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94.爱恨交织情何奈

2015-09-27

凌髐蜭那饱含深情的语言显然也感染了血沉槥。倏然间,凌髐蜭发现血沉槥的眼睛中一样含满了泪水,几乎不可控制地,血沉槥扑到了她的怀里,“凌儿,为什么我们的命运这么相似?”

凌髐蜭搂住她的肩膀,“哭出来吧,小槥,哭出来会好受一点。”

血沉槥真的哭了出来,而且哭得一发不可收拾。她呜咽柔弱的声音显得如此无助,凌髐蜭的心也随着这声音颤抖,仿佛被缓慢撕裂一般疼痛难忍,小槥一定受了什么委屈,凌髐蜭真想立刻找出那个让血沉槥受委屈的人,一剑把他劈成两半。

“小槥,你有什么委屈就告诉我!我帮你讨回公道!”凌髐蜭真的想止住血沉槥的哭泣,为了小槥她可以做一切。

“你怎么会有那个能力?”小槥哭着,捶打着凌髐蜭以发泄心中的无尽痛苦,“我的仇人他杀了我的父亲,杀光了我的家人!把我父亲的皇位、国家占位了己有!”

凌髐蜭心中一沉,原来小槥还背负着这样的血海深仇。她不禁暗暗自责,作为小槥最亲的人,这一点自己竟然会不知道!

“小槥,你放心,这样的人我不会让他活在世界上。不管他是谁,实力如何,我都会让他粉身碎骨!”凌髐蜭的声音很轻,却掩饰不住心中的愤恨,谁敢动血沉槥一根汗毛,她凌髐蜭完全可以同那个人拼命,更何况这个可恶的家伙毁了血沉槥的家。

“可是,我的仇人,紫倁,是现任的魔道圣君!”血沉槥抽泣着回答。

“是他?”这个答案使凌髐蜭心中一震,随即转为了坚定,“是他又如何?伤害小槥者,杀无赦!”凌髐蜭愤然道,虽然以自己的能力暂时还做不到这一点,但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谁伤害小槥,就要他付出血的代价。

血沉槥紧紧地拥抱着凌髐蜭,泪水落在髐蜭的肩膀上,她知道髐蜭这答应是勉强的,可那份爱实在让她感动,人生之中知己难求,更何况是对自己呵护一生,原为自己生为自己死的红颜知己呢?

“其实,我爱紫倁。”血沉槥决定把一切告诉凌髐蜭,看着髐蜭震惊的目光,她缓缓地解释:“因为,他生下了我,而且,小时候,他是那么的爱我。”

“你说什么?紫倁是你的……”凌髐蜭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对,他是我母后。”血沉槥柔和地说,“你想听一个故事吗?”

 

魔界,密室。

“我说,酒是好东西,但多喝就不是好东西了。”凄鸷太子看着大醉的紫倁,合上了手中的书。

“今天是他们的生日。”紫倁摇摇晃晃地坐在桌边。

“他们的生日?谁的生日?你的父母?”凄鸷太子猜不出对方想说什么,感情的事他真是一窍不通。

“小璎和杺儿。”

“阁下真是醉得不可开交。”凄鸷太子无奈,这家伙不会把自己杜撰的人物和现实中的人物混了吧?他凄鸷太子也算得广博,怎么从没听说过小璎和杺儿这两个名字?

“是啊,醉了,醉了好啊!我其实很羡慕你,无情无义,一生逍遥。”紫倁看着对方。

凄鸷太子朗笑,“哈哈,这话我倒爱听。三界羡慕我的人很多呢!”

“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紫倁仰头灌了一口酒。

“有兴趣。”只要你不怕你的故事明天出现在舞台上或者说书先生的口中的话。编写杂剧也是他凄鸷太子的一个爱好。

“我之前的魔道圣君,叫做血璎,他做圣君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妖怪,血璎在三界很有名,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法术,还因为他的相貌,他连年在北君的三界美男排行榜上拿第一名,惹得三界的男子对他嫉妒不已,也惹得不少的女子对他芳心暗许。但是,他从不爱女子,他只爱男人,每年都从魔界各地选拔男宠。”紫倁看着地面,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代。

凄鸷太子静静听着。

“那时候我刚刚修炼完毕从藏身之处出来,不巧正碰见打猎的他,他看见了我,不由分说就把我抓住,带回宫中,也不管我是否同意,就强行占有了我。”紫倁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凄鸷太子无奈地耸耸肩。

“后来,我生下了一个女儿,他给她起名叫小槥。我恨血璎,恨他不顾我的感受就把我据为己有,仿佛我是一件物品而不是一个人,我那时年轻,快意恩仇,决定要他付出代价,于是刻苦修炼,终于超过了他,那一夜,我发动了政变,和他打了起来,终于杀死了他。可是,当我看到他那清秀的尸体时,我忽然感到好后悔,我忽然意识到,我一直深深爱着他,只是我自己没有发觉,仅此而已。后来,我找到了他的日志,发现那上面竟然写满了我的名字和他对我的爱。我知道我错怪了他,可是什么都晚了,他死了,连小槥也离我而去。”紫倁又灌了一口酒。

“唉,无情无义无爱真好。”凄鸷太子感慨。

“是啊,真好。可是我永远也做不到。”紫倁把目光重新移向地面,“后来,我到处寻找小璎的影子,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了紫杺,杺儿,他和小璎好像,连生日也是同一天。我爱上了他,我们在一起了,很幸福,我们有了瞐儿和坽甝。可是,谁想到,北君和天帝那两个庸神竟然背着我约杺儿去决斗,杺儿打不过他们,我赶到的时候,杺儿已经死去了,以我那时的实力,只能把北君和天帝打成重伤叫他们狼狈逃窜,我不会饶了他们的。”紫倁不管不顾地向口中灌着酒,“我失去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唉,无情无义无爱真好。”凄鸷太子重复着这句话。

 

“我父皇深深地爱着他,即使知道他要谋反。因为,我是父皇唯一的女儿,因此父皇交代我,如果他有一天死在紫倁手里,就由我把紫倁杀了,那样,他们就能在一起了。”血沉槥眼神迷离,“可是,父皇忘了,我法术平平,怎是紫倁的对手,父皇死后,我杀紫倁的计划中途败露,紫倁将我赶出了魔界,不再认我这个女儿。可恨的是,父皇那么爱他,他竟然一直叫父皇反贼,甚至,在父皇死后,他还另寻新欢,又有了两个孩子!他真是个无情无义的人!我必须杀了他,不仅仅是为了完成父皇的心愿,更是为了个父皇报仇!”

凌髐蜭看着血沉槥,认真地说:“小槥,我支持你,也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你的。”

血沉槥把头贴在凌髐蜭的怀里,久久无言。

 

魔界,密室。

“关于小璎的事,只有小槥知道。其余的人,包括瞐儿和坽甝,我都没在他们面前提起过。”紫倁紧紧握着酒瓶,“但是,小槥太恨我了,她总想杀了我,我很想除掉她。可是,我又下不了手……”

凄鸷太子无言地点点头。

 

世人总习惯将凌髐蜭和血沉槥并称为“日月”,大约是日月为明,旨在赞扬自由之邦政治清明,可乐晓嘿不喜欢这个称谓,按他自己的话说,凌髐蜭与血沉槥是一对特别的“木棉与橡树”,她们是平等的,可若称之为日月,总有对凌髐蜭偏爱的成分,与月相比,人们总认为日更神圣些。

恍然间,晓嘿的身畔飘过一个如梦似幻的紫衣女子,晓嘿主动打招呼:“坽甝姐姐!”

紫坽甝向他点头一笑,飘然而去。

坽甝的内心里此刻充满了对凌髐蜭深深的恨,自己无论哪一点都强过血沉槥,可凌髐蜭执意将赢月酋长之位给了血沉槥,自己只能屈居于二人之下做陪衬的星辰,说什么自由之邦“三光并耀”,其实早已变成了“日月同辉”!

紫坽甝为了“三光并耀”之事甚至还有点鄙视凌髐蜭,她认为凌髐蜭当初有意脚踏两只船。甚至一个晚上,凌髐蜭真挚地告诉她,她永远是自己的妹妹,知己,甚至说与小槥成亲时要她做小槥的伴娘时,她的鄙视变成了更深得恨,她甚至觉得,这个答案还比不上凌髐蜭回答想娶她们两个。

“你明明爱我却这样对待我!”紫坽甝紧紧握着拳。她爱髐蜭,同样恨髐蜭,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她责怨凌髐蜭心中只有血沉槥的行为辜负了自己。对于髐蜭,她嫉妒、恨、鄙夷,却又深深爱着。那是一种无法说清楚的复杂情感。

 

晓嘿的离开使蓝溯清净了不少,他可以静下心来好好反思自己的行为,过去和现在。

自己没有一个朋友,对世界充满了仇恨,却又披了一个热情洋溢、乐于助人的外衣,自己的那些所谓的“朋友”,没有一个了解他一点,父母,出身,家庭,爱好……这一切的一切他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每当别人问起,他总能巧妙地岔开话题。他不愿别人问起自己,了解自己,他认为人与人之间本就该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这样才能不相互伤害。

他的内心中含着深深的自卑,把别人想得过于坏了,以致认为谁都会瞧不起他,这也是他不敢向别人提起自己的原因,也是他奋发图强的原因。在他心里,没人会无事生非地去找一个与自己关系异常疏远、自己并不了解的人的麻烦。他只想要一份安宁。

晓嘿,也许你离我远些是对的,我不是一个好人。蓝溯在心中默默念道。我是个外表随和、内心冷漠的伪君子,我不值得你深交,有时错过意味着对你我都好。你是一个很有潜力的男孩,好好努力吧!至少你对这世界还充满信心与希望。

而我所追求的一直是一部悲剧。或许,像我这样的人,不识好歹,无能无识,充满幻想,除了地狱哪也不配去。可是我不愿放弃我追求的目标,甚至将希望寄托在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的身上,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错的。可是,我不会因为错而改变,为了梦,我愿意创造奇迹,在我的心里,当追求的力量感动天地时,即使最后只是一个悲剧的结局,一切也会成为伟大的悲剧。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