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32.奋战魔都

2015-10-31

“我啊!”冷不防背后袭来一道蓝光,一举削掉了他的脑袋,那无头的尸体栽倒在城墙上。

他的背后,是一个一脸得意手提流云双钩的质朴农人——蓝溯。

众人见到蓝溯,又惊又喜又怕,纷纷问道:“你不是死了吗?”“你是人是鬼?”

蓝溯开了个小玩笑:“阎王爷不收我,又送我还阳来了。他老人家说封建保守自私妥协之人还没死光你小子就想死?没门!”

城下不少蓝宇国人早明其理,一齐大笑。

蓝溯紧接着正色道:“大家也都看见了放下武器是何下场。大家说,现在该怎么办?”

众人沉默片刻,喊声雷动:“这帮不讲信用的狗妖怪!我们跟他们拼了!”

蓝溯叹了口气,“实不相瞒,紫倁已下诏叫各路军队火速勤王,援军在几个时辰内即到,到时我们在人数上会占很大下风。我们只有速战速决,才能避免被两面夹击!”

“一切全听蓝大人的!”“对!全听您的!”众人争相呼喊,刚才若非蓝溯,他们早赴黄泉了,此时人人心服蓝溯。

“好!”蓝溯见目的达到,高兴地一挥手,“梁六,王二,李伍,吴三,赵四!”

“小人在!”五个将领站出来跪下。

“带三千名弟兄,保护着大家的亲属,出城回到圣界大营,待我们打赢了一同回去!”蓝溯下令道。

“是!”五人领令。

蓝溯念段咒语,一阵阴风刮起,那些被刮走的兵器又回到了它们主人的手中。

“呀!”众人喜出望外。

蓝溯手提流云双钩,向前一挥,“其余的兄弟们!跟我冲!杀啊!杀掉紫倁那不讲信义的老魔头!”

“杀啊!”“冲啊!”喊声震耳欲聋,响彻天宇,众人如一股愤怒的洪流,以大无畏的气势冲向城内。

“这就是你的‘好戏’?”紫倁正暗自心惊,冷不防凌髐蜭一声笑问又吓了他一跳,转头看见凌髐蜭正笑吟吟地坐在椅子上,手捧一盏香茶,徐徐地品。

“哼!你用幻术假装杀了蓝溯,而实际上他却毫发无损!我太大意了!”紫倁恨恨地说,“你早就料到这一切了吧?太了不起了!”

“不必谦虚,你也已经不错了啊!”凌髐蜭微笑,仿佛她并非在与敌人针锋相对,反而是同朋友随意交谈。

紫倁望一望手中银白的锁链,发现它并未穿在凌髐蜭的锁子骨上,他何等聪明,立刻明白过来,凌髐蜭在这锁链上也用了幻术,这种他不注意尚且识不破的幻法,瞒过那些那些法力远低于他的穿锁子骨的小妖岂不易如反掌?

这么说,那几个人……

“不好!”紫倁方觉中计,咬牙切齿,“你……你们要里应外合?”

凌髐蜭点点头,无奈地说:“你现在才发现,不觉得晚了些吗?”

此时,血沉槥推门而入,“凌儿,那些看守我们的妖魔鬼怪都解决掉了。风文笑他们正在向外冲杀!”

凌髐蜭跳起来跑到血沉槥身边,“那太好了!这里危险,你快走,我解决了这个老魔头就去找你!”

“不,我说过,要和你一起杀了他!”

“可我担心你……”

“我不会有事的。”血沉槥坚定地说。话音未落大殿周围喊杀震天,想来十风文笑等人正与敌人斗到激烈处。

紫倁暗叫糟糕,想不到凌髐蜭小小年纪,计谋如此之深,他无意间瞥了一眼凌髐蜭,发现她的脸色略显苍白,显然,自己的那一剑太过出其不意,凌髐蜭虽早有防备,用了幻术,但还是因为他紫倁实力过强而受了轻伤。

此时,紫倁又有了信心,他淡然一笑,“我这一生最大的乐事便是能同各高手交流,最近上天待我真的不薄,上次遇上了凄鸷太子,这次又遇见了你。”

“是吗?母后,看来,你真的是众叛亲离了,三界人人欲得你而诛之。”血沉槥的唇边涌起一抹冷笑。

“小槥,母后只能告诉你一句话,想杀我的人,总会死在我的前面。”紫倁冷冷“回敬”过去。

 

蓝溯率大队人马横冲直撞,狂杀乱砍,他法术并不极高,但遇上的对手都是些小妖,因此所到之处,无人敢当。

相比之下,“四圣”与乐晓嘿的情况差得多,他们是自内向外冲,所遇均是魔界近臣,法力各个不低,加上这五个人人数太少,就连乐晓嘿这样的高手也显得力不从心。

众妖魔似乎看出了乐晓嘿不是等闲之辈,五个大将将他围住一起进攻。乐晓嘿凌然不惧,左手幻化出黄色光罩牢牢将自己保护在内,右手兵器连挥一连发出十道不同颜色的光分攻五个方位,五个大将也并非无能之人,迅速将十道光接下,但乐晓嘿强大的力量还是将五人震退三步。

“妖魔鬼怪休得猖狂!”忽然,两道光——一蓝一玫瑰红落入魔界阵营,“轰”的一声爆炸,将众妖炸得哭爹喊娘。

两道光乘机化作两个人影,遥记和瑰夜!

二人迅速退到乐晓嘿身旁,他们的出现,让不但乐晓嘿而且“四圣”都高兴不已。乐晓嘿喜得手舞足蹈,“你们两位也来帮忙了啊!待会打赢了请你们吃饭!”虽然他深知瑰夜在救凌髐蜭的行动中当过叛徒,但遥记却是带他回圣界的已改邪归正的人,因此他也有点不计前嫌的意思。

遥记观察了一下战局,神色忧虑地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晓嘿,你去蓝溯那边帮帮他,他一个人,力量太单薄了。这里有我们。”

“好,那麻烦你们了。”乐晓嘿不假思索地点点头,就欲腾空而去。

“等等!你真的不怀疑我们?”遥记不知为何问出这样一句。

乐晓嘿转身面对他,郑重地说:“至少,现在你们是真心帮我御敌的。”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遥记神色复杂。乐晓嘿向他一笑,化道黑光消失在了远处。

“信任?唉!”遥记收起感慨,专心对付五个大将。

瑰夜身影一闪,跃出圈外,似乎并没有帮遥记的意思,不过在看看热闹。

 

向内冲杀的蓝溯此时已被魔界众兵的几个阵法弄得手忙脚乱,原来的意气风发已不知去了哪里,他此时在心中暗暗佩服紫倁的用兵之才,但更担心凌髐蜭的安危。

不料他稍一走神,立刻便陷入了众妖的围困之中,对方几个连环招式攻得他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情知不好,蓝溯右手虚挥,幻影神镜立刻游移而上,牢牢停在他右手三尺处。

“静静幽谷脉脉开,何怨蜂蝶未曾来?

寡廉鸡豚自践踏,无端松柏笼阴霾。

绿衣报仇仍有望,六月飞霜昭悲怀。

敢笑封侯违命近,蜀中犹有廖化在。”带着愤懑和不甘,蓝溯念完这以薛孽《题莠》一诗编成的咒语。瞬间,铅灰色光芒在幻影神镜上飞射而出,奔向东西南北四个方位,一触地便发生剧烈爆炸。

“嘭”的一声,烟尘四起,围绕蓝溯,铅灰色光芒形成了一个光圈,渐渐逼近地面,在与地面接触的刹那又一次炸开,火光四溅。众妖兵被炸得鬼哭狼嚎,在强大的冲击力下纷纷倒飞出去。

“蓝哥!”一道黑光由远而近,一个英俊快乐的身影飞到了蓝溯身侧。

“晓嘿?”蓝溯颇感意外,“你怎么来了?髐蜭那边怎么样了?”

“遥记和瑰夜也来帮忙了,那边不太吃紧。”乐晓嘿很轻松地说,“他们叫我来帮你。”

蓝溯露出一丝欣慰,“神界的人,居然能这么好。”

“世上好人多着呢!”乐晓嘿乐观地说,“等打败紫倁魔头,我们去找更多志同道合的好人!”

“太好了!”大敌当前,蓝溯竟然差点像个孩子一样跃起来,见晓嘿好笑地看着他,他也有点不好意思,“哦,我就是太高兴了!”

“这是战场,再高兴也不能掉以轻心!”乐晓嘿提醒。蓝溯心服口服,点头不已,专心对敌。

 

紫倁站在大殿正中,紫衣飞舞,凄异中又有一分火一样的欲望。对面的凌髐蜭紧紧握住血沉槥的手,秀发上垂肩的透明粉色绫带轻轻飘扬,友好地拂过主人的绝世容颜。

“这一战,真的不可避免。”看了看血沉槥,紫倁有种决然,“不过,能同三界数一数二的高手过招,也是一种荣誉。”

“过奖了。”凌髐蜭淡漠地回答,“开始吧,我让你先出一招。”

“你会后悔的,为你所做的一切。”紫倁看着凌髐蜭,“你过于自信了。”

“我不会,请出招。”凌髐蜭伸手幻化出绝令,此时,剑上黑、粉、蓝三色光芒流转不定。血沉槥也拔出半透明的沉墲神剑,严阵以待。

一声脆响,万恶圣剑凭空出现在紫倁手中,刹那间一室绿光洋溢,那凌厉和傲然的气势瞬间充盈了整个魔界大殿。

“心若浮萍梦若霜,月下孤影谁彷徨,蝉儿尚成双,古树上对唱,问君我心为谁伤?浮萍无根路茫茫,百转千回几断肠,飒飒秋风吟,袅袅紫衣扬,醉里秋波含泪光。”紫倁沉郁地吟咏着咒语。刹那,一道紫光横空出世,幻化为一道燃烧着的紫火,滴溜溜围着凌髐蜭和血沉槥打转。

“你用的是紫火令吗?”凌髐蜭识得这法术。但血沉槥一听这法术的名字便大吃一惊。紫火令?一言堂的终极法术之一,是一言堂创始人赵醉鹏以自己的一首词——《紫陌花开》为口诀创编的。但可惜后世一言堂堂主无一人有赵醉鹏之才,对这法术连练的希望也无,故此已失传多年了,想不到紫倁能将它练得如此纯熟!

“恨千载,此心未没笑嫣然,何必惊痕,此情从头恋,峰回路转,花明柳又暗!”凌髐蜭右手挥剑向天,左手幻化出一道透明光线斜推向紫倁。顿时,一道透明光线一分为二,其一的目标为紫火,其二的目标为紫倁,再快接近目标时,透明光线突然同时发生异变,其一变为一个光球,其二变为一个光罩,将紫火、紫倁分别罩在了光球与光罩之中。

“两极阵!”紫倁有点惊怒,此阵为战天神教第五任教主、蓝宇国圣主之一无法所创,咒语是无法的一首词作品《梦轻云》,在受困时施展此阵可达到解围和进攻的双重目的,只不过,无法一死此阵便失传了,凌髐蜭是如何学会的?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