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29.凄鸷太子的再次出现

2015-10-31

乐晓嘿迟疑片刻,犹豫着回答:“能打败紫倁固然好,可掘人坟墓也太不道德了吧?”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大敌当前,还顾及这些做什么?”蓝溯很生气乐晓嘿的婆婆妈妈,将后者一拉,驾云就走。

 

蓝宇国历代的帝王木都在圣界,虽然后期的不断迁移使蓝宇国最终迁出了圣界,但每代帝王死后必要回圣界安葬,这似乎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则。

历代帝王的坟墓有大有小,形状各异,完全依照帝王个人的喜好而建,其中有雄伟壮观的金字塔,有绮丽巍峨的大宫殿,有质朴简约的小坟冢,也有高耸入云的记事碑。其中要数薛孽时代的帝王无法的墓最特别了——一座深埋地下的水晶冰宫。

这座冰宫是无法生前用琥珀水晶和万年寒冰制造的,其中存放尸体的冰床(注释一)是纯粹的万年寒冰,尸体放上去,可保千年不腐,据说她与其皇后及多位妃子甚至情人冰游都在这个冰床上,乐晓嘿没听到这个传闻便抑制不住好奇,总想知道那张神奇的床有多大。

紧挨着这个冰宫,便是烜赫一时的第三城邦城主温暖的墓,有传闻说薛孽是温暖的义侄子,这个说法不一定准,但却为大多数人所承认,于是薛孽就着温暖的墓室葬在了他之侧。如今蓝溯和晓嘿要挖的正是这个温暖墓。

准确地找到了墓的位置,蓝溯熟练地在手中幻化出各种工具,不一会便在墓碑之下打下了个仅容一人钻进去的小洞,“好了,我们进去吧!”

洞中散发出一股尸体腐烂的臭气,夹杂些血腥味。乐晓嘿皱着眉头,拿出“遗臭万年”的解药,随着蓝溯进入墓中。蓝溯持了一颗夜明珠照明,身前一丈的距离都被照得如同白昼。

沿着隧道走了一段距离,便到了墓的正中央,正中放着两口棺材,一大一小,装饰精美,但相比于历代王侯将相的棺木还是显得简朴。蓝溯一见小棺材大喜过望,奔上去持了工具就撬,“就是它!在这里!晓嘿,快……你干什么呢?看那边干什么?”

乐晓嘿直直地看着蓝溯身后。蓝溯不解地一回头,险些没吓昏过去。

蓝溯的身后,站着一个“人”,血淋淋的脑袋,没有皮肤,连头发和眼珠也无,身体已经腐烂,长出绿色的尸斑,肋骨向外露着,龇着一口黄牙,直直地站在那里。

“鬼啊!”乐晓嘿愣了片刻,扭头就跑。蓝溯倒临乱不惊,迅速施展出一套名为“血雨长虹”的法术。可刚一施展蓝溯就呆住了,他的法术在这个地方不起作用!也就是说,他现在成了一个不会法术、不会武功的普通人!

这还了得?

他一跺脚,向后就跑。可刚一到出口处便看见乐晓嘿满脸恐惧和绝望地站在那儿。

出口不知被谁给封死了!他精心挖掘的那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洞此刻见不到任何痕迹!后面,那个“人”,或者说是烂了的、带血的尸首正一步步向他们走来,它的步伐不快,但很沉,每一步都让人揪心。

乐晓嘿见无路可退,同样决定施展法术攻击,但他的情况与蓝溯相似,他的所有法术都无法在这里施展!

乐晓嘿绝望了,“这……怎么办啊?难道我们就死在这里了?”

蓝溯心急如焚,不经意间向右一望,竟发现了一个狭长的小通道,他慌忙一拉晓嘿,“快!从这边走!”

二人顺着通道匆匆飞奔,通道不一会到了尽头,是个死胡同!具体点说,通道的尽头有一扇门,但门关得死死的。

“死门!”乐晓嘿恼羞成怒,狠狠给了门三脚,不了门竟“吱”地一声开了,二人慌忙奔了出去。

眼前有光亮一闪,原来二人正处于山洞之中,仿佛是鬼门关外得了性命,喜不自胜的蓝溯和晓嘿飞跑出山洞,见到了外面的世界。

荒山野岭,外面的世界并不美丽,但在绝处逢生的二人眼中这些无疑是最美的风景。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二人休息了片刻又向前跑,不料脚下一沉,“咕咚”一声,落入了一个猎人废弃的陷阱里。

“咚!咚!”大地有节奏地震动着,蓝溯和晓嘿看见一只血红色长了绿色尸斑的大脚在空中由低到高又由高到低慢慢跨过了陷阱口。震动的幅度渐小,令人恶心的腐臭和腥气也逐渐淡了。

乐晓嘿吓出了一身冷汗,此时动了动腿脚,忽然惊奇地叫道:“我的法术可以用了!咦?怎么又不行了?”

凭直觉,蓝溯觉得什么东西由近及远又由远及近了,只要距它的距离足够进,便会“小巫见大巫,法术使不出”。带着心中的疑惑,他和晓嘿忍不住抬头向上望去,这一望非同小可!

只见一张血肉模糊的、没有头发和眼珠的、长着绿色石板的大脸正朝下俯望着他们,那张大嘴一张,吐出一口浊气。蓝溯二人只觉得眼前一黑,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醒来时,蓝溯和晓嘿已在自己的营帐中。

一切早已如云烟般无形,就连记忆也仅仅是浮光掠影。蓝溯、乐晓嘿本以为自己死了,但他们都活着,确确实实地活着。

蓝溯思前想后,决定将这个秘密藏在心里。但乐晓嘿不是他,晓嘿一醒来便奔到凌髐蜭帐中,寻求姐姐的安慰。

凌髐蜭把他领到帐外,面对着美丽的大自然,以便于他能开怀一些。她仔细地听完他的讲述,看了一眼旁边的血沉槥,镇定地回答:“薛孽没死。”

“什么?”乐晓嘿险些一跃而起。

“你猜对了。”忽然一个声音说,一位年老乞者缓缓走入门来。这个人乐晓嘿、蓝溯、冯羽觞、郁绯袅都应该认识,他便是那个随蓝溯、晓嘿参加圣界大会、在林中向押送粮草的军官乞讨的老乞丐。

“你……你站住!你怎么进来的?”乐晓嘿见了他,大吃一惊,慌张地退到了凌髐蜭身后。

老乞丐仰天大笑:“小小营寨,岂能阻住我薛孽?”

薛孽!

这个名字让乐晓嘿大吃一惊。

这老乞丐就是薛孽?

他是薛孽?!

岁月的风蚀,让他原本英俊的相貌变成了如今树皮一样的粗糙的皮肤、如经年的黄豆一般蜡黄的苍老面庞、佝偻的身子,他往日的高大威风也已烟消云散。炯炯的目光,在一次一次挫折后变为了暗淡但依然坚定的眼神。激昂的话语,此刻也仅能深藏在心底,虽然早晚有一天它要像火山一样喷发。

“你……你就是那个战天斗地,逆天易命,号称愚公再世刑天重生的勇抗天令的战天斗地的大英雄‘孽子’薛孽?把命运都打败把定数全推翻的豪客凄鸷太子?”乐晓嘿睁大了双眼,等待对方给出一个答案。如果对方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他接下来一定要问问如何逆改天命。

薛孽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仿佛有点答非所问似的说:“年轻人总是这样,不好战的,也喜欢找个敌人来打,而且总是希望这个敌人特别地强大,好显示自己的才干,往往天命就充当了这个对手。所以年轻的人,往往一提到什么战天斗地、逆天易命就特别兴奋。其实到了我这个年龄你便会明白:不要说什么战胜命运,改变命运,我们战胜改变的永远是已知的和未知的实施,没有什么命运的存在。命运,只是那些缺乏意志的弱者的借口。”

“太有哲理了!”乐晓嘿鼓起掌。

“薛太子,你此来不会只是为了说这个吧?”血沉槥并未被迷惑在那极有哲理的话里。

薛孽低下头,凄楚地笑了一下,“当然不是,对付紫倁,你们有几分胜算?”

“我不知道。”凌髐蜭的这句话完全是句实话。

薛孽点点头,“那我只有告诉你事实了,其实,就算你我二人联手,也不是紫倁的对手。”

“什么?”乐晓嘿大吃一惊,跑上前抓住老乞丐,“凄鸷太子,你不能袖手旁观啊!你必须帮帮我姐姐和小槥姐姐!”

“髐蜭和我有很深的渊源,我也想帮她。但是,我确实帮不上忙。你还记得髐蜭被关在魔界而你们去营救的那次吗?你想想,以紫倁的法力,你和那个叫蓝溯的人跑了他怎么不追?”老乞丐话未说完乐晓嘿便恍然大悟:“是啊!现在想想真奇怪啊!他绝对有能力追上来!”

“因为当时他在和我交手,我拖住了他。原本以为,我可以把他打得大败,可是,到了最后我才发现,大败的是我,他已经将幽梦影练到了第十六式。那次我伤的很重,昏迷了十几天。以我现在的情况,根本帮不上髐蜭。况且,‘幽梦影’第十六式只有‘不灭剑诀’第十层才有希望打败,但是,这第十层我至今也没有炼成。”薛孽叹一口气,将一卷破旧的羊皮书递给凌髐蜭,“‘不灭剑诀’的所有图谱都在这里了。”

“谢谢你,父亲。”凌髐蜭沉沉地说。

乐晓嘿大吃一惊,“姐姐,你叫他……什么?”

“髐蜭是我用鲜血、泪水和妖怪元神重组出的孩子。”薛孽一语石破天惊。

“等等,我姐姐的那把水晶小剑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姐姐布阵时,它会变成黑、粉、蓝三把剑啊?”乐晓嘿慌忙提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薛孽神色抑郁,“那的确是三把剑。黑的名涵宇,粉的名妍宇,蓝的名晴宇。当年,这三把剑落入我的手中,我一时心灰意懒,决定将它们一起用均天神火毁了,不料在神火之中它们三个竟融为一体,变成了一把新剑。这新剑可以根据主人的意思变换颜色,十分巧妙。我给它起名为绝令。”

“太厉害了!”乐晓嘿由衷赞道。

“绝者,灭也,令者,美也。绝令之意,此令长绝,美好永逝。这个名字不祥啊。只是,在得到三把剑的那一刻,我心中的美好就已经全部灰飞烟灭了。说实话,蓝宇国所追求的一切难道不是美好的吗?可结局又如何?此令长绝!”薛孽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抹残酷的微笑,“不过,美好的东西大部分不都是如此吗?好一个此令长绝!”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不过,你们这次对阵紫倁,只能背水一战了。”薛孽的脸色却如同一层死灰,死灰中又透出铅灰,十分难看,“你们,还有我,都中了紫倁的奸计,已经无法回头了。”

“你说什么?”凌髐蜭、血沉槥、乐晓嘿各个吃惊不浅。

——————

【注释一】放尸体的冰床:据《三界通史•蓝宇国卷》记载,无法并没有用棺材盛放自己的尸体,而是把尸体放在冰床上,冰床为万年寒冰所制,可保证尸体不腐。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