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31.局中之局

2015-10-31

为了稳定军心,凌髐蜭、血沉槥、蓝溯、乐晓嘿四人议定先不将敌人的阴谋告知大军,而是加紧赶赴魔界都城。

两日后,大军抵达了目的地。

魔界的都城自由之邦的不少人都去过,但因为那次是救凌髐蜭,来去匆匆,谁也未能将魔界都城细看。此时再次仰望着座城池,众人仍忍不住大吃一惊。

峻宇雕墙的巍峨城池矗立着,城中角楼高耸入云,整体的紫色格调与角楼的浅石绿色交相辉映,竟给人以一种神秘而又崇高的仰慕感。

 

“报——敌军已兵临城下。”一个魔界士兵冲入紫倁宫殿。

紫倁静了片刻,悠长地说:“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吩咐道:“来人,将冯羽觞、郁绯袅与顽抗被当场杀死的金漪然、明涟的首级挂到城上,大开城门,按计划行事!”

“是。”士兵领令而下。

 

但城池的震慑力未能持续多久。徐雅青一马当先冲到城前,“紫倁大魔头!快快开城投降,老子留你个全尸!”

话音未落,只见城上悬挂起四个首级,紧接着城门大开,“咣啷”一声,吊桥放下。

这四个首级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冯羽觞、郁绯袅、金漪然、明涟。

只听城上大喊:“小兔崽子们!我们魔界已经占领了你们自由之邦与圣界官府,你们的亲人都已在我们手中,乖乖投降保你们全家人平安,否则,你们就现在你们亲人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此时,城中涌出一伙妖兵,每个都持刀挟持着一名或妇女或老人或幼儿,顿时哭喊声响成一片。

自由之邦众人各个大吃一惊,未料到紫倁竟有这么一招,见到近在咫尺的亲人,听到亲人无助的呼救,每个人的心都碎了。

他们愿意放弃生命,只要亲人能够平安。

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被一个妖兵将刀横在脖子上,他吓得拼命地向前伸出手,“爹……救救我……”

另一个怀抱几个月婴儿的妇女却显得深明大义,拼命大喊:“夫君,不要管我们!杀了紫倁,为我们报仇!”

蓝溯时至今日才深深体味到紫倁的老谋深算,而乐晓嘿则被这一幕气得七窍生烟,破口大骂:“紫倁!你这个王八蛋!是个男人就放了他们!我跟你好好地打一场!”

对方阵营中呼夫唤儿,寻子找爹的一大片喊声使自由之邦部队军心动摇,一时间连凌髐蜭也无计可施。

关键时刻,见事有变的蓝溯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大喊一声:“不要上了妖魔的当!放下武器就等于任人宰割!妖怪是不守信用的!到时候不仅他们要死,你们也得死!连报仇的人也没有了!”

这番大喊刚刚起了点作用,就被风文笑的痛哭声打消了下去:“那么蓝大人难道要我们从自己亲人的尸体上踏过去去取得所谓的胜利吗?”

蓝溯默然。

城上的声音此时又响起:“抱歉,鄙人没有你们那么长的时间。我数一二三,再不作出决定,我就先杀了所有的老人。接着数四五六,再不作出决定,我就杀了所有的女人。最后数七八九,要是还不作出决定,就休怪我手下无情,连小孩也全杀了!”

此时,正义一方的军心不稳,主战主降分为了两派。

徐雅青、蓝溯、乐晓嘿主战,“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们即使投降了,他们也未定能平安!皇上,打吧!”

而风文笑、吴欣颂、慕容孤云却主降,“我们不能拿几万人民的鲜血来换取所谓的胜利!我们宁可死了,也要保全亲人!”

蓝溯大怒:“你们认为自己死了亲人就能平安了吗?”

风文笑毫不留情地回击:“你无情无义,践踏的是别人亲人的鲜血,当然不会明白我们的感受!”

凌髐蜭神色复杂,望了血沉槥一眼,无视众人鼎沸般的争论,平静地问:“你的意见呢,小槥?”

血沉槥信任地望了一眼凌髐蜭,“昨夜你不是早就料到紫倁有如此一招了吗?”

凌髐蜭淡淡一笑,“看来我没失算。”

主降派与主战派仍在口沫横飞地争吵着,根本没听到凌髐蜭与血沉槥的谈话。

城上的声音早已不耐烦了,“别再浪费时间了!一——”

“不用数了!”凌髐蜭毅然决然地打断了他,“我投降!”

此时,圣界军队一片哗然,显然颇感意外。

一部分人欣喜亲人得救,感激涕零,风文笑更是老泪纵横:“皇上舍己保人,老臣感恩戴德,替三军将士谢谢皇上了。”

另一部分人却恨凌髐蜭软弱,担心大家的安危,蓝溯反对得最激烈:“不行!不能投降,我不同意!投降了什么都没有了!我不干!”

乐晓嘿一把将近乎疯狂的蓝溯拉住,“我姐姐已经作出决定了,你就尊重她的选择吧!”

蓝溯两眼通红,向天大啸:“尊重?她是错的,我怎么尊重她?”一把甩开晓嘿,蓝溯大叫:“火炮手听令!调转神机大炮!把城门前的人质与妖怪一同炸死!开炮!”

风文笑大惊失色,“住手!不得胡闹!”

“你拿三军将士亲人的性命开玩笑,恐怕无人再服你!”慕容孤云冷冷地道,“人命关天,谁会听你的,向自己亲人开炮?”

“呸!谁敢不开炮,我先杀了谁!”蓝溯大怒,手中幻化出流云双钩。

不料慕容孤云早已横剑当胸,“谁敢开炮,我先杀了谁!”

蓝溯怒令智昏,一钩向慕容孤云打去,“那我先杀了你!”

骤然间,一道粉光直冲向蓝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隔开流云双钩。粉光化作粉剑,一剑刺入蓝溯的胸膛,将他挑起推向远处。

“啊!”蓝溯绝望的叫声回荡在天际,他的身体在半空中落下,掉在远离战场的地方,溅了一地的鲜血。

出手的是凌髐蜭,她将手中剑推回鞘内,冷冷地说:“谁再对投降有异议,这就是他的榜样!”

顿时,战场之上鸦雀无声。

“好,圣帝果然识时务。”城上的声音大笑,“放下武器,你们就可以同亲人团聚了。”

自由之邦与圣界官府的部队齐齐将武器放下,虽然有一部分人明显不甘心。

城上刮起一阵阴风,瞬间将所有人的兵器刮走,收入城内。一个衣着朴素的将领带领着一群妖兵走下城来,走到凌髐蜭马前,“请圣帝和诸位大人同我一起去面圣。”

凌髐蜭、血沉槥、“四圣”、乐晓嘿等人一齐下马,在众妖兵的簇拥下向城内走去,衣着朴素的将领又转身对众降兵降将大声道:“既然投降了,便都是一家人!去与亲人团聚,进城休息吧!”

此言一出,整齐的自由之邦军队顿时四分五裂,小妖们也不再挟持着那些妇孺老幼,而是由他们去找自己的亲人。

进城时,那衣着朴素的将领将凌髐蜭等人都用铁钩穿了锁子骨,待到大殿,那将领将众人拦于殿外,“圣君只想见圣帝一个人,其他人请到偏殿休息。”

血沉槥担心地看了凌髐蜭一眼,凌髐蜭自信地向她点了点头,随那衣着朴素的将领进入大殿。

殿门在二人身后徐徐而关,中人的目光一直远送到二人消失在大殿里。

凌髐蜭一进入大殿便迎面遇到了一股绿色气流的袭击,她无力反抗,绿色气流刺穿了她的左胸,她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跪在地上。此时绿色的气流已化为万恶圣剑,飞回紫倁手中。

“你太喜欢偷袭了!”凌髐蜭凄凄地一笑,捂住左胸上流血的伤口,这一剑真够狠的!

紫倁走到她面前,伸出一只手,“站起来。”

凌髐蜭拉住他的手,靠他的一部分力量才勉强站稳。

“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紫倁将她拉到大殿正中,“蓝溯说得对,放下了武器,就等于任人宰割,可你却杀了他。”

“我不想拿三军将士亲人的生命开玩笑。”凌髐蜭放开了他的手,转过身向殿门走去,大殿之中静得出奇,只有穿着凌髐蜭锁子骨的两条铁链曳地,与地面摩擦发出几丝清晰无比的声音。这锁链丝毫破坏不了凌髐蜭的美,染了血的它们像极了两条红缎带。

“回来!你干什么去?”紫倁轻轻一拉手中的锁链。

凌髐蜭转过身,“我想再看一眼将士们与亲人重逢的场面,最后一眼。”

“在这里不也可以看吗?”紫倁报复似的在空中幻化出一面光镜,这光镜的规格比蓝溯的幻影神镜大上几倍,画面也清晰许多。

三军将士见到了亲人,哭的哭,笑的笑,叙了几句离情,在魔界士兵的邀请下纷纷入城,却不料在最后一家也走入城中时城门突然关闭,魔界士兵纷纷不知去向。

此时,城墙上突然出现了一排弓弩手。

“不要!”凌髐蜭奔到紫倁面前,抓住他的手跪了下来,“求求你放了他们!你不可以不守承诺的,不可以!”

紫倁把凌髐蜭扶起来,柔和地说:“你现在自身都难保了,就不要管别人了。”

“不!”凌髐蜭流着泪摇摇头,被紫倁甩在座椅里。

“你现在痛苦也无能为力,好好看戏吧!”

凌髐蜭兀自在哀求:“紫倁伯伯,我求求你,不要……”

弓弩手搭上箭,“放!”居高临下密集的箭仿佛一张箭网,无数人在这张箭网下凄然倒地。

手无寸铁得降兵们大乱继而大怒,“你们说好了只要我们投降就放了我们,为何食言?!”刹那间,质问声此起彼伏。

弓弩手又搭上了第二支箭,那个衣着朴素的将领邪笑一声:“相信了不该相信的人的笨蛋活该是这个下场!你们别忘了,妖怪何曾守过信用?”

众人愤怒的目光变为了恐惧,小孩子们的哭声响成一片,女人们惊惶地把孩子抱在怀里,向男人们身后躲去。

“放!”衣着朴素的将领一声令下,人们再度哀嚎惊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不了此时不知从何处飞来几枚蓝色暗器,飞入弓弩手从中,落地即炸,毫无防备的弓弩手们被炸倒一大片,阵脚顿时大乱。又一道蓝光飞旋而来,将四周的弓弩手纷纷打落城下,那些弓弩手死伤无数。

“是谁?”衣着朴素的将领大怒。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