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98.狂喜

2015-09-27

“关于立后之事,上午的朝议毫无结果,如今再议。”凌髐蜭开门见山。蓝溯卯足了劲,只等众保守派一开口,他便立即反驳。

文班首位风文笑出班跪下,“皇上,老陈请皇上立血沉槥为皇后。”

血沉槥?这是怎么回事?蓝溯发懵。

“皇上,万万不可,舞辰酋长才是皇后的最佳人选!”吴欣颂立即反驳,这句话把蓝溯闹了个不知所措。见乐晓嘿在旁边,他像见了救命稻草般一把拉住,悄声问:“怎么回事?”

“我姐姐要立皇后,朝臣关于这个皇后是血沉槥姐姐还是紫泠涵姐姐争论不休。咦?你不知道?”乐晓嘿好奇地问。

蓝溯不敢相信,“这些封建保守派竟同意女人为皇帝,还同意立女人为皇后?”

乐晓嘿笑道:“其实封建这东西,革除它要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武则天不就是女皇?还有,你别忘了,圣界曾是蓝宇国所在地。”

一语惊醒梦中人,蓝溯不知是惊是喜,三界封不封建暂且不管,圣界现在基本不封建了。

“那髐蜭叫我来做什么?”蓝溯真有万事已成的感觉,肩上像放下了一副重担。

“请你帮忙选皇后。”乐晓嘿也不瞒他。

“这个……我可不在行。”蓝溯为难地道。

“不在行也得在行。”乐晓嘿话未说完,早已看了二人半晌的凌髐蜭轻启朱唇,“皇叔,你有何看法?”

蓝溯慌慌张张地出班跪下,此时他只恨地上无一个耗子洞让他立刻钻进去,“这个……臣以为,赢月酋长温柔娴淑,舞辰酋长美丽干练,皇上您立哪一个都是好的……”

见他那汗如雨下的紧张样子,乐晓嘿费了好大力气才忍住笑,让蓝溯参与这类谈论根本就是让他活受罪。

冯羽觞见此情景有意给蓝溯雪上加霜:“皇上,蓝大人不辨是非,人云亦云,闻善不举,知恶无言,隐情惜己,噤若寒蝉。按律法乃不忠不敬,当打二十杀威棍,以儆效尤。”

蓝溯闻言大惊,“冯大人,我说的是实话。对于这类事下官既无经验又无主意,根本不知该如何办。”

“大胆!若朝臣均如你这般,一问三不知,国家的未来又将如何?”郁绯袅喝道。没想到柔弱的他发起怒来也是这般可怕。

蓝溯慌了,朝中众臣十有八九对蓝溯有怨气,此时可抓住了报复他的好机会,齐声指责他不辨是非,皇帝面前推三阻四,乃大不敬。

蓝溯手忙脚乱,应接不暇,不住解释,晕头转向。

乐晓嘿见状,使出刚刚凌髐蜭教他的小法术,用心念传音劝蓝溯:“蓝哥,你就从小槥姐姐和坽甝姐姐之中选一个吧!不然再这样下去你撑得住吗?”

蓝溯早被弄了个神志不清,见乐晓嘿劝他,连忙用心念传音向晓嘿求救:“说得容易,你叫我怎么选啊!快帮帮忙,不然我就死定了!”

“那……你选小槥姐姐好了。”乐晓嘿用心念传音传回去。

晕头转向的蓝溯挑得篮里便是菜,立即采纳了晓嘿的建议,“皇上,皇上!您还是立小槥吧!”

凌髐蜭柔柔一笑,“难得皇叔能做决定,侄女恭敬不如从命了。传旨,立血沉槥为皇后,封紫坽甝为甝钺公主。无须再议,退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臣山呼而退。

乐晓嘿同情地看了看蓝溯这头替罪羊。这样一来,他被迫说出了血沉槥,拥立血沉槥的一派不会感激他,他不支持紫坽甝,拥立紫坽甝的一派把该算到别人头上的账统统迁怒于他。而且凌髐蜭是因为他的话才下了这道圣旨,而他在两派之间犹豫不决,给两派以他欲坐收渔利之感,难保双方日后不联合起来整治他。这样一来使他与朝中紫坽甝、血沉槥两派相互牵制,使朝中简单的关系变得复杂,凌髐蜭这个皇帝会更好做,但他这个臣子免不了更难当。

众臣都走光了,蓝溯还直愣愣地跪在那里。乐晓嘿走上前,“别人都八面玲珑,就你四面树敌!以后长点脑子吧!蓝哥,不懂感情也没什么,不懂政治是要吃大亏的。”

可怜的是蓝溯时至如今也没明白过来这层含义,只觉得乐晓嘿在这方面比他高明多了,忽然间他如梦初醒,一把拉住乐晓嘿,“这么说来,髐蜭就要和小槥成亲了?”

乐晓嘿不明所以,“那又怎样?”

“这些封……”蓝溯停住了,“不,他们现在既不封建也不保守了,应该是进步人士了!这些进步人士,一乱闹让我把什么都忘了!我复国最需要的东西这下可以找到了!我的复国梦想马上就要实现了!”

乐晓嘿此刻不知该说什么。

为人不怕不悟,就怕至死不悟。

“蓝哥,你一直嚷嚷着复国,你现在能不能关注一下你自己?”到头来,乐晓嘿唯有提醒他一句。

“我自己?我自己还不好吗?复了国,我就是蓝宇国的圣主,圣界皇帝的皇叔,前途光芒万丈!我关注我自己做什么?”蓝溯大笑,像个孩子。

乐晓嘿眉头紧锁,“蓝哥,你真的不怕复国之梦还未实现,你自己先死于圣界朝廷的党争之中了吗?

蓝哥,我知道,你勇敢,你执着,你为了目标不惜一切,所以你面对胜利忘乎所以。可是……你真的没看到胜利近处的危险和陷阱吗?或许,是这个三界给了你太多的刺激,以至于有悲愤无处发泄的你变得鲁莽而不愿意看到近在咫尺的危险。作为一个战士,你必须有一种坚韧,一次次改变自己和他人的命运,直到改为自己喜欢的为止。蓝哥,我能理解你,无论何时,我真的想请你记住,你我的友情,从未消失,就算生命停止。”

“谢谢你,晓嘿。”蓝溯无比感动,却又无比欣慰,自己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胜利了!终于胜利了!

蓝溯的心此刻如小溪一样欢悦,同湛蓝的晴空中的流云一样轻盈。这种感觉,久违了!他静静望着远处的一行白桦,嘴角不觉浮起一抹笑意,清风拂过白桦的树尖,将它们修长的枝条吹得斜斜地摇动,碰到了自己的同伴,又似满含歉意地颤了一下,点着枝梢似在道歉。

远处,一排房舍拔地而起,虽不玲珑倒也质朴温馨,远方的山峦越发清晰起来,一片寂静在天地间如画卷一样展开。

但蓝溯多疑的心却喜欢破坏这丝美好,它谨小慎微,即使蓝溯就这么坐着看这一切,它还是恐惧蓝溯会不经意间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破坏掉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成功。它强迫蓝溯反思,这期间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吗?

哦,记起来了,自己在下午伏在台阶上沐浴着阳光写文章时,不小心滴在那汉白玉上一块墨渍。自己拿了库房的算盘用,没来得及告知管库房的人。

想到这些他自己也笑了,只有这些吗?这些东西就能破坏掉已经铸成的成功?虽说成功在于细节,可也不必如此吧?

他的心情又恢复了明朗,许多年了,他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快乐是什么滋味。

那是理想即将实现,义务即将尽到的那丝释然。

几个似会武艺的妇女提剑走过,这些异性险些破坏了蓝溯的好心情,蓝溯不喜欢这时候自己身边有人。

但她们只是走过,看也没看他一眼,真是老天让他快乐啊!

老天,谢谢!

他抬头望了望淡蓝的天,天稍有点阴,蓝色中夹杂了浅灰的成分,可在他看来这一切仍然是美的。

他忽然想到感恩,感恩苍天,感恩那些支持他事业的人,感恩那些希望他快乐、希望蓝宇国人快乐的人。是这所有的一切,让他离梦想又近了一步啊!

喜鹊的叫声打破了这沉寂的气氛,不是一只,而是许多只!

让我的梦想实现吧!让我想做的一切成为现实吧!他虔诚地向上天祈求,但祈求时心情依旧是快乐的。

喜鹊还在不停地叫。

在痛苦与仇恨中生活久了,蓝溯的心似乎早已适应了这种阴暗的环境,如今忽然快乐起来,他既觉得新鲜又觉得有一丝不太习惯。

但他实在太高兴了,高兴得都不知该怎么去表达。

 

一想到复国的梦想就要实现,蓝溯就激动得受不了,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仿佛早已不满胸腔的束缚要跳出来似的。

他吃不好,睡不着,做什么事情都毛手毛脚想要快点做完,似乎总嫌时间过得太慢,他已接近终点不远,但他所能做的只有提速,提速,再提速,恨不得让时间一下子来个飞跃,好让他直接站在终点上,享受那份释然,那份激动。

干扰,早已排除完毕。徦珵瑧离开了圣界,紫瞐被遥记秘密抓回了云宫(这消息是他刚刚得到的。),慕容孤云记忆中有关凌髐蜭的一切爱恋已被完全全清除。老天啊!蓝溯一想到这里就快乐,就激动,很不得像个三岁顽童一样一蹦三尺高。障碍全被清除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能有这一天!

紫坽甝被封为公主,瑰夜早就不爱凌髐蜭了。——不过她们两个也算不上障碍。至于那些能力很差、根本配不上凌髐蜭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人,现在对形势还构不成威胁,今后有慢慢整他们的时候。

仿佛一个虔诚的教徒面对一颗期望已久的、深藏匣中的舍利子而就要掀开匣盖的那一瞬,蓝溯感到无比的欣喜、骄傲与自豪,仿佛一个灵魂得到了上天堂的敕令。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