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19.备战

2015-10-17

魔界大帐中。

“报——大事不好了!有一个蓝衣农人手持两枚钩子,踹进营来,十分凶狠,人莫能当。”早有一个小妖将此事报给许勇。

许勇眉头一皱,“又是那个蓝溯!”向众妖吩咐道:“把他引入天罗地网!”随后提刀出帐。

 

蓝溯在魔界营中左推右挡,如入无人之境,正杀得得意,向天上一望,冷不防一张带着五光十色符文的大网正迎头向他扣下来,蓝溯大吃一惊,将流云双钩全部交付左手,右手汇聚蓝光,在虚空之中幻化出一个蓝色的五行图案,迎着罩下来的大网,游刃而上,牢牢将大网抵御在距他头顶三丈以外的范围内。那群小蓝溯早已围在他周围,打退上前的小妖。蓝溯信心大增,收起流云双钩,双手一握一转,幻化出另一道五光十色的符文,如一缕长帛一般飞入五行图案内,五行图案上顿时蓝光闪烁,将大网一寸一寸地向外压去。

“蓝溯!你好大的胆子!”冷不防许勇冲来。蓝溯灵机一动,心念一转,五行团猛然增强了亮度,推着大网向许勇罩了过去。许勇大惊,右手发出一道石红色光半路拦截大网,那网上的符文比玲珑水晶(注释一)还厉害,万一到他身前在爆炸还有他许勇的好?

这道石红光好似导火索,一冲击到大网上大网立刻发出道金光,只听“轰”的一声,硝烟纷飞,浓烈的火药气味刺鼻,大网上石红光、黑烟弥漫,转眼间已成一个火海,冲击波、气浪排山倒海而来,众人虽早有防备,但还是被它们推出了几步远。

蓝溯一惊幌子下也明白了魔界人并非等闲之辈,久战下去已无益,正欲见好就收,趁乱撤退,不提防忽听营外喊杀震天,魔界众妖纷纷逃溃,“不好了!敌军杀来了!”

蓝溯料定是乐晓嘿前来接应,立刻打消了逃跑的念头,幻化出流云双钩,直奔许勇,许勇举刀迎战,流云双钩与钢刀碰在一起,火花四溅,蓝溯、许勇各退一步。

“蓝哥,我来帮你!”冷不防一个黑影从大营侧面窜入,一道黑光直奔许勇而来,许勇举刀一挡,骤然发现这道光的力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范围,后退了四步才停住。蓝溯趁机向他头顶一钩打去,许勇的反应远快于蓝溯的招式,手中钢刀一推架住流云双钩,反手一道将蓝溯逼退数步,见乐晓嘿已近,他不敢恋战,化道流光,转眼间已进入魔界部队的阵营之中,带着残兵败将一起逃走了。

乐晓嘿趁乱进军,令许勇始料不及,许勇被迫后退二十里。蓝溯、乐晓嘿缴获了不少兵器马匹,得胜而归。

 

圣界大帐。

“想不到你这么会用兵。”蓝溯对乐晓嘿越来越赞许了,“我只是想趁紫倁没来杀入实力较弱的许勇营中过一过瘾,没想到你能趁乱进兵得胜而归。”

乐晓嘿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当时可没想你那么多,你说你去许勇那里看一看,我怕你有失,领兵接应你的,无意中得了这个功劳。”

蓝溯提醒道:“这是那许勇不大会用兵,若换别人,说不定会趁机来劫我们的营寨。”

乐晓嘿笑了,“我们双方几乎同时到达,况且他一到你就踹入他大营,他始料未及,哪来的这种时间?”

蓝溯缓缓点头,乐晓嘿果然今非昔比了。

“不过,蓝哥,以后你可别再干这种危险事了。你是三军先锋,如若有失,必损了三军锐气。”乐晓嘿建议。蓝溯虽点了点头,却反驳了一句:“我是看对方实力太弱,我确定不会有危险才敢这么做的。”

“但是,许勇既为先锋,为何不一直向湘瀹关内进发,反而一到关外就安营扎寨?难道是因为发现我们来了?”乐晓嘿早已学会了不同蓝溯斗嘴,免得闹得军心不合。

蓝溯有些自得地笑了,“这是其一,至于其二,你姐姐没告诉你?”乐晓嘿摇了摇头,蓝溯的笑容渐渐褪下去,声音淡定中含着沉重:“这还来源于圣界的一个传说。当年华胥国开国国君殷溵——同样是圣界的创造者将华胥国由原址迁到了创造好的圣界。不料其唯一的师父——战天神教第四任教主、三界第一大邪魔王蜮要求殷圣主在圣界开拓一片土地以供藏兵之用,师命难违,殷圣主将圣界的一大半土地划用藏兵,而为了让这些妖兵不破坏华胥国的安宁,她又施展平生绝学,在湘瀹关布下了一道血阵。这道血阵对华胥国境内走出的人的出入不起任何作用,但会阻止境外的人进入,况且许勇的众多大军若想一次性进入,必须彻底将血阵破坏,否则他的这支军队便会在血阵之下灰飞烟灭,而他一到我们紧跟着就到了,他哪里有机会破坏血阵?这便是许勇在湘瀹关外安营的原因之二。”

“太好了!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又多了一道天险?”乐晓嘿喜出望外,“殷圣主也太小气,只布这一道血阵。要是我,就布他十道二十道的,把那些邪魔外道的不良之心全部打消!”

蓝溯叹道:“血阵也并非对谁都有用,虽有这血阵在,紫倁、紫瞐、紫坽甝、许勇等人不还是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圣界官府的所在地?这不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吗?”

乐晓嘿缓缓点头,“原来只对小妖起作用。”

“当年殷圣主布这血阵时也有自己的打算,魔界驻军好歹是自己恩师的部队,万一有什么急事来找自己却进都进不来,恩师又会怎样想?”蓝溯话没说完早被乐晓嘿抢了过去:“她如此顾及王蜮,最终也不过落了个年纪轻轻就被王蜮毒死的下场,无量前途全部毁于一旦。哼,要是她能活到现在,说不定早当上三界之主了,三界也不至于乱成这样。”

“是啊,有些人有本事,却没寿命,有些人有寿命,却没本事,本事与寿命兼有的,实在太少,所以,”蓝溯看了看晓嘿,“现在还没有人当上三界之主。”

“哎,蓝哥,那你觉得我姐姐呢?她能当上三界之主吗?”乐晓嘿忽然天真地问。

但蓝溯并不觉得这问题天真,他认真回答:“我认为,她能。”

 

行军途中,为了能与血沉槥多在一起一会儿,凌髐蜭选择了乘车而不是骑马,她深知此举会引起众人轻微的不满。但是,前途吉凶未卜,她的小槥,她还未曾看够啊!

她静静地抱着沉槥,一百年了,每天夜里,总会有关于沉槥的片段出现在她的脑海中。虽然,每次做梦过后,她都会快遗忘了梦中沉槥的样子。可是,她深深地明白,梦中的那个人让她百看不厌,哪怕再过一千年一万年。

沉槥的眼睛闭起来也是那么美,似两轮弯月,那么大的眼睛,闭起来,变成的弯月真的格外的大。凌髐蜭抱着在她怀中睡熟的沉槥,目光中漾着温柔,沉槥的身体好轻,好软,就似一方轻纱。

小槥,凌儿要一生一世拥有你。你会怪我这么蛮横地占有了你吗?凌髐蜭俯下身,在血沉槥的脸颊上轻轻一吻。

 

许勇被蓝溯打了个大败后恼羞成怒,第二日就派人来给蓝溯下战书,蓝溯正欲找几个自私保守派教训教训出出胸中恶气,见战书来了喜出望外,随手在后面批道:两日后决战。

乐晓嘿见他不征求别人意见私自行动的毛病又来了,又好气又好笑,幸亏是深知蓝溯脾气的他,若换了别人做副先锋定觉得这个正先锋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此时他不急不缓地走到蓝溯面前:“蓝哥,两日后决战太仓促了吧?”

“我恨不得今日就决战!”蓝溯气呼呼地说,“两日我已经下了很大决心了!”

“蓝哥,急于求成者必败,我看还是三日后吧!”乐晓嘿劝道。

“你一个小孩子懂……你为什么说三日后?推迟一日胜的把握会大些吗?”蓝溯刚想老调重弹,又强把第一句话咽了下去。

见蓝溯有了进步,乐晓嘿很高兴,“军队刚经过一场战斗,需要至少三天的时间整顿,我在自由之邦比你久,比你更了解这些部队。”

蓝溯思索片刻,点了点头,把“两”字划掉,改成了“三”,交给来使。

 

一日后。

“蓝哥,我说……”乐晓嘿一进蓝溯的大帐便被熏得半死,捂着鼻子跑了出来,“蓝哥!你也太不注意了!怎么脏成这个样子?”

蓝溯手里摇着一个小瓶出来,“晓嘿,你又说什么呢?”

“我说,”乐晓嘿跑到远处换了口气,又跑回来,“你怎么这么……”

“好了,这是我过去研制的神药,名叫‘遗臭万年’,是大粪腥臭的五十倍。若施用起来,在百里之外便能招来成群的乌鸦、吸血蝙蝠、野狗、臭虫、苍蝇、蚊子之类。”蓝溯得意地捏着小瓶,空出的一只手递给乐晓嘿一枚黄色的药丸,“这是用洋甘菊、绿茶、雪莲和几种草药制成的解药,它的香味淡,传播不了多远,但带在身上足矣免受毒臭的侵扰。”话未说完便被乐晓嘿一把将药丸抢过,放在鼻子前嗅起来,果然一物降一物,乐晓嘿顿觉好受了不少。

“蓝哥,你准备这些东西干什么?”乐晓嘿闻了半天,神智逐渐清醒。

“对付许勇。”蓝溯自然地说。

“怎么对付?”乐晓嘿不明就里。

“我们大量制备这‘遗臭万年’,将我们营中带了炸药火筒的箭的火筒掏空,后大半部分装上‘遗臭万年’,前小半部分还装炸药,加长导火索。到时点燃导火索在远处将箭射到对方阵营,我们的军队只管回营,让对方和那些被招引来的畜牲打吧!”蓝溯笑眯眯地说。

乐晓嘿连称妙极,忽然间眉头一皱,“等等,三天时间,我们怎么才能大量制备‘遗臭万年’、那些箭还有那些解药呢?我们可没有药材啊!”

蓝溯再也忍不住大笑出来,“这些我早已经做好了,这本是在自由之邦剿灭随心阁时我准备对付随心阁的,当时没用上,现在又和紫倁作战我带上了以防万一,不想真能用上。现在军中所带的带炸药的箭全是这种,解药我也带了也十万粒,所以我才急着出战。不过想到你的建议实在是很在理,于是就听了你的。”

“蓝哥,行啊你!学会选择地听取别人意见了!你这几天进步不慢啊!”乐晓嘿惊喜地说。蓝溯平生最不好意思别人夸他,一时间羞得面红耳赤,抓耳挠腮,连连道谢,不知说什么好了。

——————

【注释一】玲珑水晶:三界的一种威力很大的炸弹。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