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宫殿 - 87.旧雨

2015-09-23

蓝溯睁着一双惊异的眼睛,仿佛一个千年前死不瞑目的干尸,他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凌髐蜭口中说出来的,他愤然大喊道:“髐蜭!这种叛徒不杀做什么?如此行为,瑰夜她死有余辜!”

“我不许你杀她!她是我的鲜血,是我的眼泪,你杀了她就等于杀了我!”

“她是你的鲜血,她是你的眼泪,可她不是你!”蓝溯奋力大喊,使声音压过呼啸的狂风,“髐蜭,你怎么了?她背叛了你,背叛了我们大家!她该死!作为自由之邦的邦主,你难道优柔寡断到连杀一个人的决心也下不了吗?”

“蓝叔叔,我已经原谅她了。人生在世,谁不是为了追求功名利禄?不要把人想得那么高尚好吗?况且,自由之邦不是白骨之邦,自由之邦的邦主的责任是给人幸福不是去杀人!”

“错!自由之邦要给大多数人幸福就必须要用少数人的的牺牲换得。髐蜭,你不觉得你太善良了吗?对于一个普通人,善良也许是他的优点,可作为一个统治者,善良就会成为他最致命的缺点!你知道吗?楚汉之争时项羽之所以败,不是因为他兵不精、将不勇,也不是因为他谋略上的失误,就是因为他太善良!有人说,鸿门宴上的一时慈悲要了他的命,可是,你应该明白,要是他心狠手辣,即使没有那场鸿门宴,刘邦也打不过他!项羽的失败看似偶然时则必然,他并非败给了刘邦,而是败给了自己的善良!”蓝溯苦口婆心地喊道,凌髐蜭看到了他眼中的不甘,对自己也对逃脱的瑰夜,“成功的道路有无数条,可成功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择手段!只要阻挡自己,背叛自己,哪怕是自己最亲最爱的人,也格杀勿论!”

“够了!”凌髐蜭再也听不下去了,她皱紧眉头打断了蓝溯的话,“你听说过林啸歌吗?一个商朝的人。为了成功,她不择手段,杀人如麻,不辨是非。为了报仇,她怙恶不悛,明知不对而为之。可最后她得到了什么?人们的骂名,悲惨的下场还是他一生也无法还清的良心债?”

“成者王侯败者寇!林啸歌失败了才会如此!如果她成功了,她一样是人们敬爱的诸侯!是人们心中的英雄!”

“我绝不会因为什么英雄,什么千秋伟业牺牲自己的亲人、朋友。他们也是我的百姓,也需要我的呵护、爱和理解,一个人必须学会宽容,必须学会理解别人的苦衷。有时候,百姓需要的并不是英雄,他们只想快乐生活,只想过太平日子。一个真正的国家,只有芸芸众生,只有安静平和,只有爱和自有,只有对勤勉无私宵衣旰食的君主的尊重,没有什么所谓的英雄。在我心中,只要能让百姓幸福,任何的付出与代价都是值得的。项羽的死,最终换来了大汉盛世,他的死很有意义!英雄不等于杀戮和血腥,君主也不代表卑鄙和暴政!”凌髐蜭的话铿锵有力,连乐晓嘿也忍不住暗暗叫好。

蓝溯的脑子此时一片混乱,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反驳对方。童年所受的凄凉、少年失去的一切以及复国时的重重阻碍在他脑中不停地闪现,他那平凡的头脑再也承受不了思想的巨重。他掉转头逃走了,他要逃离这个地方,逃离眼前的一切。

可他又能跑到哪里去?污浊的尘世与洁净的桃花源都不是他的归宿,他的思想中混杂了优秀与卑劣的双重成分,无论到哪里都有与环境格格不入的地方。

跑了不远,他蹲下身抱头痛哭。

他做错了吗?凌髐蜭为什么对女人都那样仁慈?要知道,瑰夜做出了破坏她和小槥的事,那就早该是蓝宇国的敌人了啊!是敌人,又怎么能够对其心慈手软?

不知何时,冯羽觞来到了他的面前,“圣主。”

蓝溯抬起头,一脸泪痕,带着痛苦与无助望向他昔日的国人。

“我求求你,去死吧。你活得太累太痛苦了!自从见到你,你没有一天不痛苦不仇视这个三界。而且,你已经习惯于将你的痛苦加到别人身上,让别人同你一起难受。到如今,就算一个陌路之人看你一眼也会感到压抑,这样的生命真的有意义吗?你不是在活着,而是在折磨自己的灵魂!”这句句敲进蓝溯心中的话语如同霜刀雪剑,砍击着他脆弱的生命之基,他含泪大吼道:“够了!我不想死吗?可我死了谁来复国啊?我渴望,渴望复国之梦现在就实现。那样……那样我就可以去死了!”

“不要为自己的无能怯懦找借口了!你知道,我和绯袅都活着,你也知道,作为第一城邦的城主,我比你更想复兴蓝宇国!”冯羽觞冷静地看着蓝溯。这使蓝溯想起了郁绯袅,冯羽觞最爱的人,那个温柔如水的男子。还有蓝溯在阴影中看着他们在湖边嬉戏亲热时那无边的羡慕与嫉妒。只是当时身为圣主,他没有将这嫉妒做出丝毫表露。也许,丹楹刻桷的宫殿里的阴影才是蓝溯最好的归宿。

蓝溯明白,就连这里他也呆不下去了,他唯有一个选择——逃走。

他发疯似的逃向了远处,头脑中拥挤着破碎的概念。为什么?世间的一切总是向着不利于他的方向发展,他喜欢速战速决,可保守派总爱打持久战考验他的耐力。他需要平心静气,可每一件事都横生出令他怒气冲天的枝节。他需要国人的支持,可是——

上天只给他一群自私保守派和不理解他的国人!

难道,自己真如冯羽觞说的那样吗?蓝溯从未敢认为自己高尚过,但他也从未觉得自己如冯羽觞说得那般恶劣过。他努力地回想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而事实的可怕指针,却一点一点地偏向了冯羽觞的说法。到最后,连蓝溯自己也分不清自己是为了复国才活下去的还是为了活下去才复国的。

现在他终于明白,他真正怕的,是现实吹熄希望的最后一朵火花,他害怕的不是火花的那丝乐观,而是乐观之后更大的绝望!

够了!上天,你给我的苦难还少吗?别人拥有了一切,我却生不如死!

为什么,你将我玩弄于鼓掌之中,以看我希望破灭为乐?为什么,你给我的除了痛苦只有压抑?

为什么,你要把这个天下造得如此保守?

如果,如果没有这些,我快快乐乐地结束生命,该多好!可现在,我仅能背着痛苦和仇恨,在绝望里步步是血,步步是泪,永不停息地行走在人间——这个你给我制造的地狱里。

上天!你不公平!

别人可以做的,千年之后可以做的,为什么我做了就不行?我不觉得自己付出得比别人少,我不觉得……

可你为什么?连个机会也不给我!

 

蓝溯有时候真觉得自己该大哭一场,可到最终这个想法总是不了了之,眼泪对他已经失去了作用,即使勉强挤出几滴,那其中的虚伪也仅能使他更压抑。

他拿着幻影神镜,却从不敢用它去照自己,他怕照镜子,恨照镜子,他恨自己一路走来一路失败,一路被人们误解与敌视……

在他的记忆里,他也成功过,一个人一生都没有一件成功的事是不现实的。然而,那些都是小胜,而小胜接下来的便是大败。

“我不想失败。”蓝溯喃喃地说,败了也无人能理解,反而是一连串的指责,把他那质朴粗糙的心用尸骸换了材料,变得恶臭熏天。

然后心甘情愿淹没在权与欲、痛苦与仇恨之中。

“没人会理解我的,那我就一个人打下去,到死为止。”

“反正,我已经没有好的希望了。那就让与我志同道合的人们幸福吧!我,甘愿零落成泥碾作尘。”

时间在匆忙与追寻中学会了等待,宛如逝水般的日子让一切变得陌生。枯燥、压抑与绝望充盈着整个生活,路太漫长,成功的曙光却又不知在何方。

没有胜利,没有希望,敌人、挑战却一个接一个地到来,夜是那般漫长,希望也是那样渺茫。长长的路,只有自己一个疲惫的身影在摸索着,困倦、抑郁、危险统统向他这独行者袭来,敌人还在未知的角落里,拈了弓,搭上涂了各种毒药的箭,小心翼翼地向他瞄准。

有时他觉得大变革将要来了,尤其是人民与统治者有了一些小冲突的时候,然而这冲突又很快妥协、消退,化为虚无的空灵,风平浪静。

他知道不该等什么机会,而该去创造机会,他不该去依附谁、依靠谁。别人,毕竟比不上自己。

那一幕幕的悲剧……

社会不改变,一切都无从谈起。

即使某些人凭借机遇,在夹缝中创立了小天地、小家庭,也很快会被这黑暗的世俗吞噬。

改变,必须要改变!不少看似不可能的运动,最后不都成功了吗?没有希望,就去创造希望!抗争!战斗!

沉沦在绝望与沉默之中,必然灭亡!

要战!要现实地战斗!对残酷的现实,不能抱任何侥幸心理!

为幸福而战!为理想而战!为信仰而战!

破釜沉舟,勇往直前!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1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