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100.苦衷

2015-10-04

蓝溯调整幻影神镜,跟随着跃下悬崖的徦珵瑧,崖下有一个巨大的幻术阵,被废掉法力的徦珵瑧一接近,便被打得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这个阻碍终于从三界中完全消失了。

蓝溯一高兴,身体不由自主地又向上一窜,双脚正落在房顶上。

屋中的乐晓嘿懊恼不已,“蓝哥!你自己能出来你不说一声!害得我们百忙半天!”

蓝溯在屋顶上跃下来,兴高采烈地赔礼道歉,“真对不起,一高兴什么都忘了。”

众人都用无奈的目光看着他。乐晓嘿好奇,忍不住问:“又有什么好事把你乐成如此?”

“这个……保密!过几天再告诉你们!”蓝溯神秘地一笑,“来,大家谈正事吧!”边说边关掉了幻影神镜。

一个联络点的蓝宇国人递上贺词簿,“圣主,所有存下来的第二城邦的贺词都在这儿了。”

“太好了!”蓝溯一把接过,热情洋溢地问:“第二城邦的人都来了吗?”

一个女子走上前,“都到齐了,圣主。”

“好!那赶快开始吧!把所有你们认为最好的贺词挑出来备用!”蓝溯高兴地说。几个第二城邦的女子相互看一眼,开始了挑选。

乐晓嘿此时倒完全闲下来了,他看着忙前忙后,兴致勃勃的蓝溯,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凭直觉,他感到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才使平时痛苦自卑的蓝溯在一瞬间变得快乐自信起来。

趁众人不注意,他一把将蓝溯拉到屋外,“蓝哥,复国成功了?”

蓝溯诧异地看着他,“没有啊!你听谁说的?”

“那你为什么乐成这样?”乐晓嘿顺理成章地问。

“不说了过几天告诉你们。”蓝溯说着又要走进小屋,乐晓嘿连忙一把扯住,“不告诉他们也行,你总不能连我也不告诉吧?快说,快说!这里他们听不见。”

蓝溯托词支吾。乐晓嘿紧追不舍,死缠烂打,他无奈之下只得道出实情:“徦珵瑧一出圣界想不开,跳下了悬崖。谁想到上天长眼,崖下面恰巧有个我几年前布的幻术阵,把他打成碎片魂飞魄散永远消失了,这岂不等于我亲手除掉个自私保守派,立了一大功?”

乐晓嘿惊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飞也似的跑出了蓝溯的小院。

“喂!干什么去?”蓝溯追了两步,但乐晓嘿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萧疏的树林中了。

“徦大哥!徦大哥!”乐晓嘿跑了不知多远,对着漫无边际的灰色丛林大喊。与徦珵瑧相处,虽仅有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但在内心深处,他早已将徦珵瑧当做挚友。如今,挚友就这样匆匆离去,让他怎能不伤怀?

“你就这样死了吗?不,我不相信!徦大哥!你回答我!”

空旷的森林中响起他的回声,忽然间一只冰冷的手拍了他一下,让他在一惊之下回过头来。他立刻便认出。这个人正是蓝溯进入一言堂前抓走他的那个人——遥记。

乐晓嘿立刻后退三步,全神戒备,“你又来干什么?别过来!”

遥记满不在乎地笑笑,“凌髐蜭给了你那么多法力,我就算过来了又能将你如何?那徦珵瑧已经死了,你哭你叫又有何用途?恐怕只能扰我在这安静丛林里的清修。”

乐晓嘿一听他也说徦珵瑧死了,泪水盈眶,差点失去控制:“胡说!徦大哥那样可怜,那样善良,他才不会就这么死了呢!”

遥记的神色有些凶恶古怪,冷冷地说:“可怜?善良?他才不可怜不善良!他只会装可怜装善良!他就同你的朋友蓝溯一样!那个凄鸷太子曾经好心帮蓝溯铲除奸贼紫瞐,他蓝溯倒好,非但不领情,反而与那姓紫的联手,背后偷袭凄鸷太子!”

“一派胡言!我蓝哥有时是做过了点,可绝对不至于同反对蓝宇国的奸贼一道狼狈为奸!”乐晓嘿愤然驳道。

遥记已失去了同他辩论的耐心,“你最好回去问问他自己!实话告诉你乐晓嘿,徦珵瑧的死根本就是蓝溯一手造成的!他先给血沉槥写了封假信,把一切责任推到徦珵瑧头上,然后借圣界内乱,扣押凌髐蜭给林丞相的信,促使林丞相与八王爷提前决战,之后埋伏在小巷,趁路过的徦珵瑧不备将其打伤,废除了他的法术。然后球我将半死不活的徦珵瑧带出圣界,弃之荒野。他进入一言堂的真实目的,就是因为知道了徦珵瑧本是花家的儿子花开,害怕万一其与花家联手对凌髐蜭造成巨大威胁。另外我还想告诉你,蓝溯有时以杀人为乐,你最好离他远点,省得哪天他不高兴了把你也杀了!”遥记的每一句话,都仿佛重锤,敲打在乐晓嘿淳朴的心上。蓝溯真的是这样的一个人吗?还是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乐晓嘿双眼含泪,拼命摇头,“不!你胡说!你胡说!我不会相信你的!我去找蓝哥问个清楚!”

蓝溯见乐晓嘿红着眼睛回来,又纳罕又有些不悦,“你干什么去了?我还有事想让你帮忙呢!”

乐晓嘿没有接他的话,阴沉着脸问:“蓝溯,杀人对你来说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对不对?”

蓝溯一愣,诧异地问:“你听谁说的?”

乐晓嘿抬起头,“这还用别人说吗?徦大哥让你害死了你就高兴得不得了。”

蓝溯愤愤地回了一句:“害死?那是他罪有应得,我为蓝宇国人民除害!”

“蓝哥,我回来不是跟你吵架的。我只想听听你内心的想法,我只想让你告诉我你做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为了什么。也许你不知道,更也许你不注意,现在圣界对你的评价非常不好,跳梁小丑、通缉犯、同性恋流氓……所有能用上的恶劣词语都用上了。我知道,作为一个蓝宇国人,不该注重外人的评价,可你也绝没有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恶棍让自己名誉扫地的理由!蓝哥,我知道你不坏,不过是某些外界条件将你逼成这样的。那么请你告诉我,你究竟在恐惧在担心什么?为什么对过去爱上你自己的异性和现在爱上我姐姐的异性如此不择手段?”

蓝溯没料到竟有人可以这样真诚地向他发问,迟疑片刻他只说出四个字:“不想失败。”晓嘿,我现在有万语千言,只是均不知该如何说出口啊!不是我不想坦白,而是过去无人肯听我说,而现在,你肯倾听,你勇于询问,我却不知该如何表达了。

但熟悉蓝溯的乐晓嘿给了他一段时间。

“我害怕失败,我不能失败了痛苦一生啊!你知道吗?在蓝宇国文献的域外卷中,记载了一万七千零九十五个同性相爱失败的故事,有的人甚至为此失去了生命。我总结了一下,不外乎这几种类型。其一是一个人爱一个同性,而那个同性不爱此人,这时有一个异性来追求这个人,这个人在与同性分手后耐不住这异性的纠缠而与这异性成亲,其实这个人根本不爱这个异性,这样的婚姻好结局非常少。其二便是已经成亲的双方其中之一爱上了一个同性,但因为已定的婚姻纠缠而陷入两难抉择,最终不是死去便是与那同性私奔,况且私奔之后面对的是整个保守的天下,这两个人又能一帆风顺吗?其三便是两个同性真心相爱却遇到家中的反对,被无情地拆散分别与异性成婚。我记得,当时我看完这些文献,记了一些笔记,也不太多,就一百多张纸,十五六万字,我在最后总结出来,造成同性相爱失败的,除了个人原因,便是异性、家庭、社会。后来我拿到了域外卷中有关第三城邦人物记载的书卷,读过之后发现阻碍一个人生活一生的居然也是这几个原因。我当时不知是气是恨是惊是悲,对于我来说,家庭不是阻碍的因素,所以其他三个原因我必须格外注意,尤其是异性之人。以至于后来一有女人接近我一点我便十分害怕和反感,我必须抵制住异性的诱惑,我不能因为一时冲动陷入婚姻的泥潭,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和希望啊!那些同性相爱和一生独自生活之人的悲剧,十有八九是异性造成的!人人都自私,我也得为我的一生着想啊!异性如此可怕,你说我不防行吗?”

“那你就墙内损失墙外补,害怕被人伤害就伤害别人!”乐晓嘿目光灼灼,“徦大哥那样善良,对我姐姐爱得那么深。为了我姐姐,他几乎无怨无悔地付出了一切啊!难道你不为这份爱感动吗?你不对这份爱欣赏吗?”

蓝溯的笑比痛苦和诅咒更悲凄可怕,“感动?算了吧!那是一份真诚、执着、专一却又永远无法让我接受的爱,怪异的我对这份纯洁真诚的爱甚至产生了愤恨和反感。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我却把他当做了一生最大的敌人,他的爱破坏了我的理想,我不认为他这是在爱,我在内心里认定他在与蓝宇国作对,也在与我作对。他分明要吹熄蓝宇国的希望之光,分明想要毁掉蓝宇国一个坚定而又勇敢的战士。我恨他,希望他痛苦,他越痛苦我越高兴!

我一直都有一个信条,那就是只允许我爱别人,不允许别人爱我。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是在蓝宇国第三城邦北城长大的。那里的人民不允许有感情,亲情、友情、爱情甚至爱心都不允许有。谁如果有了,谁就会被拉出去杀头。作为一个蓝宇国第三城邦北城臣民,不允许别人爱我、关心我是我做人的基本准则,但我又是蓝宇国的国君,我不能不爱我的子民,否则,我又有什么做国君的资本?

我不希望髐蜭像我一样,因为她不属于蓝宇国,即使将来加入了蓝宇国,也只能在第二城邦。在那里,无情无义是不被允许的。可是,我又痛恨她对那个徦珵瑧不大下辣手,他可是蓝宇国的劲敌啊!”

“可是,他对我姐姐那么好……”乐晓嘿无法完全接受蓝溯的思想。

“好?哼!谁让他对髐蜭好!他越对髐蜭好我越恨他!越要伤害他!他凭什么对髐蜭好!他们又凭什么对我好!不都是有目的想得好处吗?”蓝溯怒视前方,满目仇恨。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