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95.蓝溯的心语

2015-09-27

对于一个人来说,最大的打击莫过于他所执着追求的一切都成为泡影,可对于一个对个人生命甚至整个世界都失去希望认为生活已毫无意义的人来说,这打击可能分外沉重,也可能根本构不成威胁。对于这世界,我看够了,我听够了,我的灵魂至今仍在恶心。名争利夺,人生沉浮让我厌倦,在梦中我无数次拥有了自己的一个孤岛,在那上面专心研究我所爱的文学与哲学。“一篱一橹一渔舟,一个艄公一吊钩,已拍一呼还一笑,一人独占一江秋。”还记得这首诗吗?曾经有人问过我的梦,我没有说实话,其实,我的梦,就蕴藏在这首诗中。

可我明白梦中的一切是不可能的,我矛盾,我是个俗人,对一切只能是向往。我的心灵背负着亡国的仇恨,那也是理想破灭的不甘,我不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我必须做出个样子来给那些鄙夷我的人看看。况且,我醉心于名利,我也渴望重新做圣主,哪怕只是一天。我要看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羡艳而又嫉妒的目光,甚至要他们跪在我面前求饶!

但我太平凡,平凡的能力,平凡的外表,更可憎的是在某些方面我甚至不如常人!我渴望优秀,我不甘被人落在后面,可遥望前面驰骋的大部队,我这个落单的小卒竟不知如何追赶!我恨自己,我看不起自己,有时面对别人歧视的目光,我都想了断自己。但我不甘心就这样死啊!苟且偷生的我一直苦苦等待复仇的机会。

有时我也迷茫,我在为谁活着,我又为什么活着,我无数次质疑生命的价值。有时我会问自己:如果有一天我的理想实现了,我还要做什么?结束自己?因为我的理想是为别人结出甜美的果实,自己留下苦涩。

我不需要朋友,我恨这个世界的虚伪,也恨人生的无奈。没人能读懂我的矛盾,那是虚幻与现实、梦想与实际的碰撞,而结果,破碎的总是希望。

那就让我,一个人心怀着绝望和恨,在一条沟渠中作为过街之鼠被人人喊打吧!倘使有一天,我那关于蓝宇国的、同性恋的梦想真的可以侥幸实现,但愿不要没有一个人记得我这块被深埋地下作为地基的破碎之砖。因为一个梦,我背叛了全天下,因为人的虚伪冷酷,恨和绝望的种子在我的心中生根发芽。

晓嘿,我记得你说过,我的心灵是一把死锁,没人能打开,没人能进入。可如果我说,在我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一个人真心同情过我、看得起过我,你会信吗?我的观点向来被人一概否认,我的理论也从未得到过任何人的认可,我的命运被人认为“活该”!

或许,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太平凡了吧?当不幸降临到一个强者身上,人们会从他的抗争中看到伟大,当不幸降临到一个弱者身上,人们会从他的悲惨中看到他值得同情。而当不幸降临到一个被人称为怪人的平凡人身上,人们或许只能保持沉默,假作不见,因为这世上的平凡人实在太多了,是同情不过来的,也是不值得同情的。晓嘿,你觉得对吗?

我渴望优异和卓绝,可为什么无论我怎么努力,都达不到人们口中所讲的“第一”的程度呢?因为平凡,亲人恨我,恨我不能创出一番千秋伟业。因为平凡,国人恨我,恨我尽了全力却失去了蓝宇国。因为平凡,我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报仇雪恨,为什么没有操纵历史之轮的能力?

一个平凡人被摆在特殊的位置上,注定会铸成一部不被人理解的悲剧。阿斗、陈叔宝……如果他们仅仅是个富家翁,怎么会有那千古骂名?悲剧从未离开过我一刻,幸福美满我却不曾拥有过。不管这一切如何让我难堪,我都只会做无用的避开或抗争,我的一生,也注定只会走得一路悲惨。

自从接任蓝宇圣主,我就从来没真正快乐过一刻。仅仅是偶尔看到自己的政绩有了提高,地位高人一等,才得到短暂的安慰。可祸从天降,我不是个能征善战的君王,可他们——世人却重兵围剿一个与他们毫不相干的世外桃源。我们输了,输得很惨,整个国家都灭亡了啊!我侥幸逃了出来,换用了一个自己一直想用但未来得及用的名字:蓝溯。

不错,我就是那个被世人传为已经死了的蓝宇圣主紫玥。紫玥,这是个我不爱的名字。使用这个名字时,我甚至觉得我不是我自己。而现在,我有权叫我所爱的名字了,只是我的国家还未等到它的国君叫自己爱的名字就已经夭折。

痛苦撕裂了我的心,远处一只杨柳枯枝上停着一只欢叫的喜鹊,而我只能轻叹一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蓝溯在椅子上站起来,神情凄凉地走向了远处。

 

无能与平凡并不代表我的错,堕落也不是唯一的结果。人与人并不平等,正如人所出生时一样,有天生的残疾,有天生的神童。我能做的,只有尽自己的全力。

多年后蓝溯拿起凌髐蜭给他的最后一封信时重读那段熟悉的话,才有了以上的感悟。那段话是这样的:

……如果你还相信我,就听我讲一个故事吧!我年少时我家临近一座寺庙,庙中有一群武僧,每天清早天还没亮他们就去徒步攀登附近的一座山,师父叫所有的武僧都将腿上榜上沙袋,可这位师父太和蔼,除了一个最憨厚的小和尚之外所有的和尚都对他的话阳奉阴违,这样一来,这个可怜的小和尚理所当然地被师兄弟落在了后面,不明真相的师兄弟看着拖着沉重步伐在后面追赶的他每每奉上嘲笑,说他根本不适合练武。他动摇过,对自己质疑过,但最终决定坚持下去。他每天天不亮就起来练武,师兄弟们都休息了寺院外还能看到他苦练的身影,可即使是这样,他也仅能勉强跟上登山时处于最后位置的一名师弟。师兄弟们渐渐认可了他,认为他有能力做一个平凡的武僧。他也一直与师兄弟们平凡地生活着。可是有一天,淘气的小师弟偷进他的屋子,把他的沙袋偷走了去玩。第二天早上他找不到沙袋,但登山的时间已到,他只得放弃寻找。在那次登山中,他依旧保持以往所用的力量,无视身边所有人一直奔向他心中的山顶。当他登上山顶时,东方还是一片鱼肚白。他左右看看才发现身边没有人,原来,师兄弟们早已被他远远落在后面他看不到的地方。他恍然大悟,并非他的付出比师兄弟们少,也并非他天生不适合练武,而是他的腿上比别人多绑了沙袋,因此必须付出得比别人多出几倍才能勉强赶上别人。而若没有这沙袋,他居然可以超出别人这么多!

蓝叔叔,我最不爱听的便是你说你太平凡,甚至不如常人,你之所以屡次不能成功,可能是你肩上承载了太多的仇恨和苦难……

但那时,刚刚二十岁的蓝溯根本意识不到这点,他只是深深地将自己的痛苦、矛盾与梦镌刻在记忆的雕版上,他只是感到内心中深深的孤独与对苦难的不甘。

晓嘿,你知道吗?同我经历人世的沧桑之后,我不渴望你会感激我给你展示了整个世间,但至少你能真心恨我,恨我破碎了你纯洁的梦。或许那时,你就会明白我做的一切,你就会明白作为一个蓝宇国人,你要怎样才能生存。

 

蓝溯因为痛苦离开了小院,走入一个陌生城市的一条小巷。

他见到了徦珵瑧,但他没想到竟会是在如此狭窄的一条小巷中,狭窄得只容一个人通过。

他摘下胸前尚未来得及摘掉的血玉,连同花倾湘的血玉握在手中,一脸得意的笑容。

“站住!”蓝溯的嘴角露出一个冷笑,叫住了迎面而来的徦珵瑧。

徦珵瑧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他在心中看不起蓝溯,“蓝溯,你这个落水狗已经在圣界出了大名了。圣界有情有义之人无日无夜不想生食你肉,死寝你皮。你这个三界通缉犯马上就要升级为四界通缉犯了,没想到你还敢出现在这里!”

蓝溯仰天大笑,“果真如此那可太好了,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我本来就是一个出了名的、被所有人排斥的人!”他骤然停止了大笑,将手中两块血玉狠狠摔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徦珵瑧认出其中一块是他自己的,欲上前接住,可惜为时已晚。

“你……你偷了我的传家之宝?”徦珵瑧还是扑上去仔细地将碎片一片片拾起,拾毕,他立起身,怒视着蓝溯。

“不错。现在我告诉你一件更痛快的事:我用此物骗得了花倾湘的信任,灭掉了一言堂。我还在无意中发现,你就是花倾湘丢失的弟弟。不过,现在花倾湘与花氏都死了,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哈哈哈!这两块破玉,一块是你的,另一块是那花倾湘的。现在我要也没用,还给你得了!”蓝溯报复似的看着徦珵瑧的反应。见徦珵瑧又是惊异又是痛苦的表情,他大笑着转身,内心感到无比痛快,他已经报仇了。

“蓝溯!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样害我?”徦珵瑧骤然大吼,蓝溯反而被吓了一跳。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