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13.圈套

2015-10-10

“哼哼,紫倁,不要以为只有你会封锁空间之门,我也会。”少年王侯的脸色白得有些透明了,远处看去就仿佛一个水晶娃娃。

“蕙兰翠竹,遥香清梦!”中年富商念动了咒语,一道水晶光线轻灵若雨柱,纤尘不染,带着空灵天下的绝美之气首先向紫倁发动了攻击。少年王侯紧随其后,手一挥,骷髅一声鬼啼,四肢逐渐退化、变形,将所有的质量集中到头部,幻化成一个骷髅头与水晶光线一同冲向紫倁。紫倁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安靖,念一句:“倾国冷艳不复来,夜半明月空采摘,孤花落尽无觅处,深围迎春向雪开。”他的身后缓缓出现了一湾蓝色的逝水图案,他右手向前推出,一道蓝色光幕径直迎上了对手的进攻。蓝色光幕、水晶光线、骷髅头碰在一处,却没有丝毫爆炸的迹象,仅仅是在僵持。

紫倁神色一变,蓝色光幕上的蓝光骤然增强了三倍,欲强行逼退水晶光线和骷髅头。但少年王侯右手捻诀,左手完全空闲,此时冷不防他用左手幻化出一道银色的符文,猛然将符文前推,“定!”

符文发出三道一丈长的银色光带,如三条长舌蜿蜒而上,将蓝色光幕、水晶光线、骷髅头团团围住,银光一现又逝,三物立刻静止不动。

“这是‘幻灭咒语’,你应该知道。”少年王侯露出得意的微笑。中年富商将刀交付左手,右手在天空中飞快舞动,一团红光顿时在他手中出现并越来越强盛,终于幻化成一道烈火符咒,席卷着漫天啸烟轻而易举地越过被凝结住的蓝色光幕袭击紫倁。紫倁右手万恶圣剑一挥,一道蓝光横扫而出,轻灵如水的静气死死压住了符咒幻化出的红光的火气,两道光线相碰,如同两条巨蟒相盘一般,纠缠在一起迅速升高。此时,紫倁忽然目光一冷,左手向后一掌击出,一声脆响,一道偷袭而来的蓝色光线被打碎了。

就是这个时机!少年王侯心中一喜,右手呈半球状向后一收,顺势变为鹰爪形。蓝色光幕、水晶光线、骷髅头上的银光一闪而逝,水晶光线与蓝色光幕相碰,一声脆响各自碎裂,而骷髅则借了水晶光线的掩护直冲向紫倁。

紫倁如今想防御已来不及,速度过快的骷髅头径直冲击到他的身上,他顾不上惊呼便如一片秋叶一般飞了出去,飞出三丈远才勉强站稳。烈火符咒的红光与紫倁的蓝光此时正好相碰,一声巨响,冲击波、气浪如水漫开,纷飞的光点四散洒落,两道势均力敌的光线瞬间消失。

这边,少年王侯提起一口真气,总算将翻腾的血气压下。刚刚,他用了反噬力极大的法术,对手受伤,自己恐怕比对手更惨。

“孽儿,我们赶紧走!”中年富商似乎看出了什么,低声提醒儿子,然后又高声对紫倁说:“你这个大恶人,还是快看看你的魔界去吧!说不定,现在你的魔界已经成了自由之邦的地盘了!”然后抛出一枚会爆炸的暗器,那暗器一碰到地面便砰地炸开,放出一大股白烟,中年富商一拉儿子,二人趁机化作血色和湖蓝两道光线消失在了远处。

紫倁立刻化道紫色光线追赶,但追了半天却没有追到。他只得停下来化为人形向回走,边走边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这个薛岽,进步怎么这么大?”

走着走着,他又回到了刚才三人打斗的地方。可怜他的速度太快,那蓝溯和乐晓嘿见三人走远刚要离开,却见紫倁去而复返,又吓得一动不敢动了。

“父皇!”忽然间,一名紫衣女子率一支魔界军队赶到,这女子正是紫坽甝。她一见紫倁,便扑到了他的怀中,放声大哭。

“怎么了?”紫倁拍拍女儿的肩膀,“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坚强,明白吗?”

紫坽甝只是哭,紫倁问了几句,她一句也不答。

一个魔界将领见状单膝跪倒,语气犹豫中含着痛苦,“圣君有所不知。圣君刚一离开魔界,自由之邦竟然兵分五路攻打我边关,公主带着将士们浴血奋战才将这伙恶贼打退,魔界伤亡十分惨重。公主听说圣君出去了,唯恐有失,率属下们一路寻找。好在圣君没事。”

“这不是凌儿干的!不是!”紫坽甝痛不欲生。紫倁拍拍她背,示意她不要哭了,“瞐儿呢?他在哪里?”

“启禀圣君,自从我们和自由之邦打起来太子就下落不明,臣正努力查找。”刚才那将领跪着奏道。

“这个逆子!”紫倁愤怒地一甩衣袖,“继续寻找,一有消息,立刻来报我。看见我们和凌髐蜭打起来了居然想逃避,逃避又有什么用?”

“是!”那将领领令起身。

“回魔界!”紫倁一声令下,队伍浩浩荡荡直奔魔界而去。

 

见紫倁一群人真的走远了,面如土色的蓝溯解除了咒语,看着一旁的晓嘿,“怎么回事?自由之邦怎么忽然出兵攻打魔界了?”

乐晓嘿连连摇头,“不可能啊!我是圣界王爷,我姐姐攻打魔界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蓝溯思索片刻,心下一沉,“不好!这其中可能有诈!我们速回圣界皇宫,将此事告知髐蜭!”

“好!”乐晓嘿应了一声,二人驾起祥云,腾空而去。

 

空中,中年富商停了下来,对同样停下来的少年王侯道:“孽儿,你能自己回宫吗?”

“父皇把儿臣当成什么了?自己回宫这点事儿臣还办不到?”少年王侯笑了。

“那好。为父有事先去一下,你自己回去吧,路上小心。”中年富商说。

“是,儿臣恭送父皇。”少年王侯深施一礼。看着中年富商化道湖蓝色光线消失在了远处。

 

小客栈的地下密室里,北君、天帝正相对而坐,歆享着珍贵的人参果茶。

“果然好茶!北君,这次辛苦你了。你的伤不要紧吧?”天帝首先开口。

“没事,紫倁这家伙真是比当年进步了十倍不止。”北君恨恨地说,“怪不得连凄鸷太子也被他伤成那样。”

“哼,进步了又怎么样?他进步,我们也在进步。况且,紫倁和薛孽着两个家伙谁也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假扮薛岽,更不会想到我们会冒充自由之邦的部队攻打魔界。”天帝饮了一口茶,将琉璃盏放在水晶桌上,“其实全仗你的妙计,若非你联合了紫坽甝,这骗局恐怕也不能进行得如此顺利。”

“哪里哪里,天帝也是功不可没才对。”北君微笑。

“对了,事成之后,你准备怎么办?真的如你对紫坽甝所说的,与紫倁一伙人平分圣界?”天帝继而又问。

“你说呢?”北君不置可否。

二人会心,齐声大笑起来。

 

蓝溯行事向来慌张,此时有事在身更加慌不择路,一到圣界皇宫又打起了爬墙的注意,幸亏乐晓嘿手疾眼快,一把将他拉了下来。

“蓝哥,你又要干什么?走正门!”乐晓嘿不容蓝溯置喙,强行将他拉到正门,取出令牌递予守门卫士,守门卫士看了一眼,将二人放了进去。乐晓嘿生怕蓝溯再横生事端,一直将他拉到凌髐蜭寝宫门口。

“劳烦公公去禀报皇帝,说乐晓嘿有事求见。”乐晓嘿放了蓝溯,彬彬有礼地向守门太监道。蓝溯见乐晓嘿行若无事,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股敬佩之情,随之而来的又是一股嫉妒。

那太监也不答言,径去寝宫中报给凌髐蜭,不久又转身出来,“皇上说,你二人所奏之事她比你们更清楚,请你们回去休息吧。”

蓝溯、晓嘿大吃一惊。蓝溯性急,向前就窜:“公公,那皇上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

“没有,皇上只说请你们尽快离开圣界。蓝溯大人,皇上交待,乐王爷的安全就交给你了,请你务必保护好他。”太监答。

“离开圣界?说得轻巧!要是我能离开我现在早进进出出了!”蓝溯愤然回答,觉得对方的话纯属天方夜谭。

“皇上早知道蓝大人有此难处,特别叮嘱奴才转告大人:去找那个领你去殷溵庙的人。”太监将手中浮尘横在臂上。

“什么?她知道……”蓝溯大惊,直挺挺地立在那里。

 

冷冰冰的风拂动了橘红色的窗帘。宽敞的宫殿内,血沉槥黑衣如墨,坐在窗前,望着烟雨笼罩的池塘,转过头看郁绯袅时眼中多了一丝诡异,“你都明白了?”

“臣明白。”郁绯袅表情凝重。

“还有,千万不要让凌儿知道。”血沉槥叮咛一句。

“是。”郁绯袅躬身应声。血沉槥一挥手,他退了下去。

“什么事非要瞒着我?”待郁绯袅走远,凌髐蜭微笑着从柱子后面走出来。血沉槥大吃一惊,目光闪烁,“这个……一件小事,我想你日理万机,就不让你知道了。”

凌髐蜭一把将血沉槥楼入怀中,低头轻轻在她耳边说:“事关一位国君的性命和两国安宁。小槥,这不算小事啊!”

血沉槥诧异地望向凌髐蜭,“你都知道了?”

“对。”凌髐蜭表情凝重。

“那你就休想阻止我!”血沉槥毅然想挣脱凌髐蜭的怀抱。凌髐蜭却搂得更紧了。

“所以我支持你。”

血沉槥不相信地望着这个冰肌玉肤、仙姿佚貌的女子,“我想,你不会先对魔界出兵。”

“那就让魔界先出兵。”

凌髐蜭的话让血沉槥一愣。

“不错,坽甝对我,已经由爱生恨了。她联合了北君、天帝,放走魔界要犯凄鸷太子,让紫倁去追,令北君假扮薛岽救走凄鸷太子。紫倁走后她又借神界之兵攻打魔界,谎称我自由之邦已首先向魔界发动了攻击。这样一来,紫倁必然会首先起兵。”凌髐蜭抱着血沉槥坐在窗前。

“你怎么知道?”

“我目睹了一切。蓝溯和晓嘿也看见了紫倁和凄鸷太子、北君的战斗。”

“你可以拆穿这场阴谋。可以把真相告诉紫倁,可你没有。”

“不错。”

“为什么?”

“为了你。”凌髐蜭看了一眼怀中的血沉槥,“就因为你不肯放过杀死你父亲的仇人。”

“那你为什么不趁紫倁与凄鸷太子和北君决战时杀了他?”血沉槥不解。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