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28.沉殇

2015-10-24

生不如死的感觉是别样的压抑,不知何时我才能再见那些无爱之城的人们,与他们秉烛夜谈。或许今生没有这机会了。

我已不再追寻有关我的一切,什么这个秘密那个秘密,就当它是个永远的谜吧!一个对生活已无期待的人,还会在意什么秘密不秘密呢?

我早已不在乎这些与美和希望有关的东西了,让它们离我远点吧!别来打扰我,免得我又要调整心态。我够累的了,现在只想早点实现目标,早点结束生命。

终于理解那些让我更优秀一点的人了。优秀一点,实现目标快一点,少受一点罪。可惜,我小时候不懂,什么也不懂。

言尽于此吧,解释得太多,也是枉然了。当你看到我实现了目标钻入坟墓的一刻,别忘了为我欣慰。

 

我之前曾无数次质疑生命的意义,现在看来,我错了,我的生命本来就没有意义,我质疑什么?

我之前曾无数次为自己的名字而苦恼,我为何没有一个自己喜欢的名字?现在看来,我错了,我叫什么最后也是一场毁灭,我还追求什么?

我不该追求一个人应有的一切,什么名字,什么幸福,什么快乐,什么温馨,都永远不会降临到我的身上,从出生起我就没有!好,其实我也不想要了,想要却得不到不知要多耽误正事!我不要了!我从来就不该奢求、不该妄想、不该觊觎别人能得到的一切!

常听父亲紫杺说,他希望我幸福,至于他,他已无所谓。我一想到这话就忍不住失声痛哭,多么残忍,多么虚伪。他明知道,明知道我永远不会幸福,也绝不要自己的幸福建立在放弃信仰放弃目标不顾他人的感受上,这个幸福,无疑是给我精神上背了个巨大的包袱!他却还要去揭我的伤疤,去变相地嘲笑我!他也忍心!他为什么不骂我下十八层地狱啊!那样我还能好受点!

别人常常感谢父母、上天给了他们生命。可我偏偏恨父母恨上天,为什么他们要生我!他们明明知道,除了痛苦和仇恨他们给不了我什么!他们,让我生不如死地活着,过着地狱般的生活。他们为什么把我生在这个保守的天下自私的世界,只是让我痛苦吗?他们又为什么创造这种天下这种世界?

我真的看够了也听够了,可我却无法改变什么。常有人恨天怨地,可我依然固执地相信,无人会比我的怨恨更深,我如果变成了厉鬼,我首先要撕裂天地!

还有,那些保守派们,他们排挤我、监视我、到处说我的坏话、处处恐吓我逼迫我,早晚有一天,我也不让他们好过!

乐晓嘿轻叹一口气,“蓝哥,我知道你很痛苦,我也知道,再多的胜利也无法洗去你的亡国之痛。即使你时时刻刻在压抑自己的痛苦,可它还是会不时地爆发。但是,蓝哥,你不能沉浸在痛苦中啊!那样痛苦毫无意义,只会成为人生的负担!去反封建、对付那些悲剧的制造者,让悲剧止步,你就可以轻松了啊!”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蓝溯忽然眼前一亮,所有的不快居然一刹那间消失了。

对!把悲痛化为力量!

紧紧握住乐晓嘿的手,蓝溯坚定地说:“谢谢你,晓嘿。相信我,曙光就要到来了!”

乐晓嘿高兴地点点头:“我们一起创造那一天吧!”

 

圣界小客栈中。

李掌柜匆匆而入,见到遥记,有些得意。

“大人,圣界都炸了锅了。”

“怎么了?”遥记不慌不忙地问。

“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孩赢了三界数一数二的用兵高手好几仗,圣界之人能不议论吗?”李掌柜眉飞色舞,显然他没少拿这件事当谈资。

“好戏还在后头呢!”说起凌髐蜭的实力,遥记不知为何也有一丝骄傲,他看了一眼李掌柜,嘱咐道:“不过,我们要加倍小心才好。”

“小人明白。”李掌柜躬身退下。

 

魔界宫殿。

紫坽甝捏着奏章,看着悠然摆弄着棋子的紫倁,大惑不解。

“父皇,两关已失,敌军兵临城下,您就一点也不着急吗?”

紫倁不理会她,片刻又道:“凌髐蜭是你的挚爱,我杀了她,你会不会不忍?”

什么?你杀了她?以现在的形式,这话是不是该反过来说?

但紫坽甝还是冷冷一笑,笑得痛苦到了极点,“不会,我得不到她,与其看她与别人在一起,还不如让她死。只是,不知父皇是否有这个本事?”

紫倁大笑,一挥手,几个妖兵押上两个人来,正是冯羽觞和郁绯袅。

二人一见紫倁,立即破口大骂:“奸贼!”

紫坽甝更是惊不自胜,“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坽甝,你也太天真了。你难道没想到,我已经占领了圣界官府和自由之邦了吗?”紫倁一语石破天惊。

“什么?”紫坽甝何等聪明,片刻就明白了过来,“父皇之智,凌儿远不能及。”

紫倁望了望立而不跪的冯羽觞和郁绯袅,“你二人是投降呢,还是死呢?”

“呸!”二人刚强不屈,“紫倁,你不得好死!”

“那,麻烦你二人在阎罗王处给我当个先锋吧!”紫倁温和地笑道。随手在腰间拔出万恶圣剑,霎时一室绿光闪烁。

紫倁把剑对准了郁绯袅。

冯羽觞见状大怒,拼命欲挣脱,“不要伤害他!紫倁,你如果是个男人,有什么就冲我来吧!”

紫倁依旧温和地笑,“急什么,一会儿就轮到你了。”

见形势危急,紫坽甝对二人也起了同病相怜之心,容不得多想便跪在紫倁身侧,“父皇,他二人也是听命于人,儿臣看来……”

紫倁递过去一个淡淡的目光,紫坽甝就停住了。

紫倁对他是精心且体贴的,尤其是紫杺死去以后,紫倁既扮演父亲的角色又扮演母亲的角色。但他对子女并不像薛家一般溺爱,有一次紫坽甝犯了错误,被他亲手打成重伤,险些死去。从此,紫坽甝便明白,有些时候不该忤逆紫倁。

郁绯袅苍白的脸色上笼罩了一层淡漠,“要杀就杀,何必多言!”看了看在一旁拼命挣扎却被众妖死死按住的冯羽觞,他悲怆却又平静地叹口气,“小羽,今生能遇见你,我死而无憾。对不起,小羽,我要先走一步了。”说完挣脱了小妖,闭上双眼向紫倁的剑上撞去。冯羽觞大惊,大叫:“不要啊!”

一声微响,万恶圣剑刺入了郁绯袅的心脏。郁绯袅静静倒在地上,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

冯羽觞发了疯一般大叫:“紫倁,你这个混蛋!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紫倁没再说话,闪电一般的一剑刺入冯羽觞的胸膛。冯羽觞眼含泪水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刹那间,弥漫着幽香的大殿被一股血气所笼罩。

紫倁收起剑,将两个死尸的手抓过来握在一起,取出一根红线将二人的尾指系于一处,又默默在上面幻化了一道符文。

看着紫坽甝不解的目光,紫倁解释:“我在他们身上布下了一道情阵。有了这个阵,他们可以安然走过奈何桥,不喝孟婆汤,而且投生之后不但记得前世之事,更能不怕千山万水的阻隔找到对方。”

紫坽甝的泪水滑落了下来,“你对他们那么好!那你为什么还要杀他们呢?”

紫倁沉吟片刻,轻轻叹道:“毕竟,他们是我的敌人啊!”

紫坽甝走到两个尸体旁,“来生,你们要幸福啊!不要像今世一样,好吗?”

此时,她突然惊奇地发现,冯羽觞那圆睁的眼睛闭上了,神态也无比安详。

 

圣界大军仅在玘咏关驻扎两日便启程了,朱羿仍以降将的身份守卫玘咏关。

此时的圣界部队,士气高涨,雄心勃勃,行军速度异常之快,不几日便几乎到达紫倁的宫殿了。

深夜批阅奏章时,凌髐蜭又忍不住想起了风羽觞和郁绯袅,忍不住问身旁的血沉槥:“羽觞和绯袅怎么还无消息?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你怎么不往好处想呢?”血沉槥歪头看着她。

凌髐蜭有点不好意思,沉槥上前抱住她,“别多想了,他们一定是有点小事耽搁了。”

“也许吧!”凌髐蜭把血沉槥楼入怀中。

“有了你,我真的什么也不怕了。”凌髐蜭把血沉槥紧紧拥着。

血沉槥望着凌髐蜭,内心默默地感慨:你知道吗?一百年前,你正是因为我,才踏碎了一场三界的盛世繁华。

 

虽然凌髐蜭破了魔界大阵,连胜魔界两仗,但蓝溯依旧忧心忡忡。与紫倁的一战,凌髐蜭能有几分把握?更何况紫倁至今也未曾出现,一切的预见都只是猜想。

蓝溯捏着一只雕翎箭,想起过去凌髐蜭打败花倾湘、紫瞐所用的“不灭剑诀”,如果可以将“不灭剑诀”炼到第十层应该足以对付紫倁了。可是,相传“不灭剑诀”的图谱……

“蓝哥!这几张打得真痛快!”乐晓嘿兴高采烈地进帐来,却发现蓝溯表情不对,“蓝哥,你怎么了?”

蓝溯望望晓嘿,忽然灵机一动,“晓嘿,我要去掘墓,你去不去?”

“什么?掘墓?掘谁的墓?”乐晓嘿大吃一惊。

“薛孽,‘不灭剑诀’的创始人。”蓝溯一语石破天惊,“髐蜭现在虽然节节胜利,但紫倁实在过于强大,如果髐蜭正面与他对敌未必有胜算。但只要她炼成了‘不灭剑诀’第十层——也就是最高一层,她就三界无敌了,也就不会再怕紫倁,胜利将势在必得。”

“那和掘墓有什么关系?”乐晓嘿不解。

“你岂不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想炼成‘不灭剑诀’,必须找到它的图谱,要找它的图谱,也唯有去找它的创始人。而这个创始人薛孽,在在一百多年前便去向不明。关于他的结局三界众说纷纭,不过大部分人认定他早已不在人世。更何况蓝宇国的帝王墓的陪葬小墓中还发现了他的小坟。‘不灭剑诀’是薛孽一生最大的成就,他将此剑诀惜如珍宝,所以我敢断定,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死后一定会要其陪葬。只要掘开薛孽的墓,定可以获得‘不灭剑诀’图谱。”蓝溯认真地说。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