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09.无爱之城

2015-10-10

“你应该很好奇,我父皇和杺叔叔是怎样认识的。就是在你六岁那年,在那场保守派的突然袭击中。他们打伤了杺叔叔,捉走了你。不料半路你竟自己逃出魔爪。不知情况的杺叔叔去营救你,结果再次陷入重围。这时,我父皇出现了,是他救了杺叔叔,把杺叔叔抱回了蓝宇国……”

“保守派!你们这些打不死的贼寇,踢不走的封豕!我与你们不共戴天!”蓝溯一闻保守派们打伤了父亲,雷嗔电怒,恨不得立刻撞开地维。

紫坽甝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除了这些你脑子里还有别的吗?我很悲哀地发现,你现在越来越没有感情,除了杀就是打!”

“这还不是那些保守派逼的!没有他们,没有他们对蓝宇国的排斥,也许到了现在,我还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普通人!是他们逼我走上这条路的!”蓝溯怒声喊道,那些不公又岂能是几句话所能说清的?但他要说,能说多少说多少。下一刻,等待他的还不知是什么。或许,到下一刻他连全尸都没有了。而他所能做的,唯有勇敢地战斗下去。

“也就是那次之后,他们爱上了对方,然后就有了我和哥哥,那时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可恨的是你还活着!那些年你不在蓝宇国,所以你什么也不知道,所以你无法想象那时我们有多快乐!蓝溯,我不明白是老天的诅咒还是造化弄人,让你这个本该死去的人又活着回来了!你的回来,带来了所有不该有的东西,包括蓝宇国的毁灭!”

蓝溯强忍着,不让泪水汹涌而下,“一派胡言!如果父亲和紫倁有了儿女,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为什么不向蓝宇国公布?他明明厌恶我,如果他有了儿女,我也就失去了所有的价值,他为什么不杀了我?你分明在胡说!”

紫坽甝含着冷笑和泪水,鄙夷地望着他,“你以为他是你吗?除了杀就是打,可以根本不顾别人的感受和世间的一切为所欲为?你以为蓝宇国人又是你吗?除了打杀抢什么也不知道?你别忘了,杺叔叔是多么善良,你更别忘了,蓝宇国人虽与世隔绝,但他们的圣宫却是对外面的一切无所不知!因为不忍,杺叔叔只想废你为民,因为害怕伤害到国人的感情,他才不敢把和父皇的关系公布于众!蓝溯,你一直自认为很伟大,对蓝宇国你最忠贞,而事实上,你所做的不及杺叔叔的十分之一!”

这些话仿佛每一句都是刀,,是枪,是针,是血,将蓝溯的心理防线一点点瓦解掉,把他无情地推向崩溃的边缘。而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紫坽甝后边的这句话:“你根本就是一个无能腐败,自私自利的篡位之贼!”

“我不是!”蓝溯捂住双耳,他已经失去了听下去的勇气,“为什么?如果你是父王的亲生女儿,如果你可以把国家治理得更好,如果你可以打败保守派阻止蓝宇国的灭亡,如果你可以比我幸福……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推卸责任把一切留给我做?我完全,完全可以将国君之位让给你!”

紫坽甝拭去泪水,目光中透出冷漠与坚强,“如果当时你有现在的觉悟,有现在的无私,你的蓝宇国也不至于灭亡!”

蓝溯抱住头,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呼,那悲痛让人撕心裂肺。

“是你!是你害死了杺叔叔,是你破坏了我们一家人的幸福,是你违背了蓝宇国国法,是你背叛了蓝宇国人民!你不但没有资格为君,甚至没有资格为民!你,你同那些卖国害人的无耻奸贼毫无二致!”

蓝溯再也没有勇气和力量听她说下去了,他一路飞奔逃离了这个地方。他不明白,更无法明白,为什么他的亲人、国人也要如此对他,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开始的他,被一层幻雾包裹着,躲在幻雾中的象牙塔里外面摄入的光线都被幻雾中悬浮的水滴折射,到了塔前都是七色的彩虹。六岁之后,他走出了这象牙之塔,面前是一片渺茫的海洋,不会游泳的他奋力砍伐树木制成木筏,想用微弱之躯战胜狂风巨浪。而如今,他的面前是一片昏黄的沙漠,所有的希望都已干涸,除了绝望与面对,他没有任何选择。

为什么?为什么他九岁那年要回来?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真实的一切?那时的他是出于一片好心啊!他无知地认为,紫杺需要他,失去了他,紫杺甚至不能活下去了。那时,他生命仅有的主题便是寻找和生存。

但是!事情并不想他想象的那样!幻雾早该被揭开!他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他带来了所有的痛苦与不幸,没有人真的需要他,他也不该活到现在!

最美的时光已经逝去,这个世界,因为有他而显得多余!

如果没有保守派们,如果天下已经接纳了蓝宇国,他早就安安心心地离开这个世界了!一个人在痛苦、寂寥与沉重的内心压力下活着却看不到一丝希望之光,那是比死还难受的感觉。这样走在人生路上,每走一步都是泪,每走一步都踏着血,若非还有那个目标,若非要杀尽保守派,他又怎么能凭借软弱的坚持能力活到现在?

他本不想哭,但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汹涌的泪水。然而,世间又有谁能同情一个不值得同情的弱者?谁又能保证哭声不会引来保守派们?

他不敢大哭,不知何时他连放声大哭也做不到了,没有声音的泪水只能代表内心更沉重的压抑,让他一头栽进绝望的深渊。

连亲人兼国人的紫坽甝也这样对待他!他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他不知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只能一味地奔跑下去,但他深深地明白,他逃离不了这无边的绝望,正如同逃离不了这个世界。

前方,是未知的方向,只有一块突兀的石头格外引人注目,石头上是苍劲的、血红色的四个大字:无爱之城。却没有落款,估计是某个神仙闲游到此,一时兴起写上去的。

蓝溯泪流满面,手中幻化出一只狼毫笔,在这四个大字的后面续写了一首神界的新体诗:

无爱之城

漫漫红尘中蓦然回首,

千年梦醒。

黔首的血泪,

留不住已逝时空。

纵使千次回望,

也望不见你的身影。

奈何桥边一缕轻笑,

阴霾后没有彩虹。

 

我在沙场中踽踽独行,

在墓碑林中独自祭祀清明。

无爱之城,莫问责任有多重,

让我抛头颅洒热血无悔今生。

纵世间情有千万种,

我只寻志同道合战友之情。

当血色霞光染红天幕一角,

我已用我的生命筑起崭新长城。

蓝溯

蓝溯此时忽然想起了前年的清明节。

那时,转眼间清明节已经到了。痛苦与仇恨早使蓝溯忘记了这是亡国后的第几个清明。他只记得压抑,只记得复仇,不过他庆幸自己总算还记得清明,记得紫杺。

一条崎岖的山路直通向山顶,蓝溯提着一只小竹篮,像一个普通农民扫墓那样踏着泥泞的土路向山顶上走。谷雨难得雨,清明难得晴。清明的雨不知道停,把他浑身淋了个湿透,水顺着他凌乱的发髻和粗糙的衣角滴落下来。

“二十年前,只有你看得起我!十一年后,你走了,没人看得起我。二十年前,你给我生命,给我幸福,给我一个虽不温暖但却完整的家庭,可你却等不了二十年就将这一切从我身边硬生生夺走!从此以后,除了复国与仇恨,我别无追求……九年前,你为什么没有带我一起走?你知道吗?有时候,生逼死更让人难受……”

远远地,他看见了那座孤独的坟茔,坟上长满了蓝色的矢车菊,蓝得如天似海,水珠打在薄得要透明的花瓣上,一股清雅的香气随风而散。

“为爱而来,为爱而去,这就是你。为恨而生,为恨而灭,这便是我。”蓝溯静静地凝望着远处的坟茔,一步步地走上去。

一步,两步,三步……越近越是沉重,越近越是悲凉。

“我知道你不愿意见我。一岁时,你教我走路,你对我说:‘我在远处等你。’五岁时,我们走出国外,你先回国,对我说:‘我在蓝宇国等你。’十一岁,你永远离开,却没有告诉我一句:‘我在天堂等你。’因为你已经拥有了一切,我还是一无所有,你不愿意等我,因为这个世界,有我而显得多余!”蓝溯双膝一软,低头跪在了泥水里,溅起一片泥泞的水花。

“可你又是否知道,我多么想认真地再听你善意地训导我几句,多么想让你再恨铁不成钢地打我几下。这些年,我渐渐长大了,接触到了这个世界,却发现它远比我想象的可怕!除了蓝宇国内部的人,除了一个人生活的人和同性相爱的人,没有一个人对我怀好意啊!不,应该说在我的身份暴露之前,他们还是对我怀点好意的。虽然,有那么多的过任何志同道合的人关心我、帮助我、扶持我。但是……友情真的可以代替亲情吗?不!苍天对我为何这样不公?给我阻碍,阻我前行,却让我连亲情也失去!一个人生活有那么难吗?神界的人可以为什么我就不行?你知道吗?这些年来,我在长大中、在生活上遇到种种的挫折、不解,在思想上走入种种偏差、误区。我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指导我,给我指一条路,给我一个答案!可是,我们却是用别离,思念,失望,绝望来计算着亲情,三年,然后是永远!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以前,只有你一个人爱我。现在,连这个人也没有了。我知道,凭我的一切,除了亲人,没有人会爱我!你的爱,在痛的边缘,我的痛,也在你爱的边缘!”

“没有一个人可以听我说,他们也不屑于听我说。只有你,现在的你,能让我,允许我,值得我诉说,可以静静地倾听!”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