内区,却未碰见“四圣”和遥记。

一群自由之邦兵围住她猛杀猛砍却奈何她不得,其中一个动起了暗算的主意,他退出包围圈,拈弓搭箭,对准了紫坽甝!

“休得伤人!”忽然,一柄剑刺入了这个兵的后心,一个玫红衣衫的女子随即来到紫坽甝身边。

“瑰夜!”紫坽甝看了对方一眼。

“正是,胜利正在向我们这边倾斜。”瑰夜得意地一笑,“相信不久我们就会大功告成。不过你可得信守承诺。”

“这个自然,你放心好了。”紫坽甝血剑一挥,一个自由之邦兵凄然倒地。

 

自由之邦与圣界官府联军魔界都城外大营。

兵将们哭声震天。

“弟兄们!”又哭了片刻,一个将领站了起来,“哭是没有用的!我们在这痛哭,不如杀入城中找那伙妖怪报仇!”

一席话惊醒梦中人,几千人顿时醒悟。

“对!报仇!”“我们进城报仇去!”“杀了这帮妖怪!”

将领们一齐拔剑,“想报仇的跟我们来!”

“冲啊!”兵们在将领们的带领下直冲向魔界都城,他们疯了一般全体出动,现在,他们是真的急了,什么也顾不上了。

在这些人的后面,另有一只兵器不整齐的矮小队伍,那么不引人注目。

 

有乐晓嘿在旁帮忙,蓝溯的情况好转了不少,但他却止不住分心去想别人,“四圣”和遥记等人怎么样了?凌髐蜭和血沉槥又怎么样了,她们不会碰上紫坽甝吧?

不过这一仗胜的希望还是很大的!这样自我安慰着,蓝溯又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敌人身上。

 

紫倁右手一握,蓝光骤然变强,一声脆响,围住紫倁的光罩支离破碎,如一块被击碎的琉璃,哗啦啦倒塌下来。水晶光片纷纷掉落于地,一闪而逝。

“看来,不用绝招是不现实了。”凌髐蜭凝望着紫倁,手一招,水晶小剑绝令自动飞到她的手上,她淡漠地念起:“轮回千载,我恨依然;

时过境迁,我怨未变;

此怨不消,此恨不灭;

以我仇恨,灭地毁天。”

刹那,一股柔和的气息笼罩着天地间,点点粉光泛起,在这温和的光晕中,一道粉色光柱冲天而起。

凌髐蜭用绝令在自己右手的手腕上划了一道伤口。点点鲜血滴出,却不落地,仅仅在空中幻化成一条粉色的光带,此时的气氛说不出的和睦,天地间粉光弥漫,仿佛是童话中公主和王子见面前的铺陈。

凌髐蜭染上鲜血的手中幻化出一道粉红色的符文,周围空气中的温度迅速上升,直到达到一个极为宜人的程度,让人好不舒适。童话般的气息在整个魔界弥漫开来,那种柔软的温馨把所有的血腥都冲淡了。

再一挥手,粉色光带游移而上,如巨龙盘柱一般牢牢盘在了粉色光柱上,粉色光柱立即开始旋转。

紫倁丝毫不敢松懈,在凌髐蜭施法的同时他右手幻化出一道蓝色符文,陈稳念咒:“

相思苦,梦何在,等君月落天亦白,

夜深碧水东流,对月长吟空徘徊。

相思苦,君何在,梦若飞花到蓬莱,

谁言夏日风采,荷头蜻蜓也伤怀。”

逝水图案上顿时蒙上了一层蓝雾,蓝雾背后的逝水风起水涌,变幻不定。渐渐地,逝水图案倒映出了一轮弯月,猛然间,从弯月上幻化出一股蓝紫交加的旋风,一声惊涛拍岸之音,旋风裹挟着雨滴,游移着如一场龙卷风在逝水图案中脱离出来,奔向凌髐蜭。

凌髐蜭心念一动,粉色光柱自动迎上蓝紫旋风,这次二者并非“头碰头”地碰,而是“肩并肩”地撞。

两者一个温暖,一个神秘安静,完美地隐藏了各自的强大杀气。使得这场法术对决像极了一场展示。

远远望去,那场面就如同两道龙卷风撞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响声震天,屋宇动摇,大地震颤。

两道光由合而分,各被震开三丈,却又纷纷汇聚力量,发生了更猛烈的第二次碰撞。

“嘭!”

二光相碰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此时,在漩涡的两极,一幅五彩缤纷的风景图画与一个紫色光圈闪现出来,分别前推然后又撞在一起。

噼啪之声不绝于耳,气浪如水一般漫开,碰撞之中,各色光纷纷被卷入那个已形成的大漩涡之中,漩涡越转越快,以至于无数跟不上节奏的各色光点纷纷被抛出,做起了离心运动。

终于,漩涡达到了一定的转速,它如同一颗燃尽能量的恒星,忽地炸裂开来,在爆炸中心的周围,形成了一个美丽的七色光晕。

“轰隆隆!”爆炸了的漩涡塌了下去,冒出一股浓烟。冲击力将光点们推向四面八方,辐射力、冲击波、气浪席卷天地,简直要将豪华的魔界大殿夷为平地。

不料,就在炸裂的瞬间,在破碎的蓝紫光中忽然冲出一道绿光,绿光光势威猛,径直攻向凌髐蜭和血沉槥。

二人措手不及,凌髐蜭反应稍快,手心立刻蕴起一团粉光,化作一条尺长的光带,如一条粉色巨龙扑向绿光。

绿光见了粉光,不闪不避,化作一条玉蛇一口吞下了粉光。凌髐蜭情知不妙,挥动手中的水晶小剑绝令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幻化出四道剑符,当玉蛇袭到时,四道符文同时发出四道粉光,汇聚在凌髐蜭剑尖。四光相碰,一面粉色的小镜子立刻出现在凌髐蜭身前。

玉蛇又化为绿光,但当它袭到镜面的一瞬,却并未被反射,而是直接穿过镜面攻入了凌髐蜭的防御。

“糟了!”与此同时看清情况的血沉槥一边跺脚,一边挥动手中沉墲神剑一连幻化出三道光墙。但这绿光势大力沉,速度又极快,不等血沉槥幻化出第四道光墙便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推倒三道光墙直直打到了凌髐蜭和血沉槥的身上。

“啊!”惨叫声回荡在大殿内。凌髐蜭和血沉槥飞出五步,摔在地上。

“小槥,你没事吧?”虽然自己伤得极重,但凌髐蜭在神志清醒的第一时间还是选择抱起了受伤的血沉槥。

血沉槥静静地摇头,靠在凌髐蜭怀里。

“幽梦影,千变万化,玄影咒,三样顶尖的法术你竟然可以一齐用!之前我真是小看你了,紫倁。”喘息刚定,凌髐蜭向紫倁凄然一笑。

“不敢,你能将‘海市蜃楼’夹在‘不灭剑诀’中用,看来我也轻敌不得。”紫倁“回敬”道。

凌髐蜭不语,按常理,法术的应用有时空限制,即某一个特定时间某一个特定地点一个人仅能用一种法术,同时使用两种法术本属无稽之谈,但法术造诣达到某一高度的圣者却可以打破这一界限,同时同地使用两套截然不同的法术,更能使其中一种隐于另一种之内,打敌人个出其不意。这种造诣远高于常规的“身外身”法术,至今为止三界之中也仅有几人能够做到。

而紫倁竟可以同时同地地使用三种法术!虽然将“千变万化”藏入“幽梦影”中时暴露出了“千变万化”的紫光显得蓝光光色不纯,但另一种法术“玄影咒”却藏得天衣无缝。

凌髐蜭搂着血沉槥,望着紫倁,坚强地抿住嘴角不让鲜血流出来。但紫倁似乎从她白得毫无血色的脸上看到了什么,右手一招,万恶圣剑飞回了他的手上。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