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08.告别坽甝

2015-10-10

凌髐蜭在寝宫中为血沉槥包扎完伤口,将她楼进怀里,“你真的不准备原谅他了吗?”

血沉槥的眼睛柔和地望着远处,“父皇不会原谅他的。”

“我是在问你。”凌髐蜭换了个角度抱小槥,以便自己可以看着她的眼睛。

“我不会。”

“为什么?因为父皇的遗嘱?你知道吗?如果父皇泉下有知,他也不愿意看到你这个样子。他甚至不愿意看到……”凌髐蜭轻轻劝道。

“你不懂父皇。真的,你不了解他。”血沉槥闭上了双眼,“凌儿,我一定会杀了紫倁的,即使你反对,即使你不帮我。”

“不,我不会反对,如果你坚持,即使是错的,我也会支持你、帮助你。”

此时,寝宫的门突然被推开了,紫坽甝一脸憔悴,走了进来。看见她苍白的面庞,凌髐蜭忍不住一阵心疼,“坽甝……”

“你来干什么?”血沉槥睁开眼,很不友好地要起身,却被凌髐蜭紧紧抱在怀里。

紫坽甝站在那里,紧紧盯着凌髐蜭,“凌髐蜭,我只问你一句话,你爱过我吗?”

凌髐蜭的身体轻轻一颤,她看了看小槥,还是说了实话:“爱过,而且爱得很深。坽甝,你知道吗?曾经,我也那样地爱过你,爱得那样固执那样执着,曾经,我愿意用今生换你一缕微笑,曾经,我认为有你的怀抱我此生无憾。可是,自从小槥的出现,一切都成了曾经……”

紫坽甝眼中噙着泪水,但那泪水却并未滑落,“好一个曾经!凌儿,我明白了,你为了这个小贱人,竟然不惜伤害任何人!你知道吗?血沉槥的父亲血璎,正是那道路以目前任魔道圣君,而我父亲紫倁正是那个擿奸发伏、为民除害的锄奸之人!”

“你的父皇杀死了我的父皇,事实就是这么简单!”血沉槥厉声回驳道,“你用不着花言巧语!紫倁,我早晚会取他性命的!”

“小槥!”凌髐蜭大吃一惊,连忙制止住血沉槥,满含歉意地看着紫坽甝。

“想取我父皇性命的人,我第一个不会饶她!”紫坽甝看着血沉槥,冷冰冰地说,“凌儿,我走了,离开这里。你要记住,在这世上,除了血沉槥,还有另一个人同样爱你。”说完,她径直走出了寝宫,飘逸的身影略显落寞。

“坽甝!”凌髐蜭感到心中被撕裂了一般,想去追赶,却被血沉槥死死抓住,“不许去!送她也不行!”

凌髐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紫色的背影消失不见,转过头把头埋在血沉槥怀中。

 

不知为何,紫坽甝镜像在离开这里时再去看一眼凄鸷亭,她对这个小亭子总有一种特别的情感。

但当她走近时他愣住了,一个粗布蓝衣的农人一样的男子——蓝溯,正坐在一桌酒菜前。

“你知道我会来这儿?”紫坽甝有些诧异。

“不错,我是个笨蛋,但你并不用吃惊我今天为何如此聪明——我从未聪明过。但你别忘了,你的父亲紫倁和我的父亲紫杺曾有过怎样刻骨铭心的一段爱恋。为了对方,他们甘愿赴死,这是我不敢也无法想象的,那种心有灵犀被他们传给了他们身边的人——我们。所以,有些东西不是聪明人的猜测,而是笨蛋的直觉。”蓝溯淡淡地说,他很少这样冷静淡漠地讲话,除非谈到紫杺时。

“蓝溯,你不是笨蛋。”

“以前,有很多人这样说,我被这句话骗了整整十五年。我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是个强者,有奉先之勇,孔明之智,又如同刘备一样知人善任。可现在我明白我错了,我不过是个不会用人的刘邦,我不过是个混在高层人物中的流氓。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弱者,面对强者的进攻,我也只有在表面上示弱示弱再示弱,在内心中自强自强再自强。”

“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紫坽甝的眼中泛起薄薄的一层水雾。

“因为我们志同道合,你是我的圣友!”蓝溯坚定有力、一字一顿地说,“无论在蓝宇国内还是国外,与一二三城邦相同的人都是我的圣友。”

“但是,凌儿并没有选择我……”紫坽甝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以免让对方看见她眼中滑落的泪水。

“对于自己,我只看结果不看过程。对于国人,我只看过程不看结果。”蓝溯的话依旧淡淡的,“有些事,看结果是最不必要的,就像你我的父辈。”

“你不是恨杺叔叔吗?”

蓝溯抬头看了她一眼,“不错,我恨他,恨死了他。我恨他不理解我,我恨他要废掉我的圣子之位,我恨他为什么那么温柔,那么不堪一击……可是,那是小孩子时候的事了。坽甝,我们已经长大了,成人需要更多的是理解不是感情,我们该恨的是保守派,仅此而已,对于父辈,那种恨只是单纯的恨铁不成钢。更何况,父亲和紫倁都败了,最终仅能孤独一生,收养几个孤儿终老……”

“蓝溯!你笨蛋!”紫坽甝突然吼出一声,吓了蓝溯一跳。

“笨蛋?!”蓝溯稍有些诧异。

紫坽甝突然变得冷若冰霜,“我真想替杺叔叔杀了你!你知道不知道,哥哥和我都是父皇和杺叔叔的亲生儿女!”

“你骗人!”蓝溯神色骤变,猛然起身。

“是你在骗你自己!”紫坽甝上前一步,直视蓝溯,“你知道,在蓝宇国,只要喝下圣水,无论男人之间还是女人之间都可以生儿育女!”

蓝溯浑身发抖,一张脸变成了铅灰色。

“实话告诉你蓝溯。当年,杺叔叔要废掉你圣子之位的目的就是要立我为圣子,因为我才是他的亲生女儿,也只有我想继承他的事业,加入第二城邦,只有我才有资格做蓝宇国未来的国君!可我没想到,十一岁的你竟会用那样卑鄙的手段去破坏我们一家人的幸福。紫玥,不,应该是蓝溯,你不该更不配叫那名字!你只能玷污它!二十年前你为什么不让野狼吃了?如果你死了,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别以为你成了对蓝宇国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的蓝宇圣主,别以为你指导了凌儿和血沉槥的爱情你就很了不起了。几个位置根本改变不了什么。你的本质,你的内心,你的一切,都根本不是位置二字所能改变的!尊贵的宝座改变不了你内心的卑贱,你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一个流氓!在名义上你是蓝宇国君,但在蓝宇国人心里,你不过是个流氓的头目!纵使你日后重登宝座,衣锦还乡,也不过是发迹的流氓在穷朋友面前摆排场!蓝宇圣主这个称号,你根本不配!你一切悲剧的根源,无非就是志大才疏,把自己摆在了一个不合适的位置上!”

紫坽甝喊得撕心裂肺,蓝溯的心也仿佛被撕裂了一般,但他的声音却出奇地稳重坚定,“我知道我的身份,我的地位,我的能力。我也知道当初继承蓝宇圣主这个尊贵的位置是一种错误。可是,我并非水内无鱼虾也贵,我也并非山中无虎猴充王!我所做的一切,无非是想让保守派们看看,没有将,兵也可以上战场!照样同他们拼,同他们打!视死如归,做然以卵击石,也要阻止他们再害人!”

“蓝溯,够了!你不要再假清高了!你是为了蓝宇国,你是为了自己一生不沾染爱情,这些都不假。但你的所作所为,更是为了你自己的虚荣为了你自己的贪心!如果你只是为了国家,为什么不仅仅是支持这个国度反而一定要主宰它、让它走你的路线?如果你只是为了一生没有爱情和婚姻,以你的本领,为什么不去神界做个神仙?或许你会说做不到,但到地狱当个管理地狱的小鬼,到寺庙当个和尚,到道观当个道士或者到蓝宇国第三城邦当个平民你还做不到吗?蓝溯,你何必将自己想得那么清白,那么崇高?你也不过是个虚伪无耻的杀人狂而已!”紫坽甝毫不客气地将这些伤人心的话硬生生说了出来。蓝溯没料到,连自己的亲人竟也不能相信自己,这空前强大的打击几乎使他彻底崩溃。

“够了!”蓝溯大吼一声,眼中含泪,愤然回驳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不该不相信我对蓝宇国的忠心!”

“忠心?你能有什么忠心?狼子野心而已!你和杺叔叔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你凭什么忠于他的国家?我看你根本就是诚心让他的希望破灭,你本身就是诚心让蓝宇国亡国!”紫坽甝一脸冷酷。

蓝溯简直悲愤到了极点,“你一派胡言!父亲根本不可能有你这个女儿,更不可能有紫瞐这个儿子!你以为我什么也不知道吗?父亲如果还有一儿一女,我整日同他在一起我怎么会不知道?再说,男人与男人之间,即使有圣水,也只能生儿子,根本就生不出女儿!我虽是无爱之城的人,但我也深知,生孩子是要十月怀胎的。不是今日说生一个,明日就能生出一个来!”蓝溯气急了,声音越来越大。他受不了这样的委屈,更不能忍受这样的怀疑。

相比之下,紫坽甝比他要愤怒十倍,一双秀目中快要喷出火来,“蓝溯,你应该庆幸,庆幸那些蓝宇国人没有杀了你这个昏君!你身为国君,竟然连国中最基本的事情也不清楚,你还有什么资格为君?好,既然你说不知道,那我就把一切告诉你!你该记得你六岁那年吧?”

望着紫坽甝挑衅般的目光,蓝溯如被剖心,如果没有六岁那年与父亲失散,他怎么可能会变得像今天这样?他或许依旧如紫杺的复制品,清纯可爱,高雅脱俗,怎么会有今天这颗肮脏可憎的心?怎么会有今天这一脑子杀人放火、一肚子无情无义?不过,如果没有那些年在外的经验,他或许根本活不到现在,也许早死在保守派的血雨腥风之中了!

蓝溯深深吸进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记得,可又怎么样?”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