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04.双姝合卺

2015-10-04

但蓝溯的兴奋丝毫不减,他想通了一个问题,他战胜了愁苦抑郁,他即将成为一个无所畏惧的蓝宇国战士!

有什么比这更另一个蓝宇国人兴奋呢?

保守派们,送你们上西天的人来了!

当他再回到小屋时,屋里已没有了乐晓嘿的影子。一个蓝宇国人告诉他:“圣主,乐小公子叫我告诉你,他先走了。”

乐小公子?蓝溯对这个称呼颇感新奇。但他只是微笑着点点头,“知道了,你们忙吧!”

蓝溯纵使固执地认为,亲情是冬日里的红泥小火炉,温馨快乐。而友情则是大雨中的一把花伞,暴雪中的一点炭火,热烈感人。作为一个蓝宇国第三城邦的人,不想要爱情,但对于在东西南中四城邦的人和他这个蓝宇圣主来说,有支持自己的家人,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战斗,相互鼓励,奋勇前进,风雨无阻,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可惜,多少人没有这种幸福,他们只能一个人战斗,一个人披荆斩棘。甚至亲朋还会成为他们的阻碍。

如果迷路了,不要询问,不要停止,一直走下去,直到死。这句话在蓝宇国已经流传了将近一百年,时光飞逝,掩埋了它的作者,掩埋了它的出处,却掩埋不了这话语里的无奈和不甘。

无路难,开路更难,独自一个人开路更是难上加难。愚公不难,以为他并非一个人扛起锄镐开辟一条天路,他的身边,还有子孙们,亲人们,拧成绳,抱成团,风雨同舟一起走,不要小看泥泞中的一把搀扶,不要小看攀援时的一声加油。要知道,四两可拨千斤有时行万里却在接近成功时放弃,缺少的只是一声坚持,一声鼓励,一声“别停,向前走”。

一个人战斗,太累太险。难道,真的是他的执着感动了远去的蓝宇国祖先们?在这条荆天棘地的的反世俗路上他们特意安排了一个勇敢无畏、与自己志同道合的圣友?

为何要喊理解万岁,理解二字,太多解法。但要真正做到,简直难似登天啊!大千世界,茫茫人海,数量使一切成为了可能。即使是极其怪异的人,若苦心寻找亦可找出自己的同类,找出真正理解自己的人,只要坚持和用心。

幸运,最终在与自己短暂离别后再次光顾,蓝溯坚信自己的判断,有一位志同道合、勇敢坚强的圣友已来到了自己面前。

有什么能比这更令人振奋?是时候步入真正的战场了!打败保守派!自由万岁!

圣界皇宫御花园。

黑衣如墨的血沉槥挥舞手中银剑,宛如蛟龙腾起,凤翔九天,招式凌厉逼人,带着一股雄浑与霸气。

凌髐蜭站在一旁,欣赏地看着血沉槥的剑舞,妩媚娇柔的笑容华贵到耀眼。

“好招式!”见小槥舞得开心,凌髐蜭右手幻化出水晶小剑猛然冲入血沉槥的攻击范围。血沉槥悠然一笑,会心地向她一招攻去。

凌髐蜭丝毫不惧,透明的水晶小剑绝令宛如一条透明绸带,如枯枝盘藤般死死缠住血沉槥的银剑,而又骤然变招,“雪野剑影”如幽灵夜行般铺展开来,鬼出电入,不漏丝毫破绽。血沉槥被逼得步步后退,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

眼睛一转,血沉槥突然反守为攻,隔开凌髐蜭的水晶小剑绝令向髐蜭冲来。凌髐蜭有些措不及防,转眼间血沉槥已冲到她面前,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小槥……”凌髐蜭不知是什么感受,仿佛记忆中的某一个片段被开启了一样,甜蜜,感动……

血沉槥抱着凌髐蜭,髐蜭的身体依然如一百年前那样柔软,“凌儿,你记得一百年前吗?一百年前,我第一次抱你的时候……”

凌髐蜭的手颤抖着,她抱住小槥,记忆的洪闸在一瞬间竟完全开启,一百年前的一幕幕,猛然从记忆之城的城门中涌出,那个叫“凌髐蜭”的“男孩”,那些海誓山盟……

“小槥!”凌髐蜭忽然大哭,死死地抱住血沉槥,“一百年前,一百年前,我全记起来了……小槥,一百年了,你还好吗?”

血沉槥没料到,凌髐蜭竟完全记起了一切!她放开髐蜭,端详着髐蜭美丽的脸,终于她松了一口气,倒在凌髐蜭怀中。二人静静坐在一块平坦的岩石上,眺望远处的风景,唯有微风吹得粉、黑二色的纱衣轻柔地飘动。

有血沉槥在怀中静静地躺着,凌髐蜭又感到什么也不可怕了。在真爱面前,世间的所有恐惧都不值一提。

乐晓嘿从蓝溯的小院出来后决定去皇宫看看凌髐蜭和血沉槥,他现在是亲王身份,出入圣界皇宫极为方便。

他想着,拐入一条小巷,冷不防一个声音传入了他耳中:“拿钱来!”

“呜——”又传来一个小孩的哭声,“我没有!”

“没有就打死你!”

接着哭声、打骂声响成一片。

乐晓嘿快步走上前,见两个流氓证欺负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忍不住心头火起,“住手!欺负一个小孩子算何本事?”

两个流氓见有了见义勇为者,甚是不屑,停止了打那孩子,撸了撸袖子站了起来,“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吧?大爷的闲事你也敢管!”

乐晓嘿忿忿地说:“许你们以大欺小,不许别人说句公道话了?”这样的流氓就是再多几个他也不怕,他说着虚出一拳,准备念动咒语使个法术,万没料到咒语还没念,一道青光便从他拳头上出现,融成一个尺长的光团,随后膨胀为两条雪青色光带,如两条巨蟒一般从他拳头上发出扑了过来。

这光带威力极大,冲到墙上,墙立即被打了个粉碎,但雪青光带的攻势丝毫未被阻住,又径直冲到了与墙在同一条直线上的一栋无人居住的民房上。

“嘭”的一声,民房崩塌瓦解,残砖碎土乱飞。二流氓在晓嘿一出拳时就吓得趴在了地上,此时破碎的民房的残留砖块、尘土从天而降纷纷掉落,落了二人一身。

“有鬼啊!”二人趁乐晓嘿发愣时,爬了起来,一溜烟似地跑得没影了,他们本是一介凡夫,怎见过这样高强的法术?

那挨打的小孩爬了起来,跑到乐晓嘿面前,“谢谢神仙哥哥!”

“神仙哥哥?”乐晓嘿对这一称呼很惊奇,“你说我是神仙?”

“你会把墙和房子打倒,又这么好心肠,不是神仙是什么?”小孩很有道理地说。

乐晓嘿受宠若惊,有点不知所措,“其实……我也没料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力量……”想起不久前遥记在林中对他说的话,他越想越觉得这一切有来头。难道,在他与紫瞐对阵时,凌髐蜭真的给了他那么多的法力?

凌髐蜭松松地抱着小槥,冷不防一个雨点打在她身上。

“下雨了!”凌髐蜭望了望天空,将血沉槥抱在怀里,向着寝宫便跑,雨点大了起来,打在凌髐蜭的衣上,散发出一阵更清冽的玫瑰香气。

跑到了寝宫,外面早已是大雨滂沱。凌髐蜭与血沉槥相视而笑。

雨中凌髐蜭的衣衫已有些微湿,她皱一皱眉,转入内室另换了一身透明的粉纱,她那窈窕的身姿隐在透明的纱衣中,那样诱人。她靠近小槥,握住了这个最爱的人的手。

“凌儿。”血沉槥感到一种欲望,她忽然发现自己那样想占有美丽的髐蜭,“不要这样,我该走了。”

“为什么?”凌髐蜭扳过她的肩膀,“看着我。”

“不,我该走了,再晚了,我怕……我控制不住。”血沉槥不敢再看凌髐蜭,强力压制住心中中中可怕的念头。从她见到髐蜭到被封为皇后,她一直与髐蜭分房而眠。

“你何苦控制你自己呢?”凌髐蜭看着她。血沉槥抬眼看了一下凌髐蜭,但这一望却使她吃了一惊,昏暗光线下的髐蜭竟远比想象的娇艳。

不,她血沉槥有什么权利亵渎这种美丽?

自从那次紫坽甝搅了她和凌髐蜭的好事,血沉槥反而想清楚了,爱是付出,不是疯狂的占有。从此,她对髐蜭,除了拉手与拥抱,便在无任何逾越之举。

可如今,面对如此美丽的髐蜭,谁又能控制得住呢?

血沉槥感到一团可怕的欲火在心中燃起,渐渐蔓延过她的理智,她咬着嘴唇,尽力控制着,自己不能玷污她!但没有用,一切都没有用。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的手抚上了凌髐蜭的面颊,解开了凌髐蜭第衣带。

又有谁可以抵御得了这种销魂蚀骨的美丽?

血沉槥一把撕去了凌髐蜭的粉衣,她要看一看,这样美丽的身体里,究竟藏了什么秘密!忽然间衣袂一滑,自己的黑衣也被髐蜭解开,从身上滑了下去,她仅戴着一个黑色的兜肚,被凌髐蜭柔柔地抱起,放入柔软的床帐内。她一把搂住滑进来的髐蜭,迎着那温柔的秋波,俯下身去,好久,她才舍得……

凌髐蜭的床上放了寝宫内栽在盆中的玫瑰的花瓣,血沉槥的膝盖碾碎了它们,弥漫出一室的暗香……

魔界。

紫倁悠然品茶,此时大将军许勇匆匆跑了过来,“圣君。”

“何事?”紫倁一脸平静

“圣界八王爷、林丞相打了个犬兔俱毙,自由之邦出兵平定叛乱,邦主凌髐蜭被拥立为皇帝,立血沉槥为皇后。”许勇秉道。

紫倁沉思片刻,“知道了。这么说来,圣界之后仅有魔道与自由之邦两个国家了?也就是说,势不两立可以直面敌对的只有我与髐蜭了?”

“这……”许勇不知如何回答。

紫倁冷冷一笑,纤手抛出一封信,“把这个给凌髐蜭,别让血沉槥知道。”

“是!”许勇领令而去。

血沉槥搂着疲惫地倒在自己怀中的凌髐蜭。刚才的一番疯狂,使娇弱的髐蜭更加楚楚动人,沉槥再也忍不住要将她抱入怀中爱抚一番。

暮色四合,髐蜭与沉槥在夜里倾心交谈,寝宫中没有点灯,这些谈话更伴有了夜的浪漫。月光照进来,从寝宫的二楼倾泻而下,将宽敞的寝宫分割成明亮与黑暗的迷幻空间。夜色更增添了血沉槥的占有欲,她搂紧了凌髐蜭柔软无骨的身体,“你说,女人的身体里都藏了些什么秘密?”

凌髐蜭一愣,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那我们就把它找出来。”血沉槥再一次靠近了那缕玫瑰暗香……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