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23.涵宇剑阵

2015-10-24

十日之后,便是破阵日期。

“小槥,不如,我们趁今晚月色好偷偷去看一下魔界的大阵吧!”距离破阵的日子还有十天,凌髐蜭向血沉槥提议。血沉槥知道那些妖魔鬼怪喜爱夜间操练,欣然应允。

入夜,一轮圆月挂在枝头,凌髐蜭与血沉槥溜出大营,径上南面高山。这山树木茂盛,又高又陡,是个既能良好隐蔽,又能看得清楚的好地方。

魔界大军此刻果然在排练阵法,“天玑阵”按七十二天罡、三十六地煞、五行八卦而摆,先诱使敌军冲入,然后合围。它的信号也奇特,既非锣鼓,又非令旗,而是各种颜色的烟花。

“你有办法破这个大阵吗?”血沉槥望望目不转睛地盯着魔界军队的凌髐蜭。

“有。这个阵确实是天玑阵,而且这种阵法,我学过。”凌髐蜭微笑着望着血沉槥。

 

凌髐蜭与血沉槥回到自由之邦大帐后,精心准备了十日。风文笑等“四圣”目睹了凌髐蜭的大胜,信心倍增,也不再瞻前顾后、忧心忡忡,而是依照凌髐蜭的吩咐,积极、主动地备战。

蓝溯心中抑郁无处发泄,早就等着破阵的那一天大战一场以解心中烦闷,虽胜负未料,但以他蓝溯的实力至少可以赚几个小妖怪杀,故此他早就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破阵之日是一个阴天,微微下着点牛毛细雨,冬天如飞扬的般若一般盘旋在天地间。

自由之邦的部队仍分三股,将领也与之前的相同。魔界大军庄严地立在阵中,摆了一个极为简单的左、中、右三军阵列,看上去颇有些没什么了不起的样子。

凌髐蜭依旧未穿盔甲,粉色的纱衣在喋血的战场上自由地飘扬,看的两军将士都流露出爱慕之意,她望着敌军,目光淡然如水,眉目如画,绝色倾城,冰雪般的纤手抽出绝令神剑,“杀!”

蓝溯等这个字已经等了足足十天,刚一听到便勇往直前直冲向敌军右翼,流云双钩连砍带挑,只杀得魔界军队人仰马翻,纷纷逃走。蓝溯用双钩开出一条血路,乐晓嘿率众兵紧紧跟随。这支军队所到之处无人可挡,杀死那些小妖好似砍瓜切菜一般。

“四圣”不甘落后,引兵直袭魔军左翼,刀枪斧钺,锐不可当。“四圣”齐驱,将左翼的狙击彻底粉碎。

与此同时,一道粉红色的闪电径直冲入了正中,那所向无前的气势压得魔界众兵无一不后退。登高远望,魔界原本整齐的大阵宛若被以钴蓝、粉色、杂色为首的三支军队撕裂了三道血红色的口子,原本有序的魔界军队很快溃不成军。

那位白发老者静静站在远处山上,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这三支队伍,见他们已完全冲入了大阵,他拔出腰间的焰火信号,直指向天,一团翠绿色的烟花在这阴暗的乾坤间开得越发灿烂,但传达的却是个死亡的信号——合围!

远处,魔界将领见到这个信号,齐齐高叫:“封锁四门!”率军猛冲上去,将大阵的出入口死死封住,他们脸上洋溢着阴谋得逞的奸笑,仿佛对手已经是俎上之肉、网中之鱼。

凌髐蜭拉住缰绳,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似乎在闭目沉思着什么,那如玉的面庞与裹在粉色纱衣中的玲珑身子无疑是一种绝艳,血沉槥静静地信马上前,拉住了她的手,用一种信任与爱恋的目光望着她,“有把握吗?”

凌髐蜭绝美的面靥上荡漾起醉人心魂的微笑,笑得经验而又邪魅,无人知道那令乾坤失色的笑容背后暗藏了什么,“你知道的,我早就料到了。”就在用银铃一般的声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凌髐蜭纤长的手指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只焰火,玉手轻启机关,一道美丽的粉红色信号直冲云霄。

就在此时,自由之邦的队伍突然散开,钴蓝、杂色两支队伍径直冲向两个阵眼,而以粉、黑二色为首的队伍直取点将台。

不好!那老者大惊失色,慌忙放出一团白色焰火,变阵!

但他本该留着刚才的吃惊以后用。

就在白色焰火升空的一瞬,忽然间远处五色焰火齐齐升空,且位置正是他的这个方向!漫天焰火如同绝美流星,滑过冰冷的天空,留下一瞬间的艳丽。

凌髐蜭竟有这一招!那老者张大了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忽然感到了一种恐惧,他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对手!

而结果,注定是惨败!

魔界众兵见了天上五彩缤纷的焰火顿时心志大乱,排练这个大阵之时他们可是未被教过见到五色焰火齐放该做什么。虽然此时他们中聪明的已经猜到了是自己敌人搞的鬼,可是……

失去了指挥,他们又该怎么办?

也就在魔界军队心志大乱的一刹那,魔界军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了巨变,意志薄弱的妖怪甚至已经无心抵抗了,打两下便退开了。大阵之内,四门大乱,以钴蓝、杂色为首的军队直攻向两个阵眼,那漫天的焰火就是胜利的号角,给了他们信心,给了他们勇气。此时不知队伍中谁喊了一声:“冲吧!别怕!我们已经把他们的老巢端了!”自由之邦众兵顿时士气高涨,喊声震天,分外英勇。魔界众兵闻此声更是魂飞胆裂,心如悬旌,越发无心恋战了。

白发老者见此情景心惊肉跳,面如死灰,转身就要溜下山谷逃命。“这凌髐蜭的用兵实在可怕,我们此番必败!”冷不防旁边副将一把将他拉住,“元帅别急,她一个小小孩童有何本事?就算攻到了点将台她又能如何?她破得了神石吗?别忘了,如果控制不了阵中心的神石,她之前所作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老者站住脚,心情沉重,“现在也只有看神石的了。”

 

天玑神石,位于天玑阵正中的压阵之宝,是魔道圣君宝库中代代相传的宝物。

凌髐蜭与血沉槥此时已攻进阵中心点将台,,神石静静地立在点将台的供桌上,只见它通体透明,显金黄色,周围却放出五色霞光。

血沉槥认得这个东西,她不由得担忧地望了凌髐蜭一眼,“这是天玑神石,威力奇大,你要小心。”

凌髐蜭自信地向她点点头,手中透明的水晶小剑绝令不知何时变成了蓝色,凌髐蜭以剑指天,“晴宇,现在靠你了,由你来召唤涵宇和妍宇!”

刹那间,晴宇剑上的蓝光增亮数倍,阴霾笼罩的天空刹那间云开雾散,碧蓝如洗,与晴宇剑上如天似海的蓝光交相辉映。此刻,蓝溯与晓嘿已突破右翼直达点将台,见到这一幕,又惊又喜。

晴宇直直指向天空,剑身微微颤抖着,仿佛在倾诉着千年的不幸。它的主人,几任主人,无一能避免悲剧的下场。而它,也将陪着那些不幸的主人们,悲痛一生又一生。

晴宇,你怨吗?你恨吗?你痛吗?你责怨过为什么你找不到自己的伯乐吗?你后悔为何不发挥你的威力毁灭邪恶吗?

如果,你难过,就叫出你的两个同伴吧!让它们陪你倾诉,陪你洒泪!

凌髐蜭默默祈祷着,忽然,晴宇剑斜飞而去,在它的体内窜出一黑一粉两道光,是涵宇和妍宇!

三柄剑相遇,位置立刻重排,涵宇位于正中,妍宇、晴宇分列左右,刹那间黑、粉、蓝三色光芒铺天盖地,无数流光彩云在天空中围绕“三宇”旋转飞舞,三柄剑轻轻地自动旋转,幻化出无数小巧玲珑的化身,瞬间满天都是三色神剑。

“涵宇剑阵!”蓝溯失声叫道。

无数的三色神剑在空中无规律地飞舞,三柄主剑不断将自己所发的光的强度提升,直到提高到耀眼的程度。三柄剑此时也不再旋转,而是重叠交错,分而又和,和而又分,不停地重复着一个路线。

“开!”凌髐蜭双手一叩封印,剑阵之内顿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由三色剑的化身开始有规律地旋转着,终于整个剑阵都融入漩涡之中了。凌髐蜭向上抬手,将剑阵的位置又向上提升三丈,只见漩涡渐渐向内拢去,终于形成一道很粗的光柱,呈黑、粉、蓝三色,带着不甘压迫的逆天磅礴之气,径上重霄,直达九天。

然而,不知何时,也许是达到了预定的速度之后,它折了回来,借着重力的作用,头向下,再一次提速,向着天玑神石一头撞去。

天玑神石此时似乎也感到了危险,一道金光在其上飞射而出,五色霞光迅速向一起汇聚,幻化出一道金色光柱,由下而上全力迎击三色光住。

“大家小心!”蓝溯意识到了危险,连连挥手,示意众人卧倒在地,此时三色光柱与金色光柱正好相碰。

一声摇震山岳的巨响,大地剧烈震动,有几处裂开了几丈宽的巨缝。蓝溯抬头,只见二光柱并未消失,反而汇聚着力量准备着再一次的碰撞。

刚刚的碰撞将两道光各震开三尺,此时三色光柱如同如意金箍棒从天上飞下来一般,浑身散发着三色光芒,以旋转运行的方式再一次对撞金色光柱。

“轰!”震耳欲聋的响声之后便是天翻地覆般的巨动。蓝溯、乐晓嘿紧紧趴在地上,生怕一个不留神跌进那几丈宽的地缝之中。他们随着大地震动而摇动,饱尝了命悬一线的滋味。

摇动渐渐停止,无论是自由之邦的军队还是魔界的军队都已经人仰马翻。漫天霞光异彩翩然而舞,欺流星,赛彩云,只可惜无人敢抬头来看。

凌髐蜭和血沉槥是唯一没有倒下的两个人,涵宇剑阵的进攻一开始,凌髐蜭就把血沉槥抱进了怀里。

三色光柱还停在那里,三色光在上面静静流转,金色光柱早已不见,点将台处出现了一个黝黑的深坑。

凌髐蜭将手一伸,深坑中一团黄色顿时跃出,飞到她手上,现出了原形。

天玑神石。

天玑神石已经被凌髐蜭收服了。

此时,凌髐蜭右手一挥,三色光柱自动升高,头一转,直射向远处白发老者所站的山顶上,那老者与副将被刚才的震动推倒,此刻还来不及爬起来,三色光柱已劈头盖脸压了下来。

“啊!”“啊!”两声惨叫紧接着一声巨响,远处山峰上升起了一团血红色的烟雾。

凌髐蜭又一挥右手,光柱迅速返回,垂直旋转着,自动解体,又变回三把主剑与无数小剑。

“出!”凌髐蜭一声令下,主剑不动,小剑们冲入大阵,四处乱飞,遇见自由之邦兵便自动避开,遇见魔界兵便格杀勿论。蓝溯眼见此情此景,心中大喜,爬起来率领自由之邦兵配合小剑一顿狂杀乱砍,将魔界三百万大军杀得片甲无存。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