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24.璜咏关

2015-10-24

紫坽甝接到八百里加急奏章翻开一看,大吃一惊,急忙跑入紫倁寝宫。

“父皇,前方战报。”紫坽甝双手将奏章呈上。

“不用看了,打败了,全军覆没,对不对?”紫倁毫不在乎地一笑。

“父皇您知道?”紫坽甝大惊失色。

紫倁摇摇手,“你下去好了,此事我自有安排。”

 

“这仗打得太痛快了!”乐晓嘿高兴至极,一跃窜入蓝溯帐中,“蓝哥,我现在越来越佩服我自己了!”

蓝溯一改往日的愁容,“是啊,但愿我们能得到最终的胜利。”

“一定会的!”乐晓嘿对未来信心十足,“不过,蓝哥,我姐姐用的那个阵你好像认识啊!能不能给我讲讲?”

“让你姐姐给你讲去不更好吗?”蓝溯不解。

乐晓嘿一脸沮丧,“她?她可不方便。你也知道,现在天都黑了,她正在床上搂着我沉槥姐夫……”

“停!别往下说了!我给你讲。”蓝溯害怕道,“涵宇剑阵是一套由蓝宇国人自己铸剑、编阵、用阵的阵法。当年,华胥国第一任国君殷溵死后,其师王蜮接管华胥,她用殷圣主的尸体铸成三把宝剑。一把通体黑色,阳刚之气十足,拔剑处天日动摇,鬼泣神哭,万丈豪迈,撼天动地,取名涵宇。一把通体粉红,以柔克刚,温柔似水,洁净灵动,拔剑处花羞月闭,雁落鱼沉,取名妍宇。第三把通体蓝色,柔中有刚,刚中有柔,刚柔并济,阴阳相合,拔剑处风生云动,白虹贯日,取名晴宇。后来王蜮又借三剑气质编出一套阵法,取名涵宇剑阵。三剑之中涵宇属阳,妍宇属阴,晴宇阴阳相合,因此在布阵时往往以晴宇召唤涵宇、妍宇。此阵威力极大,且只有三宇聚齐时才能布阵。相传武王伐纣,通天教主于朱仙镇上布下了一个诛仙剑阵,周军莫能近。王蜮作为周军的支持者,独自一人带三宇神剑进入诛仙剑阵,布下涵宇剑阵以阵对阵,结果大破了诛仙剑阵不说,还将守阵的四把神剑中的屠仙、戮仙彻底震碎,绝仙震作三段,诛仙震除了好几道裂缝,通天教主狼狈逃窜。不过我估计,这‘四仙’神剑到现在除了诛仙一个也不能用了。”

乐晓嘿听得两眼发直,“太厉害了!那除了王蜮,也就仅有我姐姐能操纵涵宇剑阵了吧?”

蓝溯摇摇头,“其实不止的,许多先人,比如无法、薛孽……应该都能。晓嘿,我们现在就要过魔界的两关——璜咏关,玘咏关了,过了这两关就可以直达魔界都城了。你说我们能有几成的把握破这两关?”

“十成!”乐晓嘿笑嘻嘻地回答,一点也不庄重,“有了我姐姐,破这两关还不易如反掌?”

“对了,晓嘿,羽觞和绯袅运粮去了,怎么这么久还不到?”

乐晓嘿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这还不全怨我姐姐?又不是不知道他俩的关系,非让他俩一起行动。说不准啊,他们是谈情说爱说得忘记了时间了。”

“岂有此理!羽觞和绯袅怎么会是这样的人?”蓝溯不信。

“反正现在大军粮草充足,他们晚来一点也什么事。再说,现在强盗多,说不定哪里闯出一伙不知天高地厚的强盗,耽误了他们的行程也未定。”乐晓嘿言归正传。

蓝溯连连点头,“这种可能性最大。不过,以冯羽觞与郁绯袅的实力,一帮强盗应该奈不了他们何。”

 

凌髐蜭搂着贪婪地呼吸她身上香气的血沉槥,将天玑神石递给她,“这原本是你父皇宝库里的宝物,紫倁强占了它,现在我把它抢来还你。”

血沉槥心情复杂,“这神石,还有你第一次见到我时送我的那个螺壳——天玥神螺,是我父皇生前最爱的两样宝贝。这么贵重的东西,你拼命才抢来,真舍得给我吗?”

凌髐蜭笑了,“连我都是你的了,还有什么不舍得给你的?”

血沉槥抱住凌髐蜭的腰,有种想哭泣的感觉。

为了她,髐蜭宁愿背上永世骂名,

为了她,髐蜭宁愿一掷锦绣江山。

只因为,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凌髐蜭永生永世都是血沉槥的人,血沉槥也永生永世都是凌髐蜭的人!

“凌儿,今生今世,能遇见你,我无憾了。”靠在凌髐蜭柔软的胸脯上,血沉槥动情地说出了肺腑之言。

一百年的等待,只为了两世依恋。

呼唤着,永不放弃,即使要在奈何桥上了却今生也要再续来时的情缘!

“小槥,谢谢你,你知道吗?没有你的那些年,我只要一想到能再见到你,所有的困难就都不再是困难了。”凌髐蜭抱着血沉槥柔柔的身体,想起那些艰难岁月的旅程,不禁百感交集。

因为有你,因为知道你在等待着我,所以我才能坚持到如今。

 

“蓝哥,那我问你,‘不灭剑诀’与‘涵宇剑阵’哪个更厉害?”乐晓嘿忽然转移了话题。

“当然是‘不灭剑诀’厉害。”蓝溯答道。

“我姐姐说,‘不灭剑诀’的法术载体是恨。什么是法术载体啊?为什么‘不灭剑诀’一定要以恨为载体,而不以其它东西为载体呢?”乐晓嘿的好奇心一来,问题就会成串,叫蓝溯应接不暇。

“法术载体是整个法术围绕的忠心,就像一篇文章的主旨一样。它是灵活的,可以是一件事物、一种现象,也可以是一种情感。而通常以情感为载体的法术威力较大,所以应用得最广泛。”蓝溯只得耐心为他解释,“至于‘不灭剑诀’的载体为何是恨而不是别的,还要从它的产生背景说起。当年,冰游、冰凝二人夺取了蓝宇国政权,‘不灭剑诀’创始人薛孽的遭际以及他的家人遭际都极为悲惨,薛孽在被追杀中与父亲失散,又痛失养子,终于彻底堕落,成为坏人,而支持他活下去的也唯有无边的仇恨与无尽的痛苦,他在这两种情绪等影响下决心创编一种法术以对付‘幽梦影’和‘雪游曲’。而他当时所拥有的情感唯有痛苦与仇恨,他便选择了以仇恨作为这法术的载体。”

“啊?那我姐姐炼这样的法术会不会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啊?”乐晓嘿担忧道。

“应该不至于。”对于“不灭剑诀”,蓝溯的了解也是有限的,他推测道,“我看髐蜭现在很冷静很清醒呢!”

 

三日后。

自由之邦大军浩浩荡荡,在距离璜咏关十里处扎下营寨,凌髐蜭、血沉槥、蓝溯、乐晓嘿以及“四圣”率兵直至关前。

蓝溯还带来了“神机大炮”,之前自由之邦与魔界的那场打仗他本就欲使用这大炮,凌髐蜭也答应他使用,但不知为何那日他将大炮之事忘了个一干二净。不过如今正好用它破关。

璜咏关居高临下,城墙坚固,易守难攻,凌髐蜭轻叹一句:“真是自古兵家必争之险地。”

蓝溯的目光仅盯着城上,“管他什么险地不险地,神机大炮一轰,什么险地也不算险地了。随心城那么坚固,还不是一轰就攻下来了?”话未说完便被旁边的乐晓嘿狠狠拧了一下,转头一看,只见血沉槥正含泪向他怒目而视,他不禁懊恼不已,心中暗骂自己蠢材,连忙改口道:“最后那一句是徦珵瑧那自私保守派得意时对我说的,不过实在不该往这里用。”

见他连连失言,乐晓嘿连忙转移话题,“蓝哥,既然你的大炮那么厉害,何不攻一下璜咏关试试?”蓝溯一听有又仗打,大喜过望,转头征求凌髐蜭的意见。

敏感的凌髐蜭已经察觉到血沉槥的不对,把沉槥抱在怀中柔声安慰着,见蓝溯望向她,她不带丝毫的情绪,“蓝叔叔,试试吧!”

蓝溯信心百倍地应了一声:“是!”传令:“来人!将大炮推至关前,开炮!”

自由之邦兵立刻推来一百门神机大炮,在关前排列成一个火炮阵,装上炮弹,向着城墙就猛轰过去。只听炮响不绝,山摇地动,第一轮进攻过后,战场上硝烟弥漫,到处都是火药的气味。不一会儿,硝烟渐淡,露出破损的城墙,墙体被轰出了好几个大洞,使得整个城墙显得摇摇欲坠。

自由之邦众兵都喜形于色,璜咏关立即可破了!不料就在此时,只听一阵砖瓦响动之声,城墙上的沙石土块毫无征兆地自动移动起来,不一会儿几个大洞就被完全修复了。

自由之邦众人吃惊不浅。此时,璜咏关城墙之上出现了一位靛青脸的魔界将领,“请敌方主将出来答话!”

凌髐蜭牵着血沉槥的手,向前走了一步,“将军有何话说?”

那名不见经传的将领看了二人一眼,“原来是圣界皇帝、皇后。天下有东西之分,南北之界,各国军民,各守其土,圣帝为何无故犯我边界?”

凌髐蜭朗声答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贵国紫倁圣君无理取闹,妄动干戈,我也是为此来讨个说法,何来无故犯你边界之理?”

那魔界将领无言可答,片刻又道:“凌髐蜭,我劝你回去。综你有通天本事,又奈何得了我这神境天墙和关中机关吗?”

“那我们可以赌一赌。”凌髐蜭微笑这望着他,粉色的衣袂在风中飘飞,更显得她绝世独立。

那魔界将领竟有些呆住,这是一种怎样的美丽啊!雍容娴雅,妩媚不俗,纵使上穷碧落,也无法找出与之匹敌者。

可是,这样的美丽,面对的却是毁灭。

“圣帝想赌什么?”那将领调整了一下情绪,凌髐蜭的美太厉害了,让人不由自之地被扰乱了心智。

“赌朕能否破了你这神境天墙和城中机关。”凌髐蜭淡淡笑道,让人猜不透她的底细。

那魔界将领一愣,随即仰天大笑,转眼间就消失在了城墙之后。

血沉槥担心地看了凌髐蜭一眼,“凌儿。”

凌髐蜭自信地向血沉槥一笑,“小槥,你愿意同我一起对付这神境天墙吗?”

血沉槥颇有犹豫,“我……能行吗?”

凌髐蜭信任地望着她,点了点头,一搂她的腰,二人一起飞到空中,“蓝叔叔,看到蓝色的信号立即向城墙开炮!”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