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17.坦诚

2015-10-17

是人类内心深处的恶?还是一种无法改变的意识形态?或者是人类本身的悲剧本性愿意让自己生活在痛苦压抑中,而为了不寂寞,为了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痛苦就将别人拉入这痛苦的漩涡以争取“共同”,用贬低别人的方法来抬高自己?

蓝溯鄙夷地看了周围一眼。

把自己的痛苦强加到别人身上的人,只会让自己更痛苦;用贬低别人的方法抬高自己的人,只会让自己更低!这,就是那些封建保守自私渣滓的下场!

抗争!抗争不会消失,永远不会!就算生命停止!

所有对蓝宇国的不公平待遇,终将会被改变,所有强加在蓝宇国人头上的不平等命运,终将会被推翻!

蓝宇国,在这个名字被写进史册的那一天,就是封建势力的最后一道堤坝崩溃的那一天!

自由,开放,是挡不住的席卷五大洋的巨流。幸福,也并非封建、落后、保守这三种东西的禁锢就可以阻止住的暴风雨!

蓝宇国代表的仅是少数人的利益,少数人又如何?少数人不是人吗?少数人为了人性应有的要求就该被封建拒绝吗?就该被残存在人们思想中的保守拒绝吗?

凌髐蜭和血沉槥即使不能成功又如何?保守和封建这两只蚂蚁想撼动蓝宇国这棵大树的想法纯属痴心妄想!

“我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上,身后是一群两足动物的冷嘲热讽、狂风暴雨般的斥责与辱骂。但是,请你记住,当我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地平线上,我会为阴暗中带来一束灯光,让那在世俗中扭曲的心灵逐渐舒展,然后我会说:‘孩子,你们并不是最阴暗角落中的群体,你们也并非见不得阳光,而是保守的恶人们弄颠倒了暗和亮。孩子,走出来,为了我们个人也为了大家的幸福,点燃一盏灯,去和更多的人一起抗争吧!只有抗争,只有选一条正确的抗争道路,你们才能争取到爱的权利。不要怕歧视、嘲笑、辱骂和打击,预期在黑暗中苟且,还不如去开辟一片崭新的战场。孩子,请记住,无论在哪里,战士的坟场,一定会比奴隶的国家更温暖、更明亮……’”

念着前人的这些话,蓝溯觉得周身充满了力量。

“要战!即使,战场上只剩下我一个人!即使只剩下世俗的轻蔑与冷笑!”

“我——决不放弃!蓝宇国——也决不放弃!”

“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也一定要让蓝宇国像世界的所有国家一样,平等地屹立在世界之林!扫清千年的阴霾、陈腐的‘阳光’,用坚持、不屈、真爱去创造一个新天地!”

“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住蓝宇国人的前进。有一个幽灵,蓝宇国的幽灵,正在所有保守者的屋脊上徘徊!”

 

回首那已成昨天的朝朝暮暮,蓝溯仿佛做了一个迷梦。

凌髐蜭与血沉槥那曲折艰辛的爱,就如同蓝宇圣域中一帘幽梦在人心中存下的影子一样,渺茫,美丽又不可得。

但是,她们的爱并没有悲凄,她们是战士,对抗封建保守的战士,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战士。即使,她们没有一个好结局,即使,她们永远不被世人认可,即使,她们不能被载入史册,即使,没人能给她们一个公正的评价……但那又有什么?她们会在爱中永生,在抗争中永生!

蓝宇国,不是什么魔道,也不是人们心中可望而不可即的幽梦之影。它,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国家,是一个自由之国!

 

乐晓嘿时不时就很久没有与蓝溯在一起,他开朗、乐观、好交朋友,自从拥有了强大的法力,他歆享着众人的赞美,与各样的人成为朋友,但他并没有忘记蓝溯,即使,有时候蓝溯已经快淡忘了他。

之前他对蓝溯的一切毫不了解,甚至不知道他还统治着蓝宇圣域。

乐晓嘿去小院找蓝溯,蓝溯不在。他只得先去了圣界皇宫。这之前他已经知道了凌髐蜭的打算,此次他来到这里,只是为了说明一切并且对她表示支持。“姐姐,你和魔界要开战了是吗?你不用瞒我,我都知道了,也支持你,我会同你一起闯入魔界的!”

凌髐蜭没料到乐晓嘿又出现在了圣界皇宫,而且说话这么开门见山,“谢谢你,晓嘿,可是,我真的不希望你……把自己置于这样危险的境地。”凌髐蜭的目光很复杂,她了解乐晓嘿的倔强,也明白他是一个不轻易改变主意的人。但作为他的姐姐,她实在是担心这个弟弟的安危。她希望他幸福、平安、快乐地度过一生,而不是同自己去冒险。

“这样的情况下,我不会扔下大家不管的。况且我要是那么做,苍天也不会饶了我,天下每个有情有义的人也不会饶了我。姐姐,你放心吧!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况且我会同蓝哥在一起,他能保护我!”乐晓嘿铁了心与凌髐蜭一同冲入魔界,他毅然打断了凌髐蜭的话,坚定的目光代表了一切。

“晓嘿,好弟弟。”凌髐蜭紧紧握住晓嘿的手,强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

 

蓝溯这些天一直在圣界皇宫附近的客栈中居住,预备着已有风吹草动便及时感知,他没有去圣界皇宫找凌髐蜭,或许是他觉得愧对髐蜭,或许是他知道髐蜭最近事务繁忙,不愿再给她添麻烦,也或许是由于自由和懒。

他坐在客栈中,想潜心修炼一下法术,但一想到决战临近,又觉得这么短的时间做什么都毫无意义了。蓝溯有时候觉得时间太长,等待变成了无休止,有时又觉得时间太短,一晃就什么都过去了,却还未曾觉得过了多久。

一阵敲门声将蓝溯的思绪打断了,蓝溯并未在意,“谁?”

“我。”一个身影一晃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乐晓嘿。他用“追踪术”用了半天的时间才查到蓝溯的踪迹。

蓝溯大吃一惊,“你……你怎么在这儿?”

“你怕圣界危险,和我姐姐商量将我送出圣界,是不是?”乐晓嘿玩弄着手中的东西。

蓝溯忽然觉得这件事做得有点见不得人,“是又如何?”

“不如何。你为什么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乐晓嘿这次真有些生气。

蓝溯低下头,“我想你一个小孩子……”

“你想我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对不对?老一套又来了。蓝哥,我已经不小了,况且,即使我是个孩子,你也该尊重我的意见、我的选择,而不是把你和别人的意见强加到我的头上。”乐晓嘿认真地说,“你从小就不交朋友,更不会做别人的朋友,朋友之间要相互尊重的。这就是我给你提的意见。”

蓝溯由衷地叹道:“能有你在我身边适时提出些意见,让我知道自己的错误,真是很好!只可惜,有时你说了,我又改不了,空惹得你反感。”

“什么反感?你能接受已经是很大进步了。再说各人有各人的难处,我也不想强人所难。”乐晓嘿的话仿佛一阵清流,涌进蓝溯干枯的心,蓝溯想说什么,却哽咽着无法开口。良久,他才调整了情绪,看着乐晓嘿手中的奇异东西,“这是连弓弩,你哪来的?”

乐晓嘿自豪地说:“我姐姐送我的。她怕我有危险,叫我用这个保护自己。”

“对了,还没问你,你怎么回来的?”蓝溯此时才想起正事。

乐晓嘿想到遥记不要告诉蓝溯的千叮万嘱,笑笑说:“蓝哥,你别忘了,我姐姐给我那么多法力呢!回圣界还不易如反掌?”

“你真的决定留下,不顾危险地留下?”蓝溯心情沉重。

“对!”乐晓嘿无比坚定地回答。

“好!”蓝溯下定决心,“那我支持你!”

乐晓嘿伸出右手,蓝溯以右手相握,两只手臂停在空中,做了一个“坚持”的手势。

“蓝哥,我姐姐正集结军队,在大校场上训练那些部队呢!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乐晓嘿突然说。

蓝溯的兴致也来了,“去!当然去!”

 

大校场。

蓝溯、乐晓嘿二人手持令牌,顺利进入,他们悄悄登上瞭望台,看下面如蝼蚁般的士兵。

旌旗蔽日,威武雄壮的士兵整齐地排列,负责这次操练的是徐雅青,他抡起板斧,几个凌厉的招式驱雷使电,“呔!”

“嗨!”众兵依照他的招式准确地舞动起兵器,战甲耀眼,汇成一片金属色的海洋,磅礴的豪气直冲天穹,仿佛早已具备改天换地、扭转乾坤的力量,又带着愚公移山、精卫填海的坚定与刑天争神、夸父逐日一般的不屈。

蓝溯动情而又忘我地看着这一切,这雄豪的其实,这执着的热情,这浩大的阵势……一种奇异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感觉决不是一种崇敬,也绝不是一种赞美,而是一种震撼,这情景似在何处见过。

蓝溯执着地按住震颤的心,用微微颤抖的手紧紧握住衣袂。

的确,这情景曾在何处发生过。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