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25.战后

2015-10-24

“是!”蓝溯立刻去准备。

在空中,凌髐蜭松开了血沉槥,手中幻化出透明的绝令神剑。顿时,一道粉光充斥天地间,凌髐蜭手中握剑,深吸一口气,向东南西北个虚劈一剑,四个方向立刻出现四道浅粉色的符文,同时,西北、西南、东北、东南四个方位又出现四道清蓝色符文,与粉色符文交相辉映,衬得凌髐蜭那窈窕的身姿更加绝艳动人。

将剑指向城墙,凌髐蜭右手一挥,绝令横飞而去,在空中幻化为一条粉色的蛟龙,张牙舞爪,直扑城墙。

城墙本来暗淡无光,此刻却突然金光遍体,飞速地汇聚着所有的力量。见粉龙欺近,墙的正中发出一道五光十色的流转光柱,全力迎上进攻而来的粉龙。

凌髐蜭左手连挥,四道粉色符文向粉龙飞去,围绕在粉龙周围。粉龙见金光欺近,也不慌张,大口一张,一举将金光吞入口中,四道符文此刻全部附在粉龙上,粉龙张着口,贪婪地吮吸着金光,似乎要把墙上的金光也吸入口中。

蓝溯见此情景心下大骇,忍不住担忧地对晓嘿道:“髐蜭在干什么?这种不顾一切吸收对方攻击力的做法到头来只会削减自身的防御力!这不是找死吗?”

乐晓嘿也不明所以,只有点点头。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城墙与粉龙相持之时,四道清蓝色符文飞了来,趁城墙不注意一举攻破了它的防御。刹那间,四道清蓝色符文全部贴在城墙之上,金光四处乱窜,明显呈混乱之势,清蓝光则如燎原的星星之火,越来越强。见时机成熟,凌髐蜭掏出一个小火筒,一道蓝色烟花直冲云霄。蓝溯手一挥,万炮齐发,直击城墙,瞬间硝烟弥漫,爆炸之声不绝于耳,城墙四分五裂,纷纷坍塌下来,变成了一堆毫无光泽的普通石头。

趁此良机,粉龙将吸入体内的金光一吐而出,金光一分为四,变为四道,四道粉色符文离开粉龙,各引一道金光,在空中飞舞、盘旋,不时交错重叠,渐渐幻化出无数道粉色符文、无数道金光。天空变成了金光与粉光的世界,无比绚烂。

凌髐蜭手一挥,粉龙将头一转,化作绝令,飞回到凌髐蜭手中,粉色符文与金光像听到了什么命令,顿时一起掉头冲向城中,转眼不见。

凌髐蜭欣慰地一笑,“城墙和城中的机关一个被我攻破了,一个被我封印住了,应该都对我们没有威胁了。但城中的毒气……我没学过医术,真的无能为力,小槥,这个只好靠你了。”

“放心!”血沉槥回以一个淡然的笑容,喃喃地念诵一段咒语,“百草聚,神符出!”

白光顿时洋溢于天地间,空中弥漫着草药的清香,一道轻灵透明的光线直扑入城中,一声巨响,城中的黑气顿时四散,露出城中或是美轮美奂,或是破旧简单的房屋。居住在里面的众妖魔见城破,纷纷现出原形,四散奔逃。

空中,凌髐蜭紧紧把血沉槥拥在怀中,二人缓缓飘下,到了地面依然不愿分开。

自由之邦大军开进璜咏关,蓝溯险些得意忘形,不经意间转头看见紧紧相拥的凌髐蜭和血沉槥,不禁百感交集。

此时,她们有着万语千言想对对方说,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平日里,多少真情告白,多少甜言蜜语,而此刻,都失去了颜色。

我愿意转身背弃一切,抛弃全三界,只要可以拥有你!如果,没有你的存在,即使为三界景仰,也没有价值,即使当三界圣主,也毫无意义!

慕容孤云望着凌髐蜭和血沉槥,喃喃地问:“她们的未来,将会怎样?”

风文笑伤感地说:“未来?怎么会有未来?”

“怎么不会?会!”冷不防一个坚定的声音说,这声音仿佛一个创造历史的奴隶,浑身上下散发着勇敢与坚定的气息,“只要抗争,只要战斗,早晚有一天,她们会有美好的未来,会有圆满的结局!”

凭声音,就已经能确定这话的主人了。

“有些事,或许本身就是一个凄美的错误。”风文笑淡淡地说。蓝溯跳了上来,一把揪住了他。

“当初薛孽真是看错了你!你的脑子里哪来的这些封建保守妥协的东西!没有什么错误,没有什么不可以,是人们的脑子错误地认为不可以!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东西,只要十二分地相信,雕塑也可以变为美女!你记得王子任的野史吗?在槐安,王子任固执地说太阳可以从西边升起,众人大怒,要将她烧死,得槐安国君庞雪制止才免,后来,庞雪得到一次偶然的机会到了南方的神界,才发现那里的太阳每日都是从西方升起!正是由于你们的胆怯、怀疑、每日沉浸在哀伤里、在柔情中消磨了自己的意志,历史才会止步不前!看到髐蜭和沉槥,你们应该高兴,而不是对她们的前途如此悲观!薛孽若在天有灵,看到你们这样,说不准多么难过呢!你们对得起他吗?”蓝溯热血沸腾。风文笑、慕容孤云沉默不语。

远处,乐晓嘿已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他挠挠头。自由之邦的人多崇尚无爱无欲,跟蓝宇国第三城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为什么……可以接受第三城邦,却无法接受第二城邦,这不成笑话了吗?这怎么可能?难道,真的是人本身太复杂,以自己的阅历,根本无法理解这复杂程度?

但他的思绪马上被沸腾的军队打断了,吵闹的军队欢呼着、高叫着,执着地赶走了城中的凄凉,显出一种人间本真的喧嚣。

乐晓嘿看一眼蜂拥入城的军队,转头再看看毅然决然离开风文笑和慕容孤云向城中走去的蓝溯,一种感慨油然而生。

何必那么较真呢?不是所有的理论都是对的。

想到此,他有些释然与轻松,“世间何来的绝对正确?对自己有价值的,能让自己快乐的,能帮助自己的就是对的。”

蓝溯在他身边走过时,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勇敢地战斗下去,为了我们的明天,坚强的战士。早晚有一天,世界会因我们而清醒,早晚有一天,悲剧的结局会为我们而改写。”

乐晓嘿诧异地看一眼在众人眼中是笨蛋的蓝溯,如果不是那几近狂热的追求,这个蠢笨的凡人恐怕到死也不会明白另一个人的心思。但是,笨蛋蓝溯做到了。只是,或许连他蓝溯自己也不会明白,他的一切,正是他对风文笑、慕容孤云所说的那番话的最好证明。

 

这一夜自由之邦驻扎在璜咏关。

“蓝哥!”第二日清晨,早早地来找蓝溯。

蓝溯粗布蓝衣地在帐中走出来,看了看晓嘿,“打了胜仗就是不一样啊!你前几日还劝我得意不忘形,如今你高兴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有何话讲?”

乐晓嘿不服气,“我是很高兴,可也没又蹦又跳啊!听说你昨天晚上乐得到帐篷顶上大唱凯歌去了,对不对?”

“我不就是唱几首歌吗?再说,九年了,我从来没这样高兴过。”蓝溯百感交集。

乐晓嘿忙说:“好了,我姐姐和小槥姐姐叫我来找你,我们快走吧!”说完一拉蓝溯,二人直奔大帐。

蓝溯早就料到凌髐蜭此次是为了玘咏关,果不其然,二人一到大帐便发现“四圣”等重臣在座,见他们来到,有的人点了一下头,也有的人不理不睬。

“破了璜咏关,玘咏关又是一道天障。众卿有何计谋可以破敌?”凌髐蜭柔和地问,似乎是一个和众臣要好的朋友在征求他们的意见,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凛威。

蓝溯不由得对凌髐蜭肃然起敬,果然是圣界天子,魅力非凡!

“打!”徐雅青早在蓝溯思绪游离时站了出来,“杀了这帮妖魔鬼怪,免得他们害人!”

风文笑思索片刻,点了点头,“也只有这样办了。为今之计,除了强攻,别无他策。”

吴欣颂站在阴影里,自从紫坽甝走了以后,他大权旁落,也尝够了冷板凳的滋味,此时他暗暗扫一眼蓝溯,没有说话。

蓝溯、乐晓嘿也加入了众臣的商议之中,但显然也没议论出什么来。凌髐蜭微笑着望着众人,淡淡地道:“我倒有个小计策。”

众臣立刻静了下来。

“我们的这些仗缴获了敌军的不少衣甲,我们可以派一千精兵,换上魔界衣甲,谎称是璜咏关撤退的部队,那玘咏关妖魔必定开门迎入,大军随后赶去,到时候里应外合,一句便可夺关。”

众臣一愣,继而不得不佩服凌髐蜭的计策之妙,“皇上神机妙算,那伙妖魔鬼怪必败无疑。”

凌髐蜭微微低了一下头,脸上泛起淡淡的绯红,“大家过奖了。”那羞怯的美让血沉槥再也忍不住将她一把抱入怀中。

众臣神色微变,继而释然。蓝溯得意地看着众臣的样子,那份高兴之情不亚于打了一个打胜仗。乐晓嘿看看凌髐蜭、血沉槥再看看蓝溯,觉得现在的蓝溯简直像个三岁小孩。

 

夜幕低垂时,凌髐蜭与血沉槥正在灯下一起批阅奏章。

“奇怪,风羽觞和郁绯袅怎么还不回来?押送粮草要那么长时间吗?”血沉槥在奏折堆中翻找着,“这次还是没有他二人的奏章,足以排除他们遇到强盗或者敌人的可能。”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凌髐蜭沉沉地说,这预感来得太突然,连她自己也说不清它到底在预示着什么。

“什么预感,让你这么不舒服?”血沉槥身体一软,躺在凌髐蜭怀里。凌髐蜭玉指触到血沉槥柔软的身体,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或许是我乱猜。”笑了笑,凌髐蜭抱紧了血沉槥,只要把沉槥抱在怀里,一切消极、悲观的思想便都跑得无影无踪了,“我相信羽觞和绯袅的实力。我想,即使是遇到困难,他们也一定可以克服的。小槥,相信我,太阳就要升起来了,曙光即将在圣界重现。”

血沉槥信任地望着凌髐蜭,柔弱而又开朗乐观的凌髐蜭总能说出让人满心希望与憧憬的话语来,让人油然而生一种自豪和一股前进的动力。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