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96.小胜

2015-09-27

“这都是你们这些人逼的!”蓝溯毫无征兆地眼睛变得血红,目光中充盈着仇恨,“人家一对对同性恋的女子多么幸福,可你们这些败类男人,为了一己私欲,非要拆散人家,讲人家给你们做老婆!我这叫以暴去暴,以杀去杀!你们既然爱她们,就更应该尊重她们,与她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与封建保守派做斗争!可你们呢?可倒好,打着让她们幸福的旗号去破坏她们的幸福!让她们同你们在一起,你们幸福了,你们认为她们幸福了,可她们又真能幸福吗?我看,你们不是爱她们,而是为了一己私欲想得到她们!我已经下定了决心,我豁出去了!我知道我的力量很小,但是一旦遇到了你们这种人,我见一个就整一个!我相信,今天有一个蓝溯,明天就会有第二个蓝溯,日久天长就会有千千万万个蓝溯,同你们这群自私保守派斗到底!直到将你们完全消灭为止!”

“那……那你也不能如此下狠手!如此不择手段!”徦珵瑧愤然大喊。

“如果你看到一对对同性恋者为追求自由和幸福而死得多么惨,你会比我更凶狠、更残忍、更不择手段十倍!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欲擒毒蝎,人不得不毒!你以为我不想好,我不想善良吗?我想!我做梦都想!可是,我如果善良了,又将有多少蓝宇国恋人被无辜拆散?我如果善良了,又有多少同性恋的悲剧又会在我放松警惕时重演?我如果善良了,封建保守派那些阴损毒招我又用什么来对付?等待我的只能是毁灭!我死了不要紧,谁又能替那些同性恋者出头,谁又能同那些保守派斗争?徦珵瑧,花开,平心而论,我认为你和我都没有错,错在这个保守的天下,错在这个逼良为邪的天下。这样的天下造就了你保守的性格,而在这个天下里,为了蓝宇,蓝溯不得不这么做!”蓝溯早已忍不住泪流满面,痛苦与不甘将他拉入一个无底深渊,许久他的情绪才渐渐平静下来,“你如果要恨我,尽管恨吧!”

见他转身要离开,出神的徦珵瑧一声断喝:“站住!”

蓝溯回过头,也不询问。

“我问你,花倾湘真的是我姐姐?我真的是花家的儿子?”徦珵瑧凝视着他。

“髐蜭?”蓝溯忽然死死地盯着徦珵瑧的身后,“你来干……”

徦珵瑧猛一回头,忽然发现什么也没有。就在他回头的一刹那,十七根钢针挟着凶气在蓝溯手中飞出,打入徦珵瑧周身十七个大穴之中。

“啊!”徦珵瑧一声惨叫,单膝跪地,随即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蓝溯!你好狠……为什么……”

“现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你就是花家的儿子,在花氏夫妇躲避仇家的追杀时流落民间。至于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很简单,我不愿杀你,只不过废掉了你的武功法术,以免你日后对我有威胁,对髐蜭和小槥有威胁。另外,我还要告诉你,我将派人送你到北方蛮荒之地,你准备好在那里呆一生吧!”蓝溯说完,默然而去。

 

遥记已习惯了蓝溯到这家小客栈来找他,李掌柜点头哈腰地将蓝溯请进去,一边倒茶一边叫手下人通报。

“你找我?”遥记飘逸的身影转眼间就出现在蓝溯面前,没有一丝惊讶。

“蓝溯有事相求。”蓝溯站了起来。

遥记做了个“请坐”的手势,“什么事?”

“请你把徦珵瑧送到北方蛮荒之地,别让他再回来。”蓝溯的目光中闪烁着坚决。

遥记沉思片刻,“我可以直接把他送出圣界。”

蓝溯正惊异地想问他有没有这个本事,忽然想到那晚遥记带他去蓝宇国旧址圣主祠的事,把话咽了下去,“那最好了,我要怎么谢你呢?”

“都是为了理想和信仰,还谢什么。”遥记淡淡地道。蓝溯望着他,信任地点了点头。

 

遥记在蓝溯说的那个小巷中找到了重伤的徦珵瑧,他蹲下身,将这个半昏迷状态的人拉起来,“走!”

“你是谁?”徦珵瑧看了对方一眼。

“我是遥记,蓝溯的朋友。”遥记拉着他前进,面无表情。二人翻山越岭,走入一个神秘的山洞,遥记在山洞壁上一旋一按,一扇门凭空出现。遥记将徦珵瑧一把推了进去,“走吧!”随后自己也进入门中,门在二人进入后自动关闭,不留一丝痕迹。

门内一片阴暗,遥记轻车熟路,拉着徦珵瑧前行。忽然间前面出现一丝光亮,二人在一个山洞中钻出,又走了许久,遥记松开徦珵瑧,“这里是圣界之外的人间。你安心在这里做一个普通百姓吧!”

“等等!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徦珵瑧叫住了转身欲走的遥记,双手捧上一封信,“把这个带给髐蜭。”

遥记的脸上青一块白一块,他赌气道:“我不能帮你!事情都什么样子了你还如此痴情?”

徦珵瑧双膝跪在遥记面前,“算我求你!在小巷中我想了很久,凌髐蜭那样对待我极可能有难言之隐。况且她无情,我不能无义,我们之间不管是继续,还是结束,我一定要给她一个答复……”

“好了!”遥记此时最庆幸的是便是自己选择一生忘情绝爱,他无奈地拿过徦珵瑧的信,“我帮你送到凌髐蜭手中,你在这里等我,别乱走!”

“谢谢!”徦珵瑧叩了个头,慢慢地在地上爬起来。

 

乐晓嘿百无聊赖地回到蓝溯的小院时,第一感觉便是蓝溯的疯病非但没好,反而加重了。

一桌子热气腾腾的菜,蓝溯还在往上端。

“蓝哥,今天过年啊?”乐晓嘿坐在桌旁,操起一双筷子。

“过年算什么!今天的事比过十次年意义还大!——来,尝尝我的手艺!”

乐晓嘿随手夹起一块菜放入口中,“你的手……呸,呸!……艺是什么玩意儿!”这菜不但不烂,而且作料全无,要多难吃有多难吃,晓嘿不得不吐了出来。

“第一次做这么多菜,担待点!”蓝溯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丝毫不嫌晓嘿的话扫兴。

“你这些年没学过做菜吗?”乐晓嘿对蓝溯今天的“发挥”很质疑。

“我只会做一些简单的,今天第一次做这么复杂的!”蓝溯显得有些窘迫,但掩饰不住兴奋之情,“我做得还行吧?”

明知自己手艺差,还尝试技术含量这么高的,和老鹰叼大象有什么区别?乐晓嘿心中暗骂。自从见了你,我随时随地都在温习一个成语:自不量力。

“蓝哥,求你别卖关子了。今天你到底遇到什么喜事了?早上还阴云密布,中午不到就晴空万里了。是升官发财了还是有艳遇了?”趁蓝溯现在心情好,晓嘿抓紧开几句玩笑。

“徦珵瑧即将离开圣界,离开髐蜭!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惊喜!这个障碍一排除,髐蜭和小槥成亲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我离梦想实现越来越近了!哈哈!”蓝溯险些被这突如其来的喜讯弄得乐昏了头。

乐晓嘿显然不满蓝溯狂喜的疯态,对他嗤之以鼻,“徦大哥在与不在圣界都是一样,我姐姐对他根本没感觉。再说,徦大哥走了,那个紫瞐不还喜欢我姐姐吗?依我看,现在对我姐姐和小槥姐姐影响最大的是紫泠涵,你还是对她想想办法吧!”

“坽甝没事!”蓝溯豪气地一摇手,“无论髐蜭最后和小槥、坽甝谁在一起,我的梦想都照实现不误!”

“蓝哥,我发现你越来越自私了!你在乎的仅仅是自己的梦想而不是我姐姐的幸福!”乐晓嘿有话憋不住,对他嚷道。

“无论髐蜭和小槥、坽甝中的谁在一起,她都一定会幸福!”蓝溯坚持道。

“不!只有小槥姐姐才能给她幸福!”乐晓嘿反驳着,对蓝溯失望了,“你根本不懂同性恋,就如同不懂爱情。在你的眼里,同性恋只要跟同性在一起就会幸福,可事实上并非如此!你没有爱过别人,没有真心爱上过一个人,你根本不了解这份感受!”

“难道你会比我懂同性恋?”蓝溯轻蔑地嘲笑道,“我从小在蓝宇国长大,十三岁开始研究同性恋,整整研究了它七年。我敢说,所有有关同性恋的著作么有一本我没读过!”

“所以你读成了书呆子!爱不是从书上就可以学来的!”晓嘿越来越发现蓝溯不可救药了。

蓝溯刚想反驳,忽然间闻到了一股糊味,他恍然大悟,一头冲进厨房,“我的菜!”

“就你那破菜,糊了说不定比不糊还能好吃点!”晓嘿自言自语,把筷子放回桌上。

 

为了调节血沉槥的情绪,凌髐蜭把话题移到了蓝溯身上。无疑,这二人都认为蓝溯的潜力是巨大的。

“他之所以得不到成功,是因为他的敌人是这世上的大多数人。这和他的个人能力无关,即使他的能力是现在的十倍,结果也是一样的。”

“可他为什么要同绝大多数人为敌呢?”血沉槥不解。

“可能跟他的个人经历有关。”凌髐蜭沉思片刻回答,“他反对爱情。”

“这怎么可能呢?他不是支持我们,支持……”血沉槥有点不信。

“是。但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身份。他是蓝宇国的圣主,即使他所努力的事业与他的想法背道而驰,他也必须履行自己作为国君的使命。他排斥爱情,甚至也排斥同性相恋的爱情,若不然身为蓝宇圣主他为何没有过一次爱情?我相信,如果当初给他的不是蓝宇国而是自由之邦,他一定会将禁止邦众谈情说爱、结婚生子当做头等大事。”凌髐蜭徐徐解释。

“我觉得他离现实越来越远了,像极了古代故事牛郎织女或者天仙配中的王母,可他的做法又与王母大相径庭……”血沉槥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蓝溯这个人太怪了。既有真挚善良,又有纨绔虚伪。甚至一些水火不容相互碰撞的东西也能奇迹般地并存在他的身上。有时你甚至说不清他在干什么,猜不透他有什么动机。”凌髐蜭微微一叹,“或许是因为他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却没有朋友,没有倾诉的对象,内心过分压抑造成的吧!”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