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10.永不褪色的伤口

2015-10-10

“我恨保守派,恨他们入骨。我恨他们一手造成那么多的悲剧,更恨他们逼迫着我生不如死地活下去!如果没有他们,我可以早点离开这世界,更可以忘掉一切痛苦!可是!我还有义务,我还要复国!我必须杀尽保守派!我必须死在战场上!父亲,你知道吗?其实,现在的我,除了痛苦和仇恨早就一无所有了。如果没有仇恨,没有这个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你或许,早就看见我了!”蓝溯伏在泥泞的地上,双手紧紧攥着两把泥土,泣不成声。

“杺儿如果看见今天的你,一定会很伤心的。”忽然间一个幽幽的声音传过来。蓝溯抬头,蓦然间就看见了墓碑旁的紫衣男子,男子白皙的手轻轻地抚过墓碑上的每一个字,仿佛在抚摸一道伤口,生怕某个不经意间弄痛了它。

“紫倁!我跟你拼了!”蓝溯情绪不稳,一见对方,分外眼红,提起流云双钩不要命似的冲了上去。

一道墨绿色光迎面而来,一道蓝光宛如流星一般飞落到地面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蓝溯看着落在地上的流云双钩,第一次没有惊讶的表情。

“你杀了我吧!杀了我,你就报了仇,我也不用生活在痛苦和仇恨之中了!”蓝溯大喊。

“在杺儿面前,我不想杀人,他不喜欢我这样。”紫倁连看也未看他一眼,目光专注地集中在精致的墓碑上,“你是谁?”

“蓝溯!”

“我真的不认识你,你来这儿干什么?杺儿多么温柔,像一个听话的乖孩子,他是不会认识你这样专横残暴狗彘不食的人的,是吗?”紫倁依旧没有看他,轻轻将手中蓝玫瑰扎成一个花环,放在墓碑顶上。

蓝溯的泪水混杂着雨水从脸上流下来,他呜咽着,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喊出来:“对。我不认识死去的紫杺,更不认识死去的紫玥!二十年前我就该死!但是老天不让我死,它让我去杀保守派,让我为蓝宇国报仇。保守派不死绝了,我就死不了!后来,这个世界告诉我,我的缺德适应了它的脾气,它才不让我死!紫杺的温柔善良、紫月的纯洁听话让它从胃里恶心到心里,他们本就该死!”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蓝溯的脸上,他又跌倒在泥水中,双眼直勾勾地望着紫倁,一脸挑衅,“打啊!你怎么不接着打了?打死了我,我就解脱了!”鲜红的血顺着他的嘴角滑下,他却浑然不顾。

“你以为我会伤害杺儿吗?”紫倁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你这个逆子,你最好看看你九岁那年在文章里写了什么?”

一本泛黄的粗糙本子被扔在泥水中,蓝溯用颤抖的手捡起,翻开第一页,童年那熟悉的字迹又映入眼帘:

如果我有一尊大炮,我要轰平所有的城乡,如果我有一把利刃,我要杀死所有的女人,如果我有一支军队,我要随处烧杀掠抢,如果我有一个诅咒,我要破坏所有幸福的家庭……

“杺儿看到这些,在我怀里哭了一夜。”紫倁沉沉地说,但被蓝溯愤怒地打断了:“我让他别偷看我的文集,他就是不听!我头脑里想些什么,随笔就写出来了,不行吗?紫倁我告诉你,作为一个蓝宇国人,想这些没什么不对。我不但以前想,现在还想,将来也要想!活着想,死去想,无时无刻不在想!”

一道墨绿色光芒直指向他的咽喉,望着握住这倒绿光——万恶圣剑的紫倁,蓝溯忽然感到了做他敌人时没有感到的一切——他的清冷、霸气和那种强盛的征服欲。

“我不允许你在杺儿面前说这种让他伤心的话!”坚定的声音,斩钉截铁,掷地有声。蓝溯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紫倁伯伯……”

“杺儿不是你。蓝溯,要他堕落到你这般程度,他早就选择死亡了!他有感觉,他不会死亡也从未曾死过!但是,他经不起伤害了!所以,赶在他墓前妄言者,杀!”

原来,他们爱得这么深。可是,作为紫杺的养子,他对这一切竟完全不知晓!蓝溯望着紫倁眼中的坚定和决绝,却痛苦到了极点。

为了对方,宁愿抛弃生命,丢掉江山,这两个多情的昏君啊!

为了爱,就放下义务、仇恨了吗?蓝溯想不明白,正如他不明白为什么爱了就可以不顾一切,也正如别人看他时不解的目光。

这么说,爱没什么好,或许他想得对,这个世界上,一个人只要没有感情,什么都可以做成功。

或许,如果他足够不择手段,就可以在与保守派的较量中稳操胜券了吧?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蓝溯,你有时太像一个疯子了。杺儿的冷静、淡定、典雅你永远也学不会。”

蓝溯瞪大了双眼,“对,我学不会,我也不想学会!因为我不想同他一个下场!保守派的每一笔血债我都记在心里,他们怎么对我的!他们把我逼成现在的这个样子,我一定要他们加倍偿还!”

“蓝溯,我问你,在杺儿面前你一定要说实话。你现在心里除了仇恨还有没有别的?”

“痛苦,绝望,义务。”

“这么说来,你复国,并非爱你的子民……”

“我对他们有这个义务,我必须这样做!”

紫倁忽然间举起了手中的剑。蓝溯明白他的企图,索性闭上双眼,静等死亡的来临。

让我解脱吧!让一切结束吧!

不过,即使是死去,我的灵魂,也会战斗在蓝宇国反封建战场的第一线!永不停止!

然而,等了许久,蓝溯终不见那道绿光落下,他睁开双眼,紫倁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剑。

“你走吧!离开这里,不要再来,也不要让我再看见你。”紫倁淡淡的声音中似乎混杂了无限的哀愁,“杺儿在看着我,在他面前,我下不了手。”

蓝溯想象不出自己有多狼狈,他拾起流云双钩,飞一般地逃离了这个地方。

 

逃离,无休止地逃离。痛苦如乌云一般充斥着他的整个天地间,那高得不可思议的浓度让他心中希望的呐喊再也没有了回声。

无边的痛苦如狂风,似暴雨,撕裂了蓝溯的心。

父亲紫杺是那样地爱雪白的菊花,而紫杺自己,也正如白菊一般,孤标傲世,清冷刚烈,不染世俗纤尘。他不是蓝溯这样的——一个生活在痛苦与仇恨之中的混混,一个不上不下,无法评分是高还是低,是贵还是贱的人,一个徘徊在边缘,向前就跨进一个等级,向后亦可进入另一个等级的人。

一想到他蓝溯就会心痛,痛得心要裂开一般,他多想把这一切都写下来,或许这样可以减轻一点他的痛苦。

我,蓝溯,是一个荷戟的落单小卒,我心中的痛苦和压抑找不到任何人来倾诉。我的心是一把死锁,一旦锁上,谁也别想将它打开,包括我。

我记得父亲死后的几个月里,紫倁伯父住在蓝宇国,他没有帮我管理朝政,只是一天到晚将自己关在密室里拼命画菊花,他用墨色的纸,说这样菊花的白才能更好地显现出来。可是,每当他画完一幅时,他总是将它扔入火中烧掉,看着火光渐渐吞噬掉我一生也无法完成的珍品,我只有默然发呆。他终于伏在案上大哭:“杺儿,我画不出你爱的菊花!”

然后他离去,再也没有回到过蓝宇国。

紫杺的那场美丽却失败的爱情给十一岁的蓝溯留下了一生都无法抹去的阴影,也就是在紫倁离去的那一刻,他绝望了,对自己,更对自己的爱情。十一岁的他对爱一类的字由古井无波到排斥,他坚信幸福二字绝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恐惧、绝望,对同性异性都避而远之,对爱情更是像瘟疫一样恐惧和厌恶。十一岁,他的心灵已经融不进半缕阳光,只能像放置在暗处的食物一样发霉腐烂。

他开始对暴力一类的词由喜爱到狂热,开口讲打,闭口讲杀,朝廷之中谁敢说半句反战的话,立刻就会被发配到边疆。

或许是他在国内外施行的一系列的激进政策,导致三界对他更大的排斥,终于组成联军来攻打蓝宇国。在这场战争中,他发挥得很好,指挥极少出错,但依旧败得很惨——敌方的兵力是他的五十倍不止,这样的仗怎么打?

亡国的那一刻,正是他浑身鲜血从死人堆中爬出来的时候,那时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活下去,报仇!

好在他还有蜂国,还有许许多多蓝宇国在三界的潜伏人员,他先到了蜂国,然后设法同暗中的力量取得了联系,只待时机一成熟,便挑起复国的大旗!想到复国,他已经迫不及待。

但是,他必须等,因为还有一样东西——复国最重要的东西还没有找到!

那是他九岁那年,刚回到蓝宇国仅仅三个月的时候。那个下午下着细雨,有点烟雨迷蒙的味道,紫杺静静地坐在窗前,这个十五岁的少年美得像一尊白玉雕像。

“父皇。”蓝溯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开口。

“咦?”紫杺好奇地转过头,“有事吗?”

蓝溯郑重地点了点头,犹豫了片刻终于下定了询问的决心:“父皇,儿臣说一句不该说的话。万一蓝宇国亡了国,我若想复国,都需要些什么?”

紫杺神色一变,沉吟片刻,反而向他提问:“你认为呢?”

“军队,财宝。”蓝溯肯定地回答,言简意赅。

“还有呢?”紫杺托着腮望着他。

“还有……土地?有军队可以抢土地,不是这个……还有……”蓝溯实在想不出别的什么了,终于摇头,“没有了。”

“真的没了?”

“真的没了。”蓝溯看着对方。

紫杺笑笑,“还有一样最重要的东西。”

“是什么?”蓝溯立刻来了兴致。

“现在告诉你你也不懂。这样吧,等你长大后到国外去成全一对同性相爱之人,你自会得到答案。”

“这是一种最重要的东西,没有它,国家,目标几乎都是空谈。”

紫杺的笑容很神秘,却让蓝溯从那时一直疑惑到现在。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