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12.郊外

2015-10-10

圣界都城。

凌髐蜭坚持为血沉槥铸造一把神剑,血沉槥也欣然应允。她明白,凌髐蜭会一生一世保护着她,而她,也要一生一世保护着凌髐蜭。

此时工匠们正在添柴加火,融化大锅里的材料,那些透明的晶体在高温下慢慢融化成了粘稠的水胶状的液体,一个工匠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下好了,该……”他的话停在了那里,蓝衣的姚记正手持一个天蓝色的小瓶,小瓶中散发出浓浓的香气,众工匠一闻之下无不眼睛发直,直挺挺地站立起来,手中工具丢了也浑然不觉。

“你们不会想到,我会来自由之邦,更不会料到我会用‘吸魂水’控制你们的头脑吧?”一声冷笑,遥记向其中几人一指,“你们,去烧火!多加点柴!”

“是!”几个人木然地转身,两眼直勾勾地去烧火。遥记手中幻化出一块紫色的石头,将他变回紫瞐。

“你是谁?想干什么?”紫瞐穴道被封,动弹不得,只能向遥记怒目而视。

遥记诡异地一笑,“你或许不认识我,我叫遥记……”他的脸上像有许多话要说下去似的,然而,他已经想到此为止了。右手猛然向前一推,遥记的手上猛然发出了一道海蓝色光线,将紫瞐一掌打入了锅中。

“啊!”除了一声痛苦的惨叫,紫瞐再也留不下什么了,他的身体瞬间被液体融化掉,与此同时,遥记咬破手指迅速地在空中用鲜血绘制了一道诡异的符咒,念了一句:“天地无极,唯我独尊!”手一指,血符印向液体,一道紫光一闪,紧接着血光强盛,弥漫满室,血符在液体上一闪而逝,血光也慢慢消退。渐渐地,液体恢复了原状,一切都似不曾发生过。

遥记踉跄着后退了一步,扶着墙壁喘了口气,脸色苍白地退了出去。

他一走,几个工匠打了个呵欠,仿佛大梦刚醒,其中一个看了一眼大锅,喊起来:“进行下一道工序!”

 

遥记一回到小客栈便看见了李掌柜,将他放进来后这个穿着朴素的人随手插上了门,看了看左右才压低声音:“大人,北君驾临圣界,请大人随我去见驾。”

这个大大出乎遥记意料之外的事让遥记心下一沉,出了什么事吗?但事已至此,也唯有应一声“好”,随着李掌柜进入了院中。

 

蓝溯和乐晓嘿在宫中闲逛,乐晓嘿见蓝溯好像有心事,就道:“蓝哥,其实宫里也没什么好玩的,不如我们去野外玩玩吧!”

“好啊!”蓝溯一听野外,兴致来了。二人走出了宫门,向郊外走去。

 

遥记来到院子中间时,看见院中站着一位金衣男子,修长的身体隐没于盛世华服内,倾城的容颜上带一丝繁华逝去的淡然,目光中是稳操胜券的坚定。

“臣寒冰令主遥记,叩见北君!”遥记小心翼翼地叩头,生怕某个细节有不对,让北君挑出毛病来。

“平身。”北君纤手一抬。遥记规规矩矩地站了起来,垂手立在一旁,大气不敢出一口,静等北君训话。

“用不着怕成这样。”北君淡淡一笑,很优雅,“我来不过是为了点事,并非你办事不力。”

遥记一听最后一句话,激动得跪在地上,乒乒乓乓一顿响头:“北君体恤下属,微臣感恩戴德。能遇上如此明主,臣真乃三生有幸!”

北君待他马屁拍完,才慢慢开口:“看来,局势又要变了。”

 

本以为由冬返夏不会持续多久,谁料等到乐晓嘿和蓝溯到了郊外夏景反而更浓烈了。这也正方便了这二人游玩。

“我有一套很奇怪的法术。”蓝溯笑眯眯地说,“用这套法术可以隐形,无论是三界何等法术高手都不会发现。”

“真的?”乐晓嘿大为好奇。

“那当然。若不然亡国的这些年来我是拿什么躲避那些追捕的?”蓝溯笑道。

“哦!”乐晓嘿恍然大悟的样子,“蓝哥,那你展示给我看看。”

“好。梦幻空间,纤音绯月!打开!”蓝溯念动咒语,瞬间,一道蓝光横空飞扫而来,围绕在蓝溯身边,蓝溯与蓝光瞬间不见。

“蓝哥?”乐晓嘿左右看看,不见蓝溯,他不甘心就这么找不到,于是将法力全部释放出来,在方圆五里的范围内搜寻,然而,寻找了一遍后,他惊奇地发现,还是没有蓝溯。

“好了,蓝哥,我认输。”乐晓嘿找不到蓝溯,只好放弃,“你出来吧!”

一道蓝光一闪,蓝溯凭空出现在乐晓嘿面前,得意不已,“怎么样?厉害吧?”

“是不错。”乐晓嘿感叹。冷不防幻影神镜上蓝光一闪,蓝溯立刻皱紧了眉头,“不好,有两个绝世高手朝这边来了!我们快躲起来!”说完不等晓嘿同意,念了一句:“梦幻空间,纤音绯月!打开!”一道横空飞来的蓝光立刻围绕在二人身边,二人的身影凭空消失。

一道血色光从远处飞来,直直地落在地面上,化为一个英俊的少年王侯,他理了理衣服,有点无奈却又不和谁一般见识地叹了口气。

“站住!”冷不防一道紫光闪过,一个人影已经凭空站在他的面前。

紫倁。

紫倁微笑着看着面前的人,“怎么,你的伤还没好,就敢跑出来?”

“抱歉,谁让那李诣老爷子粗心大意,机关之中留下了一处致命破绽,恰巧我又发现了,所以就老实不客气,出来看看外面有什么好玩的。”少年王侯同样笑容可掬,但他的脸却苍白得可怜,虽然这种苍白表现在外在仅仅是增加了主人的楚楚动人。

“你跑不了,除非你答应我的条件。”紫倁冷冷地说。

“你最好别逼我。”少年王侯显出一种稳坐钓鱼台的气定神闲,“我生气了我们两个都好不了。”

“好啊,那你不妨使用血之咒语。”紫倁忽然笑了,他认定了对方不想死。

“我干嘛非要使用血之咒语?”少年王侯疲惫地笑了,显然他有点体力不支,“我可以使用别的法术,或者……”

“或者,找一个帮手。”一位中年富商出现了,他的外表很和蔼,但眼神却很凌厉。

紫倁一见中年富商,也不惊讶,“是你啊,薛岽。”

“对,你为什么欺负我的儿子?”中年富商很从容地说。

“我只是想和你的儿子合作,仅此而已。”紫倁阴邪地笑着。

“父皇!别听他胡说!他要儿臣灭了如来,除了髐蜭!”少年王侯急急地道。

“什么?紫倁,你太过分了吧?”中年富气满胸膛,“髐儿与你无冤无仇,你竟然连她也不放过!”

“是又如何?”紫倁轻蔑地看了中年富商一眼。

“你……”中年富商险些背过气去,“想伤害髐儿,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他说着抽出腰刀,与少年王侯一前一后将紫倁围住,轻念一声:“何有朝暾,唯我豪云!”手腕一翻幻化出神剑,剑上金光一闪,随即那金光化作一道凌厉的风刃,鬼出电入般向紫倁进攻。紫倁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又闪过一丝明了,他并不管中年富商的进攻,而是伸手幻化出万恶圣剑,径直袭向了少年王侯。

少年王侯丝毫不惧,他右手指甲在左手雪白的手腕上一划,一滴鲜血流了出来,他再次一挥左手,念动“殷淩咒语”,那滴鲜血竟然化成了一道血刃,游刃而上,猛然扑向紫倁。他和少年王侯的位置正对紫倁形成夹击之势。在远处看,只见一血色一湖蓝两道强光直扫核心的紫倁。紫倁不慌不忙将刚才那虚假的进攻迅速收回,在两股法力袭到的一瞬间万恶圣剑一挥,一道空间之门凭空出现,他立刻化道紫光进入了门中。血刃、风刃相对冲来,正于紫倁原先的位置碰在一起,一声山崩之音,血色、湖蓝两道光相碰,碰处升起一团火焰红云,集中的光线向四周疯狂散开,宛如一个星系炸裂了一般,中年富商、少年王侯各退一步。

空间之门再次打开,紫倁在漫天血、湖蓝光雨中走出来,光影明灭,衬着他平静的面容,竟有说不出的悲恸。少年王侯与中年富商对视一眼,少年王侯退到了中年富商身边,以防对方再钻空子。

“血漠轩辕,梦幻泡影!”忽然间,少年王侯又挥手发出一道血光。紫倁毫不示弱,万恶圣剑一挥一道绿光全力迎上。哪料少年王侯这一招是假,他早趁紫倁接招之机抬起左手幻化出一道九色符文,然后遥望虚空,虚化了个圆,九色符文立即变成无数张小符文,四散飘去,飞舞盘旋,转眼却又如泥牛入海,不见踪影。而那道血光在与绿光相碰的一瞬竟忽然湮灭,放出一股白烟。绿光碰到白烟,如同一整块琉璃碎了一般,一声脆响,化作光点直直地落在地上。少年王侯向中年富商一使眼色,二人身体化作一金一湖蓝两道光冲入了烟雾。

乐晓嘿再也忍不住胸中好奇,悄声问蓝溯:“蓝哥,那两个人都是谁啊?为什么和紫倁打起来?还有,他们用的都是什么法术?”

“乐小祖宗,这三个人哪个是好惹的?叫他们发现还有我们的好?快别说了,小心暴露目标!”蓝溯惊道。

乐晓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蓝哥,那我们快跑吧!”

“一动不动都难保不被发现,跑岂不是自投罗网?”蓝溯哭笑不得,“说不定到时候人家三个人联合起来对付我们,那我们不惨了?”

乐晓嘿很丧气,只得一动不动。

烟雾中,血色、湖蓝两道光再度化为少年王侯和中年富商,二人对了一下目光,情知无误,少年王侯举手向天,阴阴地念起一段咒语。这一刻,他的手势、目光都十分古怪,让人不寒而栗。随着他的咒语,无数代表毁灭、死亡、仇恨的黑色符文凭空出现,慢慢汇聚到少年王侯的手指间,形成一个形状奇怪的血红色图案。血红色图案滴下一滴滴散发着令人作呕气味的鲜血,滴在地上的血慢慢隆起、变形,终于幻化成一个血红色的巨型骷髅,骷髅长着一双野猪一般的獠牙,锤锤胸膛,向天一声长吼,鬼泣神哭!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