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91.出兵圣都

2015-09-24

蓝溯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冲到大殿时,争议正进入高潮。虽然八王爷尽一切努力封锁消息,但自由之邦还是听到了风声。大殿上,以风文笑等人为首的一派以“仁义道德”为由坚决要求支援,以紫坽甝为首的另一派从自由之邦前途出发不同意出兵。因为对紫坽甝的反感,血沉槥若有若无地偏向了风文笑这边。

“启禀邦主,蓝溯大人有急事求见。”一名全身戎装的自由之邦健壮士兵跑入大殿,单膝跪下。

凌髐蜭垂下眼帘,她立即猜到了蓝溯此来的目的,但略一思索后依然挥手,“叫他进来!”

蓝溯一闻“进”字,容不得士兵退下三步并作两步冲入大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算行了礼,第一句话迫不及待地从口中跃出来:“髐蜭,你不能出兵啊!”

大殿之上一片寂然,众人神色各异,只有紫坽甝和凌髐蜭二人的神色是平静的。凌髐蜭缓缓开口,声音如温柔的流水,却带着一种坚定的力量,“我知道,你是为邦中打算,为大家的日后打算。但是,见死不救的事我做不出来。”

蓝溯也早预料到了这种结果,但他绝不会甘心于接受,否则他也不必拼命赶往这里了。

“髐蜭,我明白,你是一个好人,好得不能再好的好人。在你的心里,情谊、正义、道德、他人高于你的一切,为了别人,你常常不顾自身,因此你可以达到那种常人无法企及令所有人敬佩的高度,你如母亲对待婴孩那般对待着一切。不错,在我心里,你是勇敢,你是善良,你是高得不可仰视的那份柔和,是所有仁人志士崇拜的对象!但是,你应该明白,你代表的不仅仅是你自己,还有千千万万蓝宇国人的希望和整个自由之邦!你必须学会保存自己的实力和坐收渔利!你想过没有,让他们打个两败俱伤之后你再以帮助的名义出兵收拾残局,那圣界皇帝的位置就是你的!你知道吗?有时不择手段是最大的善良,卑躬屈膝是最难得的坚强,见利忘义、损人利己是最可贵的付出!如果你睁着一只眼睛看别人、看道德、看良心,那么你不觉得你只剩下一只眼睛盯着目标了吗?用牺牲一把成功的代价去换取所谓的道德、换取心灵的安宁,代价是不是太大了?”蓝溯高喊,他不在乎别人会怎样看他、对待他,他一定要喊出自己的想法。

一石激起千层浪,大殿之上立即充满了窃窃私语声,直到风文笑洪钟一般的声音宛如平地一声雷:“蓝溯!你简直道德败坏!”

蓝溯毫不犹豫地顶了回去:“因为我知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风文笑一时语塞,但立即转向了凌髐蜭:“邦主,圣都形势间不容发,您必须速做决定!”顿了顿,他又沉沉地说:“再这样争论下去毫无意义,老臣现在听您的,无论您的决定是什么……老臣没有异议。”

风文笑此言一出,朝堂上众人均觉得有理,论谋略胆识,恐怕将其他人加和也抵不上凌髐蜭的三分之一。凌髐蜭的决定不一定完全正确,但绝对会比他们高明许多。

“对!我们听邦主的!”“请邦主决定吧!”“我们没有异议!”

此刻,所有的目光集中在了凌髐蜭的身上。

有渴望,有信任,有期待,有赞许……

比别人都紧张的是蓝溯,他渴望凌髐蜭说出一句话来,但他又害怕听到他不愿意听的东西,此刻他望向凌髐蜭的目光是最复杂的。

凌髐蜭右手按在桌上,清泠的声音如一首音乐,不媚不俗,但带着震慑人心的力量:“出兵圣都,无须再议。”

“邦主英明!”众人山呼跪拜。蓝溯只觉得天塌了,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圣界都城,林丞相府。

林丞相听完来人的禀报,头上青筋暴起,斑白的发上渗出一滴滴不易察觉的汗珠。

显然,那封求救信并没有送出去。

林静影看着父亲的神色,小心地问:“这样说来,只有拼死一搏了?”

林丞相沉默不语,姬祥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了一圈后又回到了原地。

 

城外。

八王爷得意地望着城内,仿佛城池的主人已非他莫属。

“王爷不要高兴得过早。”徦珵瑧站在他身后,此刻他已成为了八王爷手下的军师,“我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自由之邦决定出兵。”

“什么?”八王爷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与先前得意的红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略一思索后他捻须点了点头,恢复了平静,“也在预料之内。”望着徦珵瑧复杂中夹些痛苦的神色八王爷别有用心地笑笑,“这次我们可是同你最心爱的女人对阵,你不会手软吗?”

“我们不一定非要与髐蜭为敌。”徦珵瑧平静地回答,“如果我们在凌髐蜭之前攻下圣都,您改年号称帝,并下一道诏书加封髐蜭为王的话,自由之邦绝对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帮助林凡贼向我们进攻,毕竟您才是皇帝的兄弟。皇帝无后,他驾崩了帝位由您继承天经地义。”

八王爷豪迈地一扬手,“好!说得好!那我们就加紧攻打圣都。我倒要看看,林老贼能撑多久!事成之后,丞相之位非你莫属!”

 

蓝溯一直在自由之邦附近转来转去,此时自由之邦的部队已快出发了。蓝溯没心思关注部队,他一直在看天空,仿佛天上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而他的手中,捏了一只雪白的小鸽子。

小鸽子在他手中灵活地转动着小眼珠,不时挣扎一下被他抓紧的身躯。蓝溯望着天空,眼睛一眨不眨,张着的嘴仿佛是一个黑洞,黑得像小鸽子的眼睛。唯一的区别是前者的黑色是死的,后者的黑色是活的。

目标来了!一只信鸽。

蓝溯立即放飞了手中的小鸽子,两鸽子在天空中盘旋了一会,都落在了地上,蓝溯一把抓住信鸽,自言自语:“这诱捕信鸽的‘诱鸽’果然管用。”边说边毛手毛脚地解下了信鸽脚上的信。

正如他之前所料,这封信正是凌髐蜭给林丞相的。

蓝溯一声冷笑,手一用力,信鸽在他手中顿成了肉泥。

 

圣界都城。

“杀啊!”八王爷的部队已向圣都发起了总攻,士兵们抬着攻城用的云梯、横木,越过护城河,将云梯立于城墙之上,抬着横木撞击城门,试图将其撞开。

城上,林丞相亲自上阵指挥,城上众兵将巨石、木块抛下来,不时将正想借助云梯入城的士兵打落下去,林丞相又叫在城上架起大锅,烧了滚水向下泼,一时间竟抑制住了八王爷部队的攻势。

远处,蓝溯一直紧张地观看着战局,见林丞相部队英勇顽强,他不禁双眉紧锁。心中算计了一下时间,蓝溯暗叫不好,林丞相绝对可以坚持到凌髐蜭到来!

心一横,蓝溯取出一只小火筒,对准高空,一道钴蓝色信号凌空飞出。

只有用这一招了!

城上,正在全力指挥士兵们防守的林丞相的面前忽然出现了这样一幕:

几个士兵打扮的蓝宇国人押着林静铭、冷仙、林丞相的爱妾、姬祥的父母径直走到林丞相面前,“林丞相,投降吧!”

“爹!别管我们!”林静铭喊道,一个蓝宇国人重重给了她一个耳光,“闭嘴!”与她相反,姬祥的父母则恐惧地边哭边求救:“儿子,救我啊!”

“谁杀了林老贼,我便放了他亲人!”另一个蓝宇国人叫道,“否则,所有我们手中的人都得死!”

姬祥见双亲在对方手中,且局势危急,狠下心来,抽出腰刀一刀砍掉了林丞相的头。林丞相丝毫没有料到他的女婿会出手取他性命,连反抗也未来得及便去见了阎君。

“爹!”林静铭见父亲被害,一声悲怆的惨呼。

“我把林贼杀了,快放了我父母!”姬祥持刀大叫。林静铭泪如泉涌,她万没料到,自己的夫君竟为了一己私利杀死自己的父亲,悲恨交加的她破口大骂:“姬祥!你这个狗杂种!我看错了你!”

敌军的长时间攻城已让处于弱势防守地位的姬祥疲惫不堪,说话做事仅凭一时冲动,此时他不由自主地说出了真心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林反贼一死,我是平叛功臣,又保全了父母,忠孝两全!到时候……”他忽然张大了嘴,绝望地向后看了一眼,“嘭”的一声跌倒下去,他的身后,林静影手握短剑,一脸的仇恨。

“哥哥!”“静影!”林静铭和冷仙喜出望外。

“别过来!”几个蓝宇国人挟持着五个被抓的人,目光中露出些许恐惧。

林静影冷冷一笑,“放了他们,不然你们是死路一条!”

“别过来!再过来我们先杀了你的妹妹和妻子!”几个蓝宇国人感受到林静影身上的冷气,有些心虚。

“这些人用不着你们杀!”忽然间,一柄蓝水晶魔杖刺穿了林静影的胸膛,蓝袍素带的蓝衣男子一脸冷漠地一挥衣袖,林静影的身体一声脆响破碎为残片。

“哥哥!”“静影!”同样的呼喊,却带着不同的情绪,声音中的愤怒与悲痛宛如在向苍天质问。

“你们也随他去吧!”蓝衣男子舞动魔杖,将被蓝宇国人擒住的五个人一一从胸膛穿过,在他的魔杖上串为了一串,几个蓝宇国人心惊胆战地退到一旁,不知所措。

蓝衣男子面无表情,看着几个蓝宇国人,“我没叫你们闲着。”

“遥记大人想让我们做什么?”虽害怕,但还是有一个蓝宇国人问了出来。

“开城投降。”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